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人灭口
    [9xds.com(就喜读书网)]    l市

    国贸大厦这两字儿,无疑就是乔楚的事儿。

    她竟然没死?

    心里不禁凉透,这样儿她竟然都没死!还真是命大!

    “是,没死,而且现在有两伙儿人盯上我们了,二少爷,您看,答应我们的……现在我得跑路……”

    那头儿的雄哥语气有点儿颓废,所谓跑路也就是跟雷绍峰要钱呢,这也确实是他答应过的。

    虽说不相信雷绍峰会痛快的给钱,但是现在情况紧急,恐怕他也不想将麻烦惹到自己身上,毕竟公众人物,黑事儿也得暗地里做,不然弄死乔楚的事儿也不会找他了。

    所以,现在要钱,也不怕他抵赖。

    庆城码头那边儿一走,谁都拿他没办法了。

    “什么人盯上你了?”

    “我也不清楚,现在就在后面儿跟着我呢,刚刚被我甩了,不过估计走不远,二少爷的钱一到位,我立马儿消失,现在的过去的,不给你留任何麻烦!”

    为雷绍峰做的黑事儿不止一件,哪一件说出去都够他受的,就不信他不给钱。

    庆城可不是雷绍峰的地盘儿,想操控什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好,你自己注意点儿,钱马上给你打过去,你把知情的人都给老子带走,别留什么后患!机场那边儿我给你安排。”

    “不用了,只要二少爷钱到位,这些事儿我自己解决。”

    雄哥急忙打断,以为他傻逼呢?让他知道自己跑路的路线,不擎等着灭口呢吗?

    挂了电话,雄哥转头儿看向后车窗。

    妈的,那车还跟着呢!

    “六子,在立交桥上兜几个圈儿,钱一到账,立马儿走人!”

    “是,雄哥,咱走水路还是……”

    那公鸭嗓儿的六子从后视镜里看着后座上的雄哥,问的谨慎。

    “少废话,先往前开!”

    雄哥不耐烦的给了一句,此刻他自个儿也是烦躁的很。

    杀一个人对于他们来说本不是什么大事儿,可这次动的是雷绍霆的人,如果不是钱数儿吸引人,他也不会冒这个险。

    没想到雷绍霆的动作这么快,而且还有另外一股势力也在追踪他们,即便是让手下小弟开着另外一辆车引开他们,竟然还是被穷追不舍。(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

    从看守所出来,乔楚就一直处于一种濒临虚脱的状态,看来这个毒品的药力还真猛,虽然洗了毒,可身体残留的令人麻痹的感觉还是隐隐的存在着。

    软弱无力坐在男人的腿上,整个人都瘫软在男人的怀里,心绪却复杂异常。

    乔梁铁定是要判刑的,虽然说只要她求了,雷绍霆还是会想办法将乔梁捞出来,可是这话,她自己都说不出口。

    不管背后到底是谁指使的,可是药是乔梁推的,万一雷绍霆知道孩子的事情,不知道他会不会发了疯的对付乔梁。

    乔梁是受了很多苦,可终归是做错了事,刚刚她也不过是安慰他,让他有个盼头儿而已,至于真的能给他量刑到哪一步,只能她确保孩子没事才好和雷绍霆说。

    “还难受呢?”

    雷绍霆一脸忧色的低头看向怀里的小人儿,小脸儿在夜色中更显得苍白憔悴,脸贴上她的额头,还是有些微微的发烫,倒是不严重,可心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一分。

    “我没事儿,就是担心乔梁!”

    知道他不喜欢乔梁,还是悠悠的开了口。

    男人浓眉微皱,漆黑的眸子在夜色下显得格外深邃,最终喟叹一声。

    “放心,这件事儿解决了,我就让他出来,送他出国上学!”

