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林家母女的到来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北城监狱路上唱的这段儿劫刑车就以秦子州被爆菊结束。(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据说秦子州是被拖着进的号儿房,目光呆滞,精神萎靡,自然,被狱警拎进去之前又爆了一次,只是经过那两个彪形大汉的蹂躏,那这一遭就是小意思了。

    至于那两位大哥,也被一并直接带入了监狱,虽说这事儿本来应该走正常程序,可兰溪放了一句,这劫刑车的人先崩后判没有冤案,有事儿三爷了这么一句,一下儿把停滞了几秒的尴尬气氛给打破了。

    老爷子发了话,没说别的,显然是没有要赶走雷仲年和林素素母女的意思,莫宛如心里吁了一口气,这一大家子里,也就老爷子能震住那个火爆脾气的雷三爷了。

    “爸,妈,今儿春节,一家团圆的日子,我肯定是得回来的!”

    雷仲年对自己的爸爸一直都是谦卑有礼,从来没有当面儿忤逆过老爷子,这会儿自然也是恭敬的很,但是话里的意思也是暗示今天是春节,高兴的节庆,总不能冷着脸儿将林素素母女赶出去了。

    “爷爷,奶奶,过年好!”

    没等别人说话,一直站在林素素身旁的林绍琪赶紧走上前,露出甜甜的笑容,将从国外给爷爷奶奶带回来的礼物一并送上,显得很是乖巧懂事。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眼前这女孩儿还是留着雷家血液的孩子,老两口儿怎么也不好不接这礼。

    “既然来了,就坐吧!”

    莫宛如心下叹了一口气,这事儿赶到这儿了,也只能顺其自然了,这大过年的,总不能将自己的儿子往外赶吧。

    转头看了雷震一眼,见老爷子也没什么意见,虽然没有认下这个孙女儿,起码儿今天林素素母女不会像上次寿宴时那样儿被拒之门外了,毕竟今天雷家没有外人。

    林素素心领神会的温婉一笑,急忙奔着厨房洗手,帮着白敏张罗着年夜饭。

    雷仲年心下也松了一口气,这算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吧,算是踏出来了,看看自己乖巧漂亮的女儿,想来老两口儿是肯定喜欢的,毕竟这第三代三个都是男孩儿,还真就差这么一个孙女儿。

    家里的女眷都子在厨房忙乎着,男人们就坐在客厅聊着天儿,显得自然和谐,其实都在心里警觉的不时偷瞄着阳台躺椅上那个压根儿就没往这边儿看一眼的三少爷。

    如果刚刚一瞬间爆发,反倒大家就放心了,此刻雷绍霆什么反应没有,对大家反倒是一种煎熬,因为不知道这枚定时炸弹在什么情况下爆炸,炸的会有多响。

    虽然面儿上看不出来,可不得不说,这一大家子除了雷震,就连莫宛如心里都有点儿惧着这三少爷,他完全承袭了雷老将军的霸道风骨,有过之而无不及,还真就猜不透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

    起码儿现在他没发作,那么大家也都尽量保持这种气场不去打破,可就有这不开眼的人,在大家都放松警惕真正进入聊天儿状态时,林绍琪慢慢的走到了阳台处。

    有些腼腆,有些害羞,双手交握身前,手指头互相缠绕着,显得有点儿紧张的意思。

    微微颔首,正好儿看向依靠在躺椅上那个放荡不羁的男人。

    “三哥……我是绍琪……”

    慢语轻声,又带着点儿怯生生的,好像是觉得打扰到了这一方天地的清静,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是一张怎么魅惑众生的脸啊,此刻正侧着头看向窗外,外面忽明忽暗的眼花映照在那俊朗刚毅的脸上,那棱角分明的线条紧绷着,那是上帝精雕细琢细下的产物,那双深陷的眼睛微眯着,长而密的睫毛覆盖着,让人迫不及待的想看见他睁开眼眸时那惊艳深邃的景象。

    凉薄的唇瓣,慵懒的叼着烟,袅袅升腾的烟雾让那完美的侧颜更增添了一种独特的神秘魅力,看的林绍琪心里砰砰直跳。

    三哥?

    这称呼秦子珊也叫过,雷绍霆想想都觉得恶心,这会儿这又来个不见外的。

    绍琪……范‘绍’字儿,果然是早就以雷家人自居了。

    “出去!”

