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心痛与谎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大年初一算是过的相安无事,因为知道三爷不闹脾气什么事儿都好说,这再一次凸显出了雷家三少***超凡能力,试问这天底下能降得住雷三爷的,也就是乔楚了。(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不过,这春节一过,倒是有了一个新安排,就是雷家二少爷又正式回归d&k集团工作了,虽说没有掌管一个部门,而是给雷仲年去做个特别助理,但是终归是回归了。

    这件事儿也多亏是雷仲年促成的,在老爷子和老太太面前,一通儿夸雷绍峰的工作能力,虽说犯过一些小错误也可以原谅云云,最后各退一步,让雷绍峰直接就跟着二叔手下办事儿了。

    莫宛如一直心里不妥帖,因为这事儿一决定,本以为会反对的雷绍霆,竟然是第一个站出来说没意见,一下儿大家心里也都落了地。

    日子还是按部就班的过着,奶奶去世,乔楚找人将平房里***遗物都搬到了叶家,现在叶家才是自己的娘家了。

    剩下的搬不走的,也只能扔了,虽然那写承载着诸多回忆的东西她一件都舍不得,可也不得不忍痛。

    房子还给了白翎家,乔楚还买了东西登门向白爷爷道谢,这么久以来,多亏了白爷爷和街坊四邻的打了招呼,对奶奶照顾有加。

    这些事儿都处理完,也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日子。

    乔楚并没有联系兰溪,也没有用舅舅派车,自己打车来到医院,直到到了医院大门口,心里还是默默的鼓励着自己。

    乔楚双手安放在小腹上,努力让自己心绪能够平静一些,不下一次的安慰自己,接二连三的打击下,她的肚子竟然没事,也许孩子很坚强,根本就没有事儿,这一个月来都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但她自打从庆城回来,就再没有出现过恶心的症状了,这不得不让她胡思乱想。

    一路忐忑的往妇产楼走,看着路上一个个腆着大肚子,一脸幸福的准妈妈们,心里就不禁一阵儿的泛着酸楚。

    “乔楚?”

    刚从诊室开完会出来,就远远看见了坐在长椅上的乔楚,就走过来,这是妇产科,这姑娘过来,难道……

    乔楚也是一愣,她认识眼前的这个医生,还是当初雷绍霆让陈君带她来医院做全身检查那次时,找的正好儿是这个医生,可是能记住她的名字也太不容易了,乔楚自然不知道检查身体那次何馨萍不太记得了,反倒是事后的两次印象深刻,只是两次她都是晕倒的。

    “您认识我?”

    “我是章放的表舅妈,是妇产科的医生!”

    何馨萍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见着乔楚脸色不太好,有点儿担心。

    乔楚一听章放,也便知道了,没想到这么巧,后来聊天儿,乔楚才知道,她那惨烈的第一次也是表舅妈医治的,脸都红到了脖根儿了。

    “表舅妈好!”

    几次得到章放的帮忙,乔楚一件何馨萍心里就觉得亲切,可心里又担心碰到了熟人,这事儿会不会传到雷绍霆那儿,心里就寻思着一会儿怎么和表舅妈说明自己的意思。

    “身体不舒服?”

    何馨萍想起来前一阵子接到了陈君的电话,电话里没说明白,只是约了时间说她们家三少奶奶要做检查,后来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她也没再追着问,今儿这孩子怎么自个儿来了呢?

    “我怀孕了,但是……”

    乔楚将事情大概其说了一遍,并没有藏着掖着,只有把情况说的详细,医生才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我是不建议留下这个孩子的,虽然现在检查会得出一些数据,到毕竟医术还没有做到万无一失,检查没问题,并不代表孩子生下来就真的没有问题,那是毒品,不是普通药物……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做个系统检查,我们先看看情况!也许没有影响到胎儿也说不定。”

    本来是本着医者的习惯,以最简介清楚的语言告诉患者她的情况,但是看着乔楚那越来越苍白的小脸儿,心里也是一软,一向力求精益求精不说废话的她也忍不住说了模棱两可的话。

    “好!”