    他是不待见乔梁,但是谁让那是她弟弟呢,也就是他的小舅子。

    虽然手软,但是绝对不能让他再带在乔楚身边了,他一直确信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道理,乔梁和乔楚,骨子里就是不一样的。

    “真的吗?他真的不用坐牢?”

    “不用!你不相信爷?嗯?”

    又在她小脸儿上蹭了蹭,浓烈的男人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惹得那小脸儿发痒,歪了歪头儿,娇弱的勾了勾嘴角。

    “相信!”

    他不过是想她笑一笑,看着她满面愁容的,心里就堵得慌。

    乔楚心里却放下了不少,因为她知道,只要他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傻妞儿,累了就睡会儿,一会儿就到酒店了!”

    宠溺的眼神看着她,大手在她柔软的发上一下下儿的捋着,圈着她的手臂将她往上带了带。

    乔楚坚持着不想在医院里呆了,反正今天该用的药都用了,倒也没必要再去闻那种难闻的味儿。

    ……

    乔楚睡了一路,雷绍霆将她从车里抱到酒店一路,都没有醒。

    疼惜的将她放到床上,帮她将衣服脱掉,盖上了被子。

    盯着那睡颜看了许久,雷绍霆那一直提在嗓子眼儿的心才算是稍稍放了放,此刻她能如此安好的躺在那儿,还在他的身边,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这颗心陷落的有多深了,每一次觉得自己将全数的心神都倾注在了这个小女人的身上,可每一次又觉得对自己心的认知还远远不够,连他自己都无法预测,如果今天乔楚真的遭遇不测,他会不会拉着整个世界随之而去。

    缓缓的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掏出打火机,点着了刚要点,眸光一转,又将打火机合了起来。

    就那么衔着烟卷儿,将整个人都放在了暗影里,眸光看向窗外,辽远,深沉,冷峻的面容已经染上了肃杀之气。

    多少年来要对付雷绍峰,最终都在亲情前止步,因为一切都在掌控,因为他想对付的是他雷绍霆,为了奶奶,为了雷家,他可以忍。

    而今日,雷绍峰偏偏动了乔楚,那个他放在心尖儿上疼惜的女人,他怎么能放过!

    几声轻轻敲门的声音,随后兰溪端着晚餐走了进来。

    折腾了一天,连一口像样儿的饭都没吃上,兰溪特意到楼下餐厅,亲自看着厨师做了几道清淡小菜,还有米粥端了上来。

    “老大,吃点儿东西吧!”

    轻手轻脚的将东西端到了沙发座,看了看还在睡着的乔楚,没敢打扰。

    雷绍霆缓步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忽然犀利的眼神看向兰溪。

    “今天医生还说什么了?”

    兰溪心头一骇,没想到老大会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强忍着紧张的情绪,拿出自己作为前特工的专业素质,似的心跳控制在正常的跳动速度,脸上略带愁容,却没有太深。

    “只说h——z2是新型毒品,还会有什么后遗症以他们的医疗条件还不能完全预测,不过已经消除了很大一部分毒素,正常来说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没有问题了。”

    整个一段话,说的平稳,丝毫没有破绽,可兰溪的摆在腿边的手已经捏的要发麻了。

    她答应了乔楚的事,一定要做到,不能让老大有丝毫的怀疑。

    “明天一早回去!”

    “已经安排好了!”

    “那伙人,留活口,有用!”

    “公安局那边儿已经出动了!”

    要冠冕堂皇的抓人,留名,防止被杀人灭口,最好的方法反倒是找警察来办这件事儿最合适。

    庆城公安局长接到了上面儿的下派的命令,自然是不敢怠慢,倾警力出动,去抓雄哥。

    留着这些人的活口,主要也是为了指认雷绍峰。

    虽然用黑道方法处置了雷绍峰,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爷爷奶奶肯定也会很快意识到是他动的手,豪门恩怨,受罪相残虽然是平常事,可还是不希望出现在自己的家族里的。

    现在一切从公,有理有据的,办了雷绍峰,也可堵住***嘴,才能彻底掰倒他。

    ……

    庆城的沿海路上,两伙儿势力在飙着车,在一堆送货的大车里来回穿行着。

    “少主,这个人还挺狡猾,已经带着我们兜了几个圈子了。”

    肖劲眉头都没皱一下儿,只是平静的再说这一个事实,从他手里还从来没有跟丢过人。

    “继续跟,下了沿海路,留下那个带头的,剩下的送他们上路!”

