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对于乔楚成功把离家了一大正月的雷三爷带回家的事儿,莫宛如给予了高度评价,在心里对于这个孙媳妇儿的肯定又多了几分彪悍养成:酋长的爱奴。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

    “开动吧!”

    雷震中气十足的发了话,一大家子人这才动了筷子。

    今儿这顿饭吃的格外安静,说多错多,大家深知这个道理,雷三爷能够和雷仲年与林家母女坐在一桌儿上吃饭,这简直都是难以想象的事。

    除了谨言慎行之外,无一不对乔楚的非凡能力表示肯定,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自然,今天人也不算全,没有雷家二少爷在场。

    雷绍峰自打庆城的事儿没办成,就有意无意的躲着雷绍霆,所谓做贼心虚就是说他呢,尤其是现在雷绍霆这边儿一点儿风吹草动都没有,他就更加莫不清楚底细了。

    所以从提说来,气氛还算是和谐。

    雷绍霆能够稳稳的坐在这儿吃饭,肯定是有乔楚的功劳的,心里却又另外的打算,不然,即便是奶奶同意,雷仲年力保,雷绍峰与林绍琪也无法进入集团工作的,他防水防的不着痕迹,却是在引君入瓮。

    三爷清楚,雷绍峰不可能消停儿的在雷仲年手下做一个特别助理就可以满足的,极力要回到集团,必定是有他不为人知的目的,而林绍琪到d&k,主要原因还是希望雷家人能正式的承认她,因为能进入集团工作,就足以说明了她向前迈进了一步。

    乔楚也知道这种尴尬境况,有点儿难为三爷,所以殷勤的在旁边儿给他布着菜,而三爷呢,也只吃乔楚夹过来的,一点儿都没忘桌子上伸筷子。

    “仲年吶,绍峰在你手下干的怎么样?”

    吃的差不多了,雷震撂了筷子,兴许也是觉得吃饭的氛围有点儿压抑,随口那么问着。

    “绍峰稳重,勤奋,交给他的事儿,我还是挺放心的,再历练历练,足能独当一面了!”

    雷仲年说完,还不忘扫了自己儿子一眼。

    对侄子如此高的评价,也分明是给雷绍霆听的,所谓雷绍峰再历练就能独当一面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提醒老爷子,过段时间,就可以再提拔雷绍峰了,因为上一次离开前,他本来就是集团的执行总裁的。

    自己的儿子被夸了,雷仲秋和白敏夫妇自然是很受用,适当的又谦虚了几句。

    “绍峰阅历尚浅呢,不过有他二叔指点着,肯定进步能快点儿!我也就放心了。”

    白敏笑的很是安慰,也不忘记抬高雷仲年。

    “大嫂太客气了!”

    “绍峰这孩子谦虚懂理,做事儿又缜密,仲年都跟我夸了好几次呢!”

    挨着白敏坐着的林素素也开口夸赞起来,笑容温婉娴淑。

    “咱们雷家的孩子啊,就没有差的!你瞧瞧,这绍琪不也是出落的这么大方得体,恬静懂事?”

    拜年嗑儿谁都会唠,捡着好听的彼此唱赞歌儿呗。

    乔楚听着这妯娌情深的劲儿,一口汤差点儿呛着,果然是自己的妈心疼自己孩子,雷绍峰从哪儿来的谦虚懂理,林绍琪又哪儿来的恬静懂事?

    “慢点儿吃!”

    一直优雅吃饭的雷三爷,听到身边儿正喝汤的小媳妇儿有点儿一样儿,冷峻的面容瞬间融化,宠溺之情溢于言表二嫁太子妃全文阅读。

    乔楚顽皮的吐了吐舌头,又低头儿继续喝汤去了。

    情意绵绵的眼神交汇,自然都落到了在座人的眼里,可大家也都习惯了,虽然一起吃饭的时候儿还不算多,可雷三爷宠妻无度这件事儿,是大家都明白的。

    “绍琪的工作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没想到这丫头在国外这么多年,洋墨水儿没白喝。”

    雷仲年一提起闺女,自然是喜上眉梢,但是看向雷绍霆的眼神里多少都带着些许的挑衅意味,这对父子的互相不待见,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爸,哪儿有您说的那么好啊,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和三哥学习呢!”

