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认亲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接到电话的一个小时后,乔楚与白翎已经到了叶公馆的门口儿。(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经历过那么危险的事儿,照说这种电话,乔楚是会很谨慎的,不过和叶晓之间的关系,还有叶家与雷家的交情匪浅,她才能放心过来。

    “楚楚来啦,快进来坐!”

    陈锦芝显然是等了许久,一看到乔楚来了,显得格外欣喜,只是看了站在她身边儿的白翎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

    “阿姨好,这位是我的朋友白翎,刚刚您打电话的时候儿,我们正好儿在一起,您不会介意吧!”

    乔楚也看到了陈锦芝疑虑的神色,急忙解释,第一次登门拜访,就带着另外一个人来,好像显得不太合适,可是翎子也是担心她的安慰,非要跟在她身边儿才放心,就一起跟着来了。

    “怎么会介意呢,楚楚的朋友就是咱们叶家的朋友,快坐快坐,外面儿冷吧,喝口热茶!”

    陈锦芝笑着让她们坐下,佣人也恭敬的端过来精致的茶点。

    电话里没说太详细,只是说有一些急事儿一定要当面儿跟她说,乔楚的第一个想法儿就是关于叶晓的事儿,毕竟那天在桐锦会,叶晓是和她说完话,就直接走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有些内疚的颔首,又歉意的看着陈锦芝,作为妈妈,自己的女儿现在找不见了,一定着急得很。

    “阿姨,实在是对不起,叶子姐的事儿,我应该早告诉您的,那天事情发生的太急,我又答应了叶子姐……”

    “晓晓的事儿我都清楚,她现在很好,你也别太担心了,我和你叶伯伯向来是不干涉她的个人生活的,只要她过的好就好!”

    陈锦芝一笑,原来这孩子是为了晓晓的事儿在内疚呢,忙着安慰。

    “那就好,叶子姐没事儿我就放心了,希望她能和欧阳老师有一个好的结果。”

    心也踏实下来了,作为豪门名媛的叶晓,能有如此开通的父母,实在是不容易,在某一方面,她比很多人都幸福。

    “楚楚啊,这次叫你过来的呢,阿姨是有另外一件事儿要跟你说。”

    刚说到这儿,就到听到推门的声音,进来的正是叶公馆的大家长叶东升。

    叶东升,乔楚是见过的,在爷爷的首演上,一群叔叔伯伯聊天儿,叶伯伯就一直坐在爷爷的右手边儿,看得出,和爷爷是忘年交,相谈甚欢。

    “叶伯伯好!”

    “叶伯伯好!”

    两个人急忙起身,异口同声的问好。

    叶东升看向乔楚的眼神,也是如陈锦芝一般的带着隐隐的激动和欣喜,却又似万分的感慨。

    “快坐快坐!”

    四个人再次落座,气氛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一边儿是心里激动有些话又不知从何说起的长辈,一边儿是心里打着鼓,完全不明白原因的晚辈,一时相对无言。

    只是叶东升那温和的眼神始终都没有从乔楚身上离开,仿佛透过乔楚又看见了已经逝去了二十年的身影。

    直到佣人又给叶东升端过来一杯茶,才算是将安静的气氛打破了。

    陈锦芝深吸了一口气,似是准备好了什么的,拦住了乔楚的手。

    “楚楚啊,我想先求得你的原谅,上一次桐锦会上,我不小心扯掉了你的两根头发,其实,当时我是故意那么做的。”

    乔楚更加的猜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儿了,可直觉告诉她,接下来她要听到的,一定是出乎她预料之外的事儿。

    “阿姨,没关系的,您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

    “好,那我就直说了,自从上次雷老爷子的寿宴上,你叶伯伯见着你时就有些怀疑了,虽说你的眉眼和之桐也只有五分像,可是气质神韵却是十足十的,回来和我说起来,我还不信,直到上次在桐锦会上见着了你,我才相信了你叶伯伯的怀疑,当时我就急中生智,假意不小心的扯下来你的两根头发,去医院和你叶伯伯做dna比对,检查结果显示,你们是有亲属的血缘关系的,你看,这是检查的结果。”

    陈锦芝简单扼的说了这些,为的也只是最后一句结果。

    “亲属关系?这怎么可能?”