    车后排的暗影里,谭明轩缓缓开口,优雅迷人的声线儿,语气平静,却说着送人归西的狠戾话语。

    “是!”

    一脚油门儿又跟了上去,后面儿跟着的玄组手下,也紧随其后。

    “雄哥,钱到账了!”

    六子收到了信息,跟雄哥汇报着。

    雄哥焦虑的表情一展,沉了一口气,算他雷绍峰讲信用。

    “赶紧去码头!”

    油门儿踩到底,以逃命的速度往前狂奔。

    到了码头,那边儿的人用手电筒往这边儿闪了三下儿,雄哥迅速的拉开车门。

    就见后面儿的车灯已经渐渐逼近了。

    “雄哥,你先走,我引开他们!”

    “六子!”

    几个人都跟着雄哥下了车,那六子才来了这么一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冲着雄哥点了点头。

    六子一直是跟在雄哥身边儿的心腹小弟,今儿有此一举也不足为奇。

    连下车再这几句话,也不过十秒钟的时间,六子撂下话就狠踩一脚,车便窜了出去。

    事不宜迟,也没空儿悼念自己的可能性命不保的兄弟,几个人簇拥着雄哥急忙往码头上跑。

    上了船的几个人还没站稳,船便已经开了,雄哥等几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殊不知六子冲出去后,在一个拐角儿就将车弃之路边,放上了一把火。

    悠哉的掏出手机,“二少爷,事儿都办妥了!”

    汇报完,手机都顺着拉杆儿扔进了海里。

    而当肖劲等人下车要到码头上去追时,就听到一声儿巨响,海上刚刚离开的码头不久的一条船,轰然炸开了。

    那正是雄哥一行人所在的船只。

    肖劲急忙跑回车上,对上少主那锐利的眼神,看来少主也听到了那声儿巨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少主,看来是杀人灭口!”

    谭明轩眸色一暗,优雅的唇抿成一条线,很快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问题。

    “通知雷绍霆!他明白什么意思!”

    毕竟和官打交道,他们黑道还是诸多不方便,避着些的好,尤其现在雷绍霆在市区,赶过去,还来得及。

    ……

    肖劲自然是没有雷绍霆的联系方式,幸好下午为了联系方便,留了兰溪的电话。

    雷绍霆一得到消息,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雄哥死了,唯一能作证的就是乔梁,那么现在……

    丝毫没有犹豫,疾步的下了楼,迅猛如闪电般的车速赶到看守所。

    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此刻,看守所已经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冷冽的眸子如啐了冰一般的寒意乍现,盯着那熊熊燃烧的火势,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

    雷绍峰行动还真快!

    谭明轩随后赶到,下了车时却和雷绍霆的表情如出一辙,还是来晚了一步!

    “幕后是什么人?”

    谭明轩凛冽的眸光看向雷绍霆,语气不善,仿佛就认准了他清楚这件事一般。

    能用h——z2毒品的人绝对不缺五百万,那么如今两厢都被灭口,而且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看来后面儿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角色,而乔楚不会得罪到这样儿的人,一种可能就是整个事件,乔楚都是被眼前这个雷三爷给连累了。

    “与你无关!”

    虽说是他第一时间通知了消息,但雷绍霆并没有打算领这个情,冷冽的眸子看回去,眸色晦暗不明。

    “伤了楚楚,就与我有关!”

