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三爷驾到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切事情来得太突然,亦或是早就埋下的祸根。

    不管怎么样,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已经将事情进展到这样的地步,乔楚已经不想去后悔什么了,因为就算重新来过一次,面对着视频上被打的那样惨烈的乔梁,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救他,没有别的选择,因为那是她的弟弟。

    其实让谭明轩帮忙,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够将乔梁从那样的境况中拉回来,就算自己恨不得狠狠儿的打他一顿,可终归还是不希望他被外人利用或者伤害。

    一边是自己的孩子,一边是弟弟,此刻没有谁比乔楚更心痛的了。

    也许是刚刚哭的太多了,也许痛极必反,这时的乔楚已经安静下来,就连刚刚抽噎的气息也平稳了,可看在兰溪眼里,却更是担心。

    她是将所有的悔恨和苦楚都强压在自己的心里了,那是怎样坚忍的力量才能做到的。

    兰溪一直守在一旁,不知道该安慰一些什么,只是乔楚想喝水了,便倒给她,然后就安安静静的陪着她静默着。

    良久,乔楚缓缓开口。

    “兰溪,我忽然间想吃香山梅子,你能不能帮我去买?”

    “嫂子,非吃不可吗?”

    兰溪被今天的事儿吓怕了,现在乔楚面临着这样儿的事情,不会想不开吧。

    “放心吧,我怕死着呢,我只是想吃点儿酸的,这样儿就证明我的孩子没事,对吧?”

    惨白的脸色,浅浅一笑,提到孩子两个字,眸底温柔中又带着凄楚,看着让人心疼。

    “好,我下去买!”

    兰溪站在门口叫了两个护士进来,才放心的下楼去。

    乔楚也没去在意,她还不会那么想不开,即便是发生再大的事情,她也不会想到自杀,这是她给自己定的最基本的乐观坚强的生活态度锦绣善谋。

    窗外夕阳西下,一切光明就随着那一片血一般的红色缓缓的落幕。

    谭明轩先一步回来了。

    “明轩,怎么样?有我弟弟的消息吗?”

    “他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恐怕,一切罪责都得让他什么,可她忍不住哭泣。

    “乖,有我在,别怕,别怕!”

    抚着她颤抖着的背,一下一下儿的摩挲着,双臂圈着那小身体,感觉才几天不见,她好像就瘦了一圈儿的感觉,环在怀里好似没有什么重量。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泪水迷蒙着双眼,将他的胸前打湿,一遍一遍的和男人承认着错误,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然后就是无法控制的哭泣,却什么都不能再多说了。

    “不怪你,不怪你……别怕,别怕……”

    像哄着一个孩子一般,耐心的安抚着,可是他心里的疼却愈加的加重,一路往这儿赶的时候儿,兰溪已经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当时异常冷静的让黑子都觉得诧异,可天知道他是有多后怕。

    听到她被注射了毒品时,浑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了一般,撑在座位上的手竟然无法控制的在发抖。

    此刻他什么都不想问,因为问一句,就是往她的伤口撒盐一般。

    只就这么一句一句安慰的话,让她能够将心里的恐惧和委屈全数都哭出来,才能完全释放。

    良久,乔楚的哭声儿才算平息。

    从男人的怀里,抬起了头,迷蒙的大眼还带着晶莹的泪珠儿,楚楚可怜的样子,让男人更是心疼的无以复加。

    轻柔的为她擦去眼泪,抚摸着那毫无血色的小脸儿,后悔的几乎要骂死自己了。

    “疼吗?”

    不敢使劲儿去碰触他的脸,那本来红肿的地方儿青色越来越明显。

    “我该打!”

    他是该打,他恨不得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覆住她的手,狠狠儿的在自己脸上按了一下儿,那切切实实的疼让他感到高兴。

    还好她没事,现在还活生生的在他的面前,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老大!”

    一直站在门口的兰溪走到床边,单腿跪地,左手搭在右肩,行此大礼的意思就是任凭雷绍霆处置。

    “买最早的航班,回东溟岛去!”

    语气冷冷,听不出任何情绪,可足以说明,老大对她的失望。

    悠悠的站起身,低着头没有动,老大只是说了让她回东溟岛,并未有别的惩罚,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可越是这样儿,她心里就更加的内疚。

    她现在不怕回东溟,心里更难受的是因为自己无法去弥补犯下的错误。

    “还不走!”

    “……是!”

    老大都那样儿说了,她还有什么脸在这儿呆。

    “绍霆,不是兰溪的错,别让她走!”

    乔楚恳切的看着雷绍霆,一切都是她的任性而为,怎么能怪到兰溪的身上战魔最新章节。

    “嫂子,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你,我心甘情愿受罚,回东溟,我知道该怎么做!”

