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三十章 小白兔遇到大女干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一顿饭弄的不欢而散后,小桃就开始和乔楚做了交接工作,显然是铁了心儿要走了。(访问本站。

    一个月的时间,变化太快了,外因变化还好,如果心境变了,也许就真的无法挽回了,乔楚追着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小桃一贯做事不拖泥带水,工作交接完毕,东西收拾妥当,也就用了三天的时间。

    收拾东西那天,是乔楚陪着小桃去的。

    本以为这几天王川会打电话问小桃的情况,可自打那天醉酒,雷绍霆和乔楚给川儿爷送回家,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

    至于小桃走,他到底知不知道,乔楚想,还是不知道的好吧。

    “桃儿,你为什么走这么急啊?你肯定有事儿!”

    乔楚坐在沙发上,也没打算帮小桃收拾,她见过了王川那痛苦的模样了,就更加觉得这两个人就不应该分开。

    “既然想明白了,就当机立断,拖拖拉拉的对谁都不好不是?”

    小桃笑的轻松,站在衣柜前,收拾着。

    “我真是搞不懂你了……”

    乔楚看着小桃这满不在乎的样子,直扶着额头叹息,她越是这样儿没事儿人似的,就肯定是有事儿,但是,小桃不说出原因,她再跟着瞎着急也没用。

    “姐,你说,我这虽然回去做老板娘,可这么高档的衣服穿着也不合适哈,还是算了,哪天你给放网站卖了吧!”

    小桃讲收拾起来的衣服又都一一挂了回去,背对着乔楚,她细细抚摸着每一件衣服的动作自然没有被乔楚看见。

    王川和别的男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他真的会陪着她去逛街,这衣柜里挂着的每一件衣服都是两个人一起挑选的,想到她换装出来,他惊艳的目光,心里就不禁隐隐作痛。

    “我可不管,拿走还是留下全凭你自己吧,人都不要了,还要衣服干嘛?”

    乔楚显然是堵着气说的这话,她就是不明白,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遇到事情不可以摊开来说清楚呢,两个人解决,总比一个人承受要好得多吧。

    可在不久以后,乔楚才终于明白,人都是说别人时道理一套一套的,到了自己身上,却完全又变成了另外一回事。

    有些事,真的不能说,也没法儿说,这其中要去考虑的因素太多太多了。

    “也是,断就干干净净吧!不过,吃到肚子里的,我也只能带走了!”

    小桃微微一笑,关上了衣柜,又转身儿,从包包里掏出几张银行卡,还有一把车钥匙。

    “姐,这些我就放在这儿了,我知道让你给他送去也不太合适,反正他来了肯定能看见的,到时候儿,你跟他说一声儿就行!”

    将东西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柜上,又环视了房间一周,这里每一个装饰,每一丝细节,都是她倾注了心血的,可这么温馨而美好的房子,她注定是没有这个福气的。

    一场美梦,终有醒的一天。

    小桃一直觉得,上天还是公平的,前面十几年的苦难,终于还是换来了和他的这一场难忘的时光,她知足了。

    如今离开,虽心如刀割,却没有遗憾,有的只是怀揣着那美美的只属于两个人的回忆前行。

    “哎……明天几点的飞机啊?不是,几点的火车啊?我去送你吧!”

    除了叹气,乔楚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小桃是她的妹妹,虽然可惜她与王川的感情,可打心里还是希望她能够幸福,如果这样的选择,她觉得是幸福的话,那么也只能支持和祝福了。

    “不用了,我最受不了那哭哭啼啼的送别场面了,姐,又不是永别了,你那么伤感干嘛啊,妹妹我可是踏上新的人生,过我的小日子去了,你该为我高兴才是!”

    小桃眼瞧着乔楚木着一张脸,一直就没有一个笑模样儿,赶紧坐到了旁边儿,劝说着。

    “自己好好儿照顾自己,姐知道你心里苦,如果哪天想通了,就回来,我不管谁也得管你,知道吗?”

    说到这儿,乔楚眼圈儿就有点儿泛红,其实她没有多了解过小桃的身世,总觉得小桃不说,就不要扒人家的伤口,可是,她心里知道,比同龄人成熟,有主见的小桃,一定不会是她平时示人的洒脱模样。

    “我姐对我最好了,有你这个坚强后盾兜着我呢,我到哪儿都不怕了!姐,你也得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和三爷在一起,你和我不一样,你和三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一定要幸福下去。”

    “……好!”

    半晌,乔楚才答了这么一个字,接下来又是一阵儿的沉静。

    “好啦,姐,你弄成这样儿,我都舍不得走了,可别耽误我奔向幸福生活哈!收拾差不多了,我去趟洗手间,咱们就出发!”

