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原来她知道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乔楚并没有回家,而是被谭明轩带回了自己的秘密住所。(访问本站。

    一直在浑浑噩噩状态下的乔楚,到了地方才发觉了,眼前并不是雷家大宅,而是一个收拾的整洁干净的小四合院儿。

    院子里的迎春盛放,春意盎然,幽静的环境并没有让乔楚慌乱的心变的平静。

    乔楚并没有多问,随着谭明轩进了院子,一个是因为她知道谭明轩一定不会伤害她,另外一个是因为现在的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雷家的人。

    忘不了在抢救室门前冷厉的男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挣扎,就好似能洞察她一切心思一般。

    她怕了,没敢多去追问什么,只觉得立刻离开那个压抑的环境才能够喘息。

    “楚楚,你稍坐会儿,我去倒杯水给你!”

    看着眼前的她好像是个受了惊的娃娃一般,任由他吩咐安排着,心里就忍不住一疼,心疼她此刻的状态,更加心疼她对雷绍霆的那份心思。

    “明轩,我能不能求你帮个忙!”

    乔楚幽幽的转头,喊住他,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好,你说!”

    如此无助又恳切的眼神,怎么可能拒绝得了。

    “请你帮我查一个人,他是我爸爸,叫乔连海,去年初因为被诬陷贪污进了监狱,前一阵子监狱失火,烧死三人,其中就有我爸爸,而现在,我怀疑他并没有死,那场大火,也许是一次越狱,所以,拜托你,我想知道我爸爸的下落!”

    乔楚如今能求的人只有谭明轩,只有他值得信任,也有这个能力。

    她必须找到爸爸,亲口问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不然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安心的,视频上虽然没有看清楚爸爸在那房间里做了什么,可萧然的死未免也太过巧合。

    “你怀疑你爸爸与雷绍霆母亲的死有关?”

    眸光凝重,睿智深沉,一听这话,就意识到了原因。

    乔楚不禁有些惊诧,难道他知道什么?

    “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可能放着雷绍霆的关系网不用,而让我去查呢?”

    谭明轩抿了抿嘴唇,面色闪过一丝无奈与苦涩。

    “我只想见见我爸爸,其他的我不能说,你能帮我吗?”

    “你的事,我怎么可能拒绝!”

    乔楚稍稍安心的点了点头,其实她的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这件事求谭明轩去查是对是错,也不知道爸爸现在到底在哪里,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爸爸做的,那么现在人已经离开l市也未可知。

    “好好儿在这儿休息,我现在就派人去查,晚一点儿我送你回雷家!”

    “谢谢你,明轩!”

    慢慢的坐下,将自己窝在沙发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呼出去,精神稍稍松懈下来,才发现从在监控里看到那一幕的画面到现在,身体一直都是僵直紧绷着的。

    ……

    当乔楚晚上回到雷家时,一家人正围坐在一起,除了雷仲年与林家母女,还有雷绍峰不在,其他人都在。

    雷震目光低垂,盯着手里的拐杖若有所思,莫宛如则显得脸色不太好,显然是刚刚哭过,雷仲秋一家人在旁边儿陪着,表情都显得挺凝重,没有人说话。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与家人都一一打了招呼,最后坐到了***身边,眼神却看向在老爷子身边儿坐着的雷绍霆。

    她不知道雷绍霆说的什么理由,家人并没有怪她回来晚的事儿。

    此刻雷绍霆脸色多少显出了些许的疲惫,但眸光依然深邃锐利,偶尔看向门口,每看一次,目光便暗上一分。

    “事儿已经出了,就着手后事吧,对于小然也是一种解脱,绍霆啊,这事儿你想怎么办?”

    雷震终于发话了,中气十足自然有稳定人心的效果,许是在战场上看过太多的生死,虽然此刻心里也难过,但终归还是理智淡定的。

    大家也都看向雷绍霆,想听听他的意见,现在雷仲年没露面儿,这事儿就得雷绍霆主事儿了,到底是风光大办,还是简单低调,全凭他的一句话,雷家欠萧然的,是怎么也还不清的了。

    “还不能下葬,有些事情还需要处理!”

    低沉的嗓音嘶嘶哑哑,显然是抽了不少的烟,而下葬这两个字说的也显得异常艰难。

    这话却引来了大家的好奇,可也没人敢细问,雷仲秋一家是不想问,反正和他们家也没什么关系,而雷震与莫宛如却听得出,这其中也许另有什么隐情。

    此刻的乔楚却已经手脚瞬间的冰凉,胸口像压着一颗千斤重的石头,每吸一口气,都觉得很是吃力,只是低垂着头,不敢去看他。

    放在腿上的双手手指交缠,微微的颤抖,仿佛等待着什么宣判一般,也许下一秒,那个浑身都泛着冷意的男人就会腾的站起身,将矛头直指向她。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拖太久了也不好,死者已矣,还是入土为安!”

