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二十章 过小年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就在北城监狱的停车场,陆宇整整的坐到了天擦儿黑。

    车外不知道被他扔了多少个烟头儿,吐了一口烟儿,一根烟蒂又从车窗扔了出来。

    天儿冷,可是陆宇没关车窗,就任凭着冷风将他吹的更为清醒。

    善恶只在一念之间,无疑,陆宇还没有恶到什么程度,当初抛弃乔楚,也只是因为自己性子懦弱且对父母言听计从的结果。

    没有失去过,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最珍贵的,放弃乔楚时,他根本没有预想过如今这种撕心裂肺的后悔。

    如今,他思忖的是乔连海到底是谁设计陷害的,那个副手儿虽然知道这场监狱失火肯定是黑事儿,至于谁是幕后指使,他也压根儿不知道的,一切事情处理的干干净净,连个渣子都没剩下,可见这是早有预谋且计划缜密。

    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了父亲,可是父亲真的会做的这么绝吗?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的钱财地位,稳稳的坐上了教育局主任的位置,凭着他的圆滑世故,以后的上升空间无限,根本没有必要赶尽杀绝的。

    而且他始终不愿意去相信,爸爸是会为了自己利益可以如此下手狠辣的人,如果是那样,就太可怕了。

    转念又想到爸爸的背叛,他竟然和李秀珍的儿子都那么大了,乔梁……在和乔楚交往的时候儿,就有很多人说过,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姐夫和小舅子长的眉眼还真像,可不是像嘛?一个爹的种,自然得有五分像的。

    多么讽刺的事情,也只有自己的妈妈还完全被蒙在鼓里呢。

    心里矛盾着,思来想去终归不希望这件事和爸爸扯上什么关系,手里要给乔连海翻案的资料恐怕也要放缓了。

    如今首要问题是,乔楚是否知道这件事,如果不知道,他该不该告诉她,该怎样告诉她。

    ……

    今儿是大年二十三,也就是小年儿,年味儿也是越来越浓。

    乔楚一大早儿的就出了门儿,去看了奶奶,一上午把家里家外收拾个干干净净,又做了一顿香喷喷的饭菜。

    “哎,这要是你爸爸也在,该多好。”奶奶看着满桌子的饭菜,不禁连连叹气。

    每逢佳节倍思亲,想着这小年儿,自己的儿子还在那不见天日的监狱里吃着窝头咸菜,竟然连探望一下儿都不行,心里就苦涩的想哭。

    可是,大过节的,又怕招来孙女儿的伤心,还是忍下了,只是脸上再也找不到喜悦。

    “奶奶,您放心,我正想办法呢,过两天兴许就能去看爸爸了,毕竟这大过年的,应该也不会太苛刻了!”

    乔楚懂事的露出安慰的笑容,一边儿说着,一边儿给奶奶夹菜。

    其实她心里也不托底,平常她哪怕无意间说的一句话,雷绍霆都会格外放在心上,唯独她要去看爸爸的事情,他却是一拖再拖,只要她不问,他绝对不会主动提起,即便是问了,他也总是有各种各样很合理的理由拖延。

    久而久之,她也不得不往坏的方面去想,尤其上一次,陆宇带着他去北城监狱没有见着爸爸,她就更觉得有点儿蹊跷了,陆宇最近在公安口儿混的不错她也是知道一些的,照理说见一个普通的犯人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的。

    一想到这些,她就心里莫名的烦躁不堪,可自己充分信任雷绍霆,也觉得他没有什么理由骗自己的,许是真的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吧。

    “那就好啊,如果真能去,能不能我也一起去啊?奶奶都这个年纪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再见你爸爸几回了!”

    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了泪,作为母亲对儿子的了解,是绝对不会相信他去贪污的,儿子心里的苦和不容易,恐怕也只有她这个做母亲的人才会清楚了。

    “奶奶,您说什么呢啊,爸爸很快就会出来的,我现在正在找能帮爸爸翻案的证据,也许很快爸爸就会放出来了!”