    说完,调皮的一笑,起身奔着浴室去了。

    关上门的一刹那,小桃的眼泪便止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舍不得,真的舍不得,没有遇到他,没有遇到她们,她一直觉得自己就一片浮萍,随波逐流,飘到哪儿算哪儿了,可如今,她真的舍不得啊。

    打开水阀,水敲打在琉璃的洗手盆上,啪啪作响。

    当初装饰房子的时候儿,她特别喜欢这个七彩琉璃的洗手盆,本来没打算动什么大工程的她也作罢了,可没想到第二天她从工作室回来时,这个洗手盆就已经装好了。

    他就是那样的一个男人,平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好像什么事儿都不会去在乎,可他却记着她的喜好,把事情想到她的前面。

    “桃儿,你没事儿吧?”

    “姐,我没事儿!”

    小桃捧起水,扑到脸上,冰冷的水激着皮肤,坚定着信念。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房间里的东西基本就没怎么动,离开的一刹那,关门的声音在小桃的心里生生的碾过。

    再见了,川儿爷……

    ……

    小桃走后的又三天,乔楚也开学了。

    紧张忙碌学习之余,还要顾及着工作室的事情,霸道又欲求不满的三爷实在是受不了,直接吩咐陈君,从集团分配了一个人过去管理工作室,绝对的高薪,而这个人,乔楚还正好儿也认识。

    “是你?”

    那日,三爷派的人来报道的时候儿,心里就好似明白了什么,来的人正是她还千夜魅陪酒时,一个多星期连续点她台的人。

    这也是她下海坐台陪酒,接待的唯一一个客人,自然印象深刻。

    “少奶奶,您好!我叫王亮。”

    态度很是谦逊,还带着点儿不太好意思。

    “这怎么回事儿啊?”

    “当初我也是听吩咐办事,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您那段时间手臂受伤,不能喝酒,三少就派我去,算是……”

    “监视?”

    “不是不是,就是看着您不让您喝酒,不算监视!”

    王亮急忙摆手,虽然在集团里现在也混到了部门经理,可是看到乔楚还是没来由的紧张,打从他那天在千夜魅见到她第一眼,就知道这个清冷高贵的女孩儿不会不会在那儿呆太久,若说第一天是摸不着头脑的为了前途去了,那么后来几天,倒觉得这事儿也没有那么难办,反倒和她在一块儿坐着挺舒服的。

    “呵呵,你别紧张,我带你熟悉熟悉流程,以后还要多拜托你了!”

    乔楚一听,心里一阵儿的窝心,那段时间其实没过去多久,可好似她与雷绍霆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她还记得后来在千夜魅喝酒时,许乔调侃说有人接连点了她一个星期的台了,是看上她云云,当时三爷就抄起电话狠狠儿的骂了一句‘你给我找的是什么人’,想必就是这件事儿了。

    她不知道以后还会听到多少关于三爷在背后做的让她幸福温暖的事,总之,她真的是幸福的天下女人都羡慕的那一个。

    关于网站维护和时尚风向都有专业人才处理,王亮过来就是统领全局,帮乔楚分忧,基本他在这儿,乔楚就可以直接当甩手掌柜的了,只需要重大活动出席一下儿就好。

    这样倒是不错,乔楚也乐于从繁琐的事情里抽离出来,那本来也不太是她擅长的,又上学,又代课,还要忙工作室的事情,确实占用了太多的时间,三爷不疯才怪。

    “爷给你推荐的人怎么样?最近没那么累了吧?”

    夜色正浓,两人依偎在一起,三爷就忍不住邀功了,因为今儿尽兴的很,自然是觉得自己的抉择非常的明智。

    “多谢三爷,三爷真是不怕我尴尬,竟然找了一个点过我台的人去帮忙呢。”

    乔楚趴在肌理紧致的胸膛里,睨了男人一眼。

    “什么?”

    一听这话,三爷都没往细里想,直接炸了庙儿了,这陈君办事儿一向稳重得体,怎么能找这样儿的人呢?哪儿跟哪儿啊。

    三爷一炸,乔楚才明白,三爷压根儿就不知道派去的是谁,便把事儿说了个明白。

    显然,当初找人的事儿呢是黑子找的,这次分配的是陈君,彻底两岔儿了。

    “不过某人真是霸道的可以呢,愣是想出这么个辙,那时候儿我记得某人说放了我了,怎么还派人去千夜魅看着我啊?”

    水幽幽的眸子灵光波动,一瞬不瞬的看着某爷,想看看他怎么回答。

    “呦呵,小妞儿,那时候儿就跟爷那儿装睡呢啊?我是说过放了你了,可你没听见后半句,就是再让爷碰上的话,那就是一辈子了!”

