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嫂子与小姑子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整个春节,乔楚过的疲惫难当。(。

    都说时间是治疗伤痛的良药,那也只是让她的情绪不再那么激动,可心头的压着的那块巨石,始终没有因为天气转暖,冰雪消融而减轻半分。

    日子还是要一样的过,乔楚也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霉运都让旧岁带走,万物复苏,一切都可以欣欣向荣。

    昨天乔楚陪着舅舅,舅妈把叶晓和欧阳老师送上了飞机,看着两个人幸福的笑颜,欧阳老师的气色也好似好了很多,乔楚是打心眼儿里为他们高兴,真挚的爱情,确实可以战胜一切困难险阻,他们踏上爱的征途,那条路从此坦荡,一直通往幸福的殿堂。

    一直疏于与朋友见面的乔楚,今天终于是调整好了状态,约了白翎出来见面。

    两人见面,白翎还是忍不住眼圈儿一红,抱着乔楚哭了好半晌。

    一如既往,乔楚遇到的困难,白翎总是哭的比她凶的那个。

    没有告诉白翎关于爸爸的事情,这会儿她倒是能体会到雷绍霆所说的,一切都没有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别人跟着自己提前伤心了。

    “小乔,我还是不敢相信,奶奶就这么走了,奶奶一直身体都很好的,怎么会心脏病突发的呢?”

    哭了一会儿,白翎才放开乔楚,自己抹着眼泪儿,她是想念乔奶奶,可更心疼的是眼前这个坚强的女孩儿。

    她瘦弱的肩膀,到底要扛起多少沉痛的东西,到底内心要多么的强大,才能让她此刻看起来好像好好儿的。

    别人不明白,可是白翎懂得,乔楚是将所有的伤痛都深埋在了心底,一次次的打击,已经将她的意志打磨的愈加坚强了,她一直都是比同龄人活的成熟,她特别懂得抓住最重要的而非是将自己深埋在已经发生的悲痛中,好好儿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我也不知道,奶奶走的突然,也许并不是意外,但是现在奶奶走了,我连能问的人都没有,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一切的一切矛头都是指向我的,只要我还活着,就总有事实浮出水面的一天,咱们就等着吧。”

    乔楚淡淡的语气显得格外镇静,面对有可能出现的阴谋和危险,毫无惧色。

    “小乔,我发现你变强大了!”

    白翎安慰的一笑,由衷的赞叹着,看着乔楚那淡然自若的神情,觉得好似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打到她了。

    “人经历了这么多次的生死离别,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看透了生死,那么人自然就会变的强大了。”

    淡淡的一笑,道尽了对命运的无奈与唏嘘。

    “是啊,生活的磨砺,会让我们变的强大,我也是最近才悟出了这个道理,以前我总是去抱怨为什么总是我遇到渣男,我为什么倒霉,现在我倒很是庆幸,就是因为遇到了他们,我才更加确定我心里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白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次见面,远不是上次那样的一脸愁容,即便是现在依旧没有安志文的消息,却一切释然了很多。

    “安子过年回家了吗?”

    就算再怎么好赌,那春节总要回家看看的吧。

    “没有……”

    “怎么能这样儿?别的不说,这春节他也得回家见见家人啊!”

    “其实他没回来我觉得反倒是好事儿,这么些日子我也想了好多,我想安子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他不会是这样儿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不然,你们家三少也不会和他做这么多年的朋友了。”

    白翎也是想了好久才得到的这个结论,她和安志文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可以说一切都是从性转为爱的,可又谁能说由性转为爱的爱情就不坚固呢?

    不必经历太多事情,单看安志文的爸爸对他如此器重,在看手下的人对他死心塌地,便知道,他绝对不可能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赌鬼。

    “你的意思是,他这样做是有目的?”