    林绍琪谦逊的一笑,又将那饱含情意的眼神投向雷绍霆,话里压根儿就没提二哥的事儿,眼里只有这个三哥。

    三爷的眼里只有乔楚,自然是不会给她任何回应的。

    也可以说,三爷整个一顿饭,除了自己媳妇儿,没有给任何人回应。

    这种冷处理,是他最大的限度了,最好不要有人招他。

    “三哥,我敬你一杯,以后还要你多多照顾!”

    林绍琪甜美的一笑,端起了眼前的那杯红酒,这现在没出正月,还算年里呢,所以每天吃饭喝酒莫宛如到没有拘着。

    俨然一个乖巧又不失活泼的小女生一般的林绍琪,这一举动看在大家的眼里也是向自己哥哥示好的一种表现,再正常不过了。

    一下儿,大家都把目光投向雷绍霆,他的态度现在显得至关重要。

    一脸无辜的林绍琪就那么着站着,端着杯子,眨巴着那懵懂的眼睛,脸上还飞起两抹红晕,那模样儿看起来可爱俏丽,任谁都不忍心对这样儿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说出拒绝的话。

    不过,那也得分跟谁,今儿林绍琪碰上的是雷绍霆,那么注定她这一副天真活泼的自来熟模样儿会被冷的彻彻底底。

    三爷优雅的吃着媳妇儿给夹的菜,整顿饭,只和媳妇儿说了一句慢点儿吃,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和乔楚的一切交流完全是靠眼神,彼此就完全明了。

    这会儿吃的差不多的三爷显得一派悠然,唇角隐约还能捕捉到一丝笑意,不过这笑意也只是给乔楚的,因为打从坐在这儿,三爷已经将所有人屏蔽在二人世界之外了。

    就这么坚持了几秒钟,总觉得几秒钟很是短暂,但是在大家都停下了动作,一片安静的时候儿,那几秒钟便显得格外长,每滴答一声儿,林家母女就会尴尬一分。

    “咳——”

    不知道谁低咳了一声儿,意在打破僵局。

    三爷对林绍琪的邀请置若罔闻,可这一大家子看着呢,面儿上总得过得去,不能老这么僵着,乔楚也看明白了,要是不答应,这林绍琪能总这么站着。

    往后抻了抻椅子,乔楚站了起来,特意将雷绍霆面前的那杯酒端了起来。

    “客人远道而来,照说这酒是应该喝的,不过绍霆一会儿还要开车,这一杯,我就替绍霆陪林小姐喝了。”

    优雅的举了举酒杯,浅淡的一笑,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力量,让人安静下来,只对她注目的力量。(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都知道三爷平日不喝酒,但凡面前有酒,那必是烈酒。

    乔楚喝完了一杯,面色不改,秀眉微微挑了挑,好像是在说‘满意了?’随即又坐回了椅子上将血。

    三爷幽黑深邃的眸光,始终锁着的都是一个乔楚,此刻嘴角扬起一抹骄傲的弧度,小媳妇儿那副为他挺身而出的样子,简直让他爱到了骨子里。

    林绍琪尴尬的努了努嘴,也不得不把杯中酒干了,默默的坐了下来,水汪汪的大眼带着委屈的看了看雷仲年,又低下头去。

    乔楚话里的意思也再明白不够了,她替雷绍霆喝这杯酒,纯属是因为不能疏忽待客之道,起码儿在她的眼里,林家母女始终就是客人。

    虽说气氛一瞬的尴尬,可也算是过去了,可就有这无法隐忍的,尤其在乔楚卷了林绍琪的面子以后。

    “臭小子,你妹妹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不出所料,看不下去发火儿的一定是雷仲年,怒瞪着三少,很是气愤,压根儿就不待见乔楚的他,也表明了一种态度,你乔楚代表不了雷绍霆,你喝的酒也不算数儿。

    其他人作壁上观,就连雷震和莫宛如也插不上什么话,第一,这让林素素母女上门也算是他们默认了的,确实没有估计雷绍霆的感受,这会儿要是再出来打圆场儿,明显就是跟自己宝贝孙子过不去了。

    第二则是这父子两个之间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不管拦着不拦着,早晚也是得爆发,反正雷家家大业大,他们翻桌子摔盘子,都由着他们去,丢人不丢人的也让他们自己掂量。

    另外,莫宛如心里也有底,就是雷绍霆身边儿坐着乔楚,多半儿是闹不出什么大事儿来,这一句,八成儿是雷仲年气的跳脚,雷绍霆跟没事儿人一样儿。

    “媳妇儿,吃饱了?”

