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父子大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雷家大宅

    只要雷仲年与雷绍霆父子在一起的时候儿,一般都会是剑拔弩张的气氛。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免费小说}

    雷仲年老脸气的通红,与这几日在媒体面前儒雅风采大相径庭。

    “这件事绝无可能!”

    “为什么?”

    雷绍霆垂眸饶有兴致的看着在茶杯里打着转儿的茶叶,嘴角现出一抹冷笑。

    “你说为什么?萧然是我的妻子,是你的妈,我绝不容许他和别人葬在一起!”

    面对雷绍霆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雷仲年更是火冒三丈,这种无理的要求,他是说什么也不可能答应的!

    “雷董,你好像还没有搞明白状况,你不容许?你有什么资格不容许?”

    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品着茶,淡然自若的样子,更显得雷仲年形象全无。

    雷震与莫宛如在一旁听着,没有插话,别人就更加不敢说什么了。

    可今天雷绍霆提出来的要求,确实也太损了雷家人的面子了,这雷仲年与萧然的婚姻这么多年虽然是有名无实,可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怎么可能让萧然和那个欧文生合葬?这不是打他的脸嘛?

    尤其是现在集团刚刚签下一个大项目,风头正劲,雷仲年也被碰到了风口浪尖儿上,风光无限。

    各种宣传,各种专访,财经周刊,名人录,绅士志……多家媒体争相报道他在d&k的丰功伟绩,不止在商业上一直运筹帷幄,在家庭上又是一个绝世好男人,对昏睡十年的妻子不离不弃,这对他个人的形象有很大的提升,也为这次项目增添了更多的知名度。

    这样一个被媒体称颂的人,如今妻子离世,儿子却要将自己的母亲和别的男人合葬在一块儿,那这其中要解释的事情就太多太多了。

    雷仲年怎么可能不气愤,不发怒,这活着的时候儿没给他戴绿帽子,死了死了,竟然弄了这么一大?你口口声声说萧然是你的妻子,这十年来你可曾看过她一眼?如今她走了,要不是我逼着你回来,恐怕你连葬礼都不参加了吧!”

    莫宛如疾言厉色,说到这些也不得不生气。

    “奶奶,这您就误会了,葬礼雷董一定会来参加的,有这样树立自己良好形象的事情,雷董怎么可能错过呢?是吧?”

    雷绍霆放下手中的茶,悠哉的靠在沙发背上,始终脸上都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讥讽意味十足。

    一旁的乔楚只有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这是雷家的大事,不管是把自己当外人,还是作为女眷,她都没有资格开这个口,当然,她也不想劝,因为她觉得雷绍霆的决定没有什么不对,萧然苦了一辈子,最终应该让她有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守候在身边。

    “绍霆啊,怎么能这么说二叔呢,二叔最近忙集团的事情,还不是为我们雷家打拼吗?你也得多体谅,二婶走了,谁心里都不好受,可是你的提议确实有点儿过分了!”

    雷绍峰拿出一副兄长的样子,他也知道雷绍霆是万万不肯听他说一句的,但是这显得自己懂事儿的形象也得树立,雷绍霆如果反驳,那也得顾及着点儿和大伯一家人的颜面。

    “事情已经决定了,我只是告诉你一声儿,雷董如果想去参加葬礼,我欢迎,墓地的位置我会叫人电话通知你,放心,我妈一辈子朴素惯了,仪式不大,耽误不了雷董多长时间的!”

    压根儿就没搭理雷绍峰,而是转头对着那个血压急速飙升的雷仲年说着。

    反正混不吝的形象已经在父亲心里铸成,那他直接就混到底得了。

    “你!你!”

    雷仲年左手误伤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儿也白了,声儿也颤了,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二叔,您没事儿吧二叔!”