    一个翻身,将小妞儿压在身下,密不透风的紧贴着,俊逸非凡的脸上带着三分邪气的笑着。

    “切,这事儿哪儿由得了我啊,还不都是三爷说什么是什么?”

    别过头,紧紧的抿着嘴,绷着笑。

    “没良心的小东西!要不是爷坚持不懈,付出我的精神和*,能把你个小妖精收了?”

    惩罚的在那小腰儿上捏了一把,又低头儿在那绯红的小脸儿上一通儿啃咬,惹得乔楚左右摇着头直躲,终于还是绷不住笑出声儿。

    “好啦好啦,知道你对我好啦!”

    要是不讨饶,还不知道三爷会相处什么幺蛾子呢,乔楚赶紧绽放出最灿烂,最幸福的笑容来肯定三爷的歪理邪说。

    “光说哪儿成啊?来点儿实际的!”

    “什么实际的?赶明儿我召开个记者招待会,就这件事儿跟媒体朋友们好好儿说说,让他们都知道三爷是怎么承受着付出精神和*的双重折磨,欺负我的,行不?”

    “嘿!女人,越来越贫了啊?”

    某爷浓眉微挑,捏着她的小脸儿蛋儿教训起来。

    乔楚嘿嘿儿笑个不停,反正他们两个要是这么逗闷子下去,那绝对是能说到明天早上去。

    “看爷怎么收拾你!”

    “嗳嗳嗳……等会儿等会儿,我有正事儿跟你说呢。”

    乔楚推拒着,不让某爷那压下来的唇再做进一步的动作,弄得某爷眉毛都拧一块儿去了。

    “怎么一到这会儿就有事儿?说!”

    “我听说,川儿爷要把他和小桃住的那套公寓卖了?”

    “媳妇儿,咱能一天不操心别人家事儿不?你没看爷这儿急着呢?”

    不满的抱怨着,还非常形象的配合着动作,腰身一沉,那早就昂头问好的火源在那白皙的皮肤上可劲儿的蹭了两下儿。

    “说正经的,他真要卖那个房子啊?”

    那可是承载着他们两个人美好回忆的,就真的那么卖了?看来是真的一点儿念想儿都不想留了。

    “已经卖了!”

    “啊?太可惜了吧,那里还有那么多小桃的东西呢。”

    乔楚忍不住叹息一声,川儿爷速度还真够快的。

    “你想要?”

    “不是想要小桃的东西,是不希望川儿爷把那房子卖掉,当然了,这也不归我管的事儿,就是觉得两个人彼此喜欢,就这么放弃了,太可惜了。”

    “那爷要是保住那房子,你怎么谢谢爷啊?”

    某爷笑的像只狐狸,眸光中带着让人难以猜透的算计,盯着身下的小兔子,邪唇轻勾。

    “可以吗?如果能不让川儿卖那个房子,就太好了,因为我看得出来,他要是卖了,事后肯定后悔的。”

    “先说怎么谢?”

    三爷关心更多的是这个,这倒让乔楚提了三分警觉。

    “那房子你买了?”

    恍然从男人那透着精光的眸子里读到了这个信息,幸好脑袋转的快了点儿,不然还不知道某爷会提出什么非分要求呢。

    “小妞儿变聪明了呢!”

    夸赞着,在那小嘴儿上深深一吻。

    “绍霆,你真好,你也觉得他们两个断不了吧!为他们保存这份回忆。”

    如果三爷也是这种感觉,那么就证明她想的没有错,这房子里太多属于两个人的回忆,太有意义了。

    “傻妞儿,爷可没那么伟大!”

    “那你买那房子干嘛?”

    “他们俩成不成我不知道,反正丫川儿肯定后悔卖这个房子,爷买这个房子,就是要等他后悔的时候儿狠狠儿的敲他一笔,市场价两千万,丫要想买回去,起码儿五千万朝上,爷不会亏的,放心吧媳妇儿!”

    乔楚顿时一脸的黑线,敢情这爷算计的是这事儿呢。

    “奸商!”

    狠狠儿的在某爷的手腕儿上咬了一口,彻底咬出来一块儿手表来。

    “嘶——小东西,爷不是奸商,爷只想奸你!”

    不用过多猜测,也能知道,小白兔定然是逃不过大灰狼的蹂躏了,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晚,两厢纠缠到天明。

    ……

    在这个城市里,有人沉溺在幸福中,就必然有人在痛苦中煎熬。

    秦子珊自从庆城回来,与雷绍峰分开,便将自己关在这个封闭的房间里,这里环境不错,虽然无法与外界接触,看起来像是暗无天日的地狱,却是安全的所在。

    这是一个秘密人物为她找的地方,连她都没有得见其人,一切都是通过邮件联络。

    来到这儿的时候,她也被蒙着纱布,七拐八拐的被带到这里。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知道这里还住着别人,偶尔会听到开关门的声音,那便是有人出去了,但是始终判断不出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只知道,这个秘密地点,就连雷绍霆都不会找到她,更方便她隐蔽在暗处行动。

    “二哥,我哥的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最近风头紧,本不太合适给雷绍峰打电话的,可是她实在是坐不住了,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出来,上次劫车就折了五个人,现在总不能劫狱吧,可是自己哥哥,她也是了解的,想找方法翻案还真不容易的。

    “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秦子珊狐疑的问了一句,那种不好的预感又再次浮现,她现在藏身于此,对外面的世界不甚了解,也只能靠网络,难道发生了什么?