    乔楚眉宇间带着疑惑,毕竟白翎与安志文交往不深,对于翎子这样的笃定,她还是颇有些担心的。

    “虽然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上一次是我太冲动了,事后我越想便越觉得是。”

    “那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真是这样儿,那倒是好了,乔楚虽然不敢确定,当然也倾向于往好的方面想,黑道上的事儿,还真就说不准,也许安志文真的就有什么暂时不能说的事儿吧。

    通过爸爸的事情,雷绍霆的隐瞒,乔楚也明白了一些事,虽然被蒙在鼓里是一件很难受的事,可反过来想,对方也许是完全考虑自己的感受,才做这样儿的决定的,如果不是出于在乎,谁又会如此大费周章呢。

    “我得帮他,扮演好我的角色,我还是要派他的兄弟四处找他,如果哪天遇到他了,还要规劝他别再赌了,他既然没有说明白跟我分手,那么我就还是他的女朋友,那我应该去做女朋友应该做的。”

    “会不会遇到危险?毕竟安子是黑道上的人,会不会是他的仇家找他,他才用这个方法躲起来?”

    乔楚问完了,随即又将这个可能性推翻了,这l市能动得了这哥儿几个的,还真就没谁了。

    “不会,如果是仇人寻仇,找不到他,早就拿我威胁了,我现在不是好好儿的吗?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还有他一帮兄弟保护我呢。”

    白翎拍了拍乔楚的手,意思是让她放心,事实也确实如她所说,安志文的一众兄弟,完全就是把她当做了少夫人了,对她保护有加。看小说最快更新)

    “那就好,不管怎么样,你自己都要注意安全,现在人心叵测,什么人都不要轻易相信!”

    吃一堑,长一智,乔楚算是见识过这人心险恶了。

    “你也是,那个秦子珊到现在还没找到,我想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可是,三少这么大的势力,秦子珊还真能藏这么久,这个女人也够阴的了,一定有人在背后帮她!”

    乔楚点了点头,眉宇间带着认同和凝重。

    她与秦子珊的梁子早就结下了,因着雷绍霆的事儿,秦子珊找自己的麻烦,虽然也是胡搅蛮缠,但算是冤有头债有主,可如今竟然对她的家人下手,这女人的险恶就可见一斑了。

    爸爸的事情,既然她知道,那是不是也跟着参与了呢?如果有秦子珊的份儿,那么爸爸岂不是凶多吉少?

    很多事就不能深想下去,越想就会越觉得可怕。

    “我现在只能等!等她来找我!”

    ……

    又聊了些最近的近况,白翎突然被电话叫走了,显得神色匆匆。

    乔楚一再追问,白翎也没把事儿说明白,只说是安志文帮里的事儿,等着她去处理,乔楚一听这个,觉得自己就不合适过去搀和了,便也没拦着了。

    又在咖啡店坐了一会儿,才起身离开。

    正这会儿,莫宛如来了电话。

    出了正月十五,这年基本也算是过完了,打从雷绍霆回来后,她就没去过雷家了。

    因为最近都快成了上门儿女婿的三爷也一直没回雷家,见天儿就是跟她在叶家腻歪着。

    理由无他,就是因为林家母女在雷家住的挺起劲儿的,既然春节没赶人家出去,这住下几天也没法儿再翻茬儿再说什么了,三爷完全是听了乔楚的话,别惹家里人不痛快才没有发作,但是人也肯定是不回家的。

    “丫头啊,今儿你跟绍霆回家来吃饭!”

    莫宛如的语气不是打商量,当然也没有到命令的意思,只是通知一声儿,找了乔楚,就不信那宝贝孙子不回家。

    “好,我现在正好儿要去找绍霆,一会儿我们就回去了!您放心!”

    乔楚急忙答应下来,她自然是喜欢和他腻歪着,可是这三爷大正月里的不回家,也确实说不过去。

    挂了电话,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直奔着雷绍霆的公司去了。

    乔楚到的时候儿,三爷还在开会。

    秘书送进来一杯咖啡,也出去了,诺大的办公室就剩下乔楚一个人。

    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一会儿又起身在办公室里溜达一会儿,最后,坐到了三爷那张真皮的老板椅上,掏出手机上网翻看新闻。

    这椅子坐着还真是舒服的很,腿一划,转椅转到了背面,冲着落地玻璃窗,看着外面儿繁华的街景儿,这会儿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了,街道上人是熙熙攘攘的,忽然感觉,自己好似脱离了那样的生活很久了。

