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有你足够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就在林家母女拜访了中山别墅的三天后了,林绍琪还真就在中山别墅靠山腰的位置买了一套别墅,户型面积完全与三爷的别墅一模一样儿,当然,乔楚是没去过,都是听被抓了壮丁林芳说的。(访问本站。

    短短三天,这事儿就敲定了,中山别墅区是一个成熟社区,根本没有新房出售了,所以,林绍琪是找了人,高价买的二手房,正好儿人家买来压根儿就没住过,也算是新房了。

    这一个消息,让乔楚听了心里别提多别扭了,这见天儿山下不远处儿总有一双眼睛对自己的男人虎视眈眈的,偏偏那个人还是他的妹妹,这事儿不得不说,是相当诡异。

    “三爷,这事儿你怎么看?”

    乔楚慎重的表情,很像是在征求‘元芳’的意见。

    一贯保持着早晨一杯咖啡,一份报纸的习惯,三爷雷打不动的坐在沙发上,沐浴着晨光,品着醇香。

    “过来!”

    三爷悠哉的靠在沙发上,将报纸放下,冲着女人勾了勾手。

    一身纯白色宽大家居服的乔楚看起来像个大布娃娃一般,苦着一张脸,乖乖的走了过去。

    赖赖唧唧的在男人怀里窝着,瘪着嘴,不太高兴,关于林绍琪在这儿买房的事儿,她是上了心的。

    “傻妞儿,干嘛苦着一张脸啊,咱搬家不就成了,和房子卖了!”

    “搬家?一向勇往直前,直面困难的三爷,今儿是怎么了?”

    窝在肩窝咯咯儿发笑,一听三爷的方法竟然是‘打不过,咱躲得过’就忍不住揶揄了两句,她还以为三爷得说类似赶她们走或者更高价买下那房子呢。

    “咱们走不是怕了她,是爷一星半点儿都不想对这种无关紧要的人浪费精力,明白吗?”

    聪慧如她,一定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水幽幽的眸光闪亮,墨黑的瞳仁灵动的转来转去,最后释然一笑。

    这话里的意思,她也理解的清楚透彻了。

    如果说将其赶走,或者兴师动众的买下房子,将林绍琪逐出中山,三爷绝对是有这个能力,且是信手拈来,可就代表林绍琪此举引得了雷绍霆的注意了,那么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如今三爷带着乔楚直接搬走,而且还把房子卖掉,摆明了就是你林绍琪再怎么折腾,都入不了人家三爷的眼,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

    这一招儿无招胜有招,绝对能把人心伤的透透的。

    “你说,你是她哥,她干嘛这儿稀罕你啊,变态啊!”

    明白了三爷心中所想,自然是幸福又满足,可一想起林绍琪那看到他的花痴样儿,乔楚的气儿就不打一处儿来。

    三爷被媳妇儿那小样儿逗的忍不住直乐,以往清冷性子的她,如今是越来越露出泼辣的一面儿,完全是将他看做自己所有物,别人不能妄想的架势,那嘟着嘴,瞪着眼的小模样儿,越看越喜庆。

    “你还笑!”

    乔楚拿眼睛横了一下儿那笑的爽朗的三爷,虽然那笑容帅的惊天地泣鬼神,一早就能看到这样儿的美景儿极其养眼,可也就是因为他太优秀了,才被那么多人觊觎,一想到这儿又不免气闷。

    “小东西,爷想吃了你,怎么办?”

    三爷情不自禁的在她小脸儿上啃了一口,大手早就探进了宽大的家居服里肆无忌惮起来。

    “禽兽!快放开我!跟你说正事儿呢!”

    乔楚扑棱着,以示反抗,当然,怎么扑腾也逃不过三爷的手掌心儿就对了。

    “丫爱怎么着怎么着,反正咱们眼不见为净就成了!”

    虽然那小身体极具诱惑,可刚刚晨练过的三爷也舍不得再折腾她了,这会儿也就是手下过过瘾而已。

    “哎,你这妹妹可跟你一点儿都不像!奶奶那边儿到底是什么态度?让她们母女回来过年,算是接受了吗?”

    一想到雷绍霆的母亲还躺在病床上,乔楚就忍不住叹气,这事儿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们两个这儿当然是觉得母亲委屈,可在别人眼里也有可能觉得雷仲年十年都不曾抛弃妻子,已经很不容易了,想来爷爷奶奶这次没有阻止,也是心疼儿子的缘故。

    “现在他们接不接受已经不重要了,雷仲年有万分的把握让他们接受!”

    说到这儿,脸色一瞬深沉下来,锐利的眸光深邃幽暗。

    “怎么说?”

    “雷仲年带着雷绍峰看来是要打翻身仗,最近几个项目谈的都不错,已经占据了集团大部分的资金,目的就是要打压我开年的项目,如果估算不错,下一步,他应该是要提拔雷绍峰了!”

