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切有因皆有果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许乔的死讯一出,前一阵子风头正劲的秦副市长下马,秦家陨落的事件刚刚平息没几天又掀起了第二次**。

    因为许乔临死的遗书上将生前与秦子州的关系以及秦子州如何找人施暴轮jian的事情写的详详细细,并向法院提出起诉。

    这种事情还很是少见,人死了,留下遗嘱讨公道。

    本来秦子州拍下东郊地皮成为了新地王,在业内人士骂他傻逼之外,外面儿不知详情的人还真以为秦家公子走了正道儿,成了有为青年,不由的有点儿刮目相看。

    因为以往秦公子也是l市的一霸,仗势欺人的事儿没少干,眼瞅着走上正途了,却没想到风光了没几天,秦家这座大厦就瞬间倾颓,快的令人不可思议。

    本来秦子州就没干过什么好事儿,如今将这么龌龊的事儿掀出来,人们也自然都喜闻乐见这痛打落水狗的戏码儿。

    三九天儿,北方变得格外的冷,北风呼啸卷着若有似无的雪花儿,如锋利的刀,刀刀割人脸。

    再冷的天儿,也盖不住这浓浓的年味儿,街上依旧热闹的很,人们个个儿的脸上也都是一派喜气洋洋。

    只是这年有的人过的踏实,有的人就过的憋屈了,甚至是危机四伏!

    就是在这欢天喜地迎接春节的当口儿,正窝在私人公寓醉生梦死的秦子州接到了一纸传票,有人告他涉嫌非法禁锢,买凶杀人,致一许姓女子身亡。

    秦子州算是彻底从扎了飘儿的混沌情绪中清醒了几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如今自己落魄成这样儿,竟然还有人不肯放过他。

    “他们这是诬告!我要告他们诽谤!”

    “少废话!给丫拷上!”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这会儿谁还会看他秦大公子的面子,二话不说,手铐就给拷上了,连拉带扯的将奋力反抗的秦子州拉上了车。

    案件审理迅速提上日程,在这个没有被告的法庭上,秦子州还是因为故意伤人罪,买凶伤人致死,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秦子州那神志不清的妈林秀云,这会儿也不能再继续装疯卖傻了,虽然脑袋还有点儿混沌,但是儿子被判了刑也多少清醒了不少。

    林家虽说和秦家及时的划清界限,没有卷入秦怀礼受贿案里,但毕竟外孙子是自己家的,虽说这事儿确确实实是秦子州犯的,但一般来说,秦怀礼下马了,他的家人基本不会再受什么牵连,因为政治斗争要斗的那个人下去了,别的也都还算比较宽泛,这也算是官场的潜规则。

    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谁都怕有一天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场的时候儿,自己的妻儿被连累,所以在这一方面,这些当官儿的都仿佛有一个默契的共识。

    而如今,都已经压下去的事儿,又挑了起来,分明就是有人要将秦家赶尽杀绝,直到现在,林家人都不能完全说明白,他们到底得罪了谁,竟然能让对方下了这么大的力度来整秦家。

    “妈,您一定要救我!整咱秦家的就是雷绍霆!”

    “儿子,现在这情况,雷家哪儿是咱们斗得过的啊?再说人家证据确凿,你找的那十几个人,一直就被人保护起来了,这回事儿掀出来,就是早就预谋好的,十多个人一起指证你,这事儿压不住!”

    林秀云一脸愁容,看着一天就被折腾的没了人样儿的儿子,心疼的直掉眼泪,可心里再憋屈又能有什么办法,她也是从权利的,但显然对于小媳妇儿弄的这么外道的事儿有点儿意见。

    “那好吧,那密码是什么啊?”

    问到这儿,乔楚已经将电脑打开了,开机密码把她给拦下了。

    “自己想!”

    “啊?我哪儿知道啊!”

    “笨!”

    三爷那头儿这会儿正办公室忙着看计划书,幸好旁边儿没别人儿,不然那将近一米九的大老爷们儿,平时在下属面前如天神般的存在的雷三爷,这会儿竟然俊脸泛着微红,那怎是一个了得。

    “切,我又不是什么电脑黑客,你还指望我破译密码儿啊?”

    乔楚撇了撇嘴,笑声儿嘟囔着,可是已经在键盘上打上了一串儿数字。

    一般也都是拿自己的生日当密码儿呗!

    三爷的生日,不对!

