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十年一梦,昙花一现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d&k集团与业内一批新兴起的黑马企业签约的大日子,是多方媒体关注的焦点,签约地点定在东鼎会展中心的环绕会议厅,场面甚为宏大。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

    本来两个公司合作的事宜,不必弄的人尽皆知,可这次雷仲年势在必得的气势,想将这件事弄的轰轰烈烈。

    他就是要让业内人士以及各大媒体都清楚,d&k改朝换代势在必行,而下一代领导者绝对不会是前一阵子刚刚在东郊打了漂亮一仗的雷绍霆,而是今日签署主宰d&k命运前途的他,雷仲年!

    面对媒体,雷仲年谦恭有礼又不失上位者的威严,令所有在场的人也都不禁望而兴叹,想做业内的领军人物,必定应该有如此的气势才行。

    而那匹横空出世的黑马,一直都神秘的从未露面,今天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人们也都是满怀期待,有一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感叹,能够让d&k如此大手笔的合作伙伴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可谓是强强联手。

    “今天是d&k集团与逐年集团的一次强强联手,在不久的将来,在东四环将出现一个辉煌,雄伟的商业帝国,那里将集中全球知名企业的总部为一体,将打造一个令世人瞩目的……”

    主持人在台上慷慨激昂,恨不能将所有的好词儿都放在这开篇上了,台下人听了也有得跟着热血沸腾,感觉d&k集团又将迎来一个新的高度。

    一直在台下瞩目位置坐着的雷绍霆与雷绍峰只有一座之隔,此刻两人各怀心思的看着台上即将上场的签约双方。

    雷绍霆眸光锐利如鹰如隼,俊容一派悠然,任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另一旁的雷绍峰显得最为紧张,不时用余光警觉的看向这边。

    “绍霆,一切还是要以大局为重的!”

    心里发虚的雷绍峰终归还是道行浅,在异常紧张的气氛下提醒了这么一句,生怕下一秒雷绍霆就会奔上台去,将签约的事儿给搅合了。

    三爷略带嘲讽的一笑,双眸微微眯了眯,将眼底的精光掩去,侧过头,看着那一脸戒备的雷绍峰带着些许的好兴致。

    “你怕了?”

    “你也不用过于自信,鹿死谁手很快就会见分晓了!”

    输什么不能输了气势!

    虽然他对上那双晦暗不明的眼睛时,心里也没来由的一沉,就觉得这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雷三爷不会这么轻易妥协,可事情已经安排妥当,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只要签约成功,雷绍霆就只能等着退出d&k这个舞台了。

    他与雷绍霆之间太多不为人知的恩怨,外面看两个人是兄友弟恭,暗地里却剑拔弩张,不知道交锋了多少次了。

    “这么多次,你赢过吗?”

    三爷轻笑,似是听到了世间最滑稽的话,反唇相讥。

    雷绍峰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眼底阴狠之色尽显。

    “但这一次,我不会输!”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人又恢复了刚刚一直看台上的专注表情,此刻雷仲年已经上台致辞。

    另一方富有诗意的逐年公司的代表则是一个相貌平平,但眼含精光的中年男人。

    他是一个新面孔,恐怕这l市的上层人士都没有见过他,所以更显得神秘非常。

    在这里就不多加赘述此人了,大家只要知道,他是谭夫人的第一心腹,一辈子对谭雪马首是瞻就对了,姑且就叫他马瞻好了。

    雷绍霆这次本就没有要阻止签约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就算是签约成功,这个计划不过是空壳子,那完美无缺的计划书,又岂是那么容易被偷走的?

    今天过来,不过就是想确定一下儿,这个约签成了才好。

    雷仲年与雷绍峰签约完便会全副精力着手于这个项目,他做起事来反倒更加方便而已。

    风险固然存在,不过,没有风险便不好玩儿了。

    此刻台上笑逐颜开,满心欢喜的签约的双方,还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雷绍霆的掌控之中。

    可,就算天神一般无所不能的雷绍霆,毕竟还是人,自然做不到面面俱到,也不会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就在一个小时后,发生了一件令他痛不欲生的事情,因此事的爆发,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