    雷震矍铄的目光看了看雷绍霆,最终叹了口气,撂下一句,便起身上楼了。

    刚刚哭过一场的莫宛如,此刻又忍不住流下眼泪,躺了十年的萧然就这么走了,对于她来说可能是个解脱,可是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却是万分的痛苦。

    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么可能不令人唏嘘心痛。

    她更担心的还是雷绍霆,虽然萧然一趟就是十年,对他没办法照顾,但是起码儿人还在那儿好好儿的活着,他还能痛痛快快的叫一声妈,可如今呢,连见一面也是奢望了。

    雷仲秋拍了片雷绍霆的肩膀,叹了口气。

    “绍霆啊,节哀顺变吧,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也算是解脱了,别太伤心了,注意自己的身体!”

    “谢谢大伯!”

    白敏也劝说了几句,最后转头对乔楚说,“小乔啊,扶绍霆回房间休息吧,这忙了一大天了,明儿还有一堆事儿呢,身体可不能累垮了!”

    “好的,敏姨!”

    雷仲秋起身,一家人也回自己的宅子去了,客厅里只剩下雷绍霆与乔楚。

    “绍霆,先回风锦园吧!”

    心虚作祟,乔楚看过来的眼神和说的话,都显得很没有底气。

    “好!”

    三爷站起身来,甚至嘴角还隐约勾了勾,让人误以为是错觉。

    乔楚却明白,他是努力强装笑颜,怕她担心而已。

    心疼的挽上他的手臂,陪着他往回走,男人却抬起胳膊,将她手拉下来,放到了自己的手掌中。

    乔楚第一次感受到,一直温暖炙热的手掌竟然也会有如此冰冷的时候,心头颤巍巍的不敢再抬头。

    步伐很是缓慢,好似谁都不想走完似的。

    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是一对情侣在美好的月色下漫步,任谁也看不出此刻两个人心里是多么的复杂。

    终于,回到了风锦园,上了楼,两个人也没开口说什么,看似很自然的一个坐到了书房,一个则回到更衣间换衣服。

    “绍霆,你没吃晚饭吧,我下去简单弄一点儿。”

    乔楚难受了一天,根本就没怎么吃东西,更何况是伤心欲绝的雷绍霆呢。

    “我不饿,你要是饿就自己弄点儿会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忙!”

    雷绍霆揉了揉眉心,无力的靠在椅子上,一直保持着沉稳冷峻的神情终于现出了疲惫之态。

    “那你忙吧,我先去洗澡!”

    乔楚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书房,带上了门。

    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她,站在书房门口好久,挪不开步子。

    良心与孝心备受着煎熬,挣扎着,犹豫着。

    虽然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爸爸是害死萧然的凶手,可这样的出现太过巧合,心里就算一千一万个不相信,找了各种理由去为爸爸开脱,可始终说服不了自己。

    希望谭明轩能尽快找到爸爸问清楚,只有爸爸亲口说了,她才相信。

    “查到了吗?”

    房间里传出男人沙哑带着疲惫的声音,令她迈开的步子又收了回来。

    “越少人知道越好!”

    “……”

    “人给我盯住!小心被别人切了!”

    “……”

    “随时汇报吧!”

    三爷说话一向简单明了,乔楚只听了这么两句,也没明白所以然,只听一串皮鞋声由远而近,已经快到门口了,乔楚手忙脚乱的脱下鞋,往卧室跑。

    关上卧室门的那一刹那,心咚咚的跳的厉害,乔楚滑坐在地上,感觉浑身无力。

    雷绍霆推门进来,见着乔楚坐在地上,急忙跑了过去,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慌乱的检查着她的身体,满眼的忧色。

    “哪儿不舒服了?怎么坐在地上?”

    男人那将她疼到骨子里的眼神,让乔楚胸口仿佛千斤重。

    哇一声儿——

    眼泪肆虐的流了下来,压抑了一天的痛苦和恐惧一刹那释放。

    没有办法告诉他,心里的痛苦和挣扎,只能将一切付诸于眼泪,让它们去冲刷心里的负罪感。

    “怎么了这是?”

    忙着给她擦眼泪儿,显得有些慌乱。

    “没事,妈走了,我就是……就是心疼你……”

    即便是泪眼婆娑,依旧不敢与男人对视,一头扎进男人的怀里,使劲儿的摇着头说没事,任凭眼泪横流。

    “傻丫头,我没事。”

    这六个字,男人说的几乎带着哽咽,下巴抵在女人的头。

    “乔,我妈看不见了,永远都不会再看见了!”