    又自我感觉良好的输入自己的生日,还是不对!

    “121010!”

    良久,那头儿磁性的嗓音才响起,说出了一串儿数字。

    乔楚一头黑线,这让她上哪儿猜去?

    十月十日这谁生日啊?

    “我说三爷,说我笨也得讲点儿道理吧,您这密码有什么典故没?不着头尾的,让我上哪儿猜去?”

    飞快的在键盘上输入,页面一展,进入了桌面儿。

    三爷的电脑,那叫一个干净,就跟原厂出来的刚装上系统的机子似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没有。

    “嘿!小东西,现在越来越牙尖嘴利了啊?晚上回家我得好好儿给你磨磨!”

    “好啦,进去了,先不跟你说了哈,先挂了!”

    “等会儿,等会儿,不是,这就没别的事儿了?”

    这语气有点儿不悦,乔楚都能想象三爷那英气的眉这会儿是怎么横棱着呢,不禁莞尔一笑。

    “没啦!”

    “你这女人,利用完了爷就甩一边儿是吧?”

    “我哪儿敢啊,这不是怕耽误三爷的工作嘛!”

    乔楚很狗腿且丝毫没有什么诚意的来了这么一句,明显是有敷衍的嫌疑。

    “这么乖啊?这么懂事儿呢?”

    “应该的,应该的!”

    听得出三爷那头儿的阴阳怪气儿,乔楚忍不住咯咯儿的笑出声儿。

    “成,晚上爷好好儿卖卖力气,奖励奖励你,活活儿美死你!”

    三爷一阵儿的坏笑,摆明了这话里话外都要占便宜。

    “三爷,那个什么,我那个……那个来了……”

    “什么?今儿来的?”

    耳听着那边儿就是一股子泄气的声儿,也不怪三爷最近欲求不满,皆是因为一直顾及着乔楚的心情还有从庆城回来受到的惊吓,禁欲了有半个多月了,终于这两天小妞儿恢复了点儿活气儿,怎么就那么巧,竟然她家亲戚又来拜访了。

    双重失望,让雷绍霆瞬间没了刚刚那臭贫的劲头儿,第一失望于自己猜测错了,看来前一阵子那小妞儿犯恶心不过就是闹胃病了,第二则失望于今天晚上还是一样儿只能抱不能干,这是非得憋死他不可啊。

    “嗯……”

    乔楚回答的谨慎,她已经约了医生了,下周就可以见分晓了,所以就这么一哆嗦还是忍住吧,万一孩子没事儿,据说前三个月是很脆弱的,不能乱来。

    “肚子疼不疼?要不要我回去?”

    虽说失望,可最惦记的还是她的身体,每个月的那么几天,她都显得有些萎靡不振,尤其第一天肚子会疼的厉害,这么久吃中药调理虽说是有点儿用处,可还是没有完全好。

    “有点儿疼,正常的啦,别因为我耽误工作,一会儿我让他们煮一碗红糖水喝就好了。”

    “我今天会早点儿回去,肚子疼就别忙你那网站的事儿了,躺床上去休息,听话!”

    “好,我收完了信,就去休息!”

    他也是这样儿关心着,她心里越是内疚。

    绍霆,我不想骗你的,我只想等下周的结果,希望一切都没有事。

    挂了电话,乔楚对着电脑屏幕发呆了好一阵儿,才回过神儿来。

    摒除了胡思乱想,一手抚上小腹慢慢摩挲着,想着看完邮件,还是远离电脑辐射。

    把一切事儿处理好,正准备关机,却不知道手刚刚碰到了哪儿,屏幕上弹出一个画面。

    乔楚有些好奇,放大整个屏幕,才看出来,这是西线半山腰的别墅,雷绍霆的妈妈就安然的躺在病床上。

    山上的阳光好像比市区里的好,看起来房间里都是暖洋洋的,桌子上摆着绽放的郁金香,不一会儿,欧文生从外面走了进来,坐在萧然的床边,拿着一本书,好像是在给萧然讲着什么。

    一派温馨的画面,忍不住让乔楚多看了一会儿。

    她不是完全清楚欧文生和萧然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如果只是单纯的家庭医生,也绝对做不到如此细心,十年如一日的在身边照顾,想来他对萧然真的是用情至深。