    ……

    一早,三爷出门儿早,乔楚醒来时手边已经冰凉。

    如今被三爷毫无下限的宠着,也养成了赖床的习惯,一夜缠绵,浑身酸痛的乔楚睡到了九点才醒过来。

    她知道今儿是d&k的大日子,雷绍霆是必须到场的,本来早说好了今天要去给奶奶扫墓,也只能推到了明天,三爷说什么不让她一个人儿去。

    秦子珊一天没找到,就一天不能安生,经过庆城的事情后,她变得格外听话了,不让出门儿,她就在家里窝着。

    爷爷奶奶出门去了,她也不用一大早过去吃饭,就在风锦园的小厨房里下了口素面,又转回楼上洗澡去了。

    刚从浴室出来,就听着座机的电话铃响,也不知道响了多久了。

    乔楚冲过去就急忙接起,本能的以为是三爷的电话,要知道那火爆脾气要是听她这么多声儿都没接电话肯定得急了。

    “绍霆,我刚刚洗澡呢!”

    “楚楚,是我,明轩!”

    那头儿的语气,显然是听到她接了电话而松了一口气。

    谭明轩确实是松了一口气,他暂时追踪不到发邮件的人,可反向思维,他们要害乔楚,看住乔楚,自然就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明轩?你怎么知道我家里电话的?”

    有点儿纳闷儿,看来无所不能的人除了雷绍霆,还有个谭明轩,要知道雷家的电话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问到的。

    “呃……这个不重要,你今天要出门吗?”

    “不出门,下午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过在家就可以,有事儿吗?”

    电话那头的谭明轩不禁眉头微蹙,乔楚没有出门的计划,那么是什么事情可以让她成为牵制雷绍霆的事,亦或是潜质雷绍霆的根本不是乔楚?

    “没什么事儿,前两天听悦悦说想你了,让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随便找了个理由,谭明轩尽量让语气听起来轻松。

    一听关悦,乔楚脸上呈现出了柔和,她与关悦也算是忘年交了,虽说年纪差不上几岁,可毕竟她还叫着雷绍霆叔叔呢,所以辈分在那儿呢。

    “悦悦啊,她怎么不自己给我打电话?最近我学校的课忙,所以念桐中心那边儿调课调的少了。”

    电话里聊天,远比见着谭明轩本人来的自然的多,乔楚也不由自主的与他闲聊起来,坐到书房的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

    另一头的谭明轩也巴不得就这么一直聊着天,一是听到她的声音就很舒服,二是她一直在座机上接着电话,那就说明她安全的很,有人再想害她,也不可能去雷家大宅吧。

    “嗯,听悦悦说了,哪天叫着悦悦我们一起吃个饭,不然这丫头不定要怎么缠着我叫你出来呢!”

    “好啊,悦悦喜欢吃辣,咱回头还吃川菜去!”

    ……

    就这么和谭明轩天南海北的聊着天儿,时间在不知不觉的过去,乔楚忽然感觉,如果她不知道谭明轩对自己的心意该多好,他是一个很难得的朋友,这样聊着天儿,觉得很是舒服。

    点开监控视频,这也是乔楚知道这个视频后的习惯,只要有空在家,就会打开视频看一看欧叔和萧然的事情,一个是帮雷绍霆尽尽孝心,另外一个,从这视频里,能感受得到那种浓浓的深情。

    突然——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给那温馨的房间带来一股不和谐的气息。

    乔楚心里莫名一紧,这么久以来,她是第一次看到房间里出现除却欧文生和萧然的第三个人。

    “楚楚?”

    “啊,我在!”

    紧紧的攥着手机,乔楚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恐惧从何而来,她并没有急着挂断电话,忽然就觉得还是能听到谭明轩的声音,才不会觉得自己现在是孤身一人。

    那个人是是谁?为什么身影看起来如此熟悉?

    “你没事吧?”

    本来流畅和谐的聊天,一瞬的凝滞,那头儿的谭明轩也心头骤然一紧,一切不好的感觉都全数袭来,但是又怕吓到她,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

    “没事,你说……”

    乔楚稳了稳莫名狂跳的心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房间里进来了陌生人,为什么没见欧叔进来呢。

    那黑色身影背对着屏幕,脊背微微起伏,仿佛在和躺在床上的萧然说着什么,情绪有些许的激动。

    谭明轩接下来说的话,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是随口敷衍着一个好字。

    只见那黑色身影往前挪了两步,抬手摸上那挂水的瓶子。

    那动作很是奇怪,好像是调节药水的速度,又好像手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往药水里注射。

    难道是医生?可欧叔不就是医生吗?