    并未动怒,语气平缓的道出事实,此刻的他虽然注定无法拥有乔楚,可他并不觉得在感情的路上,他比雷绍霆低了什么,反而更觉得,他如此默默守候,是另一种更深沉的爱,比雷绍霆那强势的爱更加高贵。

    上一次的教训,让他知道,只有远离乔楚,才不会带给她危险,而这个道理,是那个自以为是的雷三爷永远不可能明白和放手的。

    “谭公子还是多操心自己的事比较好!”

    雷绍霆冷厉的眼神愈加的锐利难当,那一声‘楚楚’叫的他心里犯恶心。

    “你不放手,就注定会给楚楚带来各种各样的危险!你自私的将她困在身边,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她最好的方式!”

    “我如何爱她,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不过今天我不妨告诉你,这辈子她注定是我的,即便倾覆所有,即便是死,我都不会放手,这就是我爱她的方式!”

    霸道的口气,睥睨天下的气势,这就是雷绍霆面对这个世界的标签,而现在对于感情,更不例外。

    他要的,就绝不放手,不管前途如何荆棘丛生,她与他只能一起沉沦,这就是他爱的方式,自私也好,残忍也好,可他就是不能放手,绝对不能!

    不想再多做交流,撂下了这么一句,便奔着看守所里面走去。

    只留下站立在原地未动的谭明轩,眸光晦涩的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眼底里却闪过落寞之色。

    虽然他心里鄙夷极了雷绍霆那自以为是的样子,痛恨极了他对乔楚的强势霸占,自私行为,可是在他的内心里,却又腾升出一丝羡慕。

    他羡慕他对感情的霸道果决,羡慕他爱就必定去争夺,直到成功为止,而自己呢,对任何事都选择隐忍,退让。

    他无法像雷绍霆那样爱的无所顾忌,爱的勇往直前。

    也许,他早就败了,以为自己对乔楚那份隐忍的爱是高洁的,是伟大的,而原来雷绍霆这种不计后果的爱,才是最坚实的。

    乔楚选择了对的,而自己注定是个旁观者而已。

    ……

    因着药力未消,乔楚一夜无梦。

    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感觉身体不舒服的感觉已经比昨天轻多了。

    兰溪一直守着她,这会儿靠在沙发上睡着,一听乔楚下床的声音,立马儿睁开了眼睛,起身走了过来。

    “嫂子,你起来了?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绍霆呢?”

    本来以为一睁开眼睛就能看见他在身边儿,可这会儿房间里没有他的气息,而且好像是一夜未归。

    “老大去调查那群人的下落,估摸着快回来了!”

    兰溪扶着乔楚坐到餐桌边儿,又转身儿去打电话叫早餐。

    她没办法细说,老大走的急,到现在还没有反馈回来看守所的消息,恐怕是事儿没那么简单。

    乔楚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即便是调查,也不需要他亲自去的,难道是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兰溪,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事儿,就是那群人挺狡猾的,不好追踪消息!”

    兰溪对她一笑,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力求让乔楚相信自己的话。

    没再继续追问的乔楚端起水喝了一口,兰溪才算松了口气。

    一个晚上没有老大的消息,她也是担心的很,知道老大肯定不会有事,可是预感着乔梁可能会遇到不测,不然老大也不至于忙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早餐送了上来,乔楚也没有什么胃口,筷子挑着那碗清汤面,胃里忍不住又一阵儿的翻涌着难受的感觉,急忙喝了口水,才算是压了下去。

    又是这种恶心的症状,是不是说明孩子还在呢?