    果不其然,三爷深情款款的对媳妇儿问道,就跟没听见雷仲年的话似的。

    “嗯,饱了!”

    “那咱回家!”

    三爷这话说的好像这儿都不是他家了似的,乔楚也不知道三爷说的这个家是叶家,还是中山别墅,总之不是风锦园。

    “好!”

    两人起身,却听一声儿怒喝。

    “站住!”

    见两人起身,雷仲年是彻底的火儿了,这儿子压根儿不把他当回事儿,当着一大家子人的面儿,这面子往哪儿摆?

    但是喊完了,自己也后悔,他那儿子什么时候儿给过他面子啊。

    “算了,仲年,绍霆他们着急回去,别贪晚了。”

    林素素急忙起身儿劝着,又给乔楚使了使眼色,示意她赶紧带着雷绍霆走,拉开着父子间的战争。

    乔楚虽说是接收到了这眼神儿,可没想配合。

    三爷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他做什么事情一定有他的道理,尤其她是见过病床上的萧然的,今天三爷做出如此举动绝不为过。

    她不明白雷仲年为什么就这么不待见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就不能坐下来好好儿的说话。

    “不行!我不允许他这么没教养,雷家就没有他这样儿的!”

    雷仲年一个是气愤,一个是面儿上下不来了,说什么都得据理力争。

    “爸,您别生气,三哥也没别的意思火血最新章节!”

    端着酒本来很是尴尬的林绍琪,这会儿却话里话外都帮着雷绍霆,这让别人看来,她的知书达理的好品质又加了不少分。

    “我看他走,走了就别再踏进雷家的大门!”

    狠话撂下,雷仲年冷冷的盯着儿子,显然是气的不轻,不停的喘着粗气。

    “行啦,和孩子置什么气啊,一会儿血压又该上来了!”

    林素素无奈的叹气,不停的劝说着,扶着雷仲年坐下。

    雷仲年压根儿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儿子,以为一句永远不要踏入雷家大门的话能够足够震慑到雷绍霆,因为在他的眼里,雷绍霆之所以可以这么嚣张,目中无人,皆是因为他在雷家这棵树的阴凉下,离开雷家,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可就如林绍琪一般,雷仲年也没仔细考虑他对上的是谁,便说了那番话,最后导致的结果只能是自己尴尬。

    因为在他话还在这房间里回响呢,三爷揽着乔楚已经走出门去了。

    当一个人连废话都懒得和你说了,那么证明你对他来说,已经一点儿够不上威胁,或者这个人一点儿都不在意你的任何情绪和想法儿了。

    雷仲年这样儿的交流方式,注定了他与儿子早已渐行渐远。

    “这个混账东西!”

    走出去好远,还能听见房间里传出来的雷仲年的大骂,他的儒商形象一到雷绍霆的面前立马儿破功。

    小风儿一吹,乔楚多少有点儿晕,那满满一杯烈酒干了,也够她受的,这会儿胃里还火辣辣的烧着呢。

    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依偎到了男人身上,步伐也显得有些不稳。

    “怎么了?”

    经历了刚刚的种种,雷绍霆并没有显现出一丝的挫败或者气愤,因为他对于雷仲年的态度,又上升了一个高度,那就是漠然以对,他的温柔只给眼前这个小女人。

    “我有点儿晕……”

    “让你个小笨蛋瞎逞能!”

    笑骂了一句,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柔情,将她的大衣翎子竖起来,又把围巾从领子外面重新围了个严严实实,刚吃完东西,最怕就是着凉了。

    “切,我那哪儿叫逞能啊?我是在帮你好不好!”

    “嗯,这么乖啊?”

