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各方在行动!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三爷办事儿一向雷厉风行,说搬家就搬家了,可是毕竟是两个人的第一个爱巢,乔楚还是舍不得将它卖掉,更何况,三爷养着的那条鲨鱼一时半会儿也运不走,也就先那么放着了。(。

    整个l市,产业不少,可多半都是市郊的别墅,空气好,住着舒服,可多少还是出入有些不方便。

    要说离着乔楚上班和学校最近的地方儿,还就得数雷家大宅了。

    反正现在雷仲年带着林家母女也回自己的别墅去住了,也正好儿两个人就又搬回去了。

    爷爷奶奶见着俩人儿回去自然是高兴的很,心里对与雷绍霆多少存着点儿内疚,三爷性子冷,脸上总是一副冷峻表情,让人说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即便想弥补,也不能碰这个硬钉子,只有加倍对乔楚好,希望能把有点儿僵的关系缓和一下儿。

    所以,乔楚这三少奶奶当的是稳当又踏实,平时陪着爷爷奶奶聊天儿下棋,偶尔去舅舅那边儿走动走动,日子过的悠闲恬适。

    雷绍霆日渐忙了起来,秦家岭那边儿拆迁已经动工了有半个月了,还有一个月就可以正式启动项目,可此时却是陷入内外交困的状态。

    雷仲年与雷绍峰对他的打压是一波接着一波,完全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先下手为强的将资金链重装整改,让他开年的项目没有办法继续,而且他还发现一直以来对外界保密的新项目开发计划好像被人窃取,此时雷绍峰手底下的一个新项目除了修改了一个名字,整体计划都几乎和他要开发项目一模一样。

    对于如此强烈的攻势,他只能选择隐忍蛰伏,伺机而动,毕竟大的方向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老大,计划书外泄,看来是除了内鬼了!”

    兰溪翻看着开年集团总结的几个大项目,不屑的一笑,对于有人在背后捣鬼的事儿并没有太多惊讶。

    “外泄也是好事儿,很多查不到的事情,现在反倒简单了,我们只要等就行了,我们就且看他们怎么打!”

    凉薄的唇紧抿,眸光如炬,被打压至此都未见半分颓势,相反,眼底里自信的光芒显得尤为悠闲。

    “秦子珊那边儿始终查不到落脚点,没想到竟然还有我们找不到的人!”

    兰溪又把话题转到秦子珊,语气里就不免有些气闷了,试问她兰溪想查一个人,还从没有查不到的时候儿,可如今这个手无寸铁的秦子珊,竟然倒成了个棘手的。

    “耐心点儿,现在是打心理战的时候儿,谁要慌了,谁就输了,秦子州的死讯放出来,秦子珊一定会出现,就算我们不找,也有人在帮我们逼她出来!”

    一派悠然自得,修长的手指间那璀璨的光芒翻飞如被施了魔法一般,见过太多人玩儿打火机,没有一个比三爷耍的好的。

    “好戏要上演了,我最喜欢看窝里反的戏码儿!”

    兰溪笑呵呵儿的说着,有些东西不必说明白,其实彼此心里都清楚现在外面发生着什么。

    “保护好乔,其他都不重要!”

    “是,誓死都会护嫂子周全!”

    兰溪这句话答的慎重,声音都有点儿发颤,经历了庆城的事情,老大还能如此信任她,再一次将保护乔楚的任务交给她,感激之情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

    ……

    “少主,那个电子邮件的端口查不到!”

    “大概方位都不清楚吗?”

    谭明轩不禁眉头深锁,如果一下儿便能查到地址,那还真有可能是恶作剧,既然如此隐蔽的发一份邮件,看来绝对是有预谋的了。

    “不清楚,不过倒是有一个发现!”

    肖劲回答的谨慎,他也是这几天经过比对分析,才得出的这个结论。

    “有话就一次性说完!”

    一贯优雅沉稳的谭明轩,一旦遇到关于的乔楚的事情就会略显得急躁,看着肖劲欲言又止的样子,不免焦急催促。

    “这个邮件地址虽然来回跳了很多端口,但是一切东西都有其规律性,经过比对,找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少主,您看!”

    从文件夹里抽出了一个分析表,上面密密麻麻的比对数据,话里虽说是找到了一丝蛛丝马迹,不过是谦虚的说法,其实就是已经可以确定的事情了,不然他也不敢报给少主了。

    谭明轩眸光锐利,在纸上草草扫了一眼,心已明了。

    正在这会儿,办公室的门推开,那个一脸严肃,端庄优雅的谭夫人走了进来。

    “母亲,您怎么过来了?”

