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一十章 闹剧 插曲!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顾万柔挂了电话,得意之色更甚,看向小桃的样子有点儿志在必得的意思。

    “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自然水落石出!”

    小桃小脸儿一白,这事儿算是闹大了,如果让王川知道了,该怎么办,她是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压根儿就不像给他找任何的麻烦。

    这会儿,乔楚也挂断了电话,不用问,也知道是追过来一个下午的雷三爷,打电话的时候儿已经到了千秋百货来接她了。

    “好啊!那咱们就等警察!”

    乔楚忍不住暗笑,忽然有一种小恶魔附体的感觉。

    因为这会儿雷三爷正好儿跟王川在一块儿呢,一听说小桃儿来这儿逛街,死气摆列的非要跟来不可。

    这会儿就等着两位大少爷来了,再看顾万柔的脸色。

    过了不到十分钟,雷绍霆就风风火火的来了,后面儿跟着同样着急的王川。

    三爷上来自然是来搂自己小媳妇儿了,这出来都快大半天儿了,就是不见回去,他也只能跑来接了。

    另一边儿的王川可没想到面临的是这种状况,因为刚刚电话里,乔楚并没有说遇到顾万柔的事儿,只是说她和小桃被一个泼妇欺负了。

    这会儿王川看向乔楚的表情,有点儿尴尬的苦着一张脸。

    顾万柔一见王川,就像见着亲人了似的,收敛了刚刚的嚣张跋扈,又换上了清纯文静的形象,特别应了时下很是流行的绿茶婊的称号。

    “川儿哥,你怎么来了?”

    说着,就挽上了王川的胳膊,那声儿甜的起码儿四个加号儿了。

    川儿爷黑着一张脸,显得很是不自然,抽出胳膊,轻咳了一声儿,眼神儿飘向站在乔楚身边儿的小桃。

    “没事儿就回去吧!”

    考虑到顾家的面子,也没法儿在这儿发作,王川也只能用带着警告意味的话低声儿说道。

    这么多人看着呢,三个女人闹也许没人儿认识,可这两个京城有名儿的大少爷,可是隔三差五儿的就在报纸上看到,闹下去丢人的他们。

    顾万柔心里纵使不甘,可是私底下联系了未来婆婆,冻结王川银行副卡的事儿还是不能漏,不然自个儿这形象不太好说,权衡了一番,到没有太白目的闹下去,而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好,那我去外面儿等你!”

    温柔的一笑,演技十足,一般男人看了这样儿的笑容,自然身心都得软了。

    走,也得他和自己一起走,不管怎么样也得让她们知道,王川是属于谁的。

    一听这话,川儿爷自然是不高兴,昨天那是迫于老妈的压力才带她一起出席的晚宴的,老太太一向身体不好,他也没法儿正面作对,可这顾万柔却好像是将他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了,这种感觉,让川儿爷很是反感。

    “你先走吧,我还有事儿!”

    冷冷的回了一句,让顾万柔脸上一僵,这么多人看着呢,忒没面子。

    “顾小姐,别急着走啊,你说我妹妹偷了你未婚夫的银行卡,这事儿总得调查清楚,还我妹妹一个清白吧,还是等等警察吧!”

    乔楚先发话了,顾万柔挑起了事端,哪儿就那么容易让她走了?

    “银行卡?什么意思?”

    王川眉头一皱,将疑惑的眼神投向顾万柔,似是猜出了什么。

    顾万柔这会儿脸色愈加难看了,她有预谋的想要对付小桃,可没想到王川会出现,刚刚一走了之也就算了,这会儿该怎么解释,还真得盘算盘算。

    “这事儿是周姨的主意,她也是怕你被女人缠着,影响不好!刚刚吧,周姨给我来电话,说有人在千秋百货刷那张卡,打电话告诉我时,我正好儿就在这儿,周姨就让我过来看看。”

    这话怎么说怎么错,反正关于银行卡的事儿,还是都推给王川的妈比较合适,再怎么说,她这个未婚妻也没有什么资格关人家的卡。

    可这一句一句的都像是针一般刺着小桃,不管顾万柔到底真是和王家的人关系很好,还是故意推卸责任的那么说,但是她连那句周姨都是没有资格叫的。

    “你巧的事儿还真多!”

