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和好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乔楚远没有陆宇看到的那么冷静,痛死亲人的心情才算平复了些,她以为一切霉运都随着过去的一年远走了,却没想到,上天给她的磨难还远远不够。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

    谢绝了陆宇要送她的好意,虽说陆宇好似有很多事情隐瞒着,但是这次她看得出,他是为了爸爸的事情真的担心着,只不过,已经不需要了。

    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是沉重的一击,可是她却感谢陆宇来告诉她,如果不是他,恐怕雷绍霆要瞒她一辈子了。

    “少奶奶,咱们现在去哪儿?”

    两个保镖问的小心翼翼,刚刚并没有听到乔楚和陆宇的对话,只是站的比较远观望着,而等她起身出来的时候儿,他们才发现了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头。

    “北城监狱!”

    吩咐完,乔楚毫不犹豫的上了车,而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两个保镖,不知缘由,却也不得不听命行事。

    再一次坐着开往北城监狱的车,上一次是满怀期待,失望而归,这一次却是心如刀绞,痛彻心扉。

    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冲动和轻易相信了陆宇的话,所以她必须亲自去北城监狱把事情搞清楚。

    看着窗外飞快向后而去的景物,脑海里的思绪也如万马奔腾着,繁乱中理出了一条清晰的线。

    奶奶去世时一直念叨的一句就是‘连海,不会死的!’那么也就是说有人将爸爸遇难的消息告诉了奶奶,而奶奶经受不起打击,才引发心脏病突发,可一向心脏都没有问题的奶奶,怎么会如此?

    猜得没错的话,那天她和雷绍霆走后,出现的人就是秦子珊,一定是她告诉了***,那么她又是怎么得到的这个消息?

    如果从陆宇处知道是不可能的,自从李菲菲离开了l市,他们之间应该都没有太多联系了,如果不是陆宇,又是什么驱使着秦子珊忽然对爸爸的事情如此上心,而去做调查呢?难道就是单纯的为了让她不好过?

    监狱里的大火也着的蹊跷,经历了庆城看守所的那场大火,乔楚绝对不相信北城监狱的火灾是个意外,能将人烧成灰的大货,竟然只烧死了三个人,这戏做的也太假了。

    到底是谁想置爸爸于死地?

    一切的疑问,让乔楚越想越恐惧,显然这其中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她竟然都不知道该去问谁,亦或是别人都知道,只有自己蒙在鼓里。

    ……

    “孙狱长,我们见过面,想必您也知道我今天的来意!”

    直觉告诉乔楚,眼前身为监狱长的孙长福一定知道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没准儿证件事儿他本就有参与也说不定。

    清冷的眼神看的孙长福都不禁一怔,他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女孩儿竟然对他毫无惧色,毕竟在这监狱的地方儿呆的时间久了,人的性格和长相都会变得暴力狰狞很多。

    “乔小姐,这事儿我做不了主,上面下的命令,乔连海不能探监!”

    孙长福稍稍收敛了凶神恶煞的架势,对乔楚说话还算温和,只是话里的强硬态度,也是将探监的路堵的死死的。

    “您可以拒绝我,难道连雷家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乔楚心急如焚的想知道事情的结果,可越是这样儿,越不能乱了阵脚,她知道自己力量不够,早已准备好了,拿雷家来压人。

    “乔小姐,雷家再大的势力,也不能管天管地,妨碍司法公正的。”

    孙长福心头一惊,可是面儿上也得过得去,毕竟这监狱长这个职位在这儿是最高领导人了,这事儿就是雷三爷下的令不能透露给任何人风声,他只要坚持这一条儿就行了。

    “司法公正?我爸被人冤枉的时候儿,我怎么没看见司法公正了?”

    “这是法院管,我们只管关押犯人,乔小姐还是回去吧!”