    三爷连眼皮都没抬,冷冷的甩过来两个字。

    完美的男人说出来的话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听,只这两个字,简直都让林绍琪的心凉了半截儿。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冷的人,他不必疾言厉色,不必愠怒注视,单单只是毫无波澜的两个字,就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很明确的告诉她,他的领地,不得擅入。

    越是这样儿的男人,越像是罂粟一般的让人一尝便会上瘾,而雷三爷又是这罂粟里提炼出来的精华,只一眼便会令人无尽沉沦。

    “奶奶让我叫你,要开饭了。”

    林绍琪自认为阅人无数,什么样儿的男人她都能轻易玩弄于鼓掌,可这第一次,让她心里一沉,有点儿没底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刚刚那柔弱姿态,是她的杀手锏,是个男人没有不醉倒的,却没成想换来的竟然是那么冷冷的两个字。

    一片死寂!

    三爷再没说一句话,林绍琪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儿,脸已经涨得通红,别说以往没有遇到过这样儿的情况,就算是有,那她也一定会转头就走了,可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儿的魔力,让人移不开视线,挪不动脚步。

    就这么静谧了不知道多久,林绍琪都觉得自己似是一团空气一般飘渺的头重脚轻了,外面儿白敏喊了一嗓子开饭,才算是回过神儿来。

    见着男人还是一点儿动地儿的意思都没有,林绍琪只有泄了气似的走了出去。

    “绍霆啊,吃饭了!”

    白敏见只有林绍琪走出来,又接着喊了一句。

    大家也都起身儿,陆续的上了桌儿,一桌子风声菜肴,色香味俱全。

    雷仲秋张罗着春节一定要喝几杯,老大雷绍军急忙懂事儿的去拿酒,在雷家,最稳重懂事,不搀和家里斗争的事儿的也就是老打架两口子了,都在外交口儿上常年在外,回到家也总是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也是最让雷震和莫宛如放心的。

    “好,今儿春节,给大家都倒点儿,都开开荤!”

    雷震难得笑呵呵儿的说了一句,虽然这儿暗潮汹涌,危机四伏呢,可老爷子总得说上这么一句,压着场子,兴许今儿晚上也就这么安安生生儿的过去了。

    “好嘞!这可是爷爷珍藏了的茅台,今儿爷爷高兴,咱们都跟着沾光儿了!”

    雷绍军一脸憨厚,平时话少的他,今天明显看出来气氛中隐含着尴尬的意思,急忙张罗着。

    林芳这个大少奶奶一直也是懂事儿的很,今天这年夜饭里里外外都是她一直作为主力军张罗的,饭桌儿上也没闲着,端菜倒酒的活儿也都是她来。

    “绍霆呢?怎么还没过来?”

    雷震扫了一眼阳台上那压根儿就没挪窝儿的宝贝孙子,心里也不禁叹气,今儿这情景,那孩子心里铁定难受了,合家团圆的日子,就他的妈妈还在那半山腰的别墅上躺着,而另外一个女人却进了门儿了。

    “我去叫!”

    莫宛如急忙起身儿,奔着阳台去。

    雷仲年紧跟着脸色一僵,显然眼底里带着丝丝的愠怒,这一家子都算是接受了,就那个混小子跟他找不痛快。

    莫宛如正往那儿走呢,雷绍霆倒是起了身儿。

    “绍霆啊,快点儿过去,你爷爷等着跟你喝酒呢!”

    边说着,边跟宝贝孙子使着眼色,心下也是有点儿紧张,谁都不愿意这高兴时候儿来个掀桌子的戏码儿。

    雷绍霆对着奶奶一笑,又缓缓的走到了餐桌边儿,拿起酒瓶儿,把本来是半杯的酒倒满了。

    “爷爷珍藏的茅台酒,我怎么能错过呢!”

    说完,咕咚咕咚,一杯白酒足有三两,一饮而尽。

    呛烈,辣喉。

    那种自喉间一路烧到胸口的感觉让雷绍霆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

    扫视了一桌子表情各异的人,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雷仲年的身上。

    眼底里尽是讽刺的光芒,是那样的冷冽如刀,刀刀直射人心。

    “各位,不奉陪了!好好儿吃你们的团圆饭!”

    “绍霆,你给我站住!”

    雷震气若洪钟的声音响起,展现着大家长的威严,雷绍霆的那句话显然对他们老两口儿都有怨怼的意思了。

    雷绍霆停住了脚步,转身。

    “爷爷,我没怪谁,我只怪我救不醒我妈!”

    读懂了爷爷怒喝背后的想法儿,冷意十足的回了一句。

    “混小子,你这是给谁话听呢?你非得扰的大家都过不好年你才罢休?”