    那男人动作迅速,抬手摸输液管子到放下来,也不过几秒钟时间。

    退了两步,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向外走去。

    就是向外走的这几步,几乎让乔楚屏住了呼吸,瞪大的眼睛带着的完全是不敢置信。

    惊喜,害怕,猜疑……

    一下子涌起来太多的情绪,让乔楚应接不暇。

    那是爸爸,一定是!

    即便是背影,她也绝对不会认错。

    爸爸有腿疾,虽然不算严重,到仔细看去,走路时整个上半身都习惯于向左边歪着的背影,她看过太多次了。

    爸爸竟然认识雷绍霆的妈妈?

    这又是何渊源呢?

    乔楚心里激荡着再一次看到爸爸的欣喜之情,原来雷绍霆没有骗她,爸爸真的没有死,她得尽快将这个消息告诉雷绍霆,那么很快就会找到爸爸了。

    “明轩,我忽然间想起来有些事情要处理,回头咱们见面再聊吧!”

    “你要出门?”

    “不是,有个电话要打!”

    “哦……那好!”

    挂断了电话之后,乔楚拨通了雷绍霆的电话,而另一头的谭明轩则靠在驾驶室,透过贴了膜的黑色车窗看向风锦园的二楼,眸光幽暗。

    是的,他一直就在雷家对面的街道旁停着车,即便是乔楚要出门,也有他护送。

    “绍霆,我跟你说,那个……”

    “乔,一起等我回来再说!”

    话被打断,乔楚听出了男人语气里的凝重。

    “是项目出了问题?”

    担忧的猜测,心里想着还是等他处理完了公事再说,毕竟爸爸既然活着,也不差这一会儿。

    “不是,我妈和欧叔被送进了医院,我现在正要赶过去!”

    “什么?!”

    乔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那种莫名的恐惧感觉竟然不是空穴来风,几乎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凝固到了一起,瞬间手脚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绍霆,你别急,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

    “先不要告诉爷爷奶奶!”

    “好!”

    乔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的电话,僵立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耳膜仿佛拉风箱一般呼呼作响,紧接着就如一道疾驰的火车从她的脑海碾过。

    是爸爸,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不对,不可能!

    这个世界上有腿疾的人成千上万,也许是自己花了眼,看错了。

    一定是看错了!

    去医院,现在得马上去医院!

    乔楚慌乱的攥着拳头,急促的呼吸无法均匀,来回在书房里踱着步子,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画面,都是那黑色身影抬手的那一瞬间。

    嘴里喃喃的说着要去医院,可半晌都没有走出房间。

    最终,乔楚坐了下来,盯着屏幕,仅仅几秒钟便鬼使神差的做了一个决定。

    在文件档里,将缓存的图像一键删除。

    操作完,急迫的关了电脑,仿佛那屏幕里有洪水猛兽一般。

    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乔楚的身体已经几乎瘫软。

    软泥一般的靠在椅子上,手一直保持点击鼠标的手型,不停的颤抖着。

    那一键已经按下去了,就代表了她做了选择。

    可,她该如何面对雷绍霆!

    ……

    看着从雷家大宅匆匆忙忙跑出来的身影,谭明轩的心里又是一阵儿的紧张。

    急忙下车,迎了过去。

    乔楚看到谭明轩仿佛看到了救星,刚刚雷绍霆说了不能让爷爷奶奶知道,她也本打算出门打车的,也没细想为什么谭明轩会在这儿,就急忙催促着他开车。

    “明轩,快送我去医院!”

    一路上乔楚一直若有所思的表情,急切中又带着莫名的慌乱,这是他不曾见过的乔楚。

    也因着她如此的表情,一向不喜欢开快车的谭明轩也不自觉的加大了油门儿,一路狂飙至军区总医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她如此的失魂落魄。

    难道是雷绍霆出事了?

    车还没有停稳,乔楚已经开门跳下了车,直奔这后院的抢救室。

    没有等电梯的她,一路跑楼梯上了楼,几乎要跳到嗓子眼儿的心在跑到抢救室门口时骤然停了一般。

    只见那个高大的身影,周身都散发着冷意的站在那里,犹如一尊雕像,让人无法靠近。

    旁边站着的章放,还有黑子,都一脸愁容,休息厅里一片肃静。

    一股不好的预感,让她举步维艰。

    那俊美的容颜此刻冷冽异常,没有其他人脸上那样的悲恸,而那种沉静,却更加让她忧心忡忡。

    “绍霆,妈怎么样?”