    “好,你现在不让我见我爸爸,那么我们就彻底的公事公办,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们北城监狱利用职权,草菅人命,孙狱长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冷冷的看着孙长福,并没有错过他眼底的一瞬慌乱。

    心里一痛,看来事情是真的了……

    孙长福也心里发慌,难道这事儿被这个乔楚知道了?但是就连雷三爷都没查到他头上,又没有得到任何指示说是这雷家的三少奶奶要来,应该没事儿才对。

    “乔小姐,话可不能乱讲!”

    “如果证明我这是乱讲,就让我见我爸爸!”

    话僵持到这儿了,孙长福心里烦躁的很,这小姑娘儿还挺难缠,他真是后悔,当初挣钱不要命的应承了这件事儿,早知道牵扯的麻烦这么多,他是万万不敢赚这份儿钱的。

    “小王儿,送乔小姐出去!”

    多说无益,说多错多,孙长福转头儿下了逐客令。

    “今天不见到我爸爸,我就不走!”

    乔楚也知道这样儿胡搅蛮缠的举动其实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只是她心里始终还抱有一丝侥幸,也许爸爸并没有死,也许这里的人经不住她的死缠烂打,将爸爸带出来见她了。

    那个被称作小王儿的狱警连同另外一个走了进来,所谓送其实就是赶乔楚出去。

    两个黑衣保镖立马儿挡在了乔楚的身前。

    这举动不言而喻,想赶走乔楚,得先过了这两位大哥的关。

    孙长福汗都下来了,这眼么前儿是雷三爷的人,他哪儿敢轻举妄动,这尊菩萨算是送不走了,急忙转身儿走进了里面儿的办公室打电话去了。

    这会儿乔楚的手机铃声也在这诺大的办公室想起。

    “媳妇儿,更哪儿呢?”

    电话那头儿刚刚下飞机的三爷语气显得有些焦急又有些兴奋,刚刚一直试图用网络电话联系她,可是一直都无法接通,这会儿终于通了,才放了心。

    “北城监狱!”

    乔楚语气冷淡,让电话那头的三爷刚刚那点子兴奋劲儿一下儿凝固,看来,有些事是瞒不下去了。

    “好,等我!”

    ……

    风尘仆仆的赶到北城监狱,办公室里那近乎于对峙的氛围,让雷绍霆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三少,您亲自过来了,有失远迎!”

    孙长福松了一口气,刚刚在里面儿一个劲儿的打电话,自然是没有三少的电话,也只能找他的助理陈君想办法了,却没想到三爷直接来了,那事儿就好办了。

    三爷连正眼儿都没给孙长福,径直冲着他的小女人去了。

    怎么才十天不见,她竟然瘦了这么多?

    苍白的脸显出些许的疲惫,那清冷的眸子有些微怔着盯着一处,见他走进来,只是侧头看过来,并没有预想到的开心与兴奋。

    “乔,我来了!”

    心疼的走近,捧着她消瘦却依旧绝美的脸,心里沉了又沉,她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接连失去亲人的她怎么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悔恨的心思胀满了胸口,他就不应该负气而走,留下她一个人面对这样儿的境况。

    “你来的正好!”

    乔楚盯着他的眼睛,思绪回转,本已经料定了的答案却还是想让他亲口说出来。

    恰似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异样宁静,那语气轻柔的好似没了生气。

    男人握着她冰冷的双手,才清晰的感觉到她情绪隐忍到了一定的临界点,马上就会控制不住发泄出来。

    “乔,我们回去再说!”

    “你早知道是不是?你早知道我爸爸死了,是不是?!”

    压抑着的情绪终于爆发,她后悔了为什么自己就如此信任他,他说什么,她就无条件的相信,却没想到他竟然会隐瞒爸爸的事。

    “乖,先跟我回去!”