    急忙抽出纸巾给奶奶擦着眼泪,自己鼻子也泛着酸楚,可这会儿她得忍着不能哭,不然会招来奶奶更多的眼泪,什么事儿都往好的方向说吧。

    “哎,要说你爸啊,命运多舛啊,从小的时候儿身体底子就差,后来啊,你爷爷就送他去当了兵,好在是全须全影儿的回来了,复原到了地方,咱没权没势的,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当初你爸爸是汽车兵,后来啊,就给人家大户人家当司机,干那伺候人的活儿。”

    奶奶泪眼婆娑,盯着某一处,眼神显得有些虚无。

    这些话,乔楚从来没有听奶奶或者爸爸说起过,这么说来,自己对爸爸年轻时候儿的事情一点儿都不了解。

    这会儿听着奶奶像讲故事一般的讲着爸爸的事情,心里也泛起了好奇,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被爸爸收养的,当然,她不会点破,奶奶自然也不会说这些的,但多了解一些总是好的吧。

    “那后来呢?爸爸怎么会当上秦华中学的校长的?”

    “你爸爸是个有内秀的人,当着司机,私下里也学习的多,他当差的那家啊是个大家族,那家的少爷和少奶奶人都很好,看你爸是个老实人,干活勤快,不多言多语,就挺赏识他,知道他在当兵的时候儿还经常撰写个文件啊,给宣传队写个段子什么的,有点儿才华,就对他帮助挺大的,后来还托人让他上了中央党校学习,这才有了后面儿你爸爸当上校长的事儿。”

    奶奶说起那大户人家,并没有多提姓甚名谁,只是眼神里充满了感激,最后又化作了一声哀叹。

    似乎在叹息命运天注定,半点儿不由人的意思。

    “那,现在咱们家还和那大家族有来往吗?”

    长这么大,也没听说过爸爸认识什么有钱有权的人,不然在这样儿紧要关头,总会去求一求的。

    “那家人啊,后来生意落败,那个少爷也因为气血攻心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了,家里剩下的人,也都出国去了,也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奶奶眼神一乱,收回了望向虚空的眼神,抹了抹眼角的泪,又是一声叹息。

    “哎,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也罢了,世事无常啊!”

    乔楚心头一震,联想着那日舅舅,舅妈说起自己亲生父母的事情。

    生意落败,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难道奶奶嘴里说的和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吗?

    原来爸爸是受了谭家人的恩惠,才含辛茹苦的抚养自己二十年啊。

    可是那场夺去母亲的那场车祸,又是怎么回事儿?当年母亲是带着身孕离开的,怎么自己又回被爸爸收养了呢?

    恐怕这些事儿,连奶奶都不一定知道,她也没办法深问了,这一切都等着将爸爸救出来,找个合适的机会再问他吧。

    “爸爸是真的遇到好人了……别哭了,奶奶,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乔楚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露出一抹笑容,殷勤的给奶奶夹着菜。

    “丫头啊,这么多年来,你都没问过你妈妈的事儿,难道你不好奇嘛?”

    奶奶有些心疼,又有些疑惑的问着乔楚,小时候儿倒是听她问过几次,后来乔连海几次的沉默,这丫头就再也没问过。

    “我从小就没见过妈妈,开始我也很好奇,可后来我又觉得,其实想象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有的时候儿我照着镜子,就在想,别人都夸我父母把我生的很好,我想妈妈肯定是大美人,也一定很温柔,这样就够了!”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儿的,妈妈不仅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还是一个坚忍倔强的女人,自己的性格恐怕就是承袭于妈妈多一些吧。

    “你是怕你爸爸伤心吧,孩子啊,你从小就懂事儿,可是你越懂事儿,奶奶就心疼你啊,这么多年,你心里苦啊……”

    本来已经止住了眼泪的奶奶,再次眼圈儿泛红。

    没娘的孩子,是世上最苦的孩子啊。

    “奶奶,我不苦,我有奶奶,还有爸爸这么疼爱我,我一点儿都不苦……”

