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庆城慈善&偶遇乔梁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飞往庆城的飞机,三个女人靠在头等舱的躺椅上,午饭时间刚过,三个人都没吃什么,只是喝了点儿果汁,小桃喝了两口就迷糊儿过去了,乔楚也看出来小桃眼底的红血丝,看来昨晚是压根儿没睡,估摸着应该是川儿爷没少折腾。<>

    要说起这个,乔楚倒是有点儿奇怪,本以为昨天精力充沛的雷三爷也会来个通宵达旦呢,没想到,昨天洗完澡,躺在床上相拥着聊天儿,然后就关灯睡觉了,三爷竟然一点儿关于那事儿的话都没提,之余心里又觉得挺美,看来是怕她今儿太过劳累的缘故。

    小桃在一边儿睡着,乔楚便和兰溪压低着声音聊着天儿,也是怕打扰到小桃休息,这头等舱压根儿就她们三个。

    本来三爷很是夸张的派私人飞机送她们,被乔楚拒绝了,本来是过去坐慈善的,又不是去显摆去了,哪儿还就动用私人飞机了?最终各退一步,头等舱包下来没人打扰,三爷才放了心。

    其实也没两个小时的航程,聊着天儿也就过去了,一路上,乔楚就一直好奇莫夭的身份和她的‘英雄事迹’,因为当时三爷在机场打开小莫拉着的箱子,一切呈现在眼前的时候儿,不得不让她惊呆了。

    那里面儿上到雷老爷子的名人字画,小到她前一阵子总带着的一个钻石吊坠儿的项链儿,都收在这个箱子里,这丫头竟然有这等本事,好在三爷求婚的戒指她每天都戴在手上,没有被那丫头顺走。

    兰溪也捡着自己知道的事儿和乔楚聊着,至于爵老大和那莫夭到底会什么样儿,她也是一点儿都猜不透。

    聊了一会儿,乔楚也觉得有点儿犯困,可眼瞅着要倒地方儿了,下了飞机,就得和当地的一个慈善部门接洽,想着,还是挺着别睡了,因为她睡觉习惯是一睡就得是时间久的,轻眯一觉儿的那种休息,会让她头疼。

    叫来乘务员,要了一杯咖啡,立马儿被兰溪严厉阻止。

    “我说,你们老大这会儿没在,你不用什么都听他的!”

    乔楚笑么呵儿的对兰溪说,端起咖啡就要喝。

    “不行!我可是向老大立了军令状的,想喝,等回去你和老大自己说,现在你是我的管辖范围,所以,咖啡,免谈!”

    兰溪伸出一根手指在乔楚面前儿摇了摇,把她手里的咖啡也夺了过去。

    这一举动,乔楚很是无语。

    真知道这男人的霸道行径到底要深入到什么程度,可还真就有这样儿忠心不二的属下,将这个不合理的命令贯彻到底了。

    郁闷的拿起旁边儿的柠檬汁猛喝了两口,这酸酸的也算能提神儿吧。

    ……

    “少主,消息回来了,乔小姐去了庆城!”

    “嗯,御谭府在庆城那边儿的赌场也应该去瞧瞧了,不用人多,你带着两个人和我一起去就成了!”

    谭明轩眸光深远,思索了片刻才吩咐到。

    “您要去庆城?”

    肖劲有点儿对于少主突然的决定有些好奇,昨天刚刚拿到了d&k集团后面儿一个大项目的企划书,正是应该备战的时候儿,怎么能突然就走呢?

    “母亲最近对我疑心很重,我不如顺水推舟,将计划书交给她,让她自己去权衡,我避开两天,免得她觉得我会觊觎谭家什么!”

    虽然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但是知道庆城雷绍霆是不会去的,就当自己去散散心,到千里之外和她偶遇一下儿吧,也希望将有些话说清楚,不想以后见面都会像上次一样儿与他那么疏远,如果她想做朋友,那他就无条件配合她。

    “您的意思是,不想参与这次与d&k集团的争斗?”

    肖劲其实也是不想少主参与其中,可是目前,他们还没有完全脱离谭家势力范围的可能,必须韬光养晦才好,所以,关于谭家与雷家的仇,他们不想去参与,也得参与。

    “我有的选择吗?做人不能忘恩,我始终记得我快要死了的时候儿是谁救了我,但是母亲是多疑的人,开始部署的时候儿我不在,回来我只听命行事,她才会放心!”

    “是,我这就去准备!”