    等待检查结果是一件十分煎熬的事情,乔楚感觉医院里面那消毒液的味道简直就要让她窒息了,和表舅妈打了个招呼,便出了妇产楼,到外面的花园里坐着。

    天气虽然冷,但是空气还算是新鲜,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眼神显得有些呆,看着虚空发呆。

    手冻的有点儿发僵,还是没有放回兜里,一点儿不放松的放在小腹上,风吹到脸上,鬓角的碎发随着风飞舞着,在这萧索的只剩下冬青的花园里,却更凸显了她遗世的美。

    这样一幅画卷,尽收在了站在远处的男人眼里。

    自打庆城回来,谭明轩便一直忙着手上的生意。

    谭夫人因为天气骤冷,身体有些吃不消,住进了医院,将一部分的项目下放,让他去跟进,其中便有秦家岭拆迁的事儿。

    找那群年轻人闹事儿反拆迁的事儿并不是他的主意,可却归他去实施,却没想到雷绍霆竟然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拆迁的事儿一点儿没有耽误,又凭空多出了一笔不小的收入,关键钱还是小事儿,名声打出去,宣传部分都不用再委托公司了,直接一条龙做下来,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不得不说雷绍霆的手段很是高明,而且很不按常理出牌,一般商人遇到这种事儿,要么就是用钱砸,要么就是通过黑道恐吓,威胁来解决,但是这两个方法,怎么做都是有风险的,虽然都知道有风险,也没有人仔细想去想别的方法。

    心里有了那个令他牵挂的人,看待事情的角度好似都不一样了,当初他还壮志凌云的要帮助母亲报复雷家,而如今他心里竟然有了私念,想着如果雷家好,是不是她就能幸福,如果是那样,他宁可不对雷家下手。

    没想到今天在这儿能见到她,心里的担忧才算放下一些,最近发生了那么的事情,她还能好好儿的站在那里,足以说明她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女孩儿。

    想走近去和她说说话,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向做事果决的他,在她面前却变成了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人了。

    乔楚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有一双充满柔情的眼睛正在远远的看着她。

    不知道在这寒冷的空气中,乔楚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转身准备等候最后的宣判。

    就在这一转身儿,忽然感觉到小腹一阵儿的绞痛,几乎是一瞬间,那豆大的汗珠儿便顺着额头渗出,身体上的力气也好似被一下儿抽干了一般,虚软的抬起胳膊撑住了走廊上的柱子,支撑着身体。

    “楚楚!”

    谭明轩矫捷的身形儿犹如一道烈风,跳过走廊的护栏,疾步奔向乔楚,将那摇摇欲坠的身体接了个满怀。

    “明轩,我……我肚子好疼……”

    “你坚持一下儿,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谭明轩心头一沉,紧锁着眉头,一脸忧色,抱着乔楚就奔着妇产大楼去了。

    剧痛下的乔楚还异常的清醒,谭明轩问都没问就抱着她去妇产楼,明显他也是知道自己怀孕的事儿的。

    “去找何馨萍医生,我……我是来做检查的。”

    “好,好!”

    谭明轩语气里明显有些慌乱,生死厮杀的大场面都司空见惯的他,此刻手却忍不住有些颤抖,眸光锐利的搜寻着医院的指示牌。

    乔楚忍着疼痛,眼泪,汗水交织在一起,却始终没有吭一声儿,手紧紧的抓着谭明轩的衣服,紧咬着已经毫无血色的下唇,显得极为痛苦。

    “马上到了,楚楚,马上!”

    当何馨萍看到乔楚时,脸色已经异常凝重,手里的化验单的结果并不好,正想着如何对乔楚说,却没成想身体也不等她说了。

    “小乔,检查结果不好,胚胎一周前已经停止发育了,现在我们必须安排手术,把死胎拿出来!”

    看惯了这样儿结果的何馨萍每一次去告知孕妇的时候儿,心情都会很沉重,这一次则更甚,毕竟这是雷家的重孙子,前一阵子老二家的孩子刚没,如今又……

    虽然心里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可是听到这个结果,乔楚还是心痛的无以复加,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

    “孩子啊,你还年轻,恢复好了身体,孩子还会有的,我去安排手术!”

    “楚楚,很疼是不是?”