    “他们不就是想方设法儿的让你承认那母女吗?连爷爷奶奶都不说什么,他们都不考虑你的感受,把一切的痛苦和压力都甩给你自己解决,反正,我就是不让他们欺负你,我不许……”

    见了风儿的乔楚,显然酒劲儿上来了,那娇憨的嘟着嘴,带着愤慨的小模样儿,简直让男人不知该如何疼惜。

    试问这世界上能欺负得了雷三爷的能有几个?要说真能实打实的欺负他的,还真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了。

    “好好好,有你这个小东西,谁都不敢欺负我了!”

    性感的薄唇,笑意深邃,哄着乔楚说着,明显也看得出,这小妮儿一杯烈酒下肚儿,这会儿微醺着,酒劲要上来了。

    他虽然不希望她喝酒,毕竟喝酒伤胃,可有时候儿他又挺想看到她喝了酒以后的媚态,要说平时的的她是个清冷高洁的仙女,那么喝了酒的她就是勾魂摄魄的妖精,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性感魅力,极度引人犯罪特种兵在都市。

    “那是!还不快抱抱我!”

    酒劲儿越来越高,乔楚觉得脚底下都轻飘儿的。

    “爷这不是抱着你呢?”

    手臂将他搂的紧紧的,忍不住逗弄着她。

    “不是这样儿啦……”

    哼哼唧唧的有点儿不满,胳膊攀上男人的脖子,身体已经卖力的往那伟岸的身形儿上爬了,乔楚这会儿迷迷糊糊儿的,俨然已经忘记了,这会儿两个人还在雷家大宅的院子里呢,估计看在别人眼里,还得觉得这三少奶奶多饥渴呢。

    三爷也没再继续逗她,双手在那小屁股上一托,就跟抱个小闺女儿似的,将乔楚抱了起来。

    晕沉沉的小脑袋搭在了男人肩窝,乔楚才满意的呵呵儿笑了起来。

    乔楚是满意了,可是抱着她往院子里走的三爷可就显得有些艰难了。

    熊熊的烈火燃烧着,呼吸都变得有点儿不顺畅了,这小东西是非要磨死他不可。

    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乔楚那修长的双腿直接就缠在了男人的劲腰上,脚踝处交缠别着,紧紧的和男人贴合着,亲密的没有一丝缝隙。

    迈一步,蹭一下儿。

    在这寒冷北风还呼啸着的夜晚,愣是吹不散浑身的燥热,因为什么啊,这不是摩擦着呢嘛,摩擦生热就是这个道理。

    俊挺的男人拔直了身板儿,冷硬,巍峨,却禁不住那小妞儿柔软的身子顺势往下滑。

    这一滑,一托,这高难度又刺激的动作,反复几次下来,三爷愣是脑门子都冒汗了。

    “小妖精,老实点儿!”

    低哑的声线儿,隐忍着巨大的欲火,惩罚性的在女人白嫩的脖子上啃了一口。

    “嗯?我挺老实的啊。”

    乔楚幽幽的抬起头,一脸无辜的看着粗重喘息的三爷不解的回答。

    这眼神才叫懵懂,这表情才叫无辜的令人无法拒绝。

    “还犟嘴?再蹭,爷在这儿就把你给办了!”

    威胁的话语却满是暧昧的情愫,在她的耳边儿警告着。

    就算再迷糊儿,乔楚也反映过来是什么意思了,她刚刚可没有细想过这动作是多么的隐忍犯罪,她就是想让他这样儿抱着,感觉到自己小小的,被保护着,被怜惜着。

    娇羞的再次将脸埋了起来,不再言语,可借着酒劲儿,乔楚还真就不知死活的在男人的脖子跟前儿呵起气儿来,不时的伴着咯咯儿的笑声儿。

    乔楚也认准了,这儿是雷家大院儿,他就算再兽性大发,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心里有点儿小邪恶的想着,自己这也算打了翻身仗了,省的在情事上总是自己占下风。

    想到这儿,就更加的大胆起来,不光吹着气,在不时的舔一下儿,咬一口,自顾自的在那儿折腾。

    “绍霆,我冷,再抱紧点儿!”

    喝了酒的乔楚绝对是‘蜘蛛人’,说变身就变身了一妇当关。

    边说着,还不忘扭动着腰肢,软肉儿往那鼓起的地方蹭上几下儿。

    某爷倒吸一口起,这小妮儿还真敢玩儿啊!

