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难以平复的往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直到浑身湿漉漉的三个人,搀扶着从废墟后出现,乔楚几乎停止的心脏才重新跳动起来。看小说最快更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

    “绍霆!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扑到男人怀里的乔楚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就在她极力找寻都无果的时候,一度心死了,以为他们三个人遭遇了不测。

    雷绍霆将哭的泪人儿的她紧紧的抱在怀里,黑子等人也赶紧跟了过来,扶住龚奇伟和兰溪。

    “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我没事!”

    温柔的安慰,让乔楚揪紧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幸好别墅离着龙湖很近,他们三个人纵身一跃,再随着爆炸带来的冲劲儿将三个人推到湖里,只受了些许的皮外伤。

    “我应该和你在一起的,刚刚……我真的怕见不到你了!”

    乔楚哭的泣不成声,知道雷绍霆身体没事,便紧紧的搂着不肯撒手了。

    “傻丫头,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吗?”

    “秦子珊呢?”

    哭了好一阵儿,才抬起头来,知道她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刚刚那紧迫的状况,恐怕就算他们想救都来不及。

    雷绍霆摇了摇头没有答话,一直站在那儿的龚奇伟,一瞬不瞬的盯着废墟,一脸木然。

    刚是他去检查的炸药,其威力他最清楚,他们三个人能够逃出来,都是万幸,更何况站在房子中央的秦子珊呢。

    她将三个人逼到窗户边,恐怕也是想给他们三个逃生的机会,而她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她脸上最后一抹微笑是那么的纯净,就如当年他第一次见到她一般。

    一场惊心动魄,终于落下帷幕,秦子珊就在这轰然巨响中结束了她年轻而短暂的一生。

    也许她离开时,心里仍有许多的不甘,可终究都已经化为了尘土,她选择了这样个轰轰烈烈的方式跟她的故土,她的亲人告别,也许是太想在她在乎的人心里留下些许的影子吧。

    ……

    一行人到医院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势,又配合着警察做了笔录,一切都折腾完,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为了给秦子珊留下最后的颜面,雷绍霆动用了关系,将此事压了下来,最终媒体出来的新闻稿,便是西郊湖景别墅发生的爆炸事件为意外事故总统少爷,跪地求婚!。

    “谢谢你,雷子!”

    龚奇伟略带颓然的拍了拍雷绍霆的肩膀,声音嘶嘶哑哑的总有一种欲哭不哭的感觉。

    乔楚担忧的看着他,心里不是滋味儿,即便是知道秦子珊害了奶奶,可对于她选择这样的方式死去,仍觉得唏嘘不已,更何况爱了她这么多年的龚奇伟,爱人不在,青春永祭。

    “大伟,别太难过了……”

    说到这儿,乔楚又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对于秦子珊,她更是不知道该恨还该同情,仿佛前面的恩怨已经随风飘远了,追述起来只能使得自己身心疲惫,索性不去想反倒能让自己舒服一些。

    “乔楚,我替子珊向你道歉,我知道你受的伤害远远不是对不起三个字就可以弥补的,但还是希望你能够原谅她,如果我看好她,她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

    勉强压抑着喉间的哽咽,想要求得乔楚的原谅,他希望秦子珊能够走的安心,因为他最终还是看到了她的悔意,不然她最后知道上楼的女人不是乔楚会说一句‘这样也好’,只是良知来的太晚,终归是挽回不了什么,只能求得一丝原谅,让她的灵魂得以安息。

    “大伟,什么原谅不原谅的,经历过生死的人,很多事情便都能看开了,我奶奶走了,如今她也走了,也算是一命偿一命吧,我没有什么怨怪的,只怨命运弄人吧。”

    对着龚奇伟伤痛欲绝的神情,乔楚无法狠下心来说不去原谅的话,如今人都走了,计较再多也没有用了,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你,乔楚!”

    “好好照顾自己!”