    质问的是早已按耐不住火气的雷仲年,对于儿子傲慢的态度和无理取闹的做法愤怒不已。

    “雷董误会了,我正是想让大家都过好年,我才走的!”

    雷绍霆了冷哼一声儿,不屑的眼光更深,冷峻的脸却如蒙上了千年风霜一般不可开化。

    转头儿,潇洒的迈开步伐,将一众人扔在了背后。

    只有林绍琪忙不迭的追了上去,不敢离的太近,可还是一脸担忧的劝说。

    “三哥,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那话说的极是真诚,发自内心,让听到的人都不禁觉得林绍琪真是个懂事儿的好孩子。

    话音刚落,那俊朗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深处。

    林绍琪看着那背影拐角的方向,站了很久,那翻涌的情愫是那么的强烈,一浪高过一浪的撞击着心房。

    ……

    大年三十儿的夜晚,是这个每天不分早晚高峰时段的堵车的道路上最安静的时候儿。

    只见暖黄色的路灯下,一抹疾风飞驰的黑影在三环路上狂飙着,那双恶魔之眼散发着令人无法逼视的光芒,在这空旷的路上留下一道耀眼的弧。

    雷绍霆大手撑着有些晕乎乎儿的脑袋,另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寒眸微眯,似是要睡着了一般,脚下的油门儿一踩到底,引擎轰鸣的声音震耳欲聋,比那震天的爆竹还要响亮。

    每到过弯,都是最后一刻才调转方向,惊险刺激,完美飘逸的角度令道路上寥寥数辆车上的人看了都叹为观止。

    看了太多赛车的电影,那都是特技演员加后期剪辑的结果,而如今看见真的了,每一个行车动作都完美至极,无懈可击。

    他已经很多年不飙车了,觉得在这样儿的道路上抢道飙车是很傻逼的行为,可飙车对于他来说却是宣泄的最好方式,此刻的他需要这样儿的发泄,看着那急速如光的街景儿向后倒退着,便觉得自己好似穿越了时间空间,摆脱了所有的烦恼。

    在三环上兜了不知道多少圈儿,直到油箱报警了,才慢慢放下了速度,停在了一个加油站。

    潇洒的下了车,依靠在车门,呼吸着外面寒冷且带着烟火残留的空气,胸口那股子郁结越积越多并没有因为急速行驶而缩减半分。

    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手里璀璨生辉的打火机在之间翻飞。

    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急忙上前阻止,却被一道冷光给吓了回来。

    三爷自然也知道加油站不能抽烟的,他只是习惯在急速行驶后,嘴上叼着烟的感觉。

    车缓缓驶出加油站的时候儿,大屏幕上正好儿春晚开始了,不管老百姓怎么骂,可还是每年都习惯坐在电视机前看的春晚。

    以往他简直对这东西嗤之以鼻,可这会儿,他却突然想抱着他的小媳妇儿,窝在沙发里,听着外面儿爆竹声声儿,看着这无聊的节目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

    车再次轰鸣而起,直奔着叶家而去。

    ……

    乔楚这几天都沉浸在奶奶去世的悲伤里,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要好好儿的活着,尤其是这大过年的,总不能一脸愁苦的让舅舅,舅妈也跟着上火。

    带着孝也不能穿红戴绿了,好在自己白色的衣服偏多,特意找了一件白色的小洋装穿上,稍稍化了点儿淡妆,能让自己气色显得好一些。

    今年过年,叶家也冷清得很,叶晓一路追到欧阳老师的老家,今年就在那边儿过年了。

    刚刚通了视频电话,自从叶晓知道乔楚真的就是自己的妹妹,高兴的不得了,几乎是每天都通电话,跟她将在欧阳老师老家的情况。

    叶晓的坚持不懈还是打动了欧阳老师,心结解开,一切就好办多了,他们已经订好了过了正月十五就从l市直接飞m国去做治疗,不管结果如何,都会积极面对。

    这无疑是一件大好事儿,先不说结果,主要还是心态,事儿想明白了,就有希望。

    家里就三个人儿,也没那么多讲究,舅妈提议说吃饭晚点儿,一边儿看着春晚一边儿吃,这也是长年以来叶家的习惯,确切的说是叶晓的习惯。

    通完电话,饭菜上了桌儿,正要动筷子呢,就听门铃儿响了。

    “我去开吧!”