    知道她这是在恶作剧,可还是将手臂又收的紧了紧,将她往上托了托。

    “你冷?爷看你热的很!”

    欲火爆棚却无处发泄的是三爷,气的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儿,当然也舍不得真使劲儿。

    这小东西就是能轻易撩拨他身上的火儿,这停车场离着风锦园是最远的,这要是抱着她回去折腾,自个儿估计半路上就要爆炸了。

    隐忍,再隐忍!

    汗珠子顺着脑门儿滚下来,被这小妞儿折腾的浑身都燥热的很,可怀里的小人儿还跟没事儿人儿似的,该蹭就蹭,该啃就啃,生生儿的是要折磨他呢。

    “绍霆,咱们今儿回中山吧,舅舅家的床,我睡不习惯……”

    有点儿抱怨似的口气,柔柔糯糯的声线儿简直让人听了双腿发软,这**裸的邀请,一点点儿的消磨着三爷的意志。

    “小东西,看来爷下午没有喂饱你!”

    “流氓!”

    乔楚娇嗔的一笑,听着男人欲念丛生下特有的嘶哑声音,知道自己的小目的达成了,这会儿正好及时抽身的时候儿。

    “好啦,我可以自己走了!”

    一句话,无疑是一盆凉水浇了下来,乔楚心里窃笑,谁让三爷总在这事儿上欺负她?今儿机会难得,一定掰回一城。

    趁着手松的时候儿,利索的跳了下去,虽然头有点儿晕乎乎儿的,但还算可以站的稳当。

    “由不得你了!”

    三爷邪肆的一笑,将跳出怀抱的小人儿又一把给卷了回来。

    “那你想怎么样?”

    秀眉微挑,其实真正意思是‘你还能怎么样’?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索,三爷是把当特种兵的雷厉风行全用在和媳妇儿斗智斗勇上了。

    当乔楚被扑倒在那辆加长悍马里时,整个人还处于一种的状态。

    要说三爷这一招儿叫凌波微步都不为过,一切都太快了。

    乔楚惊的瞪大了眼睛直顺着气儿,可人家三爷大气儿都没喘一口,显然这高难动作并没有让三爷消耗什么体力。

    空调一开,车厢里立马儿暖和起来,就算不开空调,两个人身上也早已火热难耐了。

    “不行不行,咱们还是回去再……再……”

    说不下去了,酒劲儿也醒了几分,心里不禁低咒着自己的胆大妄为,怎么还不了解,三爷这我行我素的性子是谁也拦不住的呢。

    这还在雷家的停车场里呢,估么这让别人看到了,三爷肯定什么羞愧感觉没有,可以坦然面对,可她就惨了,这小脸儿还往哪儿摆啊我的贴身校花全文阅读。

    “来不及了,爷现在就要你,必须,马上!”

    不容置疑的话,压根儿就不等乔楚反驳,那吻已经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密密实实的将她的唇堵了个掩饰,没有温柔的前奏,来势汹汹,在她的方寸口腔中最大限度的勾缠着,汲取着本就不多的空气。

    早已被点燃了浑身火儿的三少,已经无法自持的循序渐进了,眸子里闪耀的也都是将身下的小女人生吞入腹的狼光,危险,魅惑。

    “……嗯……疼……”

    酥麻中带着丝丝连连的疼,那是一种暧昧的惩罚,让她又疼着,却又想要更多,口申口今的声儿都变了调儿,处处都透着火热。

    “妖儿,这都是你玩儿火的结果!”

    邪肆的一笑,整个身体都压了上去,密不透风的与之贴合在一起。

    卯足了劲儿的横冲直撞,激烈的无法自控的驰骋。

    绝美的契合,紧扎细腻咬合着钢枪铁骨,那一处丝柔尽**。

    ……

    雷绍霆与乔楚离开以后,雷家其他的人,也都悻悻然的散去,水爷没有想到,就在这冬末凉夜,在宅子的停车场里,上演着那样一幕旖旎梦幻的场面。

    从风清园出来的林绍琪,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偷偷溜进了风锦园,慢慢走到了那开满紫色茉莉的花房里。