    眉头都要皱成一个疙瘩,谭明轩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温柔的给她擦着眼泪。

    他知道,她身体疼,心里更疼,心疼这个孩子,更多的是自责,作为母亲,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那是多么痛心疾首的事情。

    “我的愚蠢犯下的错误,上天却要惩罚我的孩子,明轩,我失去的太多了,弟弟,奶奶,如今是我的孩子……明轩,我的孩子还是没了……”

    乔楚说出这句话,才突然间放声的大哭起来,双手紧紧的捂着小腹,泪水冲刷着眼底的悔恨和痛苦,如今她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只能用撕心裂肺的眼泪来悼念这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

    谭明轩将那哭的颤抖的小女人搂在了怀里,她需要发泄心里的郁结,不然一定会憋出病来的,紧紧的抱着她,一句一句的安慰。

    身体的痛,心里的痛交织在一起,除了痛哭她找不到出口,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儿,如果恰好有一个温暖的肩膀倚靠,那眼泪更是刹不住车的如泉涌一般。

    “都怪我,都怪我……”

    “楚楚,孩子以后还会有的,还会有的,这些都不怪你!”

    眼泪浸湿了男人的肩膀,却始终流不完似的滚滚而落。

    越哭越疼,越疼越哭,就这样依偎在那有着淡淡青草香气的怀里,乔楚感觉到了温暖。

    医务人员急速将乔楚抬到急救车上,推往手术室。

    “明轩,别让他知道……”

    恳切的眼神,氤氲着雾气,嘱咐完了才放开了握着他的手。

    手术很快,也没有什么痛苦,静脉麻醉是新型的麻醉药,手术后半个小时,乔楚就苏醒过来。

    饶是年轻,身体底子好,可看起来,整个人都很是虚弱。

    身体上的创伤不是最痛的,最痛的是心里承受的伤痛。

    躺在病床上,眼望着天花板,双手放在平坦的小腹上,眼泪无声的滑落。

    “楚楚,好好儿在医院多住几天,养好了身子再出院!”

    谭明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刻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眼神,心里一疼,眼底里又浮现出了些许的怒意。

    雷绍霆口口声声说爱她,怎么竟然连她怀孕的事情都不知道吗?

    “不用了,我歇一会儿就回去了,我没事。”

    不能住院,不然绍霆就会知道这件事了,一想到他失望的样子,她就更不忍心将这样的事情告诉他,因为她已经尝到了后悔且心痛的滋味了。

    “你不能这么任性,身体要紧!”

    喟叹一声,还是忍不住语气里多了一丝严厉,她为什么就非得处处为雷绍霆着想,将所有的痛苦都自己扛了。

    难道就是因为自责?难道庆城的事情,她觉得是她一个人的责任?

    那么雷绍霆又做了什么呢,就让人她一个人去庆城,而且整个事件都是因他而起,他不是更应该自责吗?

    如果乔楚是他谭明轩的,他绝对一分一秒都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将她推入险境。

    “我自己的身体,心里有数儿,明轩,谢谢你,总是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儿及时出现,能够认识你,真的是我的幸运!”

    乔楚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谭明轩急忙给她放好了靠枕,给她调整了舒服的姿势。

    “如果是这样儿,那我到宁可不见你,也许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困难出现了。”

    谭明轩无奈的一笑,温润的眼神看着乔楚,蕴含的都是浓浓的深情。

    乔楚也一笑,今天破天荒的没有在言语上特别明白的去再一次的拒绝,伤人的话说多了就太不厚道了,其实不说他心里也是明白的。

    面对如此深情的男人,屡屡搭救自己与水火,却没有求过任何回报,她却无法回应那份真挚的感情,扪心自问,她何德何能让一个人如此无条件的对她好呢。

    “困难是躲不开的,应该我承受的,终归会找上我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容易击垮的,也不会跟自己较劲儿,跟命运较劲儿,已经成了事实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我不会钻死角,但是我要记住这个教训,这是血的教训!”

    ……

    拗不过乔楚,谭明轩还是将她送回了家,他以为乔楚会回到中山别墅,却没想到不是,而这里的别墅显然也是价格不菲,难道也是雷绍霆的产业?

    “你自己可以吗?”