    肖劲听命后,转身离开。

    谭明轩拿起手里雷绍峰刚刚送过来的计划书,仔细翻看着,这计划做得无懈可击,可,未免得到的太过容易了些。

    作为对手,他很佩服雷绍霆雷霆万钧的办事风格,他不止对商业运作运筹帷幄,更不容小觑的是他太懂人心,什么人可堪利用,用什么方法利用,他都会拿捏的很清楚,将利益放到最大化,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样儿的人,竟然也会有如此的疏忽?

    ……

    庆城是个二线城市,悠悠历史古城,那风化的古老城墙,依旧屹立在城市的最中心位置,围绕着那岁月悠久的城楼,看起来很是沧桑深沉,仿佛都能看见时间在这繁华的街道间静静流淌着。

    下了飞机的三人,先到了酒店放下了行李,稍作休息就奔着雷震慈善基金庆城办公室去了,当地慈善部门也给了相当大的配合,双方把活动事宜和这几天的安排又从头到尾核实了一遍,等一切安排妥当,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

    当地的接待人员非张罗着要请她们去吃饭,最终被乔楚婉拒了,一是不太习惯于和不熟的人过多接触,再一个也不想过来又是那种走排场,从第一天杜绝这种请客吃饭的现象,后面儿活动展开也能省去很多麻烦。

    送走了接待的人,三个人商量着找当地的特色地方儿逛逛,连带着吃饭也就解决了,也顺便对庆城能有个大概其的了解。

    “姐,我在网上查了,庆城最有名儿的水晶包特别好吃,咱们去那儿呗!”

    飞机上睡了一路的小桃早就恢复了精神,这会儿忍不住提议道。

    “成啊,去尝尝!你说呢,兰溪?”

    乔楚答应着,看了看一直东张西望的兰溪,锐利的眼神很是警觉。

    “好啊,那就去吧!”

    刚刚那种浑身都处于备战状态的她瞬间恢复,甩了甩利落的短发,笑了笑答应着。

    乔楚和小桃自然是对危险的感觉不会那么敏感,但是她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老大派她来保护嫂子,尤其现在的乔楚这会儿肚子里没准儿还带着一个呢,说什么也不能有任何闪失才行。

    庆城第一楼的水晶包果然名不虚传,三个人点了好几屉,外带着几道招牌菜,竟然全都吃光了,有且是乔楚和小桃,今儿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怎么的,显得特别能吃,看的兰溪直咽口水。

    出了第一楼,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三个人吃饱了为了消化食儿,也没急着坐车,而是顺着玉街慢慢儿往前溜达,这条街是庆城最繁华的所在,离着她们住的酒店不算远。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即便是这样儿冷的天气,玉街的夜市竟然还是那么热闹,买东西摆小摊儿的,还有那些民间美食应有尽有,越逛越欣喜。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溜达着,虽说是刚刚吃包子吃的肚儿歪,而是看到那些热气腾腾的街边小吃,还是忍不住嘴馋,一路走一路吃。

    乔楚将最后一个鱼丸儿放入口中时,忽然一抬头儿,看到一抹身影闪过,那身形儿,那侧脸儿,怎么看都像乔梁。

    可就那么一眨眼,又不见了。

    一时间有些微怔,可是乔梁应该是一脑袋黄头发才对,刚刚那个人虽然像,可确实一头黑头发。

    “姐,怎么了?”

    小桃顺着乔楚的眼神儿也往那边儿看,除了熙熙攘攘穿梭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没事儿,吃玩了没?还想吃什么?”

    乔楚回了神儿,也没细说。

    她总有种感觉,雷绍霆不太希望她和弟弟见面似的,怎么说当初乔梁伤了他,心里也得犯膈应,所以这会儿兰溪在身边儿,还是别提这事儿了,再说刚刚那个也不一定就是乔梁,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三个人就这么着,一路走回了酒店。

    酒店的总统套房难得是套间,三个人在一个大房子里,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房间,又能互相照顾,又不会打扰彼此休息。

    累了一天,都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乔楚跟三爷在电话了腻歪了一通儿之后,才琢磨着打个电话给乔梁,如果刚刚不是眼花,那么得问问他怎么会到庆城了,顺便儿能见面的话,想把开的银行卡给他,这样儿她每个月往里面儿打钱,多少也能帮帮他。

    “姐,有事儿吗?”

    “乔梁,你在哪儿呢?”

    “我挺好的!”

    那头儿的声音显得有点儿无力,乔楚也跟着心疼,毕竟是失去了妈妈,不管李秀珍这个妈有多不靠谱儿,可终究还是爱着自己儿子的吧,人死不能复生,现在乔梁也只有她这个姐姐了。

    “我今儿在街上看到你了……”

    “怎么可能?我在庆城呢!”

    那头儿有点儿惊讶,随后就告知了自己的位置。

    “我也在庆城啊!”