    他没办法在这里跟她解释太多,人多口杂,传出去对他调查没有任何好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如果我早知道……我就会找方法告诉奶奶,奶奶就不会在这样儿突然得到消息时突发心脏病,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

    情绪已经到了最高点,乔楚已经无法控制那压抑着的痛苦了,眼泪横流,小手使劲儿的抓着男人的衣服,发了疯似的捶打。

    “奶奶走了,爸爸也走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

    嘶哑的声音颤抖着,伴着不时的咳嗽,带的整个身体都为之发抖着,本来就没恢复完全的乔楚,此刻的脸色愈加的苍白。

    “不管是什么事情,回去我再跟你解释,乖,别伤了自己!”

    雷绍霆将那捶打过来的小拳头收入掌中,她怎么怪他都好,可这样儿打下去,疼的还是她。

    “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没有那么坚强,我承受不了一个又一个人离我而去……”

    “都怪我,一切都是我的错,就是因为他们救了我,和我扯上了关系,他们便一个一个的走了……我怕,我害怕……”

    泪眼已经模糊了视线,紧接着眼前的景物变得越来越飘渺,不清。

    嘴里的喃喃的低吟,仿佛呓语一般,显然意识已经变得不再清晰了。

    忽的的眼前一黑,身体顺势瘫软了下去。

    “乔楚!”

    急忙将女人拦腰抱起,冲了出去。

    ……

    再次苏醒过来的乔楚,却躺在了中山别墅。

    因为晕倒后的乔楚在意识不清的时候儿一直念叨着不想去医院,雷绍霆也只能打了电话叫了章放赶过来,两边儿同时出发到了中山。

    慢慢的睁开眼睛的乔楚,躺在那张黑金大床上,卧室里没有人,只听到外面的对话。

    “放心吧,只是情绪激动,再加上最近劳累过度,休息一下儿就没事儿了!”

    章放不禁叹息,这乔楚还真是多灾多难,真不知道那小身板儿是怎么挺过来的。

    “劳累过度?怎么会?”

    雷绍霆皱着眉,狠狠儿的嘬了一口烟,显得很是烦躁。

    “那就得问你媳妇儿了,干什么也不用这么拼命,显然是睡眠不好,白天又不停工作的过儿,最近别让她太累了,情绪上也得让她尽量平稳一些。”

    又嘱咐了几句,章放才离开了。

    雷绍霆掐息了烟,抬手捏了捏眉心,这几天不分昼夜的工作再加上一路飞机坐的,这会儿觉得头疼欲裂的。

    慢慢的走进卧室,见乔楚已经醒了,疾步走到床边。

    “醒了?”

    开心中又带着小心翼翼,轻轻地将她扶坐起来,安放好枕头,让她稳稳的靠在床头。

    哭过了,闹过了,乔楚这会儿已经提不起什么力气了,只是那么死气沉沉的呆坐着。

    她以为会梦见爸爸,却没想到,混睡了几个小时,竟然没有做一个梦,就连在梦里和爸爸相见都成了奢望。

    “我爸爸是怎么死的?你告诉我!是谁害他的?”

    别跟她说什么监狱失火是意外,她绝不相信!

    “目前还没有结果!”

    雷绍霆第一次有一种挫败感,这件事已经放出去那么久了,一直都没有什么眉目,而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些关联的事情,但他没办法一下儿就将这些告诉她。

    “你为什么告诉我,你打算瞒着我到什么时候儿?”

    说到这儿,那眼泪又再一次润湿了眼底,大哭过一场,她已经平复了很多情绪,此刻能平静的问他,只是想着后面更重要的事。

    怎么为爸爸翻案,怎么找到害爸爸的凶手。

    面对女人这样儿的质问,雷绍霆心里不是滋味儿,负气去了m国公干,就是气氛她为什么对自己撒谎,而此刻,他不也对她说了谎吗?

    那冷冷的拒人千里的气息,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了,忽然心里一阵儿的惊慌,害怕从此失去她的信任。

    “乔,这件事是我有意瞒着你,是因为我判断你爸爸可能没有死,我彻底调查出一个结果,再告诉你,不想让你提前伤心!”