    谭明轩下车,绕过车头,扶着乔楚下车,担心的问道。

    “没关系,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这里是……”

    “这是我舅舅家,我舅妈在家,她会照顾我的!”

    回以让他放心的微笑,接过了他手里的包包。

    “哦,对了,这些单据,能不能先放到你那儿?我不想麻烦。”

    “好,我帮你保管!”

    谭明轩点了点头,接过了那一沓子化验单,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她就固执的不肯让雷绍霆知道这件事,可转念一想,却心头一疼,她竟然爱雷绍霆爱的如此深,她深知失去孩子的痛苦,所以才不忍心让雷绍霆也感受这样儿的痛,乔楚啊,你这又是何苦呢……

    “谢谢,那我先回去了。”

    微笑着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别墅的院子。

    目送着她进了门,谭明轩才驱车离开,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被那双犀利冷冽的眼神尽收在眼底。

    ……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见着舅妈正好在家,想着这件事还是和舅妈说了比较好,毕竟自己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该怎么调养身体,她虽然坚强,却不会任性逞能,她的确需要养好身体,她还希望能再有孩子的。

    陈锦芝听了,是又着急又心疼,也忍不住责怪了几句。

    “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叫舅妈跟你一块儿去啊,你怎么跟你表姐一样儿啊,人性!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呢?什么事儿都能自己扛着?”

    “舅妈,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想万一没事儿,就省的大家都跟着担心了,万一有事儿,也别让大家都跟着伤心难过了,就当这件事儿没有发生过……”

    乔楚承认着错误,可心里确实暖的,如果还没有认舅舅,舅妈,在这样儿的时候,奶奶也离开了,爸爸也不在,她真的没有亲人可以依靠了。

    “赶紧回床上躺着去,我去煲汤,这小月子更得注意,也得好好儿将养着,不然以后怀孕也会受影响的。”

    “嗯,舅妈,这件事儿别舅舅提了,我更不想让绍霆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想让太多人跟着担心了。”

    陈锦芝最终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下来了,女人最了解女人的心思,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乔楚心里的害怕呢。

    忽然听到门铃响,陈锦芝出去开门,一看竟然是雷绍霆。

    “绍霆啊,怎么这会儿过来了?今儿还听楚楚说,这节还没过完呢,你就忙着上班去了。”

    “事情都处理完了,就过来看看乔。”

    雷绍霆礼貌的一笑,在这儿也无需见外,外套脱了挂起来,又换好了鞋,走了进去。

    “正好儿,晚上就在这儿吃吧,别回去了!楚楚在房间里呢。”

    陈锦芝这看到姑爷上门儿,自然是热情招呼着。

    “不用麻烦了舅妈,我和乔约好了出去吃的,我就是来接她来了。”

    乔楚听到了外面儿的动静儿,急忙坐了起来,趁着雷绍霆还没有走进来,跑到梳妆台,拿起一盒儿淡粉色的腮红往脸上扑了扑,又抹上了点儿唇彩,看着刚刚惨白得小脸儿恢复了一点儿生气,这才走出门去。

    “这外面儿的东西哪儿如家里的东西干净啊,你舅舅都说了,这外面儿再高档的餐厅,也不见得比家里的饭餐健康,还是自己做着放心,你们年轻人啊,就习惯在外面儿吃,那外面而的东西啊,还是少吃的好!”

    陈锦芝拿出长辈的唠叨,摆事实讲道理的说外面儿的东西如何如何的不好,其实就是不想让乔楚拖着这个身体出去折腾了。

    乔楚走过去,缠上男人的胳膊,眉眼带着笑意。

    “舅妈说的也对,就在家里吃吧,今天舅妈煲了汤,舅妈煲的汤可是天下一绝呢!”

    “瞅瞅这丫头,嘴是越来越甜了,把我都夸到天上去喽!”

    娘儿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气氛异常的轻松,却没有换来雷三爷的笑容,只是平时冷惯了的他,倒也没有显出太过异样。

    “真的不想去了?”

    还是确定的问了一遍,一早这小妞儿答应的还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就不去了呢?他以为她想单独出去过二人世界的。

    “改天吧,舅妈都把东西准备好了,别辜负了她的辛苦了,好不好?”