    不屑的冷哼儿一声儿,王川那厌恶的眼神儿显然是很不待见顾万柔。

    看来这事儿,他那宝贝的妈已然是自顾自的将事情定下来了,而且关于有这个小桃的事儿也清楚了,不然也不会冻结他的卡。

    “所以咱们还是把事儿查清楚的好!”

    乔楚接了这么一句,身边儿的三爷也自然是纵着她的,虽未露出只有两人在一起才会有的微笑,可是嘴角还是上扬着的,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反正这会儿用不着他说什么,他小媳妇儿欺负人,怎么欺负都行,等她挨欺负的时候儿出头就是。

    “嫂子,这事儿,给我个面子,先这么着吧!”

    说是求乔楚呢,可眼神儿却看向小桃,明显有些愧疚之色。

    小桃低着头,并没有看她,不知道是不想,还是不敢,总之,王二爷都快眨巴瞎了的眼神儿,小桃是一点儿都没有接收到。

    “这事儿可不是我做主的,既然顾小姐要一个公道,我给她一个就是了。”

    说着这话,警察也都赶到了,不用说,肯定是顾万柔都交代好了的,走过来的人径直就奔着顾万柔去了,这一下儿反倒是办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局面还不好收拾了。

    “你们谁偷了顾小姐的卡?啊?”

    两个小警察可是横惯了,反正有顾家那儿撑着呢,还不说抓谁就抓谁?

    可回头儿一瞅,有点儿麻爪儿,使劲儿睁了睁眼睛,确定了眼前到底是哪两位爷,一下儿有点儿懵。

    “刚刚顾小姐还说是她未婚夫的卡,这会儿,直接变成顾小姐的卡了,川儿爷,看来你的未婚妻挺能提前进入角色的,这么快就和你不分彼此,掌握你的财政大权了!本来昨晚看到顾小姐时,还觉得顾小姐是个温柔婉约的性子,却没想到,手段真是高明,啧啧啧,同为女人的我们,真的是望尘莫及!”

    毒舌谁不会?只是咱乔楚姑娘平时不惜的和这些贱人计较而已,今儿欺负到她妹妹了,她怎么可能这么轻饶了?打从昨天晚上憋着的火儿压倒现在,正好儿就都冲着顾万柔发了。

    这话一出,王川和顾万柔都跟着弄个大红脸,就连儿身边儿的小桃也有点儿替川儿爷没面子,想上去劝劝自个儿这姐姐别说了,可是乔楚是为她好,又觉得这会儿劝有点儿不合适。

    顾万柔听了这话自然是心里窝火,这不明白着说她恨嫁的心,没过门儿就管男人的钱了,而且直接点名儿她就是有手段的那个,这样儿以来,在王川面前保持的形象不是全都毁了?

    王川想去权和权和吧,可自个儿也膈应这个顾万柔,可是不劝吧,眼瞅着乔楚有点儿得理不饶人的架势,明显是要为小桃出头呢,一时两难,求救的眼神儿对不上小桃,只能看向雷绍霆了,让他拦着自己媳妇儿点儿。

    这会儿雷三爷正惬意的看着自己小媳妇儿那一开一合的小嘴儿巴巴儿的挤兑人,别提多养眼了,他喜欢看到这么真实的她,他也非常享受这么纵着她想做什么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什么事儿后面儿都有他担着呢,自然,对于王川的求救眼神儿直接无视了。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们的家务事,乔小姐说这些话不合适吧!”

    雷三爷都站在身边儿了,顾万柔再白目也大概猜出了乔楚的身份。

    顾万柔压着火气,只能面前的维持着优雅,将‘家务事’三个字咬的很是清楚,她斗不过雷家,可旁边儿的小桃儿可是个没根基的,必须让她明白,她和王川是完全没可能。

    “好,你们的家务事,你们自己回家解决,正好儿警察在这儿,得说说这位小姐诬陷我妹妹偷银行卡的事儿,明明卡就在顾小姐自己身上,这事儿又怎么算呢?”