    看得入神,没听见推门的声音。

    待到听到高跟鞋的脚步声,那人已经走近。

    听着脚步不是陈君姐的,乔楚正欲转身去看是谁,那人却先说话了。

    “三哥,这是宣传部最新一期的策划案,二哥说让我送给给你看看。”

    那声音甜腻的简直让乔楚牙都要倒了,可她还是听得分明,这是林绍琪的声音。

    总觉得这声儿跟自己的哥哥说话,显得哪儿有点儿别扭,让乔楚一时也说不上来到底哪儿不对,反正她是没听白翎这么和白南说过话。

    “三哥?……晚上能不能一起吃个饭?有些新项目的策划案,我想和你再谈谈……”

    试探的语气,声音愈加轻柔了起来,还隐约带着女孩儿的羞涩,听的乔楚哪哪儿的不舒服。

    腿再一划,转椅转了过来。

    林绍琪一愣,脸色诧异又难看。

    “怎么是你?”

    语气里满是质问与不悦,显然是在怔忪间脱口而出了。

    “不能是我?”

    乔楚微微一笑,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子备战的感觉,情绪莫名。

    一瞬的表情整理,林绍琪脸上急忙又浮现上微笑。

    “嫂子啊,你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三哥呢!”

    乔楚一直想不通,林绍琪如此自来熟是哪儿来的自信,即便想进雷家,也总该做个基本调查,查查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到底是什么脾气属性也好对方儿下药,显然这自来熟的一点不是雷绍霆喜欢的。

    又想起了那天,被林绍琪揉烂捏碎的紫色茉莉,便觉得她远不是看上去的那么无害。

    “奶奶刚打过电话来,让我和绍霆回家吃饭,恐怕不能赴你的约了!”

    乔楚靠在那张大大的老板椅上,虽然身形儿看起来更加的苗条精致,可气势上却没有丝毫的逊色,支在扶手上的胳膊,指背托着腮,随意慵懒的气质倒是和某爷有几分相似。

    “哦,瞧我,一忙就忘记了,奶奶也给我打电话了,那一会儿下班,我们一起走吧!”

    乔楚后脑勺儿直掉黑线,这女人也忒自来熟了吧,难道她一点儿都不知道她亲切的叫的那个三哥很不待见她吗?

    乔楚一时还真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一般她拒绝的人的方式也就是无言以对,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心领神会的,眼么前儿这个自来熟的林绍琪,显然就是其中一个。

    “嫂子,那我先出去了,六点半我再过来!”

    娇巧的一笑,很是无害,这任谁看来,都得觉得乔楚有这样儿的小姑子是一件挺幸运的事儿,可乔楚就是觉得哪儿都不对劲儿。

    也觉得是自己有点儿太敏感了,许是经历了种种,对别人都无法完全信任了,应了那句话,随着年龄的增长,你能信任的人也会越来越少。

    林绍琪走了没一会儿,雷绍霆就散了会回来了。

    一推门儿,见着那个拖着下巴,还有点儿气鼓鼓儿的小人儿,就忍不住乐了。

    “媳妇儿,嘛呢?”

    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奔着那个吸引他全数思绪的小人儿过去了。

    乔楚眼珠子转了转,看了一眼三爷,依旧保持着原有的姿势。

    她也不知道心里哪儿来的一股子气,说不清道不明的,要细说了,又觉得自己太神经质了。

    “怎么了?”

    弯身,俊脸移到女人面前,审视的看着那皱眉的小脸儿,有点儿纳闷儿。

    “你说你没事儿长那么帅干嘛?”

    没头没脑的嘟囔了一句,神情却很是认真中带着些许的不悦。

    三爷一听,有点儿哭笑不得,这长得帅也惹着这小妞儿了?

    “小脑袋又抽什么风儿呢?”

    宠溺的一笑,将那小人儿整个儿抱起来,放到大腿上,捧着那小脸儿,迫使她没别的地方可躲,只能看着他。

    乔楚也觉得自己脑袋是抽风儿了,怎么连他妹妹的醋都吃。

    “我哪有啊!”