    可爱活泼的模样儿已经不复存早,换上的却是阴冷的有些异样的眼神。

    手里的一把剪刀在夜色下泛着寒光,令人看了不寒而栗。

    林绍琪动作并不快,慢慢悠悠的在花房里迈着步子,走到深处,蹲下身。

    咔嚓咔嚓咔嚓——

    手下的动作却格外迅速果决,看着一根根齐齐被剪断的茉莉花,泛起满意的笑意。

    不一会儿,整个花房本来盛放的紫色茉莉,已经成了一地残花,林绍琪每走一步,脚下就狠狠儿的碾上下儿,满地的花瓣,最终没有一片是完整的。

    就在这没有开灯的花房里,谁都没有发现这儿有一个身影晃动着,做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大概半个小时后,林绍琪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开门,见着林素素正坐在房间里等她。

    “你去哪儿了?”

    “随便逛逛!”

    林绍琪扯动嘴角,似笑非笑,看起来表情很是诡异。

    “现在是在雷家,你就得懂的规矩,这不是你说逛就逛的,明白吗?”

    林素素面露忧色,语气严厉。

    “你早晚也是雷家的二夫人,我也早晚是雷家的千金小姐,这雷家大宅我连逛逛的权力都没有?”

    林绍琪不以为然,将剪刀放在桌子上,靠在沙发里。

    “你这孩子,能不能懂点儿事儿啊?你拿剪刀干什么了?”

    狐疑的看着女儿,林素素眉头紧皱着,就感觉这丫头最近有点儿反常打造电影教父。

    “没干什么啊,剪指甲!”

    这会儿的林绍琪哪儿还有乖巧懂事的模样儿,行动做派,完全是个小太妹一般,对自己的母亲也远没有尊敬的意思,更别说什么女儿是贴心小棉袄了。

    “你就作吧,我告诉你,你爸爸是我们唯一的倚靠,你给我收敛着点儿,别惹到了爷爷奶奶生气,对你没好处!”

    说完,林素素愤然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只留下林绍琪冲着那离去的背影冷哼一声儿,眼神中满是不屑。

    “素素,绍琪睡了?”

    雷仲年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儿林素素进门儿。

    “看来这孩子白天累着了,回来连澡都没洗,躺床上就睡了。”

    笑着摇摇头,一副拿女儿没办法的样子。

    “安排的工作是紧张了点儿,这开年了,集团有几个项目要运作,最近她和绍峰啊,有得忙了。”

    “年轻人,多历练是好事儿,你可别因为是咱们的女儿就给她什么优待,别把她惯坏了!”

    林素素接过毛巾,给雷仲年擦起了头发。

    “哎,要是绍霆有咱女儿一半儿懂事儿,我也知足了!”

    想起儿子,就忍不住叹息,甭管见面儿的时候儿如何的针尖对麦芒,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希望他能够争气点儿。

    “绍霆还小呢,慢慢的就明白你的苦心了!”

    “还小?比绍琪大了多少岁呢,整天就没个正形儿,现在找了那么一个女孩儿,就跟被灌了**汤似的,哎……”

    提起乔楚,雷仲年还是一百个不待见,林素素一边儿给他擦着头发,一边儿劝说着,心里却闪过一丝异色。

    乔楚是叶之桐女儿的事儿,显然雷仲年不清楚,不然不会对乔楚如此的,看来是老爷子和老夫人不想再勾起雷仲年的任何对叶之桐的心思,所以这过年才权衡这下,让她和女儿住进来了。

    “你和小孩子总置什么气啊,还是得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和女儿可还指望你呢。”

    林素素温柔的依靠在雷仲年的肩膀,通情达理的她自然让雷仲年心里甚是安慰。

    “素素,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仲年,我不苦,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做什么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我一定不负你!”

    誓言总是美好而动听的,也许说的人是不经意,而听的人却会记住一辈子,永远刻在心里。

    林素素听这句话已经不下百遍,可她依旧为这句话追寻着,希望能找到最坚固的基座,将这句虚无缥缈的誓言镶嵌起来,成为永恒。

    为了这句话,她隐忍,她等待,她一生都为之奋斗着。

    ------题外话------

    大家晚安啦,码字码的爪子疼啊…求安慰,求爱抚,求慰问!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3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