    男人喟叹一声,终归是瞒不住的,他一心想将她护在羽翼之下,不让她受任何乌七八糟的事情的干扰,能够每一天都开心的生活,可如今,还是让她伤心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爸爸没死?”

    乔楚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神恢复了几分神采,急忙抓住男人的手追问。

    “如果是寻仇,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我反倒觉得是越狱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真如我推断,那么你爸爸应该是没死,只是藏身于我们找不到的地方而已,我一直没告诉你,就是想找到他以后再说,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

    反握住女人依旧冰凉的手,语气真诚且笃定,深邃的眸子则深沉的看着她,生怕她依然不相信自己。

    “对不起,绍霆,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一听到爸爸遇害的消息,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几乎每一步都走在崩溃的边缘,我无法相信又一个亲人离我而去,我已经没办法承受了……”

    再一次落泪,却不再是激烈的情绪,心中的痛楚和刚刚又重新燃起的希望,让她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将那柔弱的身体揽入怀里,紧张的情绪终于松了一口气,拇指抹去她脸上的泪痕,疼惜的一下下儿的抚摸着她的背,帮她顺着气。

    “一切都会好的,我会找到你爸爸,让他来和你团聚,我们可以把他送到国外安享晚年,不让他再受牢狱之苦。”

    三爷安慰着小媳妇儿,将自己已经计划好的事情告诉她,想让她安心。

    说是猜测,其实他已经肯定了乔连海并没有死了,因为事情越想越有蹊跷,但是究竟是乔连海自己计划已久的越狱,还是外面有人接应都不得而知,不过,他只要用心找到乔连海就算是对乔楚有个交代了,安排个新的身份不是问题。

    “谢谢你绍霆,希望爸爸真的没事。”

    乔楚挪了挪身子,坐到了男人的腿上,蜷缩成一团儿,将自己整个人都窝在那令她安心的气息里。

    她又怎么会不信任他呢,就是因为他是自己信任的人,她才会肆无忌惮的对他发脾气,宣泄自己心里的悲恸。

    十多天没见,她的想念就像洪水泛滥一般,刚刚看到他出现在北城监狱时,她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惊喜和踏实,只是都被那突如其来的消息压制着,所有的思念也全数被痛楚掩盖,竟然是就是这样儿的对他埋怨,厮打起来,这原本不是她的本意的。

    眼瞧着怀里的小女人温顺柔软的像一只小猫一般趴在自己的怀里,雷绍霆知道,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才想起来刚刚章放说的劳累过度,低下头,勾起她那确实消瘦了很多的下巴。

    “刚刚放儿说你劳累过度,这几天你都做什么了?为什么不好好儿照顾自己?嗯?”

    声音柔的不能再柔,好似稍稍大声儿一点儿就会吓到怀里的小东西一般,可满满的担心不得不让他询问。

    本来氤氲着水雾的大眼此刻又涌出许多泪水来。

    “我想你,我真的很想你,你突然间就走了,你不打电话给我,我不能让自己停下来,一停下来,我就想你,所以我每天都把事情排的满满的,即便是这样,我晚上还是睡不着……还是想你……”

    一想到这十天浑浑噩噩的生活,乔楚就觉得心里委屈的很,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挺过来的。

    “小笨蛋,那你就不知道给我打电话?”

    听她这么说着,心里又暖和又心疼,既然这样想他,怎么就不肯主动打个电话给他呢?

    “我不敢给你打电话,我不知道你在那边儿是不是很忙,我怕打电话打扰到你,可是……我每天都给你发邮件,可是你都没有给我回……咳咳……你都不理我……”

    越说越委屈,抽噎着,不时伴着哽住喉咙的咳嗽,那种孤独的感觉又再次袭来,让她害怕的发抖。

    “我怎么会不理你,怎么会……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一下一下儿给她顺着气儿,心里就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他竟然自己闹脾气,让他的小媳妇儿在家里如此的担惊受怕。

    低头吻上她的脸颊,将那滚落的泪一一吻尽。

    咸咸的,涩涩的,可这次的眼泪是为他而流的。

    密密匝匝的吻不停的落下,每吻一下儿,就安慰一句,温柔的仿佛对待一件珍宝一般。

    “媳妇儿,别哭了,来,随便儿你打,只要你别哭了,成不?”