    双眸已经氤氲一片,强忍着眼泪,嘴角还是扯出一抹笑容,握着***手,劝慰着。

    这种情况下,乔楚就更不敢问了,要么奶奶不说,要么也不会说实情,反倒勾出***伤心。

    “哎,当初啊,你爸爸怕你从小没有妈,心里有缺失,思来想去还是找了那个李秀珍,我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个媳妇儿,可这么多年,她对你倒是没有什么大偏差,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你爸爸一出事儿,她立马儿就带着乔梁离开乔家,把这担子都丢给你一个孩子,这事儿做的就太不地道了!孩子,你可不是苦嘛,本来是我们应该好好儿的照顾你的,结果现在让你照顾我们,还得替家里还债。”

    “奶奶,这些苦都过去了,您看我现在不是好得很嘛?还有绍霆照顾我,帮着咱们家,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听得出奶奶口中的怨怪,但是死者已矣,再提这些也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赶紧岔开了话题,

    “绍霆是个好孩子,这是你的福分,有他照顾你啊,我也就放心了。”

    一提到绍霆,奶奶总算是有点儿舒心的事儿。

    “奶奶,从门口儿就听着您夸我了!”

    进门儿的正是一身贵气十足的雷三爷,外面儿风大,将那本来就不羁的头发吹得有些乱,进门儿边说着,边拢了拢头发,帅气的动作一气呵成,也是难得的随性,显然到这儿没有太多拘束和不自然。

    说曹操,曹操竟然就到了,就连乔楚都有点儿诧异,这不是说好了,终于各回各家,陪着家人过个小年儿,这位爷怎么跑这儿来了?

    “绍霆来啦,快坐下快坐下,这饭菜刚做得了,还没动筷儿呢,正好一块儿吃!”

    “好嘞,我这可是掐着饭点儿来的!”

    雷绍霆也没客气,脱了外套,洗了手,就坐到了餐桌儿前。

    经常陪着乔楚回来看***他在这里反倒显得比在雷家大宅还要随意,一向挑剔的他,竟然也不嫌这儿的平房环境,还有奶奶做的不是那么精致的饭菜,这些表现都让乔楚倍感窝心,虽然说不上三爷是忍耐,可多少也是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只是爱屋及乌的想对她以及和一切与她有关的人都好。

    “怎么这时候儿还跑过来了?爷爷奶奶那边儿你怎么说的?”

    乔楚虽说高兴着,可也觉得这小年儿,雷绍霆就这么跑出来不合适,虽说现在也不讲那么多规矩了,终归到女方家过节什么的,这大家里免不了还有些旧俗。

    “那头儿热闹着呢,不差我一个!”握了握她的手,温柔一笑,又转头儿对奶奶说道,“奶奶,我都想您做的红烧鱼了!”

    “那就多吃点儿!”

    奶奶一听这话,自然是心里高兴,抿着嘴儿笑的很是开心,刚刚的阴霾情绪也因着姑爷一句话暂时先放下了。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顿团圆饭,有了雷绍霆的出现,虽然就多了这么一个人,却显得整顿饭变得喜气洋洋的了,不谈那些不愉快的,只说高兴事儿。

    “绍霆啊,奶奶就把我这宝贝丫头交给你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儿待她啊。”

    虽然眼带笑意,可这话说的却及时郑重,让本来还一副轻松表情聊着天儿的雷绍霆也放下了筷子。

    “您放心吧,奶奶,我会好好对她!”

    没有什么话里的辞藻来表达中心,这一句简单且认真地回答足以。

    奶奶满意的点了点头,倒是一旁的乔楚,小脸儿绯红,有点儿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瞧瞧,咱家丫头还害羞了!”

    奶奶忍不住打趣儿着,又给雷绍霆夹着菜,示意他多吃。

    吃罢了饭,乔楚去收拾东西,雷绍霆则与奶奶坐在沙发上聊天儿。

    乔楚担心奶奶问起乔梁的事儿,在外面儿厨房一边儿干活儿,一边儿不时往房间里张望着,虽然听不见声音,却见奶奶说着什么,三爷只是一直点头,想来是奶奶不放心,在嘱咐他什么呢。

    一切都收拾完毕,奶奶就张罗着要午睡,不留他们了,一直给他们送到大门口儿。

    “奶奶,天儿冷儿了,您得注意身体,菜还有挺多呢,过两天我再买过来,您可别往菜市场跑了。”

    “嗯,好,好……”

    “还有啊,奶奶,您那个降血压的药,得按时吃,还有……”

    乔楚一通儿的嘱咐,奶奶边点头儿,边笑着。

    “你这丫头啊,比我这老太婆还啰嗦了,快走吧,外面儿冷着呢,绍霆啊,慢点儿开车!”