    那半山别墅的装饰的一点一滴,显然都是经过他的手营造出来的,应该就是他幻想着和萧然的家就是那样的吧。

    雷绍霆显然是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并没有阻止也是算默认了,而雷仲年将他的结发妻子一扔就是十年,也难怪雷绍霆的性格乖张暴戾,对自己的爸爸也是那么的不讲情面了。

    不过,好在萧然是幸运的,身边能有欧文生这样的痴情人,即便是在那里躺了十年,也能感觉到那浓浓深情带给她的幸福吧,

    相反,雷仲年却要活在痛苦和自责中,自己的结发妻无法抛弃,爱着自己的女人又无法正名,就连那个在外漂泊的女儿也不能认祖归宗,想来心里也是苦的。

    人生不如意十有**,一切有因必有果。

    雷绍霆好似有些逃避自己的伤痛,并没有经常的去看母亲,却原来他是时时刻刻的在关注着母亲,即便那个人十年如一日的没有任何变化,他依旧会每天都打开屏幕看看,确定母亲是否安好。

    他心中的寂寥与痛苦,又有几个人能懂呢……

    又看了一会儿,才将电脑关掉,脑海里欧文生耐心的给萧然讲故事的画面依旧挥之不去,那份美好的感觉,让乔楚觉得心绪都跟着安然平静了下来。

    多少年后,回忆起她这个连话都没有说过的婆婆,那些恩恩怨怨都变得模糊不清,唯一清晰的,就是眼前这样儿的一副温馨的画面。

    “爸,您能不能讲点儿道理?当初让我放弃乔楚的是您,现在让我去追乔楚的又是您,我到底是您的儿子,还是让您随意拿来利用的工具?”

    陆宇无法面对这个令自己感觉到陌生的父亲,他是喜欢乔楚,不但没有忘记,而是更加的喜欢,他心里也想着一定不能放弃,一定要去争取,可如今爸爸竟然是又是为了一己之私让他去接近乔楚,这让他心里忍不住犯恶心。

    当初的李菲菲,他可以放下脸面,为了爸爸的试图,他忍了,可如今乔楚,他不愿意自己的感情再染上任何不纯洁的东西。

    “你不是喜欢乔楚吗?我现在不反对了,同意了,你还事儿上了?”

    陆广达瞪着儿子,一脸的暴风雨。

    虽说这孩子脑袋还算活分,李家那点子人脉算是接了过来,一点儿都没浪费,可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安于现状早晚还是会被打压下去。

    现在就有这么好的机会,这乔楚可是叶家的千金小姐,那叶家的势力,可是十个李寿林也比不上的。

    要说这个消息怎么就让陆广达知道了,还得多亏他爱东加长西家短打听事儿的媳妇儿。

    白翎的妈妈在教委后勤上班儿,这陆广达的媳妇儿是财务部的,这女人在一块儿就是扯点儿别人家的事儿,更何况乔楚的事儿也确实传奇了些,这白翎妈妈一激动就当个嗑儿给唠出去了,自然这事儿经过几个八卦妇女一传,就到了陆广达的媳妇儿耳朵了。

    这么一来,不就对上号儿了?敢情他们两口子一直让儿子往外推的女孩儿,才是真正的名媛千金。

    “小宇啊,你爸也是为你好,当初和李菲菲那是你爸工作上确实需要李家,再说那李菲菲不是也对你死心塌地嘛,我们想着这也是好事儿,谁知道李家那么不是东西,干了那么多缺德事儿啊,照说,还是楚楚知书达理,你们在一块儿那么多年,也是知根知底儿的,我和你爸爸商量着,还是楚楚和你最合适!”

    陆宇的妈也是一个劲儿的劝和,也看得出来,自己的儿子对那个乔楚也是念念不忘的,那李菲菲因为这事儿找她告了好几次状呢,这回正好儿了,让儿子把乔楚追回来就是了。

    陆广达两口子俨然是不知道乔楚现在和雷家的关系,利用完了乔家,也就没关注过了,陆宇也从来不会在家里提起这些事儿,他们还以为乔楚是个苦命孩子一个,这会儿一朝变凤凰,凭着陆宇和她交往这么多年,追回来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如意算盘打的那叫一个精细,可是陆宇脸色可是难看得很。

    “你们当初害乔叔叔,现在又让我去追楚楚,有一天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你以为她还会喜欢我,愿意进这个家?”

    “这孩子!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害了你乔叔叔?”