    雷绍峰急忙上去扶住倒下来的雷仲年,一脸的紧张。

    现在他和二叔可是一条利益链条上的人,现在他还没有恢复在集团的位置,这会儿二叔可千万不能倒下。

    大家一看雷仲年这情形,也都露出紧张之色,赶紧围了过去。

    只有雷绍霆笑了笑,起身,脚步没有停顿的走出房间。

    乔楚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该去该留,可一想到这几天两个人之间不寻常的气氛,对于回去风锦园四目相对,无限尴尬的情形,还是决定留了下来。

    就当三爷关上门那一刹那,雷仲年这边儿也顺过来了气,虽然呼吸还有点儿不匀,可显然比刚刚那犯了病的阵势强太多了。

    大家松了一口气之余,乔楚却看到了雷仲年的小动作,狠狠儿掐自己大腿的事儿她也干过,只要往死里拧,确实能躲过这栽面儿的危机。

    雷仲年也看出来了,压根儿就抗不过雷绍霆,在这儿做无畏的口舌之争,简直就是浪费力气,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找到萧然的骨灰才是正事儿。

    “没事儿,好多了!爸,妈,我先回去了!”

    雷仲年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对着一只没有发话的雷震请示了一下儿,便要转头儿走。

    “这事儿我决定了,就按绍霆的办!你别给我想什么花花肠子!”

    知子莫若父,雷震最后一语定乾坤,让雷仲年毫无反驳之力。

    目光中满是不服和气愤,可是大小儿就畏惧威严的父亲,久而久之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老爷子一般事情是不发话的,可是一旦说了,那必定是要照着他的去做的。

    “爸,我知道这么多年我亏了小然,可是咱们也得以大局考虑,现在公司新项目刚签成,正是要树立公司形象的时候,弄出这么档子事儿,与雷家,与集团都没有好处,当年我牺牲自己的感情成全家族,如今我要以大局为重了,你们怎么又开始拆台了呢?”

    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为了这个家,他牺牲的太多太多了,从前的之桐,现在的素素,还有他的宝贝女儿,二十岁了还不能认祖归宗,难道现在他这点儿要求,也要被认为是无理的吗?

    “当年的事,你我心里都清楚的很,如果不是萧家的帮助,雷家不会有今天,你牺牲什么了啊?在一家人都为家族企业力挽狂澜的时候儿,你还在为一个女人和自己的兄弟争风吃醋,酿成如今的这个结果,你还有脸大义凌然的跟我说这些?你那些违背道义的事儿还干的少吗?你说你对得起谁?你是对得起萧家,还是对得起谭家?”

    雷震怒极,大声的训斥,手里的手杖戳的地板当当响。

    老爷子虽然脾气火爆,可是近几年已经甚少发怒了,可提及往事,却一下儿火气无法控制,看来老爷子心里一直都有个心结,这也是他们现在加倍对乔楚好的原因。

    她是谭家的孩子,而如今雷家一半儿的产业都应该算是谭家的,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不孝子,闹出那么多事端,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再一次语塞的雷仲年,脸色很是难看,最终还是没有还口。

    对于往事的种种,每个人解读的方式都不一样,在雷震对他批判且失望的同时,他心里却觉得万分的不值与委屈,对于当年所做的事情也绝对没有后悔。

    “好,既然你们都不要雷家的脸面,我还需要要什么?我雷仲年戴绿帽子如果你们都不觉得丢人,那我更无所谓!”

    气愤的摔门而去,这场坐下来合计家里大事儿的会议又是不欢而散。

    最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但看现在的情势,是要按着雷绍霆的路子来了。

    乔楚一直好奇萧家为什么没有反应,她也不知道萧家现在到底还有什么人,为什么亲人离世,都没有人来看一眼。

    后来,从***口中才得知,雷绍霆的外公外婆早逝,而萧然的兄弟姐妹都定居国外,在国内已经没有什么生意了,如今人走了,通知了她们,也只能是葬礼才能赶到了。

    十年间,萧然的亲人也多次提议说要将她接到国外,可最终都被雷绍霆拒绝了,一个是舍不得母亲,再一个也是欧文生告诉他,母亲不想离开这里,其实是不想离开雷仲年。

    有的人说,爱一个人是痛苦的,被爱才是幸福的,有的人却觉得正好相反,不管怎么说,爱情这条路上,最痛苦的莫过于漫无目的的追逐,穷其一生的寻觅,最终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人们总是对于得不到的东西过分执着,而不去珍惜身边早已拥有的,一次次的事实告诉人们这个道理,可人们还是乐此不疲的犯着同样的错误,周而复始。