    如果此刻有人站在乔楚的侧面,一定能看到她的身体在发抖,她的唇也在发抖,还有那早已氤氲一片的眼眸,睫毛都挂着晶莹跟着颤抖着。

    她问了,却不敢听那个答案。

    指甲狠狠儿的抠着手心儿,迫使着自己看起来能入眼前的男人那样镇定。

    “走了!”

    淡淡的两个字,低沉如一潭死水,也许很多人看来,都会觉得这个男人过于冷血,丧母之痛竟然还可以如此淡定自若,除了浑身都写着‘生人勿进’的讯息,却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悲伤。

    可又有几个人能体会到那痛极必反的状态。

    极端的心痛之后的那如死水一般的宁静,才是最可怕的,最致命的,最悲痛欲绝的。

    “那……欧叔呢?”

    “也走了!”

    这一句是站在一旁的章放回答的,他知道,雷绍霆已经无法再说出这样扎人心肺的话了。

    因为刚刚那悲戚的一幕犹在眼前,昏睡十年的人终于醒了,竟然奇迹般的醒了,她的意识,思维完全恢复了清明,脸上带着笑容,虽然苍白,却异常的温和,嘴里不停的喊着欧文生的名字。

    可是她的心脏狂跳着,那是一种近乎于疯狂的频率,那是比回光返照还要更加激烈的反应。

    心脏监控刚设备上那几乎布满了整个屏幕的曲线,让他们根本无从下手,无法施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然那带着暖暖微笑而又癫狂的样子,那个样子对看着她的人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终于,再持续了一会儿的狂躁抖动后,那跳跃着的曲线终于平息,那条生命的轨迹是骤停的,一点都没有给她和她守护的人以适应的时间,那坚韧了十年的生命,终于昙花一现的醒来,又昙花一现般离去。

    那呼喊声凄厉悲凉,却注定唤不来那个挚爱她的人,因为就在她疯狂呼唤的时候儿,那个人已经先一步离开了人世。

    挥舞在半空的手,似要紧紧的抓住什么,却又不得不随着生命的失去沉沉的落下。

    半生的追逐,最终换来的却是十年的寂寞!

    “绍霆……妈,妈是怎么走的……”

    哽咽着,乔楚忍不住追问,她知道这样问无疑是撕开他的伤口。

    但是她还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希望这一切都是巧合。

    她自私,她心狠,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希望知道,这件事情和爸爸没有关系。

    “然姨是……心脏病发……”

    章放声音有点儿发颤,说道什么原因时,顿了顿,皆是因为他接收到了雷绍霆那带着深意的眼神,最终没有说实话。

    “心脏病……又是心脏病……”

    乔楚眸光有一瞬的凝滞,想到了奶奶也是死于心脏病,走的也是这样的急,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绍霆……”

    乔楚走近他,小心翼翼的挽住他的胳膊,将手放进他的掌中。

    而那十指却无法相扣,只是那么虚搭着。

    她忽然感觉根本走不进他的世界,那个总是站在落地窗前的孤寂身影又回来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顾着流眼泪,最终垂下了手臂。

    越过男人的身边,奔到急救室的玻璃窗前,护士正在将那白色的布单盖在萧然的脸上。

    扒着玻璃窗,乔楚希望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眼前早已模糊一片,那种无法形容的心痛蔓延至全身,犹如千万把利刃齐刷刷的扎进心肺,再慢慢的一刀刀剜着,鲜血逆流。

    忽然犹如有什么扼住了她的喉咙,死命的掐着她,就好似掐着她与他的未来……

    ……

    送乔楚过来的谭明轩站在楼道的一头,并未走近,忽然恍然大悟所说的能牵制住雷绍霆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无暇顾及萧然是怎么死的,只是不希望看到那个瘦弱的身影哭的那样的撕心裂肺。

    站在那儿一直都没有动地儿的雷绍霆好似入定了一般,并没有去扶住已经哭到瘫软的乔楚,他如何看得过去!

    “楚楚,别坐在地上,小心着凉!”