    乔楚急忙站起来,奔着门口儿去了。

    门儿开了,乔楚一愣,整个人已经被那挟着丝丝寒冷的男人抱了个满怀。

    男人显然是从院子里跑进来的,呼吸有些粗重,还隐约有着酒液醇香。

    “绍霆,你怎么来了?”

    毕竟房间里还有舅舅,舅妈,有些不好意思,但更担心的是他这么晚跑来,还带着酒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媳妇儿,我想你了!”

    磁性的嗓音,虽然低沉,可声调儿却挺高,那语气里还带着孩子般的委屈和撒娇的意味,让房间里的叶东升,陈锦芝看了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乔楚弄一大红脸,这三爷也不顾及个场合儿,腻歪也得分个时候儿啊,微挣了一下儿,抬头见眼波流转。

    “快关上门儿,冷着呢,快过去了和舅舅,舅妈打个招呼。”

    乔楚娇嗔的睨了男人一眼,随手关上门儿。

    “绍霆来啦!快进来!”

    叶东升也起身儿招呼着,陈锦芝也急忙又走进厨房,添了一副碗筷。

    “舅舅,舅妈,过年好!您瞅瞅,我出来的急,也没带什么东西!”

    雷绍霆笑呵呵儿的打着招呼,这口是早随着媳妇儿,从叶伯伯改叫了舅舅了。

    身体一点儿都没离开乔楚,一直是揽着她的腰,等关好了门儿,一块儿往房间里走。

    “说这个就外道了,你小子来了舅舅就高兴,我正愁没人儿陪我喝酒呢!”

    叶东升豁达的一笑,显然见着雷绍霆来很是高兴,并没有多加追问这大过年的怎么跑到这儿来了,睿智的他大概其一想也能明白。

    “行啊,今儿我就是来陪着舅舅喝酒的,您那好酒可别舍不得拿出来就成!”

    雷绍霆调侃的一笑,虽说是辈分在这儿摆着,可看起来两个人倒更像是忘年交,乔楚接触舅舅这么一段时间,也知道他其实是一个挺严肃,话不太多的人,看来是没有遇到让他提得起兴趣的人而已。

    “你刚刚都喝酒了,还行吗?”

    见着舅舅身儿去酒柜拿酒,乔楚一脸忧色的看着三爷,刚刚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儿,显然是喝了一茬儿来的,虽然没有见他真醉过,可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酒量。

    “行不行,你不知道?”

    男人压低声音,贴近她的耳朵,暧昧的说着,说完还不忘记在她最敏感的耳贝上偷了个香。

    “讨厌!跟你说正经的呢,你不能喝别逞能!”

    乔楚嗔怪的瞪了男人一眼,小脸绯红的嘱咐着。

    她清楚他的个性,本来就和舅舅是忘年交,现在又多了一层关系,甭管哪一方面子,他都会给足了,只要舅舅让他喝,他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媳妇儿,你这话我咋那么不乐意听呢,爷心里有数儿着呢!”

    傲娇的扬了扬下巴,显然见着媳妇儿心情明媚了不少,刚刚那压抑着气氛飙车的冷冽神情早已不在。

    “行行行,你有数儿就成,到时候儿喝多了可别找我撒风儿!”

    看着三爷那酷帅的模样儿,乔楚也难得噗嗤儿一笑。

    “媳妇儿,我咋觉得你这是变相的邀请爷呢?是不是想了?成,爷今儿受点儿累,咱好好儿的疯一把,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啊不是?”

    三爷要是真想跟你贫,那你还真就贫不过他,左右都是吃亏就对了。

    乔楚嘟着小嘴儿,羞恼的睁开男人的怀抱,径直走到了餐桌儿那帮着舅妈忙乎去了。

    陈锦芝抽空儿给雷老夫人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显然那头儿焦急的心思算是落了地。

    斟满了酒,雷绍霆和乔楚起了身儿,恭恭敬敬的给舅舅,舅妈拜了年,陈锦芝也是个有心人,刚刚去厨房之前,先回了房间包了两个红包。

    “谢谢舅舅,谢谢舅妈!”