    能遇到能和自己彼此相爱的人,那是一件多么幸福而又多么难得的事情啊,可如今,这份幸福和难得,也许已经被自己亲手毁了。

    ……

    接下来的几天,雷家便着手筹备葬礼的事情,关于那天晚上吵架的内容,谁也没再提及。

    萧然的亲属也都到场,许是这是年磨的大家都觉得如今这个结果对于萧然来说是个解脱,虽然心里悲伤,却也没有太过悲怆的痛哭,更多的是对生命无常的唏嘘和无奈。

    葬礼并没有惊动太多人,只有家人和萧然昔日的好友过来参加。

    整个气氛沉重,肃穆。

    不知道是真的觉得丢面子,还是怕了雷绍霆那天说的要叫媒体来的事儿,雷仲年并没有出现在葬礼上,谁也没有去提这件事儿,就当没有他这个人一样了。

    而雷绍霆也没有请来媒体,他终归还是为了雷家,忍下了。

    那晚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说那些话,乔楚心里很明白,他只是想激雷仲年不要来参加葬礼,他想让母亲和欧叔安安静静的离开,他想让雷仲年没有那个树立自己好男人形象的机会,他想让雷仲年对于这件事终身遗憾,那是他这个做儿子的对父亲绝情的最好惩罚。

    从萧然离开那一天起,都没有表现出太多异常的雷绍霆,就在葬礼这天显得目光有些呆滞,始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陪在旁边的乔楚一直紧紧的握着他的手,陪着他给来吊唁的宾客还礼,不时的看看身边好似丢了魂儿一样的男人,虽然他依旧那么挺拔,依旧那么冷峻,可就好像是被抽走了什么,眉宇间的精气神儿全数不见了。

    仪式结束,两个冰冷的骨灰盒摆放在了一个墓穴。

    入葬,封墓。

    墓碑照片上的两个人,笑容柔和幸福,看起来很是满足。

    生不同裘死同穴,这是萧然临终的愿望,也是欧文生的愿望。

    有人说,萧然最喜欢黄色的郁金香,应该把半山别墅整个院子的郁金香搬过来,陪着她。

    雷绍霆也这样想的,却被乔楚的一句话拦住了。

    “绍霆,黄色郁金香的花语是没有希望的爱,妈一辈子种它,不是因为喜欢它,是为了提醒自己而已。”

    如今,身边有了挚爱的人,萧然不会在寂寞,在另一个世界,她也不会种黄色的郁金香了。

    ……

    葬礼办完了,雷家大宅一直沉浸在悲恸和压抑的气氛中,大家来来去去话都不多,包括家里的佣人也都是低头干活儿,很少交谈。

    乔楚也提不起任何的精神,每天除了去学校,还有到念桐中心上课,已经很久没有去工作室了,好在那儿有王亮照应着,她倒也是放心。

    雷绍霆愈加的忙了,有的时候会工作很晚,回来时乔楚已经睡下了,而等乔楚醒来时,他却又去了公司。

    好像好几天两个人都无法见上一面似的。

    就在这样平稳又压抑的日子里,乔楚一直焦急的等待着谭明轩那边儿的消息,这么久了,就算l市再大,怎么也应该找到了,尤其是对于一个存心藏起来的人,反倒是容易被人注意到的。

    既然当初谭明轩答应下来,那么他就是有这个把握和能力找到爸爸才对。

    可日子一天天过去,乔楚心里就越来越没底,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太阳也越来越暖了,街上的人们也都褪去了一身的繁重,沐浴着春日灿烂的阳光。

    今天乔楚在念桐中心有课,吃了午饭就赶了过来。

    课是下午三点,早点儿过来,也是为了能有个时间练练有一阵子没怎么碰的琵琶了,乐器这东西,一天不练都会退步很多,近期事情都忙完了,终于可以抽出时间练琴了。

    刚弹了没一会儿,就听有敲门声儿,开门一看,竟然是兰溪。

    “嫂子,不打扰你吧!”