    “那你上网看看吧,雷绍霆欺人太甚!”

    雷绍峰语气里带着愤慨,好似是替秦子珊打抱不平一般。

    平时收发邮件,并没有太关注与新闻,可今天打开网页一看,今天网上疯狂转载的视频,竟然是她的哥哥和两个男人在一个大车的后车厢里……

    尽管画面经过处理,人脸有些模糊,可那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哥哥,她怎么可能认错!

    她满心以为就算劫车没成功,雷绍峰为了计划书还是会想办法将他捞出来,却没想到竟然哥哥遭受这样的凌辱,显然雷绍峰意思是这件事儿完全就是雷绍霆所为。

    秦子珊紧紧攥着并没有挂断的手机,愤怒已经到了边缘。

    “子珊,你没事儿吧?咱们见面儿商量商量!”

    电话那头,雷绍峰又试探性的追问了一句。

    “这是雷绍霆指使的?”

    “除了他,你觉得还有别人有这个能力?当初你哥差点儿找了三个男的轮jian了乔楚,这事儿我也有耳闻,你觉得雷绍霆会对这件事儿善罢甘休吗?这么多年,是你不了解他,还是我吧了解他?他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后来又是那个许乔,她自杀又差点儿连累乔楚一块儿死,这笔账你觉得雷绍霆会算在谁的头上?还有庆城的事儿,他早晚也得查到你我!所以,我们必须有个周密的计划才行,电话里说不方便,我们见面详谈!”

    雷绍峰第三次提出了见面,秦子珊一瞬的沉默。

    “又是乔楚……”

    秦子珊咬牙切齿的咀嚼着乔楚这个名字,阴狠的眼神透着杀意,恨不得现在就将乔楚碎尸万段。

    “子珊?”

    “二哥,见面的地方我会通知你的!”

    嘟——嘟——嘟——

    挂断电话的声音,让雷绍峰抓狂的将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一并掀翻在地。

    这个臭娘们儿,竟然也学精了!

    那日林绍琪的话,确实是醍醐灌。”

    “好!”

    这会儿,在念桐中心刚上完课的乔楚背着琵琶走出来,边走边拿出手机查看,未接电话到没有,到有一封未读邮件。

    点开一看,一个带血的骷髅头瞬间占满了整个屏幕,仿佛从屏幕里钻出来了一般。

    啊——

    头皮发麻,惊叫一声儿,手机脱手而出,后退了好几步。

    踉跄的身体被一个强有力的手臂接住,本来就被惊吓到的乔楚又是本能的一声尖叫,挣扎着。

    “楚楚,是我,明轩,明轩!”

    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有那清淡的青草香,乔楚才回过神来。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平复着狂跳着的心脏。

    “明轩,吓死我了!”

    谭明轩弯身捡起手机,屏幕一脚已经破碎了。

    “怎么了?”

    “我刚刚接到一封邮件,突然冲出来一个带血的骷髅头,吓了我一跳!”

    平复了一下的乔楚,后退了一步,离开了谭明轩的怀抱。

    “摔坏了,我陪你去买一部新的吧!”

    谭明轩看了看手机屏幕,默默地记下了那个邮箱地址后对乔楚说。

    “没事,修修还能用的,可能是恶作剧,上一次我就接到过一次,放心吧,这会儿没事儿了!”

    乔楚微微一笑,结果了手机,深深呼出一口气,才发觉浑身都冒了一场冷汗,那熟悉的画面和她上次接到的邮件一模一样。

    一次可能是恶作剧,那么第二次收到,绝对不是偶然。

    到底是谁!

    “没事就好,我送你回去吧!”

    今天是和关老约在这儿喝茶,心里也小小期待着遇到乔楚,却没想到真的遇到了,却是这样儿的场景,看来危险一直都没有远离她。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外面有车等我!”

    “也好!”

    目送她走出门,才将记下来的邮箱地址编辑后发了出去。

    随即,又拨通电话。

    “劲,给我追踪这个邮箱的位置!”

    ------题外话------

    求各种冒泡,评论,最好是长评,有打赏的哦亲!

    不要让爷孤军奋战嘛!~(>_<)~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3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