    不得不说,乔楚彻底惊着了,手里按着那份dna报告,上面儿确确实实是这样儿写的,这简直如一个从天而降的炸弹,正好儿就在她的脑袋上炸开了花。看小说最快更新)

    一旁的白翎也跟着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这完全就是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突然身边儿漂亮的灰姑娘式的朋友摇身一变成了豪门名媛,简直太了。

    知道这事儿说出来,乔楚是很难接受的,可叶东升和陈锦芝可思来想去,想找一个让乔楚不是那么震惊的方法,可还真就没有什么两全的方法,索性还是直接告诉她比较好。

    别说乔楚一时接受不了,白翎都跟着有点儿懵。

    “孩子,这事儿是真的,dna不会错,我只有一个妹妹叫叶之桐,你一定是她的女儿,如果你不相信,现在我就可以带你去医院,我们再验一次!”

    一贯沉稳内敛的叶东升此刻却显得有些激动,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时隔二十年,还能见着之桐的孩子,这孩子竟然好好儿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是之桐在天上保佑着她,才能有他们今日的相见。

    “您的意思是说,您是我的舅舅?”

    满眼的疑惑和无法置信,乔楚并不是想去怀疑叶家人会对自己有什么目的,因为她什么都没有,想图也图不到什么的,只是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了,让她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就凭空这么多了一个舅舅和一个舅妈。

    “是的!”

    乔楚一向做事还算是谨慎,经历了庆城的事情,她更学会了三思而后行的道理,此刻眉宇间还是充满了疑惑。

    虽然,她是那么希望这些事情就是真的,如果眼前的人真的是她的舅舅,舅妈,那么她在这个世上便又多了三个亲人,自然母亲的事情,她也能知道了。

    看得出乔楚的顾虑,陈锦芝很是善解人意的拍着她的手。

    “楚楚啊,我知道一时让你接受这个事实很不公平,我们擅自做主,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做了这样儿的鉴定,请体谅我们想找到亲人的急切心情,本来以为是空忙一场,却没想到,你真的是之桐的女儿,你看,你看这相册上的照片,这都是之桐的照片,你和她真的很像!”

    陈锦芝拿起茶几上早就准备好的相册,拿给乔楚翻看。

    越看,便越能确定,这一切也许就是真的,就连旁边的白翎,看看相册,再看看乔楚,都忍不住低呼,真的很像,并不是细致到五官那么像,只是眉宇间那一股子劲儿,却是谁都学不来的。

    乔楚翻看完一本,又拿起另外一本,越看心里便越觉得敞亮了起来。

    安静的客厅,只能听到来回翻着相册的声音,叶氏夫妇几乎是屏住了呼吸一般的等着乔楚的反应,而白翎则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相册,再抬头看乔楚,两厢比对着。

    陈锦芝正欲说什么,却瞟见了乔楚手上戴着的那个泛着莹莹白光的银镯子从袖口里滑出来,上一次见面她还真的没有特别注意到。

    “楚楚,这个镯子是?”

    “这是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抚摸了一下儿手腕上的银镯子,自从十六岁生日那天戴上,她就没有再摘下来过,已经被她越戴越亮了。

    “这个镯子里面是不是刻着两个字母,c和t?”

    “是,是有两个字母……”可是不是这两个,她却有点儿含糊了。

    脱下镯子,颇费了一些力气,乔楚手背红红的,却终于看见了里面儿刻着的字母。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之桐特别喜欢银饰,这是阿琛在之桐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儿,亲手为她打的镯子,为了这个,他通过很多人,拜访到了一个做银器的老先生学来的,之桐一直都带着,珍惜的不得了。”

    “那这字母代表的是什么?”

    乔楚颤抖着双手,指腹在那两个字母上来回摩挲着。

    “c代表的是谭琛,t代表的是之桐。”

    谭琛……叶之桐……

    可她的爸爸姓乔啊,而照片里与叶之桐神情相拥的男人,并不是爸爸,这其中到底隐含了多少秘密?