    乔楚不依不饶,她本来没想把这事儿怎么样,就是想恶心恶心王川儿,替小桃出口气。

    “你!”

    顾万柔对于乔楚的倒打一耙还真是有点儿措手不及,今儿这事儿办的不顺就够郁闷了,还被这女人反告。

    “嫂子,您就高抬贵手,我这儿谢谢您了!”

    王川真是一脑门子汗了,这事儿他还是得压着,以他的性子肯定是熊顾万柔一顿得了,可是老妈那一关怎么过,又是个事儿,要是把老太太气出个好歹来,他得后悔死。

    雷绍霆闷声儿一笑,搭在乔楚小腰儿上的胳膊收了收,也算是替王川儿求了个情儿,毕竟王川也是无奈的人。

    乔楚冲着男人瞪了一眼,显然是在说他和王川是一伙儿的,三爷一接收到这个眼神儿,彻底吓着了似的,虽然还是搂着小媳妇儿,俨然是放弃了帮助川儿爷了。

    “好,看在川儿爷的面子,顾小姐给我妹妹道个歉!这事儿也就这么算了!”

    “什么?让我给她道歉?没搞错吧?”

    是那个女人勾搭她未婚夫,这个乔楚竟然让她当着这么多人面儿给那小三儿道歉?

    忘记管理表情的顾万柔一听这话就急了,刚刚好不容易维持的优雅一下儿破功。

    “还不道歉?别没完没了的!”

    王川儿也急了,给丫脸不兜着,墨迹什么呢?

    顾万柔彻底伤了,王川不帮她也就算了,竟然还对她这个态度。

    “好,好,王川儿,你就这么帮着外人欺负我!”

    眼瞅着下一秒眼泪儿都要掉下来的顾万柔,气愤的跺了跺脚,转身儿捂着脸跑了,一直在她旁边儿的那个名媛朋友也脸色僵了僵,追了出去。

    “操!这jb娘们儿!”

    王川忍不住骂了一句,脚步紧赶着就走到了小桃身边儿。

    “桃儿,跟小爷回家去!”

    “我妹妹跟我还有事儿嗯,川儿爷还是先回去吧,回头我送她!”

    乔楚没好气儿的给了王川儿一句,拉起小桃就往外走,连三爷都扔在了身后。

    王川郁闷,三爷更郁闷,他真的是很单纯的来接媳妇儿,就让丫王川儿这个窝囊样儿给连累了,显然他媳妇儿把他划分到没品的男人一伙儿了。

    “姐,姐你先放开,我……”

    “你什么?你要跟他回去?”

    乔楚清冷的眸子瞪着小桃,质问着。

    她也知道,这事儿管不了,小桃对王川那心思她不是不明白,对于王川面临的豪门婚姻无法自主的局面,虽然不耻,倒也能理解,可就是心疼自个儿这个妹妹,总得闹个脾气,不能就这么说回去就回去吧,这回头王川该不把小桃当回事儿了。

    “姐,我跟他回去!”

    小桃说的很是认真,大大的眼睛恳求的看着她。

    “你怎么这么傻啊!”

    叹了口气,乔楚还是放了手,明儿去了庆城,小桃什么时候儿回来就不知道了,现在她坚持回去,也是想多和王川温存一会儿吧。

    王川一听,生怕小桃改变主意似的颠颠儿的跑了过来,抱起了小桃就往外走去。

    乔楚看着那背影,摇了摇头。

    分明这王川也是放不下小桃的,可这豪门的鸿沟啊……

    肩膀被强而有力的手臂圈住,被带进了那个温暖的带着薄荷清香的怀抱,乔楚忽然觉得很累,很累。

    “傻妞儿,不准你胡思乱想,我不一样!”

    看透了这小妞儿满目愁云,生怕她通过想小桃的事情想到她自己。

    “我明白,你不一样!”

    ……

    翌日首都机场

    三爷都快赶上十八里相送似的和小媳妇儿腻歪着。

    “妞儿,爷过两天就去看你!好好儿照顾自己,这两天别乱吃东西,别着凉,和小桃一起住,别一兴奋就晚睡觉……还有,每天都得想着爷,听到没?电话必须接,不然小心回头爷打你屁股!”