    随手打开了电视,想分散一下儿自己的注意力,因为感觉雷绍霆不在身边,心里就是不踏实。

    酒店默认频道便是当地的卫视,这会儿正是早间新闻时间。

    “今日凌晨一点半,庆城看守所发生暴乱,引发巨大火灾,目前我台得到的消息,火灾致二十六人死亡,其中包括五名警察,致四人轻度烧伤,现已送往医院救治,此次看守所暴动引起了政府的极大关注,各级领导已经赶往现场,目前暴乱原因不详,本台会进一步跟踪报道……”

    手里的筷子吧嗒一下儿掉在了地上,心一下儿提到儿了嗓子眼儿。

    那是她昨天晚上刚刚去过的看守所,乔梁就被关在那里。

    暴乱,火灾,这一切也来的太过突然,太过巧合!

    抓起遥控器,来回翻找着,是否有别的台在详细报道。

    如此大事儿,在庆城这个不算大的城市里绝对算是头条新闻了,自然庆城市的各地方台都在报道这件事情。

    听一遍,心里凉一分,盯着电视里播放的现场情况,昨天还戒备森严的看守所,今天看去已经被烧的破败不堪了。

    一个个的担架往外抬着尸体,乔楚目不转睛的想确定着里面会不会有乔梁。

    “兰溪,兰溪……”

    “怎么了嫂子?你手怎么这么凉啊?”

    听到乔楚的召唤,在浴室里的兰溪疾步跑了出来,扶着乔楚担忧的询问。

    哆嗦着指着电视屏幕,忽然感觉到一股窒息袭来,哽在喉咙的话说不出来。

    兰溪顺着看了过去,果然和自己预料的差不过,急忙扶着乔楚坐到了沙发座上。

    “嫂子,你别急,我给老大打电话!”

    呆呆的盯着屏幕,乔楚已经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这只是个巧合了,这背后还隐藏着什么事情,是她完全不清楚的,但是她却已经笃定了,这场火是冲着乔梁来的。

    正在这会儿,雷绍霆走了进来,眉宇间略带着疲惫。

    “绍霆,绍霆,乔梁出事了是不是?是不是?”

    看到了男人进来,乔楚仿佛看见救星一般的扑了过去。

    喉间哽咽着,瞪大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乔,我去时,已经来不及了……”

    如一颗惊雷炸在了头顶,乔楚一下儿便怔在了那里。

    乔梁死了……乔梁死了……

    “绍霆,不会的,他已经知道错了,他昨天还跟我说他会好好上学的,他怎么会死了呢……啊?绍霆,怎么会……”

    虚软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向下划去。

    男人强有力的手臂将那摇摇欲坠的小身体一把捞进了怀里,拦腰将她抱到了大床上。

    “乔,乔,你看着我,看着我!我现在需要你坚强,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能再有事了,明白吗?我答应你,你弟弟不会白死,相信我好吗?你不能再出事了,千万不能在出事了!”

    紧紧的将她拥进怀里,他知道如此强硬的让她接受失去亲人的事实是多么的强人所难,可是他不得不这样做,必须以命令的口气去让她清醒,让她提着那么一口气,才不至于让她整个人颓废下去。

    泪水顺着脸簌簌留下,那种心痛的感觉已经无法自控。

    兰溪也跟了过来,心疼的看着接二连三受到打击的乔楚,此刻她只是哭,便已经比很多男人都来的坚强了。

    “嫂子,别哭了,你得小心自己的身体啊!”

    这句话字字加重,意有所指,希望乔楚能够明白她的意思,这么哭下去,对孩子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乔楚强忍住那濒临崩溃的情绪,抽噎的声音却怎么也止不住。

    “我该怎么跟爸爸交代,怎么跟奶奶交代啊……他知道错了,你还说要送他去国外上学的,一切都好好儿,都好好儿的呀……”

    此刻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一下下儿的摩挲着她颤抖的脊背,帮她顺着气。

    良久,乔楚还是无法止住哭泣,却还是找回了些许的理智。

    “绍霆,我能不能等乔梁一起回去?”

    “好,我陪你等!”

    ------题外话------

    虽然也不在榜上了,可是大家还在给爷投票,感动鸟!大么么给乃们!

    话说这两天楚楚受苦了……可怜的娃子…。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1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