    “怎么都好,只要你开心就行!”

    男人帅气的一笑,在那俏鼻上轻刮了一下儿,才揽着她走到沙发边儿坐下。

    “楚楚啊,今天全看舅妈的手艺,你可千万别过来帮忙,这几天你啊都把你舅舅的嘴给养刁了,我非得吊吊他的胃口不可!”

    陈锦芝笑呵呵儿的开着玩笑,心里还是想的别累着了乔楚。

    “成啊,那我们就等着吃现成儿的了!”

    乔楚也顽皮的露出一抹微笑冲着餐厅那边儿说着,说完就像放赖似的一头扎进男人的怀里,给自己找个舒服的姿势,将脸贴在他的胸膛,胳膊缠着他的腰,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装没事儿人一样的乔楚演技还没有到那种完全忘我的程度,刚刚的几句对话,已经让她有些筋疲力尽了,强忍着才没有夺眶而出,她心里的痛苦和内疚在他的面前变得更加脆弱不堪,所以她不能抬头,不想对上那双深邃的可以读懂人心的眼睛。

    男人眸光复杂莫辨,深沉的犹如幽潭,深不见底,修长的手指缠绕着女人的发,一圈一圈儿的,有一下儿没一下儿的把玩着。

    “乔,今天干嘛了?”

    随意的问了一句,磁性的声线儿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一直在家陪舅妈聊天儿了,知道了好多关于我父母的事情。”

    乔楚面色一凛,故作轻松的回答着,好在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那把玩着头发的动作微不可见的顿了一下儿,然后又继续。

    “是吗?那,也给我讲讲!”

    “呵呵,太多了,不知道从何讲起,等有时间再讲给你听。”

    本来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是让她安稳镇静的源泉,而此刻却随着那一声声而愈加的紧张起来。

    “……好啊!”

    一阵的静默,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就那样各怀心事的安静的坐了良久,忽然雷绍霆轻轻的扶起了乔楚,随后起了身。

    “舅妈,我忽然想起来公司还有些事,晚上就不能在这儿吃了,该天再来吃舅妈的手艺。”

    陈锦芝走到厨房门口答了声儿好,转头儿看向乔楚,觉得雷绍霆这突然要走,是乔楚和他说什么了?

    “我送你吧!”

    乔楚也有些纳闷儿,今天的雷少霆有些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男人那高大的身影已经走到了门口,穿起来大衣,然后换鞋。

    “绍霆,什么事儿这么急啊?”

    乔楚还是心虚的问了一句,可是左思右想,刚刚并没有说什么惹他生气的话啊,也许是公司真的有事吧。

    “公司里的事儿,你乖乖在这儿,外面儿冷,你别出门送我了!”

    临出门,在女人的额头上印上一吻,那目光却让她得莫名的复杂难懂。

    “那好,你开车小心!”

    “乔,我得去m国两周,这段时间你有空儿就去看看爷爷奶奶,他们挺想你的。”

    “啊?去两周?”

    乔楚心里一沉,忽然觉得很是难受,她是打算躲着他两天的,却没想过和他一分开就两周,失落莫名。

    “嗯,乖乖的等我回来!”

    又在她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儿,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哪天走啊?”

    “明天一早的飞机!”

    “这么快?那我去送你吧!”

    乔楚心里愈加难受起来,一想到两周见不到他心里就没着没落的,瞬间心绪都烦乱起来。

    “傻妞儿,放心吧,飞机太早了,你好好儿在家等我。”

    “那,好吧……”

    又嘱咐了好半天,才把雷绍霆送出了门,关上门那一刹那,乔楚感觉整个人的魂儿都跟着他飞了似的。

    只有分别,才真正体会到了对他的依赖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程度,两周,其实转眼就过的,可是从这一秒,她便已经开始数着时间了。

    而门的另一边,某爷眸光如炬,冷冽的脸庞,线条紧绷着,表情深沉难懂。

    良久,攥紧的拳头才慢慢松开,走到了那辆同样深沉难测的恶魔之眼,上车,发动。

    “乔,为什么要说谎……”

    ------题外话------

    及泥潭是扒衣见君节呢,亲们准备好没木有?嘻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2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