    垂着眼皮,瘪了瘪嘴,也觉得自己胡思乱想的反常情绪有点儿无厘头。

    “还说没有?这嘴都要噘到天上去了!”

    带着三分邪气的笑意看着她,忍不住揶揄了一句。

    “刚刚林绍琪来了,送那个宣传部的策划书,她也来d&k上班了?”

    这事儿还真没听他说起,估计他当时知道这个消息时,也气的够呛吧。

    某爷眉头皱了皱,瞟了一眼那个计划书,显出了厌恶之色。

    “嗯,雷仲年力保,奶奶同意的!”

    “怪不得你最近赌气不回家呢!”

    这就说得通了,奶奶都同意了林绍琪来集团上班了,是不是就变相的说明了认这个孙女儿了?

    他们这样的决定,根本就没有顾及雷绍霆的感受。

    “嘿!小没良心儿的,爷不回家还不都是因为你?”

    “嗯?因为我?”

    “要不是你个小妖精见天儿的勾着爷,爷能往上门儿女婿上发展吗?”

    显然对于乔楚那一句嘀咕很是有意见,大手也不忘在那腰上软肉儿上捏了一把,以示惩罚。

    “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做,是某人死皮赖脸的不走吧。”

    调皮的转着眼珠儿,菱唇勾起,把男人那独特的坏笑学了个七分像。

    “爷这完全是救人于‘水火’,要不是某个小丫头欲求不满的直喊着‘还要’,‘别停’,爷早就走了。”

    “我哪儿有说过?”

    绯红的脸颊,嗔怒的瞪着男人那一脸得意笑容的脸,脑海里仔细搜索着,她是不是真的在情动时喊过这样儿大胆的话。

    “我有说是你吗?某个小丫头主动承认了啊!”

    又将那弹性十足地小屁股往上托了托,大手又回到腰间游移。

    每次斗嘴,都是乔楚吃瘪,除了弄个大红脸,完全扭转不了战局。

    “我看那个林绍琪,挺喜欢你这个三哥的呢……”

    不说刚刚那段儿了,又想起刚刚令她出鸡皮疙瘩的林绍琪。

    三爷浓眉一挑,愣是从小妞儿的口气里听出了点儿醋酸味儿。

    “她喜不喜欢,跟爷有关系?”

    “可是她很进入状态啊,一口一个三哥,叫的倍儿亲切,刚刚还要约你一起吃饭,和你探讨工作呢……”

    明明自己心里别扭,还不忘说着风凉话,乔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林绍琪这个人这么介意。

    雷绍霆听了这话,眸色一沉,露出不悦。

    要说三爷在乔楚这儿反应是迟钝了点儿,可是对于其他女人发出的信号儿,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个底儿掉的,那天林绍琪到阳台上叫他吃饭时,那眼神,他不是不懂那代表了什么。

    这让他对这个血缘上的妹妹更加的厌恶了几分。

    “我怎么闻着哪儿这么酸啊!”

    男人对上媳妇儿的小脸儿,又瞬间阴转晴天儿了,贴近她的颈间,使劲儿吮吸着她发丝间的香气。

    “啊——痒,痒……”

    脖颈间,某爷一下一下的呵着气,让乔楚痒的直躲。

    “我告诉你啊,你躲那个妹妹远一点儿,我看她心术不正!”

    乔楚笑的有点儿小喘,还是不忘记宣布主权,直接就把林芳大嫂的话用上了,俨然就是一个妒妇模样儿,可爱至极。

    “霸道的小东西,虽然我不承认,但是论起来,那也是你小姑子吧,没见着谁吃小姑子的醋的。”

    捏了捏那俏挺的鼻尖儿,再看看那吃醋的小模样儿,稀罕的恨不能将眼前这个小东西一口吃到肚子里都不到极致一般。

    “不管!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一点儿都不喜欢!”