    对于雷仲年这样的举动,他一点儿都不奇怪,外表看起来儒雅谦逊的雷仲年其实惯用的就是背后下刀的阴狠手段。

    当然,商场如战场,兵不厌诈,不管对方是如何阴狠,都不能成为你失败的理由,要对付阴狠的人,那么就要比他更加阴狠。

    本来这些商场上的事情,他不想让乔楚知道,凭添烦恼,但是在压力重重之下,他唯一可以吐露心声的也恰恰就是眼前的小女人了,和她说说,心里便可以松快不少。

    “你是他的亲儿子,他为什么总是帮雷绍峰呢?这对他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

    看到男人眉头紧锁,乔楚就忍不住为她的男人打抱不平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当然,这个娘不爱是没法儿爱,所以才造就了他乖戾嚣张,以自我为中心的性子,因为在这个世上,他也只能信自己,依靠自己了。

    “当然有好处,雷绍峰那点儿水平不足为惧,即便是升的再高,最终也只能是被人操纵的棋子而已,雷仲年虽然不待见我,但他更不待见雷绍峰,他需要一个帮他树立形象的人,让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代贤良君主,可以领导d&k集团!”

    “他不已经是董事长了嘛?还需要证明什么?再说d&k本来也是你们雷家的,谁掌舵也没差吧。”

    呆萌的看着男人,问的认真,她是真搞不懂男人的世界,那些已经在权力最高端的人还需要再争什么。

    “是副董事长,只差一个字,这个集团就不是他的!”

    三爷性感的薄唇勾了勾,这一句并没有讽刺的意味,更多的是一些意味不明的无奈。

    “绍霆,你很累吧!”

    心疼的看着他,在她的眼里总是任何事情都不会难倒的男人,其实背后付出的艰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拇指抚着他的微皱的眉头,一下下儿的为他舒展,想将他眉宇间的隐藏的疲惫全数抹去。

    “傻妞儿,为什么这么说?”

    享受着女人的温柔碰触,她眼里的心疼让他心跟着强烈的跳动。

    “你为了家族和气,为了爷爷奶奶,隐忍着自己的心痛,没有去阻止林家母女,其实那天就算我不劝,我不说,你也不会真的翻脸,掀桌子的,如果你真要那么做,你有一百个一千个方法对付和解决这件事儿,而且每一种方法都可以让他们痛不欲生,而你选择的只是和你爸爸斗斗嘴而已,没有任何实际行动,你为了妈妈怨怪你爸爸,却又不能真的狠下心来去做什么,因为你心里一直都明白,那是你的爸爸,在你的内心深处,依旧渴望着并不多的父爱,在别人眼里,你是一个嚣张霸道,唯我独尊的人,其实他们不知道,你才是那个最善良,最重情的人!”

    乔楚边说着,声音都越发的有些哽咽,因为越这么说,便越心疼着眼前的男人,她所说的这些只是浅显的理解,他身上背负的责任与压力,也许是她无法想象的。

    “乔,这辈子能拥有你,就足够了!”

    温热的唇,挟带着那丝柔醇香的特浓咖啡的浓烈味道,慢慢的靠近,慢慢的印上她的。

    这一吻,并没有平日里的霸道狂野,而是细腻温柔的品味。

    那如三月桃花般娇艳的唇瓣泛着清甜,在认真描摹那绝美唇线的同时,忘情的吮吸着那醉人的味道。

    主动的回应着男人那魅惑浓烈的气息,攀附着男人的颈项,沉浸在他独独给她的柔情里。

    唇齿相依,濡沫相容。

    心灵的交互,令对方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变得鲜活,跳动,人生从此冠上了更加非凡的意义。

    ……

    春季的第一股暖风吹进人们的心房,终于可以脱去厚重的衣服,轻装上阵了,就在人们迎着春日暖阳感叹这生活美好的时候儿,在北城监狱里,却有一个人再也见不到这璀璨的阳光了。

    秦子州,死了!

    虽然秦家落魄,但是不妨碍人们的八卦精神,一个贪污犯家的落魄公子,劣迹斑斑,臭名昭著,如今入狱后不到两个月,便惨死狱中,这是继前一阵儿网上疯狂转载的重口味视频后,有一个引起人们巨大兴趣的新文。

    而这次,主流媒体的介入,更是让这件事儿一下引起轩然大波。

    网络上也出现了这件事儿的热门词语——“空调死”。

    这个热门词语来自于监狱方给出的官方说法,秦子州因为怕冷整夜开着空调,房间空间狭小,最终因温度过高,导致身体严重脱水,不治而亡。

    这个说法,漏洞太多,首先,监狱这个地方,那就是人间炼狱,除了重刑犯可不是每个人都有住单间儿的待遇,更别说什么空调了,即便是有空调,你一个人怕热,不可能整个房间的人都跟着你作死吧。