    “好,奶奶您也快回去吧!”

    奶奶虽然点着头儿,还是目送着两个人到了胡同儿拐角儿,乔楚转头儿对着奶奶笑着挥手,却没想到,这一挥手却成了永别。

    ……

    边往外走着,心里也有点儿犯嘀咕,虽说奶奶不待见李秀珍,可是照理说乔梁是自己亲孙子,不应该这大过节的一句不提的,难道奶奶早就知道什么?

    这么仔细想来,好像一直以来奶奶都是喜欢自己多过于乔梁,老一辈都有些重男轻女的想法儿,在她们家倒是反过来了。

    不提也好,就当那母子倆,在城市的某个地方还生活着吧。

    “想什么呢?穿上!”

    看着那在怀里被风吹的有点儿哆嗦的小人儿,心疼的抿了抿唇,直接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了,把女人裹了个严严实实。

    “我没事儿,你快穿上,多冷啊!”

    乔楚急忙躲着,这大冷天儿的,他就穿那么单薄的一件儿哪儿行呢。

    “听话!”

    “出了胡同儿就上车了,我没事儿!你快穿上!”

    怕着这么僵持不下,乔楚顽皮的一笑,加快脚步往胡同口儿小跑儿着,惹得男人气结的失笑,摇了摇头,一副拿这小妞儿一点儿辙都没有的样子。

    “媳妇儿,慢点儿!”

    怕她摔着,也疾步追了过去,眼瞅着那小妞儿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身体不稳,心里一惊,一跃上去将那小人儿收进了怀里。

    “淘气!真是不让爷省心啊,摔着了怎么办?”

    语气严厉中又带着柔情,深邃的眸子严肃的盯着那直吐舌头的小人儿,佯怒的模样儿也没维持两秒,脸上就一片柔和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

    乔楚嘟着嘴,完全沉溺在男人的柔情蜜意里,现在她是越来越喜欢和他撒娇了,而他呢,是真的要将她宠上天的架势,哪怕她哎呀一声儿,他都得上下左右仔细的查看一遍是不是她哪儿不舒服了。

    可每每撒娇,腻歪之后,心里又泛着苦楚,不自主的就想到了肚子里那个不知是何命运的孩子,她是真的很想保住这个孩子啊。

    “呦呵,还犟嘴!下次再看你脱离爷的管辖乱跑,可要打屁股了啊!快上车,冷着呢!”

    在那弹性俏挺的小屁股上轻轻一拍,难掩宠溺。

    乔楚颠颠儿的上了车,三爷也绕到另一边儿坐进了驾驶室。

    发动机一阵儿轰鸣,恶魔之眼开出了那狭窄的街道。

    车前这男女浓情蜜意的一幕却完全落在了那双阴狠猩红的杏核眼里……

    小年夜,有叶家人过来一起过,雷家大宅更是显得热闹非凡。

    乔楚是叶家人的事儿并没有大肆宣扬,除了爷爷奶奶清楚,雷家其他人面前都没有刻意说这件事儿,只是乔楚对着叶东升一口一个舅舅的,让坐在女眷这边儿的白敏有点儿纳闷儿。

    “这以往是叶伯伯,怎么今儿改叫舅舅了?”