    看来刚刚看到的真是他,乔楚高兴的说道。

    那头儿又问了几句乔楚来庆城做什么,乔楚大概其说了说,就要约着乔梁见面。

    “乔梁,跟姐回去吧,我也知道,你妈走了,你心里不好受,现在爸爸的情况还不清楚,奶奶年纪又大了,就剩咱们两个可以互相依靠了,别在外面儿瞎混了,跟姐回去吧!”

    乔楚知道她这个弟弟主意正的很,苦口婆心的劝说。

    “姐,我不是瞎混,我在这儿是有生意做的!”

    显然那头儿被乔楚质疑瞎混,有点儿不乐意,语气里些许的不耐。

    “你小小年纪做什么生意啊,在庆城你又不认识谁,哪儿那么容易的?你现在就应该回学校上学去,复读一年,然后考大学,这样儿,给你妈也是一个安慰啊!”

    “你甭管了!学我是肯定不会上了,我在这儿都挺好的。”

    “乔梁,你就听姐一回不行嘛?”

    乔楚跟着起急,这乔梁什么时候儿脾气这么倔了呢?小时候儿他也不过是调皮捣蛋,可还是个懂商量的孩子的。

    电话那头儿,突然有另外一个声音响起,那种尖利好似电视里演的太监似的声儿,让乔楚好似在哪里听过。

    “梁子,马子给你打电话啊?”

    “不是,我姐!”

    “你姐?听说是傍了大款了,是吧?什么时候儿弄点儿钱给哥儿几个花花啊?”

    “姐,我先挂了……”

    乔梁那头儿匆匆挂了电话,后面儿的话,乔楚自然是没听见了,可心就跟着不由自主的揪紧起来,脑海里仔细回想着刚刚那尖利的声音到底是在哪里听过。

    再次拨过去,手机就已经关机了。

    自打李秀珍带着乔梁离开乔家,她就完全对那母子两个人的生活毫无概念,直到乔梁伤了雷绍霆入狱,就已经让她很是担心了,可到前一阵子,李秀珍吸毒过量死了,她便更不知道该如何关心这个弟弟了,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啊。

    心里异常的忐忑,乔梁几次三番的遇到危险,这一次心里还总是觉得不妥,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一个晚上,乔楚也不知道是怎么翻来覆去的,竟然也睡着了,而且一夜无梦,一觉睡到九点半。

    好在活动开幕是在十一点半,而且就在她们所在酒店的宴会厅举办,时间还充裕的很,乔楚又试着拨了几次乔梁的电话,还是关机。

    懒洋洋的身子,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起来。

    兰溪和小桃早起来了,两个人一人捧着一个笔电,不知道在忙什么呢。

    “怎么都没叫我?”

    乔楚对于自己起晚了有点儿不好意思。

    “怕你昨天太累了,让你多睡会儿,怎么看着你脸色不太好啊!”

    小桃抬头儿看着乔楚脸色有点儿发白,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刚刚刷牙的时候儿,不知道怎么的直犯恶心,估计是那牙膏的味儿我闻不惯!”

    乔楚说着,自个儿也好奇,平时她可不是什么矜贵的人,还不至于换了牙膏就一点儿忍受不了,可是刚刚一闻到那个龙井茶香味儿的牙膏,刚一放到嘴里,胃里就开始翻涌上了,恶心的她扒着水池吐了半天,可一早儿没吃东西,还是干呕,难受的要命。

    “你本来用什么牌子的?我下楼去买!”

    兰溪一听乔楚犯恶心,赶紧放下笔电起身儿,作势就要出门儿。

    “凑合刷完了,回头再说吧,一会儿下去吃了饭,就该开幕仪式了。”

    被乔楚一句话拦下,兰溪也就没急着去,正事儿办完了,下午去买也来得及,她可得时刻注意照顾好这个嫂子才行,从庆城回去,得全须全尾儿的交给老大,才算是圆满完成任务。

    虽然乔楚是不喜欢这些虚的形式主义,可有些程序必须走,有些面子工程还得做,从开幕仪式到庆典,接待方集结了几个参加过珍宝岛战役的老兵带着大红花过来感谢她们,弄的是声势浩大,却让乔楚极为反感。

    这还没将善款送到这些老兵的手里,这些接待的人反倒先把这些老兵折腾过来,就为了做这些面子工程,她压着火儿,除了对老兵的敬意之外,其他程序都是草草的跟着应付下来的。

    一天就这么浪费过去了,接待方又出幺蛾子,第二天要带着三位女士去老区抗战遗址参观,然后在农家院就餐,所谓参观,其实重点则是去那些山区吃城市里是不到的飞禽走兽而已。

    这样儿的接待方法,看来他们是轻车熟路,当然也是看着基金会打的是雷震老将军的名头儿,自然接待任务更是马虎不得,肯定是要全力以赴的。

    乔楚是在是耐不下这个性子了,最后严词拒绝。

    第二天,三个人直接就带着基金会里自己的员工,躲开了那帮接待的人,奔着基金会总结出来的老兵名单,按着收入和生活水平分析表,从最困难的老兵家走起,一家一户的去送善款,慰问。