    “秦家的事,我去交代,你们放心吧!她生前我就说过会好好照顾她,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最后就让我兑现承诺吧。”

    龚奇伟将所有后续的事情都揽了下来,也免得雷绍霆再出面去忙什么了。

    秦子珊的葬礼办的很简单,并没有请什么朋友去,只有龚奇伟陪同其家人弄了一个送别仪式,便将此事划上了一个句号。

    对于秦子珊对雷绍霆那份执着近乎于疯狂的感情,在那晚乔楚也听到了关于当年三爷是如何救秦子珊负伤的。

    那是在两个人拖着一身疲惫回到雷家大宅的时候儿,天还没有大亮,车开进院子谁都没有下来,一时间车厢里静了下来。

    按下车窗,雷绍霆掏出一根烟放到嘴里,已经很少在乔楚面前抽烟的他今天却没有节制,点上烟,深吸了一口。

    眸光深沉,脸上,手臂上不同程度的擦伤,让这冷峻的男人更增添了几分残破的美。

    乔楚解下安全带,侧过身子斜靠在椅背上,就那么呆呆的看着烟雾迷蒙间的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生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一般。

    当一切回归于平静,那些令人压抑的事情便又浮现出来,刚刚她差点儿就失去了他,那种可怕的感觉几乎令她窒息。

    一直以来,爸爸的事情就压在胸口,几乎无时不刻的折磨着她的心,犹豫不决间几次想对他摊牌,可每每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而今,更加体会到可能失去他的痛苦,便更加的不敢说了。

    “乔,跟你说一件事儿吧!”

    一根烟燃尽,雷绍霆深沉的开口,声音听起来很是凝重。

    乔楚心里一紧,没来由的慌乱起来疯狂的系统最新章节。

    “……好啊,你说……”

    “那时候儿我还是一个特种兵,被派去协助一起特大军火走私案,这无疑是大案要案,当时我们在h市一顿点儿就是三天三夜,军人都是一切命令听指挥,上级下达命令,你守在这个点盯人,那么没有新的命令下达,你就哪儿都不能去的死守。”

    随着男人低沉的声音娓娓道来,乔楚因为爸爸的事情而紧张的心才放了下来,可又对他突然讲起当兵时候的事而好奇。

    “后来呢?”

    “我被分配在闹市区的筒子楼上私自搭建出来的阁楼上,通过窗户正好儿可以看到对面街的接头点进进出出的人,那个地方算是个贫民窟,市井街道,治安极差,鱼龙混杂,到了晚上整条街黑乎乎的就只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在挨着那个窝点很近的十字路口处,我正好和大伟分配在一起,轮番儿的盯着,三天三夜一直处于紧绷着的,几乎没怎么睡,那天我刚刚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似睡非睡的时候儿,被大伟推醒,把我叫到窗边。”

    雷绍霆说到这儿,又点起了一支烟,看来接下去要说的事极为沉重。

    “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看见路灯下,有几个男人截住了一个女孩儿,将她拖到了胡同儿里,那女孩儿被捂着嘴,可还是能听到她拼死求救的呜呜声,当时我们的本能反应就是破窗而出,救人,可就在一只脚都踏上窗台的时候儿,我忽然停住了,一把将要跃出去的大伟给拉了回来,我们在执行任务,没有上级下达的新命令,我们必须坚守阵地,一步也不可以离开,而那个胡同距离窝点只有几十米,一旦我们去救人,很有可能打草惊蛇,前期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听到这儿,乔楚已经有了不好的感觉了,可还是忍不住声音颤颤的问。

    “那……你们最后怎么办的?”

    “我和大伟几乎是狠命的攥着对方的肩膀,压制着心里的痛苦,站在窗前,谁都没有挪动一步,将整个过程看完。”

    “那你们……”

    乔楚愣了,他们真的就那么看着那个女孩儿遇到危险而不去营救吗?竟然就那么眼睁睁的将所有过程都看完?