    合上文件夹,恭敬的起身迎接。

    “明天与d&k集团的签约,准备好了吗?”

    “一切准备好了!”

    “我果然还是没有料错,雷仲年还是雷仲年,永远都是利益当先,只要数目诱人,让他与魔鬼交易,他都不会有丝毫犹豫!”

    谭雪端坐在老板椅上,冷冷的一笑,目光悠远看向虚处,话里满满的都是对雷仲年的了解。

    “这个项目谈成,可以获得巨大利益,能让他一举上位,恐怕d&k集团的最高领导人就要易主了。”

    谭明轩笑着称是,不过心里却觉得雷仲年孤注一掷的做法儿太过冒险了些,这个项目是东四环最大商业圈的整体洗牌,收益巨大,但是如果一旦有任何闪失,却会将d&k集团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那么有人问了,雷仲年明知道如此冒险,为什么还要去做呢?

    权力,都是权力的魅力!

    又有人问了,他已经是d&k集团的副董事长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尤其是这头着,想替少主解决忧困。

    “劲,母亲恐怕已经有所察觉,玄组暂时不要动!”

    谭明轩此刻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儿,脸色带着些许的苍白。

    肖劲急忙过去扶住谭明轩,心里感慨万千,少主对他们玄组这些人真的是亲如兄弟,即便是关乎着乔楚的安慰,他都不愿暴露玄组的行踪。

    “少主,我们的命是你给的……”

    “不必说了,我既然救了你们的命,就不会再让你们送命,劲,我如此努力地训练你们,不是让你们为我卖命,是希望你们终有一天,能够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不用为任何人卖命!咳咳咳……”

    “是!少主!”

    肖劲堂堂七尺男儿,此刻眼底却湿润起来,他们跟对了人,也只有少主才会这样为他们着想着。

    “明天我亲自去,我不会让楚楚有事,你去御谭府底,查一查近期进来的都是什么人!”

    吩咐完,谭明轩慢慢转身,不再说话,那略显疲惫的背影明显是告诉肖劲,不必再劝什么了。

    肖劲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关上门的一刹那,那猛烈的咳嗽又持续了好一阵儿才停下,站在门口的肖劲忍不住掉下了男儿泪,最终转身离去。

    ……

    “二叔,明天的这个项目签约顺利,那么我们d&k又能更上一个台阶儿了。”

    此刻会议室只留下两个人,雷绍峰语气里透着兴奋,仿佛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正坐在主位上的雷仲年,嘴角也不易察觉的一笑。

    “不要轻敌,虽说是合作关系,但是也不要忽视了任何细节,毕竟如此大的项目,明天合同书你可给我看仔细了!这次项目谈成,也好和你奶奶谈恢复你职位的事。”

    雷仲年中气十足又不失对晚辈的温和,所谓恩威并重的度让他拿捏的很是到位。

    “是,多亏二叔的提拔,合同书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只不过,我担心的是明天绍霆会不会……”

    雷绍峰抬眼看了看二叔的表情,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可是后面儿的意思也不言而喻了。

    “不会,他的性子我还是了解一些的,这项目签约失败,对他也没有好处,雷氏倒了,背后的大树也就倒了,他还不至于这么不知深浅!”

    雷仲年话说的很是肯定,俨然一个了解自己儿子的父亲一般。

    可是,在商海徜徉几十年,对人心应该洞若观火一般的透彻,却单单对自己儿子的看法是这么的扭曲,在雷仲年的心里,雷家三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

    在外面嚣张,仰仗的是雷家的势力,而在家里嚣张,则仗的是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宠爱,即便是雷绍霆轻而易举的将雷绍峰击垮,顺利接掌首席执行总裁的位置,都没有让雷仲年对他有任何的改观,这一点上,不得不说,雷仲年绝对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糊涂鬼。

    糊涂鬼总会做出一些糊涂的举动,这也就不足为怪了。

    “呵,那就好,绍霆就是平时嚣张任性,急功近利了一点儿,对您还是有所畏惧的!”

    态度很是中肯,一副兄长关怀弟弟的模样儿,有点儿恨铁不成钢,又有点儿替弟弟开脱的意思。

    殊不知,这话就是拱火儿呢。

    不提这个有所畏惧还好,一提这个,不就是给雷仲年上眼药呢嘛。

    “他对我有所畏惧?哼,我看再不打压一下儿他的嚣张气焰,还真就爬到我头上来了!”