    乔楚必须一件一件的消化这突如其来的信息,刚刚失去了亲人,如今又找到了亲人,即便是承受能力再强大,也还是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一切的证据摆在眼前,也不由得她不信了,更何况,叶氏夫妇本来就给她一种亲切的感觉,那感觉应该就是与生俱来,牵扯不断的血缘关系。

    终于,还是忍不住激动的开了口,她真的太需要有亲人的感觉了。

    “舅舅……舅妈……”

    眼泪难以抑制的流了下来,那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即便是相隔二十年,也终归是无法阻隔的。

    “哎,好孩子,好孩子,舅舅终于是找到你了!之桐也可以放心了。”

    白翎也忍不住流着泪,真心为乔楚高兴着。

    “小乔,真为你高兴,以后又多了舅舅,舅妈疼你了,别哭了,快别哭了!”

    “舅舅,我妈呢?她去哪儿了?”

    乔楚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儿,心里已经从刚刚的欣喜中抽离了出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充斥在心口。

    充满渴望的看着叶东升,希望从他那里能得到和自己心里预测的不一样的答案。

    “你的妈妈,因为一场车祸,早就走了,那个时候儿你才刚出生没有多久,车翻下了高架桥,幸好你没事,幸好你还活着……”

    陈锦芝一提起之桐,忍不住眼泪横流,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可那场车祸,还依旧像是昨天发生的一般,一想起来,就心痛不已。

    乔楚一直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刚刚本来还存在着一丝希望,想着也许因着什么原因妈妈远走他乡而已,即便是不能再见面,也能知道她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好好儿的生活着,却没想到,早在二十年前,她的妈妈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在这几天,经历的大喜大悲太多了,失去亲人,又找到亲人,终于有了亲生母亲的消息,可她人却早已不在人世了。

    人的情绪总是被吊在那制高点上,久久不能下来,那根筋便也觉得没有那么紧绷了,她不需要再去医院验证一次了,她相信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亲人,只是妈妈却再也见不着了。

    “那小乔的爸爸……”

    乔楚看见的,白翎也自然看出了端倪,整个照片上就没有出现过乔连海这个人,而且她一直觉得,乔楚和她的爸爸长的一点儿都不像。

    “楚楚的爸爸,叫谭琛,谭家是世族大家,那个时候的叶家远没有今天的样子,你姥姥姥爷去世的早,只有东升和之桐相依为命,那个时候儿,你舅舅是雷老将军的勤务兵,和老将军家的两个孩子也相处得很好,周末没事儿,也会带着之桐去雷家做客,久而久之,就和那些富家子弟都熟识了,之桐长的漂亮,性子温和有礼,自然是大家都喜欢她,成了这一帮年轻人明里暗里争抢的对象……”

    陈锦芝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那是一个乔楚完全不了解的年代,可眼前却像出现了当年的情景一般,被陈锦芝讲的故事勾勒的画面愈加清晰。

    “最终,谭琛获得了之桐的芳心,可是谭家的家世背景,又岂是之桐能高攀的?谭琛和家里抗争了许久,谭家死活不同意,那个时候,之桐已经怀孕了,谭家又正处于生意上危机的时刻,之桐不想让谭琛分心,就提出了分手,隐瞒了怀孕的事,重重压力下,谭琛也无法马上给之桐一个承诺,只能先隐忍着,让之桐回了叶家,后来孩子生了下来,还没等到谭琛过来接她,竟然就出了那样的事……后来,谭琛因为失去之桐,还有生意落败,双重打击下,很快便也走了……”

    像是一个故事,却又是那么的真实,一次错过,就变成了终身遗憾。

    那些年的人和事,对于乔楚来说太过陌生和遥远,她此刻没有太多的悲戚情绪,只是对谭琛与叶之桐的那段爱情唏嘘不已。

    现在最让她难以接受的却是,原来乔连海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他能这样含辛茹苦的抚养自己二十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等着揭开真相的那一天,这更坚定了她早日将爸爸救出来的决心,也许一切事情,问了爸爸,就自然明了了。