    真真正正做到这些善款的一分一毫都能偶物尽其用,送到老兵的手中,让他们安安稳稳的过一个温暖年。

    一整天下来,走访了四五个村子慰问了老兵,乔楚都是亲力亲为,不辞劳苦,她觉得这样儿才叫做慈善,而不是有摄像机跟着拍的时候儿,才自己上前去摆姿势。

    看到那些曾经为国家流过血,受过伤都不曾皱过眉头的老兵,却热冷盈眶的一遍遍的对她们说着感谢,心里五味杂陈。

    她终于明白,那天给爷爷拿出那份贺礼时,爷爷老泪纵横的样子,那并不是感动,而是同样身位军人,却久居高位,却没能为自己的战友做些什么的愧疚。

    这些可敬可亲的老兵们,太需要社会的关注了。

    她希望自己做的这小小的一部分,能够影响更多的人,来关注老兵的生活环境,能够更大范围,更高效率的帮助他们。

    “嫂子,你干嘛这么拼啊,小心身体吃不消!”

    兰溪看着乔楚这一天忙的跟上满弦的机器似的,挨家挨户的走着,脸上的微笑愣是一点儿都没减少,好几次都跟着那些老兵一块儿掉泪,对于看惯生死的她,并没有太多泪水倾洒。

    令她动容的却是乔楚那颗善良的心,和不辞辛苦的亲力亲为,她并不是作为豪门贵妇过来摆摆样子,她是真想为这些可怜的老兵做些什么的。

    “我没事儿,能帮到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以后希望基金会越办规模越大,这样儿就能影响更多的人去帮助他们,那我就不用这么累了,希望我们做出的努力不会白费!”

    想到那一张张感动且朴实的脸,乔楚心里感觉很是满足和欣慰。

    “姐,明儿咱们分头儿行动吧,这样儿能快一点儿,再说我还要多住一阵子呢,咱们慢慢儿来。”

    小桃琢磨琢磨,这么三个人在一块儿行动确实是有点儿浪费资源,分开行动,比较快速,其实庆城不算大,作为基金会的第一站,她们也没敢一下儿将摊子铺的太大,一切都还是试运营的方式来找到效率最高的方式,所以要将名单上这些老兵都慰问过来,一周怎么也可以结束了。

    她说在这儿多呆上一阵子,除了基金会后续的工作,还有些自己的个人原因。

    “嗯,好,咱们早点儿回去休息,养精蓄锐!兰溪,这两天也得辛苦你了!”

    乔楚对兰溪有点儿愧疚之感,这事儿本来是她和小桃儿的事儿,拼命也是应该的,可是让兰溪见天儿的跟着上山下乡的,确实觉得有点儿对不住她。

    “嫂子,这话可就外道了啊,我这干的也挺乐呵儿的,只要你回去跟老大那儿说说好话,别这么快赶我回去,我这辈子给你当保镖都行啊!”

    兰溪笑呵呵儿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洒脱的摆了摆手。

    “你这个保镖我可请不起!”

    乔楚笑着直摇头儿,来时大概听兰溪说起东溟岛的事儿,算是对这些人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说笑间,也驱赶了很多的疲惫,忙乎了一天的三个人,并没有显得太过疲态,回到酒店又在一起聊了会儿天儿,才算是个自己洗澡睡觉。

    就这样儿,转眼儿过了三天。

    这三天里,三个人分成了两路,小桃一路,而兰溪是非得要跟着乔楚的,所以这两个人一路,这么一分配,确实是事半功倍,还剩最远的一个村子的几户,名单上的人就全数走了一遍了。

    小桃怕乔楚累着了,第三天的事儿一忙完,就直接驱车奔着那个最远的村子去了,没回酒店,电话联系了,乔楚一个劲儿的埋怨小桃的擅自做主,并表示第二天一早会和兰溪赶过去。

    可就在这个晚上,三天都关机的乔梁竟然来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儿,乔楚已经洗漱完毕,躺到床上了,可听到电话那头儿的人说的话,一下儿惊呆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砸过来,嘿嘿,还有年票呢?年票呢?爷是很贪心滴…

    话说,明儿就精彩了,今儿是个过度章节哈!大家晚安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1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