    “二叔,您别生气,绍霆年纪小不懂事儿,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雷绍峰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说这话完全不是往圆里面儿说,而是往人家上火的地儿说。

    “年纪小?你比他也大不了几岁吧,怎么就没见你和你爸那么说话啊?这不是年纪大小的问题,就是没有教养的表现,整天跟那群狐朋狗友的混到一块儿,还找了个舞女当媳妇儿,这不是直接打我的脸呢嘛?”

    一提起儿子,雷仲年又是气了个脸红脖子粗,雷绍峰好一顿劝,才算是消了火儿。

    “别的吧倒都是小事儿,就是乔楚这事儿弄的有点儿……哎,这个女人心机重,现在眼瞅着爷爷奶奶也越来越喜欢她,绍霆涉世未深,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也难怪,毕竟美色当前,男人嘛……”

    “这种儿媳妇儿我可要不起,等把这些事儿忙完了吧,到时候儿也由不得他了!”

    雷仲年气闷的叹了口气,现在大局为重,等他正式接掌了d&k,在经济上对雷绍霆施压,把那女人踹了,想必他那不懂事儿的儿子也能掂量清楚孰轻孰重。

    ……

    入夜,风轻,月皎星朗。

    风锦园里,一派安详温馨。

    雷绍霆坐在书房的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仿佛弹钢琴般忙碌着。

    一旁的贵妃榻上,乔楚捧着ipad在玩儿保卫萝卜的游戏,时不时的发出几声儿低呼,偶尔冒出一句,“我的萝卜阵亡了!”

    某爷便会抬起头,宠溺的看看那窝成一团儿的小人儿,这种相依相伴的感觉,让他越来越沉溺。

    “媳妇儿,我渴了!”

    “等着哈,我给你倒水去!”

    乔楚放下那眼瞅着又要挂了的萝卜,穿上拖鞋,乐颠颠儿的去倒了水,又端到男人的面前。

    手臂一勾,将那小人儿收进怀里,在樱粉的唇瓣上啄了一下儿。

    并不是想使唤她,而是感受着平凡夫妻之间那种流淌着淡淡温情的感觉。

    两个人在一起,不可能只有激情燃烧,有的时候儿,这样安静的对坐,聊天或者只是眼神交汇,更加的能够温暖到内心的深处,将所有孤寂都赶走。

    “你忙什么呢?”

    乔楚好奇的看着电脑屏幕的鬼画符一般的分析表,简直头大。

    “这是集团新项目的企划还有收益比。”

    知道跟乔楚说了,她也不见得懂,可对上那双萌动的大眼,就忍不住和她说说自己的事情,感觉两个人更为贴近。

    “哇,收益这么高?”

    “看懂了?”

    “没有,反正这儿比这儿高出那么多,一定是可以赚很多钱啦!”

    顺着某爷指的地方,显得傻乎乎的乔楚看的似懂非懂,反正收益那一格儿比成本那一格高出那么多,那一定是可以赚很多钱就对了。

    “这不过是保守估计和主线收入,如果整个项目铺开,还会有源源不断的附属企业产生效益,估计到时候儿比这个还要高出一辈!”

    虽然看出她不懂,可还是很耐心的告诉她,并不需要她真的懂,只是喜欢她对自己的事情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么厉害!绍霆,你真棒!”

    由衷的赞叹着,本来就知道这男人无所不能,可是在数据面前便更加的说明一切了,搂着他的脖子,在那俊脸上使劲儿的亲了一下儿。

    都说女人爱男人源于崇拜,他们的开始确实有些特殊,但现在的乔楚有的时候儿确实就如一个小粉丝一般的仰望着她的男人,那个即便是前路布满荆棘也依旧可以闲庭信步的男人。

    “妖儿,如果这话是在床上说,爷更受用!”

    奖励般的在女人眉心一吻,一路向下,鼻尖儿,脸颊,下巴,最终停留在那柔软润泽的唇瓣上,疯狂的吮吸起来。

    缠绵良久,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乔楚此刻已经眼神迷离,媚态尽显。

    重新呼吸到氧气的她才算是回过神来,双颊绯红,笑的犹如一朵盛放的茉莉,典雅中自带一种独特的妩媚气质。

    “三爷,您能有一件事儿不扯到床上去吗?”

    娇嗔的横了男人一眼,紧抿着那微微红肿的唇,小样儿看起来特别诱人。

    “能啊!扯到桌子上也一样儿!”