    执起那小手儿,就往自己脸上招呼,他是真恨不得她抽自己两巴掌,也比她哭的这么委屈强。

    她这么哭下去,非得把他心给哭碎了不可。

    打着商量,却没得到预期效果。

    以为可以因为这句话而止住她的眼泪,却没想到她哇的一声儿哭的更凶了。

    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肩膀,那手上的力度,好似她不抓牢,他便会消失不见一样。

    “绍霆,你答应我,永远不要不理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如果有一天你厌倦了,不想要我了,也不要不声不响的走,一定要告诉我,我不要做最后知道的那个,我害怕……”

    “说什么傻话呢?什么厌倦了,不要了,你想都别想,打从我见着你那天,你就已经注定是我的了,一辈子都别想逃!”

    霸道且强硬的态度,抱着她的手臂也慢慢收紧,要将她融入骨血般的疼惜。

    乔楚则带着哭腔儿,使劲儿的点着头,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久久不肯出来。

    两个人就这样儿诉说着绵绵情话,说到太阳下山,说道月亮升起。

    “饿了吧!爷给你做好吃的去!”

    刮了刮那俏鼻,又宠溺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才将小女人从腿上抱了下来。

    “还是我做吧!”

    乔楚有点儿不太信他能做出什么来,再说他坐了一天的飞机,一定也累坏了。

    “乖乖在床上等着,不许下来!”

    帅气的一笑,看起来胸有成竹,乔楚也就没再拦着。

    男人走出房间,乔楚又慢慢的靠回了床头。

    爸爸并没有死的消息,确实让她精神又瞬间振奋了起来。

    她也奇怪为什么心里就有一种直觉,觉得爸爸并没有死,让雷绍霆这么一说,心里便更加的笃定了。

    她一直都是相信他的,他说爸爸还活着,那就一定还活着。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三爷端着晚餐走了进来。

    乔楚一看,除了几碟现成儿的小菜,就是两碗素面,而且还是山寨版的。

    当然,山寨的她的。

    “来,尝尝爷的手艺!”

    乔楚起身儿下了床,坐到了沙发上,将信将疑的拿起了筷子。

    挑起一筷子,放到嘴里,竟然是一股熟悉的味道。

    “这真的是你做的?”

    虽然这个问题问的很白痴,可乔楚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在她的思维认知里,会烤面包不见得就会煮面条,刚才三爷说要给她做好吃的,她着实是吃了一惊,因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雷三爷压根儿就跟厨房不搭噶。

    “废话呢!房子里就咱俩,不是你做的就是我做的呗!”

    显然对自己手艺颇为满意的雷三爷,又露出了傲娇的模样儿。

    “那怎么……”

    “怎么跟你做的味道一样儿?”

    乔楚点了点头,这面确实跟她做的味道一模一样儿。

    “爷聪明呗,吃得多了,就无师自通了!”

    这十天的相思之苦,除了每天摩挲着手机,都快把手机给磨的着了火了,那么还有一个收获就是雷三爷竟然会煮面了。

    “那怎么会一模一样儿呢!”

    乔楚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似的嘀咕着,这一样儿的东西,做的人不一样儿,味道肯定是会有偏差的,怎么也做不到如此的啊。

    这事儿的缘由是后来乔楚听黑子说的,说那十天的三爷简直就跟疯魔了似的,每天除了盯着手机,就是研究怎么做素面,愣是说外面儿的东西不如这素面好吃,害的他打从m国回来,看着面条就想吐。

    ------题外话------

    还有一点儿没写完,时间到了,先传了,一会儿补字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2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