    乔楚攥紧了他的衣袖,水润的眸子看着他,让人不忍拒绝。

    最终,喟叹一声。

    “先出去吧!”

    兰溪点了点头,看来是不用回东溟了,这样儿也好,可以随时在乔楚身边儿保护,关于孩子的事情,有她在身边儿,也能帮乔楚隐瞒一阵子。

    “绍霆,乔梁已经被这儿的警察抓起来了,你能不能让我见见他?”

    哭也哭过了,尤其是雷绍霆来了,她的心里便有了主心骨儿,不再那么恐惧了,头脑也变得清晰起来,现在要仔细想想,第一步应该做什么。

    “他那么害你,你还要见他?”

    一声叹息,她就是太善良,这明摆着乔梁就是和绑架的那群人是一伙儿的,想必她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却还是一心想帮乔梁。

    “他毕竟是我弟弟,他的妈妈已经死了,现在能帮他的只有我这个姐姐了,我知道他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我还是想亲口问问他,我就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害我!”

    乔楚始终想不明白,乔梁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只是单纯的要钱,也不至于给她的身体里推毒品,这是下的杀手,他始终不相信,亲弟弟要杀了自己。

    “好,我联系一下儿,晚上带你去见他!”

    ……

    休息了一个下午,乔楚的体力已经有了些许的恢复,可还是虚弱的很,本来是不应该轻易走动的。

    但是,雷绍霆最终还是尊重了她的意见,她想要个明白,毕竟那个是她一直都心疼着,维护着的弟弟。

    从病房出来这一路,一直都是雷绍霆抱着,上了车,奔着庆城看守所去了。

    电话里,三爷已经通过帝都那边儿的关系,联系好了这边儿的警方,本来以为是在公安局的拘留室里刑拘着,因为毕竟一切事情还都没有进一步审理,按理说人应该还在公安局的。

    可回过来的消息,却是人已经被押往看守所了。

    这人一旦被压倒看守所,说明涉及的案件已经严重了。

    虽然并没有这么快的就判定了乔梁的罪,可终归是有这个趋势的。

    三爷皱了皱眉头,眸色暗了又暗,看来,这群人就是要将所有的罪证都推在乔梁身上,看来抓人的警察肯定也是和这群人有勾结的。

    这里面儿的黑事儿,是再清楚不过的了,那边儿拿钱走人,推出个替罪羊,电话是他打的,针是他推的,即便是乔梁再怎么招供,也是没人理的,一切已经都安排妥当了。

    “姐,姐你要救我啊!我一时鬼迷心窍儿,我不该受人利用,你一定要救我啊姐!”

    看到乔楚来了,乔梁见到了救星一般,颓废的他一下儿就有了生气,拉着乔楚的胳膊求着。

    乔楚气愤的甩开他的胳膊,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还有想到自己肚子里孩子,哪儿还可能有好脾气,现在她即便是想救他,也皆是因为得给爸爸有个交代。

    “你鬼迷心窍?你受人利用?你竟然往你亲姐姐身上推毒品啊洪荒祖巫烛九阴传!要不是我认出了你,你手一抖,药水没有全数推进身体,现在我早就死了!”

    “姐,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告诉我,就是给你打的迷幻药,让你晕过去几个小时,这样儿我们跑了,就算你醒过来报警也不会抓到我们了,我是真不知道那里面儿是毒品啊!是雄哥害我的,是他们想要你的命!”

    雷绍霆坐在乔楚的身边儿一言不发,只是将她的手紧紧的攥着,给她安静的力量,让她心里明白,无论在什么时候,他是她坚强的后盾。

    冷冽的眸光扫过,乔梁感觉浑身一颤,在那样儿强烈且寒冷的目光下,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毫无希望了。

    “乔梁,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以前学习好,偶尔淘气也不会闹出什么大错来,可现在你竟然绑架,勒索,涉毒,你说,还有什么是你没干过的?你让我怎么和爸爸交代?!”

    “和他有交代?就是因为他贪污!我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歇斯底里的喊着,乔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爸爸被抓进监狱开始的。

    “别人都笑我是贪污犯的儿子,没人愿意理我,连老师都瞧不起我,我真想说,是我爸贪污,不是我,为什么他们就像躲避瘟神一样儿的躲着我?我不想去学校遭人白眼儿,我就只能跟着黑道儿上的哥们儿混,如果我混出头了,那么我就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

    “所以,你就整天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孩子混在一起,你觉得那样儿就可以出头?”