    乔楚彻底就放上赖了,圈着男人的脖子,嘴瘪着,看起来超级委屈。

    “傻妞儿,不知道你这小脑袋里见天儿都装的什么,爷能搭理她?爷巴不得母女两个赶紧滚蛋呢!”

    “嘿嘿,那就好!”

    立马儿换了脸儿,给了三爷一个甜甜的笑容,还不忘记吧唧在那俊脸上亲了口。

    小媳妇儿难得主动,三爷哪儿能那么轻易放过。

    精准的捕捉到了那樱红的唇瓣,仔细的舔舐起来。

    开始的温柔描摹着唇线,渐渐变成了霸道狂野的掠夺。

    大手也顺着那曼妙的腰线一路向上,唇也在颈间来回吮吻。

    乔楚感觉口腔里的空气渐渐变得稀薄,意识也跟随着那早已砰砰乱跳的心变得飘渺起来,脊背犹如过了电似的,惹得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

    无法招架这强烈的攻势,小手无措的圈着男人的脖子,身体不自主扭动着,男人那火热且健壮的胸膛仿佛有着某种磁力,让她迫不及待的向前贴去。

    如葱般的手指,插进了男人那蓬松深褐的发,这是她情不自禁做出的动作,也是第一次如此碰触男人的头发。

    那种陌生且带着暧昧的触感,仿佛点燃了某一个兴奋的点,浑身都随之滚烫起来。

    “妖儿,这么热情?”

    邪肆的笑容,让男人那张魅惑众生的脸愈加的深邃,醉人。

    “……我们该回去了……奶奶,叫我们回去吃饭……”

    断断续续的话语,带着暧昧至极的喘息,劝说着某爷。

    可她的动作却与说的话坐着截然相反的反应,手上的动作还是显出多少青涩,在男人的发间,脖颈上来回游移,不知道该如何释放身体里越聚越多的火。

    最终,小手儿怯生生的慢慢向下,大胆的触上了那皮带扣……

    她是真的渴望着他,那种原始的,不受意识控制的感觉,身体的本能反应是那么的强烈,在不觉间,衣衫已经被褪去了大半。

    一点儿没有感觉到凉意,反倒感觉那火热终于找到了出口一般。

    此刻的两个人已经忘记了时间,空间,眼中只有彼此,强烈的*诉说着对对方的强烈渴望和立刻拥有对方的决心。

    “让他们等!”

    “啊——”

    毫不停歇的继续亲吻着眼前的小尤物,掐着那细柔的腰肢,一带,起身,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拖着那俏挺的弧线,向着内室走去,惹得乔楚一声儿惊呼。

    此刻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阻止这场旖旎缠绵。

    劲腰一沉,一提。

    迫不及待的推入,一*的狂潮涌了过来,又紧紧的将那火热箍住,浓烈的*,慢慢的升腾。

    那是上天早已设计好了的契合,一经接触,便不舍抽离。

    媚眼如丝,灵动如蛇,那让人欲罢不能的小身体,一次一次的让他不加自持的横冲直撞着。

    屡屡进入天堂的滋味,让乔楚那柔润的声音都染上了欢爱中特有的嘶哑。

    悱恻口申口今一声高过一声,浓浓热潮一浪高过一浪……

    欲海沉迷,缠绵绮丽。

    ……

    门口,林绍琪将这男女交织的火热的声音全部听到耳朵里,脸色绯红,手紧紧的攥住背包的袋子,另一之后则扣住门框,施着力道。

    胸口急促的起伏着,隐忍着什么似的,脚下灌了铅一般的呆立在门口。

    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房间内才恢复了安静,微不可闻的低低喘息已经无法透过房门传出来了。

    林绍琪好似意识到了什么,回过神来,轻手轻脚且迅速的奔出了门。

    见到红着脸的林绍琪行色匆匆的跑走,陈君似是知道了房间里发生着什么,本来要进去送文件的她,也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路奔跑着到停车场的林绍琪,大口的喘着粗气,心里和身体上产生的异样让她紧张的靠在墙上努力的缓和着。

    那磁性的声音,说着绵绵的情话,竟然是那个面色冷峻如冰的男人……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2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