    “哎呦,三爷,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像个老妈子啊?”

    乔楚被某爷这一通儿的嘱咐弄的哭笑不得的,别人看起来自然是羡慕的紧,殊不知这话某爷翻来覆去都说了十来遍了。

    “嘿!你这小女人咋不懂好赖呢,别人倒是想让爷说这么多话呢,爷也得搭理她们啊!”

    某爷浓眉一挑,痞气十足,惩罚似的在乔楚的唇瓣上狠狠儿的啃了一口。

    “老大,差不多得了啊,您说这一出儿要是让东溟岛上的万千粉丝见着了,多毁形象啊!”

    一边儿的兰溪实在看不过去这腻歪劲儿了,一点儿没给面子,撇着嘴说道。

    “操!滚蛋!”

    雷绍霆从不会把兰溪当女人,所以和她说话,都是爷们儿间的嗑儿,一点儿都不用遮遮掩着,惹的乔楚靠在男人怀里咯咯儿笑个不停。

    两个人一边儿腻歪着,一边儿等着小桃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小桃没等来,倒是把小莫等来了。

    “哎呀,可算是赶上了,奶奶让我给你送营养汤来了,说你早晨忘了喝了!呐,给你!”

    小莫气喘吁吁的,手里拿着一个costa的纸杯就递了过来,手上还抻着一个大大的箱子,显得很沉似的。

    “这……这是奶奶煲的汤?你确定?”

    乔楚看着这装汤的家伙事儿不禁满脸黑线,这小莫还能再扯一点儿。

    “嘿嘿,是刚刚买的咖啡!”

    小莫大大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线儿,平凡的五官,看起来却萌的很。

    “说吧,拎着箱子过来,什么目的?”

    其实心里也猜出点儿端倪,小莫说过过了元旦就走的,可没想到是奔着自个儿这儿来的。

    乔楚边问着,边打开咖啡,一股浓香扑鼻,刚要喝,却被某爷一把夺过来。

    “兰溪,这个给你喝!”

    兰溪苦着脸,“老大,你知道我从不喝咖啡的!”

    “那还是给我吧!”

    乔楚又接了过来,本来就纳闷儿男人怎么突然抢走杯子,这会儿兰溪既然不喝,就她喝呗。

    “不许喝!”

    再次被男人夺走了杯子,随手递给了后面儿的司机,“扔了!”

    三爷真是想起一出儿是一出儿,弄的乔楚愣了半天。

    “不许喝咖啡,奶茶这些东西,听到没?”

    “为什么啊?”

    “对胃不好!”

    雷绍霆也没法儿说自己的猜测,毕竟事儿还没确定下来呢。

    兰溪,这是你的任务,看着点儿你嫂子,要是让我知道她和这些刺激的东西,爷立马儿把你打包发回东溟岛去!“

    ”遵命!“

    兰溪答应的痛快,心里大概其有了点儿谱。

    乔楚不知道这两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翻了翻眼皮也没多问,只是对小莫追来的事儿比较感兴趣。

    ”少奶奶,庆城之行,带小的一块儿去呗?“

    一副很是狗腿的笑容,试探性的往乔楚身边儿凑合。

    ”你不是说元旦之后就离开的嘛?“乔楚压低声音问道。

    ”是啊,我这不就是离开嘛,正巧就是要去庆城!怎么样?给条活路呗,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也能看着你不让你喝咖啡,喝奶茶,好不?“

    前半句是和乔楚说的,后半句分明是说给雷绍霆听的,紧要时刻,必须狗腿。

    雷绍霆好似没听见似的,只是对兰溪吩咐着一些事情。

    兰溪却好奇的看向小莫,仔细的打量了她半天,总觉得那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即便是她刻意的眯着,却还是掩盖不住那其中灵动的光芒。

    ”你……啊!你是……“

    ”佛说,不可说啊!“

    小莫极是的截断了兰溪的话,表情极其夸张的看着兰溪,假笑几乎都僵在脸上,看起来极其不自然。

    这会儿小桃也到了,拖了两个大箱子来,王川跟在身后推着行李车,显得心情不是很好,小桃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异样,看到乔楚时,更是雀跃的疾步走了过去。

    小莫急忙张罗着,”来来来,咱先托运行李哈,忙乎完了,再说!“

    ”你着什么急啊,时间还早呢!“

    乔楚不免失笑,这丫头怎么跟着急投胎去似的,难道真是她说的,债主要追上门儿了?