    大手在那楚宫细腰上一掐,将那小人儿一下儿抱到了桌子上,兽血沸腾的三爷已经跃跃欲试了。

    乔楚一声儿娇柔的低呼,双腿被那硬邦邦的身体撑到两边,动弹不得,俨然就是一只待宰的小羔羊。

    “好啦好啦,我信了信了,快放我下来!”

    “上来了还想下去?”

    男人戏谑的一笑,没打算放开,还邪恶的对着那柔软的地界儿顶了顶。

    乔楚自觉和这禽兽男没有道理可讲,只能转移话题说别的,而且还是得三爷关心的话题。

    “一会儿再说啦,我想先看看妈!”

    一提萧然,雷绍霆也不得不停下,最近没有在这边儿住,这是电话联系欧叔,倒是有一阵子没看了。

    虽然还没嫁给雷绍霆,可自从那次在半山别墅见到了萧然跟着他叫了妈,就一直这么叫着,许是自己从小就没叫过妈妈,对于妈这个称呼觉得很是珍贵也很是温暖。

    “好!”

    关掉了工作的网页,打开了监控视频的画面。

    虽然每次看到的情景都是母亲在那儿静静的躺着,可每一次看到她还在那儿,心里就已经无尽的安慰和满足了。

    那场车祸是如何发生的,他并不清楚,等他从学校回来时,妈妈就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躺就是十年,如今竟然也习惯了,也许在某一个角度来看,她在那儿躺着也许更幸福一些。

    “欧叔就这样陪了妈十年吗?”

    乔楚看着此刻坐在床边的欧文生,尽管屏幕上他的脸并不是很清晰,可依旧能感觉到那房间里流淌的爱意和温情。

    “嗯,以前我不懂,也很排斥他,我觉得我妈身边陪着的人只能是我爸爸,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欧叔,雷仲年一次都没有去过!”

    “也许是近乡情更怯,害怕见到爱人这个样子,只有选择逃避!”

    不明白雷仲年因何十年不见妻子,乔楚还是希望将事情往好的方面想。

    “他是选择逃避,不是因为没有照顾好妻子的自责,不是害怕听到我妈任何不幸的消息,他是在逃避责任,也许我妈躺在那里,也是他愿意看到的,这么多年没有离婚,都是因为奶奶在那儿压着,不然,你以为他会如此隐忍吗?他恨我的,我不知道因何而恨,可是提起我妈时那种眼带恨意的样子这么多年从未减少过。”

    雷绍霆低沉的声音毫无波澜,这些事对于他来说已经麻木了,该痛苦的,开愤怒的,早已经发泄出去了,现在提起,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可内心的翻涌是任谁都不会再窥探的了。

    乔楚一瞬的沉默,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本来应该幸福的一家人,如今支离破碎,而对于十几岁就失去了母亲的雷绍霆来说,这十年的心路历程是如何艰难走过的,一想到这些就感觉心疼不已。

    “林绍琪二十岁了,他早已经背叛了我妈,充满恨意的人却是他,很好笑吧!”

    雷绍霆讽刺的一笑,眼底的痛楚隐藏在幽暗的眸光中。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恐怕不是我们可以说得清的,绍霆,我只希望这些过往的东西不要困住你,一味的去想就会变成无法去除的心魔,最终痛苦的只有你,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刚刚还一室旖旎氛围的书房,此刻更多涌动的是相濡以沫的扶持,也只有在她的面前,那个总是屹立不倒的雷绍霆才会显露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俊容微展,将头埋在女人的颈窝里,不夹带任何*,只是想吮吸着那馨香,让自己的心绪平静。

    “在某种程度上说,妈妈比起你爸更加的幸福,不用去管那些尔虞我诈,只安静的沉浸在自己的梦中,身边儿有挚爱人守护,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欧叔的这份坚持也许可以感动上天,妈妈一定会醒过来的!”

    任由男人这么倚靠着自己,暂缓他的疲惫,轻声细语的安慰,源源不断的向他输送着正能量。

    一个人如果总是沉浸在痛苦之中,每日承受折磨,那么不管多强大的人有一天终究是会崩溃的。

    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可以放开过去,慢慢去洗涤他心头的伤痛,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可她愿意用一辈子去尝试,去守护,因为他值得。

    ------题外话------

    现在一切进入白热化,明天的签约是否能签成?又会给d&k集团带来怎样的危机?乔楚是否会像谭明轩那样推断会遇到危险?明天到底是什么事情牵绊住了三爷?

    太多问题了,爷会给乃们一一解答滴,嘻嘻!大家晚安啦!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3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