    “怎么会呢,快进来,今儿怎么这么有空啊?”

    最近压抑的情绪,连话说的都少了,照以前她清冷习惯的性子,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如今却觉得身边没有人说话,很石苦闷。

    “我顺道路过的,就上来看看你,老大最近工作狂的很,我倒是闲下来了!”

    兰溪坐到藤椅上,看着眼前的古筝觉得挺新奇,修长的手指在上面儿随意拨弄着。

    “绍霆最近在忙什么?早出晚归的,我都好几天没怎么见着他了。”

    一直关心着,却一直不敢给他打电话,如今极度敏感的她,害怕听到他言语里丝毫异样的语气。

    “我也不太清楚,你知道,集团那些事儿,我向来不问的,那都是陈君的事儿,老大指哪儿我打哪儿,没事儿找我,我就闲着!”

    兰溪虽然这么说着,乔楚却知道,即便是没有什么任务,一般时候儿,她也都是跟在雷绍霆身边儿的,今儿上这儿来看她,显然不是碰巧了,而是特意过来的。

    “是不是有秦子珊的消息了?”

    乔楚第一个念头就想到这儿了,如果不是秦子珊,他也不会派兰溪过来了,一定是发现了秦子珊的动向,怕她出危险。

    “嫂子,聪明啊!不愧是老大看上的女人!”

    兰溪一个响指,对于乔楚的聪明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人还是没有找到,可是最近她也确实该行动了,秦子州的事儿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子州……真是你们……”试探的问着兰溪。

    如果秦子州他们都会杀的话,那么一旦查出爸爸的事情,就是必死无疑了,抱着琵琶的手心儿直冒汗,看似随意一问,心里却紧张非常。

    “那种烂人,死八次也是活该,不过确实不是我们下的手,有人帮我们解决啦,不过,秦子珊是怎么想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那绍霆会不会有危险?秦子珊如果受人利用,或者想当然的认为是绍霆派人做的,那么她报复绍霆怎么办?你快回去吧,我这儿没事儿!”

    本来松了一口气的乔楚又神经紧绷起来,这个藏在暗处的秦子珊,始终是一枚无形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在什么地方,她就会引爆了。

    “我的好嫂子,老大的身手你还不知道?他没事儿,可是如果你出事儿了,那才真是要了老大的命呢!”

    兰溪一甩利落的短发,冲着乔楚揶揄的挑了挑眉。

    “那,好吧,我自己也会小心的!”

    “任凭她秦子珊作出什么幺蛾子来,照样儿给她治的服服帖帖的,让丫得瑟!”

    兰溪不管说什么狠话,也都是一派轻松的模样儿,可在说这话的时候儿,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想起庆城害乔楚的背后主谋之一就是秦子珊,她就恨不得将其抓过来狠狠儿的收拾一顿。

    “秦子珊阴毒,又那么喜欢绍霆,如果她真是认定了秦子州的事儿是绍霆做的,真有可能做出集团行为的!”

    乔楚可做不到兰溪那么轻松,一想到庆城那模糊的影子,还有***死,心里就阵阵儿的发凉。

    “即便没有秦子州的事儿,秦子珊也恨透了老大了,毕竟秦家垮台是老大一手策划的,谁让他们家不长眼得罪了你呢?这个下场,对于老大以往的做事风格,已经是太便宜他们了!”

    “总之,一切小心吧。”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3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