    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了过去,将滑坐在地的乔楚扶了起来,手臂支撑着她柔软的身体,慢慢的将她扶至椅子上坐下。

    此刻的他不想去怪雷绍霆对乔楚照顾不周,毕竟丧母之痛当前,是个人都无暇顾及其他了。

    雷绍霆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生,没有动怒,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他心里在想什么,别人无从知晓,即便是与他心意相通的乔楚,即便是身边与他一起从小到大的章放,都无法看透他深沉的心思。

    良久,男人才将目光放到了乔楚的身上,那眼神甚为复杂难懂。

    水雾迷蒙的景象,乔楚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男人眼底的挣扎。

    紧紧攥起的拳头,青筋骤显,脚底似灌了铅一般,令他无法向前一步。

    就在这时,放稳了乔楚的谭明轩忽然走到了雷绍霆的面前。

    同样伟岸挺拔的两个人,四目相对,目光深邃幽暗。

    倏然——

    谭明轩一个勾拳直直的打在了雷绍霆的脸上,那拳风之狠戾,比起上一次在天秤座那次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爷一个踉跄栽歪过去,扑到旁边的桌子上,上面摆着的茶具碎了一地。

    晃荡着站起身子,并没有还手,再一次走到谭明轩跟前。

    “明轩!你怎么……”

    乔楚一惊,不知道谭明轩因何突然动起手来,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就算是要为她出头,也太不合时宜了。

    话还没说完,要冲出去拉架的的她却被站在一旁的章放拉住了胳膊。

    章放微微的冲她摇了摇头,令她一时忘记了挣扎,那略带深意的眸光,让她意识到了谭明轩挥出去的一拳是别有用意的。

    不出意外,雷绍霆又结结实实的受了一拳,嘴角撕裂的疼痛,鲜血冒了出来。

    没有人再上去拉架,包括刚刚惊呼一声儿的乔楚,包括早已看明白男人之间默契的章放,包括一直都忠心护主的黑子,只任凭着这匪夷所思的一架进行着。

    门外也聚集了很多的医生和护士,不敢看,却又忍不住好奇。

    雷绍霆再一次站直了身子,拇指抹去嘴角的血迹,放到嘴里吮了一下儿,那红色的血,激起了男人的斗志一般,只见三爷反手一拳,回敬给了谭明轩。

    倒退了两步的谭明轩稳住了身形儿,竟然露出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丰富也被嘴角的血挑起了兴奋,高大的身形再一次袭来。

    就这样儿你来我往,抢救室外面的休息厅俨然成了一个战场。

    那战场上站着的两个男人,正以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攻击着对方,时不时发出的吼声,好似宣泄着胸口郁结的苦痛,也激励着对方更猛烈的火力。

    拳风交错,不相伯仲。

    丝毫没有任何技巧的打斗,拼的就是最本能的反应和力道,好似拼刺刀一般,保持着一种近乎于和谐的规律。

    就这么打了一阵,那休息室的东西都已经变得一片狼藉,两个人才默契的各自退了一步。

    粗粗的呼吸,显得浓重深沉。

    从这一架的开始到结束,很多人都没有弄明白是因何而起,又因何结束,两个男人已经从刚刚的激战中完全恢复了元气,都站直了身子。

    只听见那略带喘息的声音,依旧带着惑人的磁性的说道。

    “麻烦谭先生,送乔回去!”

    谭明轩微微一怔,抑制不住胸口要溢出的火辣,忍不住猛烈的咳嗽了几声,瞬间脸色通红,显然是在强烈忍耐。

    点了点头,慢慢的扶起了乔楚。

    已经完全明了两个人这一场激战到底是为了什么的乔楚,并没有反抗的任由谭明轩扶着。

    缓缓的转头,回望了男人一眼,忽然感觉自己离他很远很远,远的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

    就在这悲恸的时刻,帮助的他散去心中郁结的竟然是谭明轩而非她,那是男人之间才会懂的东西,那是只属于他们的世界。

    也对,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在她按下了那个删除视频的键以后,她已经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了。

    可那是养育了她二十年的爸爸啊,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望着远去的不再回头的背影,男人浓浓的剑眉深凝,唇抿成一条线,冷硬的线条再也无法开化。

    直到那身影消失在楼道深处,高大的身躯终于沉沉的倒了下去……

    ------题外话------

    爷觉得很无力,爷觉得很悲催,爷觉得乃们都不爱偶……

    只留爷一人孤军奋战,不稀饭乃们了!~(>_<)~

    好吧,爪子疼吐槽中,还是忠心的盼望亲们多多评论吧…晚安!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3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