    这是雷绍霆长这么大第一次接到红包儿,雷家没有这个规矩,区别的地方儿,谁敢给雷三爷红包儿啊?今儿接到了格外新鲜,道谢的时候儿像个孩子。

    也许是来前儿就干了一杯茅台,这会儿酒劲儿还没完全下去又续上摊儿了,总之,有点儿醉意的雷三爷偶尔总会显出童真的一面,话也比以前多了许多。

    一顿饭,就听他在那儿天南海北的胡侃了,讲他小时候儿的糗事儿,讲上学的事儿,又讲部队的事儿,叶东升不时做着补充,偶尔来两句给力的总结,惹得旁边儿陈锦芝和乔楚笑声不断。

    其乐融融的一顿年夜饭,让大家都暂时忘记了痛苦,只着眼于眼前的快乐,四个人压根儿也没看春晚,因为他们聊天儿的内容就比春晚热闹多了。

    叶家一向没有那么多讲究,雷绍霆和乔楚领了证儿的事儿他们也是知道的,既然是受了法律保护,就不用讲那么多虚礼了,也没另外准备房间,就直接把喝的有点儿高的雷三爷架到了乔楚的房间。

    今儿雷绍霆这没少喝,因为他想喝醉。

    “媳妇儿,媳妇儿你别走!”

    狠狠儿的搂着怀里的小人儿,险些让乔楚都要窒息了,这男人平时手劲儿就大,这会儿更是跟一个铁钳似的将她箍在一处,动弹不得。

    “我不走,我去给你倒杯水,喝了那么多酒,一会儿肯定该渴了!”

    虽然被男人这么耍赖皮的抱着有点儿不舒服,可语气还是温柔的很,她看得出他心里有事儿,不然,以他如此有自制力的人,即便是要喝,也会量力而行的。

    “乖!”

    用力的在那柔嫩的小脸儿的亲了一口,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倒来了水,三爷也没喝,一下儿又把那小人儿捞回了怀里,摆了一个让两人都舒服的姿势靠在床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你都晕成这样儿了还不睡啊!”

    乔楚眼瞅着三爷那双深邃的瞳眸被酒意醺然的有些迷离了,怎么还把电视打开了。

    “看春晚!”

    “啊?你也看着玩意儿?”

    乔楚像看个稀有动物似的看着某爷,她一直觉得这种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玩意儿都是这些富家公子半点儿兴趣没有的东西,尤其是雷三爷,把时间看的那么重的人,怎么会浪费时间看这种东西呢?

    “怎么着?爷不能看?”

    横棱着眼睛,明显有点儿不忿的样儿,怎么看怎么想无理取闹的孩子,乔楚是没辙没辙的,合着这男人喝多了和小孩子真是没差。

    “能看,三爷想看什么不成啊?”

    “那你脱了让爷看看呗?”

    一脸坏笑的就往上凑合,那张俊脸带着三分邪气,七分醉意,魅惑至极。

    “流氓,刚刚就告诉你别借酒撒风儿的,某人可说自己心里有数儿的啊!”

    乔楚胳膊抵在男人的胸膛上直躲,嘴上也没饶人。

    她不是不想他,也知道他最近估计要憋坏了,一直都顾及着她的心情,她的身体,禁欲对于一个每天都精力旺盛的有使不完的劲儿的男人来说是一件多么憋屈的事儿啊。

    可她是真提不起来这个心思,一个是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还不知道是何结果,再加上弟弟刚走,奶奶又离世,这一连串儿的打击让她能如此正常且还不算颓废的面对生活已经是她很努力的结果了。

    抓住胸前的小手儿放在嘴上吻了吻,一把又将女人拽了回来,不过没有进一步的欺过去了。

    他确实是想她那副小身体了,想的浑身都着了火一般,可是,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还是忍下了,总觉得在她伤痛还没有平复时要她,太自私了。

    “傻妞儿!我明白的,我就是想好好儿的抱着你看春晚,十二点的时候儿和你一起看烟花,吃饺子,做平凡夫妻会做的事儿……”

    下巴一下下儿的蹭着她的额头,将她的小手儿放在掌中把玩着,手指与手指交织在一起,最后严丝合缝儿的交握在一起。

    “好!”

    温柔的点了点头,将身体整个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她没有去多问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知道,他想说的时候儿,自然会说,她只要陪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

    在这个充满喜庆祥和气氛的日子里,彼此依偎,足以补齐了心里无限的缺憾,只要身边还有那个携手未来的人,那么再孤独的心都如找到了港湾,不再寂寥。

    可在未来彼此无法相依的四年里,每年的春晚,他们都是哭着度过的……

    ------题外话------

    帝都真是热死个银啊…没法儿活了没法儿活了!

    亲们都要注意防暑哦!

    ps:求年票哈,别的票都需要花钱,爷从来没求过,年票是免费的哈,所以每天腆着脸跟你们求了,外面儿天儿那么热,还不如蹲在家里给爷投年票呢,乃说对不?(*^__^*)嘻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2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