    有外人在,不管前面儿有什么过节,白敏还是维持着和谐,并没有摆什么脸子,陈锦芝也没想太多,本来找到外甥女儿也是好事儿,巴不得别人都知道乔楚是他们叶家的人呢,自然是毫不隐瞒的说了。

    白敏开始有点儿吃惊,随后又笑呵呵儿的道喜,直说是不是一见人不进一家门,这算是亲上加亲了。

    一顿饭吃的是其乐融融,唯一不足的就是五十多岁才为情走天涯的雷仲年依旧没有露面儿,看这架势,大年三十儿是不是能回来都得两说了。

    对于这件事儿,谁也没敢提,谁提谁就是往雷区上踩呢,自当是没这个人儿似的,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

    一个晚上都没有一句对话的就是雷绍霆与雷绍峰这兄弟俩了。

    雷绍峰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好似在那儿悠闲品茶,其实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雷绍霆小两口儿,时不时的皮笑肉不笑的扯动嘴角儿,左脸上那道伤疤颜色虽然浅淡了点儿,可看起来依旧狰狞。

    不说别的,单说毁容这事儿就够雷绍峰恨的,更何况,庆城的计划彻底打乱,还损失了他培养了很久的一支可堪利用的队伍,不但事儿没办成,反倒差点儿惹自己一身骚。

    可这会儿乔楚就这么活蹦乱跳的在眼前,他不气才怪,任谁都没有发现,他握着茶杯的手青筋都要爆裂出来了。

    雷三爷则一直陪着守在媳妇儿身边儿,陪着长辈们喝茶聊天儿,对那注视过来的的阴狠眼神完全无视,若比镇静自若,雷绍峰比三爷可是差着好几个段呢。

    “你说这事儿多巧啊,绍霆啊,要说楚楚也过门儿这么久了,你们也该找个合适的日子,把婚礼给办了,可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家!”

    白敏快人快语的起了头儿,仿佛把前面儿的过节都一笔勾销儿了似的,一句一个楚楚叫的很是亲切且自然。

    自己儿子那脸可还毁着呢,白敏不气是假的,可如今乔楚认了亲,可就不是一般百姓家的女孩儿说欺负就欺负了,她身后可是有叶家撑着呢,再怎么说,这面儿上也得过得去。

    更何况,白敏这个人虽然护犊子,倒是比秦子州那个妈强很多,不至于荒唐到什么程度,事后详细了解了是怎么回事儿,虽说生气,到也知道自己儿子也有不对的地方儿,所以后来也没再追究这事儿了。

    “那当然是好了!”

    众人也都随口附和着,俨然这两家人对于雷绍霆小两口儿的婚事儿是没有什么意见了,反正证儿都领了,也就差一个婚礼了。

    这整个房间里,也就咱乔楚姑娘一个人儿蒙在鼓里,的还当自己是个未婚女青年呢。

    三爷虽说是天不怕地不怕,可还真就怕这小媳妇儿翻脸,结婚证的事儿先斩后奏,要冷不丁儿让她知道,不知道什么反应,他还是不能轻易惹这个麻烦,反正注定是要结婚的,说不说都一样儿。

    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媳妇儿一脸娇羞,心里真是喜欢得紧,要不是还得扮演好孩子的形象,他这会儿就想抱着他的宝贝媳妇儿回风锦园腻歪去了。

    突然一阵儿电话铃响,乔楚掏出手机一看,是兰溪。

    急忙起身儿,要去接电话,被某爷给一把拉住了。

    “哪儿去啊?在这儿接吧!”

    三爷倒不是想听电话里什么内容,只是觉得怀里没有那个小人儿,就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听不太清楚,我出去接!”

    看了看那热络着聊天儿的长辈们,又指了指自己的手机,乔楚就往外走去了。

    三爷也没再说什么,犀利的眸子却看向一直坐在床边椅子上的雷绍峰。

    雷绍峰依旧一口一口的喝着茶,看起来没有什么异色,只是不时的看着手机,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的电话。

    三爷眼神一扫而过,却还是让雷绍峰平静的表情下泛起了万丈波澜。

    虽然对乔梁和阿雄一众人杀人灭口,做的滴水不漏,可总觉得雷绍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这事儿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这么多年对他这个弟弟的了解,他就算想对付自己,也是选择正途,而非利用非常手段,因为这事儿在奶奶那儿就说不过去,这么几天没动静儿,只能说明他手上没有证据,不会轻易打草惊蛇。

    想到这儿,刚刚忽的提起的心思又放了下来。

    迈着四方步儿,奔着沙发座那边儿走了过去。

    “绍霆,最近忙什么呢?”