    ”不早了不早了,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啊!早点儿走,早日脱离苦海啊!“

    小莫语重心长的催促,跟念经似的,还不时看着候机大厅的电子表。

    ”站住!“

    一声儿低喝,如天外来音,磁性动听却又有一种空灵悠远之感。

    让寻声看过去的人,身上好似刮过了一阵儿冷飕飕的风。

    只见一个身材颀长高挺的男人就站在这群人的不远处,一身暗紫色西装,领口袖口都隐约暗埋着银线,华贵中又透着些许的异域风情。

    那精致的五官简直是难以言喻的俊美,尤其是那双眼睛,勾魂摄魄般的深邃,却丝毫没有任何情绪温度在里面,仿佛这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也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若说雷绍霆的冷是那种嚣张,霸气的王者之风,那么眼前这个男人的冷则是离世俗遥远的孤冷,仿佛天外来客,九天谪仙一般。

    就连身后跟着的那两个保镖似的人物,也同样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

    乔楚愣了,小桃愣了,包括王川都愣住了,这是何许人也?

    另一边儿,兰溪毛了,小莫更毛了,都低着头儿数脚趾,希望自己显得毫无存在感。

    只有雷绍霆这会儿邪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难得用如此深邃的笑意对着乔楚以外的人。

    ”爵,好久不见!“

    ”嗯!“

    乔楚倒吸一口气,终于找到了比三爷还冷的人了,这人就得比,相较之下,她家三爷是一个多么有人情味儿的人啊,眼前这个男人俨然有点儿不是人家烟火儿的意思。

    ”有事儿?“

    ”抓人!“

    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连眼波都没有,这个人都跟一潭死水,任谁都激不起波澜似的。

    雷绍霆耸了耸肩,将自己媳妇儿搂在怀里,然后才伸手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就是除了他媳妇儿,别人随便。

    ”莫夭!“

    男人再一次的低声喝斥,才恍惚能听得出他语气里好似有些情绪的波动,那得忒仔细听才行吧。

    一时间,空气凝结。

    小莫擦着脚,往行李后面儿鸟悄儿的撤退,正在找一个合适的逃跑路线。

    兰溪却松了一口气,看来刚刚自己没认错,而这次爵老大不是冲着自己来的,瞬间安全,笑容绽放!

    那男人急速的脚步奔了过去,几乎让人没有看真切,这速度,赶上凌波微步了。

    撕拉——

    小莫脸上箍着的面皮被生生儿的扯下来,露出一张惊艳的脸,乔楚终于释然,这样绝色的脸,才能配得上那双灵动如星的双眸。

    大家还没来得及好好儿欣赏美女,莫夭已经被那男人扛在了肩头,瞬间形象尽毁。

    ”靠!凌爵!你个混蛋!姑娘我都打扮成这样儿了你丫也能认得出来?你丫眼睛带x光的啊?放开老娘,不然老娘让你不得好死!“

    莫夭喊的声嘶力竭,可却丝毫撼动不了那男人冷若冰霜,对她漠视的脸。

    乔楚一愣,这可真是个奇怪的组合,心琢磨着,小莫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那个男人显然很不好斗啊,忍不住拽了拽三爷的衣袖儿。