    也有人说,人家秦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花钱在监狱里弄个单间儿住那还是没问题的,自然空调等设施也是一应俱全,没有人一般人想象的条件那么差。

    老百姓的众说纷纭,也表明了一个事实,就是秦子州这个‘空调死’未免有点儿太牵强了,只因为他是一个贪污犯的儿子,在l市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没有人会去帮他说什么话而已,事儿是出了,可是社会舆论却出奇统一的一边儿倒,大多人认为这样儿的社会败类死就死了。

    有这个坏人的形象先出来了,大家也就很简单的忽略了关于监狱方失职或者另有内幕的问题。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较真儿的永远是那些少数的,很容易被舆论大潮拍打下去,随之淹没。

    只有少数人痛心疾首,比如秦子州的已经神志模糊的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疯了,林家上下想要追究责任,可多次与监狱方交涉无果,显然背后有更强的实力支撑着。

    林家虽然经商,家底殷实,但是在l市,还排不上豪门的前十位,而这十位之间的实力又差距很大,可见林家比起那些真正的豪门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所以,即便多方打听到最后知道个大概的来龙去脉,也只能销声匿迹,认倒霉了。

    秦子珊看到这个消息时,简直不敢置信。

    前几天她还去监狱看过哥哥,而且已经说好了,只要她将事情办妥,那个神秘人自然就会帮她救人的,怎么会这么巧,哥哥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难道是走漏了风声,有人要杀人灭口?

    那么能知道她计划的只能是陆宇。

    稳住心神,打电话给陆宇,那头儿接电话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醉意。

    “子珊啊,我和陈叔儿他们刚刚还说起你呢,在那儿呢?要不过来一块儿吃点儿?”

    舌头都有点儿打卷儿的陆宇,显然是喝大了。

    “陆宇,我哥是怎么死的?”

    “什么?你哥死了?”

    电话那头儿听到这话也是一惊,酒气去了大半儿。

    秦子珊顿了顿,思忖着陆宇如此反应的可信程度,毕竟最近他们之间确实合作了几次短平快的小生意,陆宇也还算讲信用,按比例分成,一次都没有亏待过她,多少博得了她一些信任,可是哥哥突然出事,除了是陆宇走漏风声,她想不出第二个人能听到她和哥哥的对话。

    “难道你不清楚?”

    “这话什么意思?我现在在长洲,已经呆了两天了,那边儿的事儿我怎么知道?”

    陆宇调高了声音,有点儿不乐意,对与秦子州的死他确实也是吓了一跳,显然这件事儿是有人故意为之,而且背景实力雄厚。

    “那你帮我查查,我哥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秦子珊的语气软了软,此刻她还没办法和陆宇翻脸,而且听电话里的口气,好像他是真的不清楚l市这边儿发生了什么事。

    “我下午回去,回头给你电话!”

    这是他接近秦子珊的一个大好机会,慎重抉择后,直接告别了陈叔,谈生意的事儿也就暂时搁置了,从饭店出来,驱车往回赶。

    因为他心里意识到一个危险的问题,就是秦子珊亲人相继离去,一旦她生无可恋,做出过激行为,那么她一定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而那个垫背的,肯定就是乔楚。

    而这一头挂了电话的秦子珊正好儿就在盘算着,该如何为哥哥和秦家报仇。

    不管是不是陆宇走路风声,陆宇是没有能力害死哥哥的,那么后背就另有其人,虽然她不愿意去想,但是这个人*不离十的就是雷绍霆。

    那次探监的时候儿,哥哥也说过这样儿的话,雷绍霆这次是要要了他的命的。

    雷绍霆!雷绍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秦子珊的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满眼的愤恨随着眼泪涌出越聚越多,到达崩溃的边缘。

    哭了好久,好久,却发现即便再怎么哭,也都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安慰了,那种孤独的令人窒息的感觉将她紧紧的缠住,紧紧的闭着眼睛,双手在脖颈处来回抓,仿佛有一个无形的手遏制着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喘息。

    陆宇再次回电话的时候儿,已经三个小时以后了。

    “是雷家人的关系,但是具体如何操作的,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

    果然雷家,果然是雷绍霆!

    抄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二哥,你说的事情,我考虑清楚了!”

    ------题外话------

    抱歉啊,亲们,昨天晚上失眠,今天早晨五点才睡的,爷今天一天就跟犯了大烟瘾一般哈欠连天,精神完全无法集中,更的少了点儿,见谅。

    明天一定恢复的,大家晚安啊,盯不住了…

    ps:感谢锦似安袭的花花和钻钻,爷很不争气的更了这么点儿,晚上肉偿给乃,么么!

    还有飞鸟飞鸟123的票票,感谢感谢!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3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