    扼腕三叹,陈锦芝已经讲不下去了,也尽量的避开了那些复杂的纠葛,只是将乔楚父母的事情大概说了个清楚,如果她想听,以后有很多时间可以讲给她,亦或是不要再提起这些了,只要乔楚现在过得幸福就好,过去的事情,就让他们都随风而去吧。

    ……

    在叶家呆了好久,从亲人相认的热泪盈眶,到诉说着这么多年的经历遭遇,那天生注定的亲情,让双方一点儿都没有隔阂感的相处的很是融洽。

    亲人在身边,乔楚自然是心里喜悦的,舅舅也答应了她一定想办法救爸爸,还要将奶奶从平房接过来照顾,乔楚觉得心里被亲情填的满满的,瞬间找到了家的温暖感觉。

    从叶公馆出来时,乔楚激动的心情已经恢复了平静,白翎却显得很是兴奋,打心眼儿里为乔楚高兴着。

    打从乔连海入狱,乔家四分五裂,今天终于是老天开眼了,在给了小乔一个雷绍霆后,又给了她亲人,小乔就应该是这样幸福的才对。

    “小乔,我真为你高兴,这回啊,有你的舅舅,舅妈给你撑腰,雷绍霆可不敢欺负你了!”

    “他本来就没欺负过我的!”

    脸上难掩的幸福感觉,一想到他,就想把自己找到舅舅的好消息告诉他,让他也跟着高兴一下儿。

    “是是是,你们家三爷对你那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现在谁不知道雷三爷是典型的无节操,无下限,无原则的三无妻奴啊,简直是广大男性群众正想学习的典范了!”

    遇到了喜事儿,两个人一扫阴霾,白翎也忍不住调侃着乔楚。

    “你哪儿来那么多的歪词儿啊,怎么着?又原地满血了?”

    “我这不是替你高兴嘛!”

    嘻嘻哈哈的一路折回了市里,乔楚将白翎送回家,才有奔着雷绍霆的公司去了。

    ——

    “爸,妈,我回来了!”

    “呦,今儿我闺女怎么这么高兴啊?捡钱包儿啦?”

    眼瞅着好久都没有个笑模样儿的闺女今儿终于是笑了,而且好像遇到高兴事儿了似的,白翎妈妈赶紧追问。

    “今儿啊可真是大好事儿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儿跟你们说!”

    “还卖上关子了,赶快去洗手,一会儿你哥和你嫂子回来,咱马上就开饭!”

    “遵命!”

    白翎一乐呵儿,家里的氛围都跟着轻松了不少。

    洗了手,就奔着厨房去帮忙儿了,不一会儿饭菜齐了,白南和苏小小也正好儿到家了,一家子围坐起来,热乎乎儿的吃着饭。

    白翎就忍不住把今儿乔楚的奇遇跟大家讲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说,多神气啊,二十年啊,竟然就这么找着了,真是为小乔高兴啊!”

    “小乔是个好孩子,好人有好报,自然是错不了的!”

    白翎妈妈抿着嘴儿笑的很是开心,一方面是为乔楚高兴,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自己闺女又恢复了生气,心理安慰。

    白南和苏小小也你一句我一句的和白翎聊着,都觉得这事儿确实挺神奇,也挺感人的,苏小小愣是说要做个专题,放在她的广告创意里。

    只有白守成没有搭话,一味的闷头吃饭,平时就话不多的的他,今天一顿饭更是一句话都没说,许是大家习惯了,也都没去在意。

    等东西都收拾完了,白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听到敲门声儿。

    进来的是白守成,脸上的神色有些许的凝重,欲言又止似的。

    “爸,您有事儿?”

    正上网学英语的白翎有点儿纳闷儿的看着很少来她房间的老爸,不禁好奇的问道。

    张了张嘴,又将要问的话抿了回去,厚厚的眼镜片儿后的眸光晦暗不明。

    “没事儿,别总玩儿电脑了,早点儿睡!”

    放下这么一句,白守成眸间闪过一丝犹豫不决,最终转身儿出了房间。

    白翎盯着门口儿怔愣了许久,才回过神儿来。

    今天的老爸,怎么好像哪儿不太一样似的……

    ------题外话------

    亲们送的票票都已经收到啦!大么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1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