    三爷回以微笑,也自然明白小媳妇儿心里担心什么。

    ”爵,就这么走了?“

    ”不然?“

    凌爵定住了脚步,只转了个侧身,眸光如炬,却毫无波澜。

    ”雷家的的宝贝,可都被……那个小丫头偷了,总得有个交代吧!“

    ”东西呢?“

    显然凌爵是问肩膀上的那个小人儿,语气却莫名的有了些波动。

    ”箱子里!“

    莫夭认命了似的耷拉着小脑袋,手指头有气无力的的指了指刚刚拖着的那个大箱子。

    凌爵没再说什么,这就算是有个交代了。

    又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再次转身。

    ”t——4幽魂!祝新婚!“

    ”谢啦!“

    显然有点儿不太习惯这种人情世故的凌爵并未多加停留,再次迈开脚步。

    兰溪低低惊呼,靠,t——4幽魂隐形战斗机,那可是比m国现役的b——2幽灵战斗机还要牛逼的存在。

    爵爷果然大手笔,也就得是三爷有这个面子了。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好似入了定一般,半天没回过神儿来,知道那个如天外飞仙一般的男人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

    至于凌爵和莫夭,那就是另一端故事了……

    一个插曲儿,也算是将小小离愁给冲淡了,本来就一个星期的分离,还是让三爷和乔楚恋恋不舍了好久。

    前面的庆城,谁都不会预料到,会发生那样的事。

    ……

    ”这消息确切?“

    雷绍峰拆开牛皮信封儿,拿出一份装订好的规划书,上面赫然写的是d&k集团下一步投资的一个大项目,竟然不是秦家岭。

    ”我从大伟那儿拿到的,你说会是假的吗?“

    秦子珊红唇一勾,杏核眼眯起一股阴狠。

    ”他竟然没察觉?“

    雷绍峰不得不怀疑,仔细的翻看着,一字一句都没有落下。

    ”龚奇伟就算防着谁,也不会防着我的,他的办公室,我可以随便出入,要弄来一个规划书,简单得很!“

    这是当初想确定雷绍霆有后手,不至于因为东郊的地皮没拍到而生意受损,她才去龚奇伟那里查询的。

    她一心想着雷绍霆,可他呢?竟然下了这么一大盘的棋,将她秦家一网打尽,现在爸爸被判三十年,等于后半辈子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妈妈整天萎靡不振,哥哥更是颓废的每天酗酒,久不见人,好好儿的一个家,如今却落得如此惨淡下场。

    她怎么想也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都是雷绍霆做的,可是事实又让她不得不去相信。

    好,他不仁,就不能怪她不义!

    ”你想要什么?“

    天上不会掉馅饼儿,雷绍峰冷哼一声儿,自然之道秦子珊找上自己是求合作的,而这规划书对于他来说,的确很是重要。

    ”我要乔楚的命!“

    这一句,秦子珊是咬牙切齿的说的,如今她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乔楚的女人出现了,不然,她的人生该是怎样的幸福惬意!

    ”看来你还是舍不得绍霆!只要乔楚的命?“

    那脸上的一道长长的疤痕,还泛着鲜红,让他的笑都显得诡异了几分。

    ”他不是爱乔楚吗?那我就让他也尝尝失去爱人的滋味,不是很好嘛?哈哈哈……“

    尖利的笑声儿,和那妖艳的一身红衣的秦子珊相得益彰,那是嫉妒的颜色,那是复仇的颜色。

    ”好,我们各取所需,合作愉快!“

    ”我要亲眼看着她死,到时候儿别忘记通知我!“

    ”那是自然!不过,现在……我想看看这计划书的真伪!“

    轻佻的眼神,游移在秦子珊那曼妙的身体上,话里意有所指。

    与魔鬼交易,最终也只有跌入炼狱的下场,而此刻的秦子珊,已经被仇恨充斥了整个身体,绝望,悲恸,一切属于她的东西都不在了,她还有什么在乎的!

    ”要验明真伪,那二哥还在等什么?“

    摇曳着身姿,与魔鬼并肩而驰,注定是一场无望的沉沦……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钻钻哦,好闪呢,已经好久木有看见闪亮的钻石了呢!

    还有就是年会的票票!拜托啦,今天一看,已经跌倒98了,眼看着就见不着爷了呢,~(>_<)~好悲催的感觉。

    手机版的网页也可以投票的哦,发现看文的手机党偏多,亲们就把十张票票投给偶呗!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1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