    沙哑的嗓音,听起来却是那样的无助,生生的剜着她的心。

    “绍霆……你别这样,我害怕……我害怕……”

    眼泪再次扑簌簌的落下,声音发颤,身体都跟着发颤。

    “回去睡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终究还是忍住了,他不敢质问,害怕将事情说开,他无法想象与她站在对立的位置时会是怎样的场景。

    缓缓的抽出了胳膊,无力的垂下,黯然的转身上了楼。

    此刻,他并不需要她……

    ……

    接下来的三天里,两个人之间看起来很是正常,而这种正常却显得很是诡异。

    一样的每天早晚陪爷爷奶奶吃饭,互相夹菜,一样的每天早晨他送她上学,再去公司,互相的道着小心,一样的每天晚上看着她睡着,他再睡,再互相道晚安。

    可好似正常的只剩下这么几句话了,一般的时候就是沉默,乔楚知道他心里压抑,不想多说话,自己便也异常的安静着。

    以往即便是两个人都会异常热闹的风锦园,现在几乎轻风刮过树梢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乔楚忐忑的心神一直都没有平息,一边等着雷绍霆的质问,一边等着谭明轩的消息。

    就在这三天里,外面的格局也发生着变化,d&k新项目签约成功,雷仲年与雷绍峰一直忙的不可开交,就连听到萧然的死讯,雷仲年也不过就是表情一阵凝固,转头又去忙自己的了,连家都没有回。

    倒是林素素回来过一次,当然也是捡着雷绍霆不在家的时候儿,也没提前大电话就直接来了,一说起这事儿,也是跟白敏对着哭成了泪人儿。

    “老夫人,有什么事儿我能帮上忙的,您尽管吩咐,仲年最近集团忙,就叫我先过来看看。”

    林素素没有得到认可,一直还是称呼莫宛如为老夫人,一直还都算是守着规矩。

    “集团忙成这样儿?媳妇儿死了都不回来?”

    一听这话,莫宛如气就不打一处来,因为顾及着雷仲年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所以对于林素素的事情虽然没有接受也还是给足了面子了,可如今萧然走了,三天都不见他人影儿,这也忒说不过去了。

    “老夫人,您别动气,仲年他……”

    “他怎么样?你回去告诉他,天大的事儿也得给我回来!萧然是他合法的妻子,这还没离婚呢!别给我想那些弯弯绕儿,有些事儿还轮不到他做主呢!”

    打从林素素春节第一天进雷家门儿到现在,莫宛如即便是不接受她,也从来没给过她一句狠话,不亲近,也不算疏远,面儿上大家都过得去。

    可今儿的话里的意思说的是够明显的了,她林素素进门儿,怎么也得过了莫老太太这一关,否则,即便是雷仲年就真跟她领个结婚证儿了,雷家该不承认她,依然还是可以不承认,雷家家族的人不承认,即便是有结婚证儿,她依旧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雷家人。

    “我回去会告诉他的,您注意身子!”

    林素素心里别扭,可面儿上怎么也不能显露出来,还是温婉的劝慰着。

    莫宛如是什么人?当年的商界铁娘子,又岂是那么好哄骗的?不发火是因为没到那个份儿上,发起火儿来,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拦得住。

    “告诉他,明天我要是见不着他人,他也甭再进雷家的门儿了!”

    莫宛如底气十足夹着怒意,是一点儿也没给林素素留面子,一旁的白敏一直看着,也没敢上前劝,这个婆婆她是再了解不过了。

    “还有,小然的葬礼只有家人参加,外人就不必来了!你把话带到就好!”

    这句话要多狠有多狠,弄的林素素一个大红脸,好在年纪在那儿摆着呢,经历的多了,自然能稳得住,没有直接羞愤离开,可终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便走了。

    “妈,您是跟素素置什么气啊,这好歹她也赔了仲年这么多年,这以后说不定就是一家人,您瞅瞅仲年对她的劲儿就知道多上心了,您这根儿子以后怎么处啊!”

    林素素走后,白敏笑呵呵儿的扶着莫宛如坐下沙发上,劝说着。

    照以往,她这么一劝,老太太兴许一乐也就过去了,可今儿老太太是呛着火呢,谁说也不好使。

    “八字没一撇呢,你就认上妯娌了?我告诉你们,我就认萧然这一个儿媳妇儿,别人甭给我瞎合计!”

    白敏一愣,本来自个儿好心劝两句,倒把她装里面儿了,要不是雷仲年最近在集团对她儿子照顾有加,她才懒得管这些破事儿呢。

    “是是是,说到底还是小然好。”

    不能忤逆老太太,也只能附和着说,直到老太太没再训话了,白敏才算松了一口气。

    这一出儿发生的时候儿,乔楚正在厨房,一直没出来,却是把话听的真真儿的。

    奶奶如此维护萧然,一个是顾及家族脸面,二一个是真心疼雷绍霆。

    死者已矣,虽然想念,可这十年的消磨,终归还是比不过朝夕相处的人感情那么深厚,莫宛如惦念的其实还是雷绍霆,害怕他在这样悲恸的日子里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乔楚心里稍稍安慰,整个雷家,起码还有爷爷奶奶是真心的维护绍霆,真心的对他好的。

    本以为在爷爷***压制下,尤其是萧然还尸骨未寒的时候儿,大家都能以丧事儿为重,克制自己的情绪。

    殊不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的情绪才无法克制。

    就在第二天雷仲年回到雷家的那个晚上,雷家不对盘的两父子又展开了一场激战。

    ------题外话------

    大家七夕快乐哦!

    不过很抱歉,这大七夕节的给大家添堵,没办法,剧情到这儿了,爷心里也堵得慌,忒堵得慌。

    吃饭去了,晚饭还木有吃呢,大家晚安啦!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3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