    陆广达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儿子,心里有点儿不托底。

    “别以为我不知道,乔叔叔压根儿就没贪污,这背后的事儿,你做的也不是那么精细!”

    “瞅瞅啊,瞅瞅,你宝贝儿子都学会吃里扒外了!听风就是雨的过来质问我了?”

    陆广达哆嗦着手指头,指着陆宇,气愤的跟旁边儿也有点儿诧异的陆宇妈妈说着。

    “儿子,你这是说什么呢?你爸爸怎么会害乔叔叔呢?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爸,别以为世上就你一个聪明人,能将所有的事儿都瞒的滴水不漏,是真相,就总会有解开的一天!”

    一点儿没有畏惧父亲的愤怒,而是迎难而上的梗着脖子说出这一番话,一瞬家,让陆广达夫妇都忽然对自己的儿子有了一些陌生的感觉。

    陆宇这番话,确实是意有所指,说的不止是乔连海被陷害的事情。

    同样儿充满愤怒的眼神儿盯着自己的父亲,想起他无意中拿到的那封信,还有信中的照片,心里的恨意就愈加浓深,恐怕也只有妈妈才傻傻的被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骗着。

    “反了!反了!你小子现在翅膀硬了,都敢教训老子了?”

    陆广达显然气的不轻,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旁边儿的陆夫人担心的急忙搀着他,将他扶着坐到沙发上。

    “小宇,怎么能跟你爸这么说话呢?还不快道歉?”

    “妈!这事儿你甭管,我不会道歉的。”陆宇气结,但又没办法将事情说出来,这也只能让妈妈伤心而已。

    “还有!别打乔楚的主意!我和她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说完,愤愤然的摔门而去,留下陆广达夫妇对视了良久,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脾气。

    ……

    摔门而去的陆宇,并没有去借酒消愁,而是拿着那份关于乔连海被无限的证据,找到了自己信得过的律师。

    这案子过了将近一年之久,现在要翻案,不知道是否会有什么难度,而凭着这份证据,到底有多少胜算,这是陆宇不懂的,但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他得将乔连海救出来。

    有的时候儿,人的想法儿只在一念之间。

    上一次去找乔楚,还想着拿这个证据,作为交换的条件,让她回到自己身边,而当接到那封信还有那张照片时,他才知道,他们陆家欠乔家的太多了。

    他还有什么脸去要求乔楚回头?

    当初是他为了家族利益,先放弃她的,伤了她的心,践踏了她的尊严,他竟然与那个李菲菲合起伙儿来的欺辱乔楚。

    是他一步一步将她推的越来越远,将她推到了雷绍霆的身边,现在又怨得了谁呢?

    他竟然为了这样的一个爸爸的仕途坦荡,而去伤害一个自己真心爱着的女人,他真是傻的可笑。

    如今,爸爸又因为自己的利益,让他再次去追求乔楚……

    呵……他都觉得无地自容!

    如今能为她做的,就是救出乔连海,也算是他为自己,为爸爸赎一些罪吧。

    律师那边儿告知,证据充分,翻案可能性很大,一旦胜诉,乔连海不但会被无罪释放,还会得到相应的赔偿。

    一听这个消息,陆宇心里好受了很多,但还是谨慎的与律师谈了具体细节,是否能将这件事儿办的巧妙,不要牵涉到爸爸。

    做律师的办的就是这些毁尸灭迹的事儿,一直受着陆宇的好处,自然就得为陆宇着想,又做了一番周密的分析,便可以将所有的事儿推给李秀珍一人所为,反正死无对证。

    这么一来,就万无一失了。

    陆宇又马不停蹄的奔着北城监狱去了,本来以为要多费一番口舌,可巧今儿孙长福有事儿出去了,办公室里就剩下一个副手儿,平时和陆宇关系处的也跟哥们儿似的。

    上一次孙长福嘴严实的很,什么事儿都不肯透露,陆宇就在这个副手儿上使了使劲儿,希望能得到点儿乔连海的信息。

    有话说,知道太多了没有什么好处,这次陆宇如此急切的想为自己和爸爸赎罪的心思,以为做到了万无一失,可偏偏就没有那么如愿的事儿。

    待到这个副手儿毫无保留的将整个事件偷偷儿告诉他的时候儿,陆宇已经惊呆了……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票票,继续求年票哈!别看爷掉榜了就不投了,爷还是很需要乃们的票票滴!投过来投过来!我这儿接着呢哈!大么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2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