    坐在雷绍霆旁边儿的那个沙发上,兄长式的笑容丝毫没有破绽,只是因着左脸上那道疤,这笑容却显得减分很多。

    “二哥应该清楚地很啊!”

    三爷笑的也很是惬意悠然,找不出一丝怒意与不悦。

    “听说秦家岭那边儿有人闹事儿,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说,虽然现在我不在集团了,可是处理这些事儿,我还是比较有经验的。”

    这话故意调高了声调儿,让那边儿聊天儿的长辈也都听见了。

    “小事儿,都已经解决了,这些事儿都得让二哥出马,岂不是杀鸡用了宰牛刀了?这好钢得拥在刀刃儿上不是?”

    三爷邪肆的一笑,带着几分调侃似的恭维,任谁也看出那深邃的眸子里闪耀的光芒到底代表了什么。

    在比人看来,这俨然就是一副兄友弟恭的画面。

    “上次我和弟妹的事儿,都是误会,如今咱们和叶家亲上加亲,也值得高兴的事儿,以往的不快就一笔勾销吧!”

    这话并非讲和,只是试探,两厢心知肚明庆城一系列事儿的真相,如果雷绍霆顺坡儿下驴,那么就说明而他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如果他来强硬地,那么就得提防着点儿了。

    这会儿正好儿乔楚接电话回来,听到了雷绍峰这句看似讲和的话。

    想着上次自个儿嘴上占了便宜,再看看雷绍峰脸上那一道疤,怎么算自己都没吃亏,虽说是因着齐媛的事儿,是很不待见这个雷家二少爷,但这大过节的,也不想总记住那点子旧账了。

    “雷绍峰,事儿还没完呢!”

    三爷压低着磁性的声音,颠倒众生的笑容里却带着一股浓烈的危险气息,只是被那云淡风轻般的表情给掩盖去了很多戾气,也只有心里有鬼的雷绍峰浑身都泛起了凉意。

    再没正眼儿看雷绍峰,温柔的将乔楚再次搂进怀里,在她耳边窃窃私语着,惹得乔楚小脸儿红红的,不时的咯咯儿笑出声儿。

    被无视的雷绍峰,心里压着气愤和慌乱,自认保持着很好的风度走了出去。

    “绍霆,上次的事儿就算了吧,毕竟他是你二哥!”

    看着雷绍峰有点儿栽面儿的离开,乔楚仰头儿对雷绍霆说道。

    一切和为贵,事儿过去就是过去了,以后少接触也就倒头儿了,没必要因为这小事儿上了兄弟间的和气。

    虽说她也看得出来,这兄弟之间好似有暗潮汹涌,可面儿上一直都还过得去的,只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小事儿,这点子和谐都打破了,让爷爷奶奶担心。

    “我的傻媳妇儿啊!”

    雷绍霆感叹的说了这么一句,眸光柔和中带着无法言明的光芒。

    他是真的不愿意将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告诉她,让她忧心,但是事情也不能拖太久了,只有把这一群危险都解决了,她才能真正的安全。

    刚走到自己房间的雷绍峰,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儿妖媚且柔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二哥,有一件事儿,得求你帮忙……”

    雷绍峰某头一皱,秦子珊这会儿求他办事儿,除了弄死乔楚也就是她哥哥的事儿了。

    “你哥的事儿,我管不了!”

    压根儿就没给秦子珊求的机会,直接回绝。

    这事儿分明就是雷绍霆的杰作,现在是非常时期,自保最重要。

    “二哥答应子珊的帮我杀了乔楚,可是现在乔楚还活蹦乱跳的活的好好儿的,当然这世事难料,我不怪二哥,乔楚的事儿,我自己解决,现在就求二哥能帮忙救我哥哥,对于您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秦子珊那边儿说的慢条斯理,似是有把握,雷绍峰肯定会答应一般,一点儿都不着急。

    “呵,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可以跟我交换的条件吗?”

    不屑的哼了一声儿,这臭娘们儿,得寸进尺!

    “d&k集团的另一半计划书,二哥可以考虑一下儿!”

    ------题外话------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2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