    乔楚知道家庭的变故,让乔梁倍受打击,可是这不能成为堕落的理由,更不能成为他犯罪的理由。

    “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雄哥因为杀他没有成,反被送进监狱后就放出话来,谁要能杀了雷绍霆,那么l市一个分堂主的位置就是谁的,我必须赌,这是我唯一的出路!可是,我失败了,我也被送进了监狱,姐,你知道吗?他们都打我,每天都打……还有……”

    说到这儿,乔梁已经泪如雨下,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词儿的他哭的却很是惨烈,就如鬼叫一般。

    那一幕幕龌龊的画面,来回在眼前上演,让他恶心的想去自杀。

    “十几个男人,他们……他们压在我的身上……姐,你永远不会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儿……用眼都不会知道。”

    乔梁哭诉着,身体蜷缩在墙角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那悲伤的情绪里。

    虽然话说的断断续续,可乔楚还是听明白了,他在监狱里的那段时间,受的是怎么样的屈辱。

    她也恨他不争气,恨他自甘堕落,可是听到他如此的遭遇,即便是再恨,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乔梁,你为什么没有跟我说?”

    “跟你说又能怎么样?一切已经发生了,我对谁说都改变不了的,我从医院跑了出来,我也想过离开l市,我不想面对那些认识我的人,可是我回到家却发现,我妈竟然在吸毒,还和几个男人把家里搞的乱七八糟,我几乎要疯了,她不是我妈,她根本就不是我妈,所以我要赚钱,我要出人头地,我一定要将我过去的一切都洗刷干净……就在我赚到钱了,我想带着她去戒毒,可是她却死了……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看见……我妈就死了……”

    一下的释放,乔梁已经忘记了现在身在何处,他的脑袋已经混沌不堪,回转的都是这么半年来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呜呜的哭的似鬼号一般,响彻在看守所会见厅里,听到的人都感觉到浑身的发冷,有一种惊悚的感觉。

    雷绍霆紧紧的将乔楚抱在怀里,怕她冲动走过去缱绻江山全文阅读。

    乔梁现在已经濒临崩溃,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别人的事情。

    “乔,我们先回去!”

    柔声的在她的耳畔轻劝着,强而有力的手臂支撑着她有些摇摇欲坠的身体。

    事情已经问清楚了,乔梁说出了雄哥,他便知道了幕后真正的主使是谁了,看来还是自己心软了,竟然差点儿害了她。

    这个地方,不能让乔楚呆太久,她的小手儿冰凉,随时都有会晕过去的可能,他这么依着她过来看乔梁,也就是想让她知道乔梁好好儿的,让她安心而已。

    “姐,你不能走,你帮我作证,我是被冤枉的,他们想杀你,不是我,真的和我没关系!姐……你一定要救我,我不想回去,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了!”

    一听乔楚要走,一直瑟缩在墙角的乔梁瞬间清醒了,连滚带爬的过来抓住乔楚的裤脚,拼命的求着,惊恐的双眼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怖,让乔楚都忍不住心头一颤。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乔梁,做错事,就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姐!连你也不管我了嘛?爸不管我,妈死了,现在连你也不管我了……”

    松开了手,如临灭顶一般的面如死灰,这一次是真的要完了。

    “放心,你是我弟弟,我怎么会不帮你,我会尽力的,给你减刑,让你早点儿出来!”

    不管怎么样,一切证据都指向乔梁,即便把那个雄哥抓过来对质,都不见得能完全洗脱他的犯罪事实,她只能尽力帮他减刑,争取法庭能够宽大处理。

    “也就是说,我……我还是要回到那个地方是吗?”

    绝望眼神看着乔楚,浑身已经他那软如一滩泥了。

    乔楚不忍心看到他如此失望没有生气的样子,蹲下身来。

    “乔梁,我答应你会尽力,所以你要坚强,知错能改,一切都还来得及,姐姐只希望你能好好儿做人,能够正确面对自己做过的错事,你明白吗?”

    “姐,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答应你,我出去了,一定听你的话,我一定好好儿上学,我真的知道错了……”

    燃起了希望一般,空洞的眼神里找回了些许的神采,而悔恨的话却说得郑重而真实。

    乔楚心里多少宽慰了一些,听了他这么多的悲惨经历,该受的罪也都受过了,毕竟还是个刚成年的孩子,他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好,姐姐答应你,一定帮你出去!”

    摸了摸那哭的泪人儿似的脸,心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是小时候儿,她最喜欢做的动作。

    他是真的悔过了吧!

    尽管心里还是想着肚子里的孩子,可现在剩下的只有深深的自责,对于这个悲惨遭遇的弟弟,她已经恨不起来了……

    ------题外话------

    谢谢sasa送的十朵鲜花,十颗钻钻!美的我啊!哈哈!大么么!

    求票,求年票啊,虽然跌出榜了,还是需要乃们的支持!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1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