    “因为我们要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要记得清清楚楚!”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即使那些人早已经死了,可如今那些人丑恶龌龊的嘴脸依旧让他倍感恶心。

    “那女孩儿后来……后来怎么样了?”

    慢慢的攥起了拳头,乔楚几乎感觉眼前就出现了那晚的场景,那个女孩儿当时是多么的无助与绝望。

    “那个女孩儿被……那几个男人就像扔一个用完的垃圾似的将衣不蔽体的她扔在了胡同便扬长而去,那个女孩儿好久都没有起来,就像是死了一般,过了好久,她忽然睁开了眼睛,我感觉那双空洞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盯着我,看的我无所遁形,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心里是那么的慌乱,我几乎忘记了躲,就那么和她对视着,后来大伟告诉我,虽然我们的位置几乎是正对着,可她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她不一定可以看得到我们,可我就是觉得,她看得到,也许她拼命挣扎的时候,被强行的捂住嘴呜呜的喊着救命的时候,就已经看见我们了!”

    男人仿佛陷入了某种情景无法回神,乔楚喊了几声儿都没有反应,知道燃尽的烟蒂少到了手,他才缓缓的回过神。

    “后来那个女孩儿慢慢的站了起来,并没有整理衣服,而是如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的往前走着,出了胡同,隐没与夜色中,也就是在这件事情发生的几个小时后的凌晨,这一宗特大军火走私案告破,执行任务的所有人都欢欣鼓舞,热闹庆祝,只有我和大伟一直沉默,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赢,后来我找人去查,很容易就找到了那几个混混儿,本来他们就底子潮,想要收拾他们太容易了,找了不同的罪名把这几个人抓了起来,但是审讯时,没有让他们招出这起强奸案,后来我和大伟又打听到了那个女孩儿的家在哪里,我们不知道应该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去,可总觉得应该做些什么,可是找到他们家时,他们已经搬走了,听邻居说,就在那天凌晨,我们的答案告破的时候,那个女孩儿吃了安眠药自杀了,办完了丧失,她的家人就都回了乡下……”

    说到这里,乔楚分明看到了男人眉宇间的懊恼与悔恨,这是一个多么沉重的故事,也许那女孩儿的眼神经历过这么多年,依旧会在他的眼前出现,让他时刻都承受着良心的谴责暴君刘璋。

    “绍霆,那个女孩儿会原谅你的,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只能怪命运弄人,你不要太自责了。”

    乔楚紧紧的握住他冰冷的手,好似那双手从他母亲离开,就再也没有暖过一般,心疼的看着他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因为再多的理由,也无法挽回那条年轻的生命了。

    “那个女孩儿一定看见我了,我知道她一定看见我了,如果说那几个人糟蹋了她,让她悲愤欲绝,而我的冷眼旁观,才是她的催命符,才让她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

    “不是的,不是的绍霆,人这一辈子总是要面临各种各样的抉择,可凡是面临抉择的时候,就代表了无法两全的结果,在这件事上,你选择了坚决服从命令,那是你应该做的,你没有错,应该受到良心谴责的是那些实施暴行的人,你当时执行任务同样面临着生命危险,一旦暴露,也许死的不止你一个人,还有的战友,你的兄弟,还有部署了很久的行动计划,我们不能去评判到底到底哪一件事更为重要,但是,你做了你应该做的,我想那个女孩儿在天上看到你做的一切,也会明白,也会原谅你的!”

    “会吗?会原谅吗?”

    雷绍霆的眸光有些许的茫然的看着乔楚,仿佛想在乔楚的眼睛里得到肯定,这样他就不会倍数煎熬了。

    “会,一定会的!相信我!那些人已经被绳之于法,那个女孩儿也一定会看到的……后来,你又找过她的家人吗?”

    以乔楚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去找她的家人,想加倍的补偿人家,他就是这样一个不会多说,却会默默做很多事的男人。

    “找过,可是没有找到,他们是外地打工的人,早出晚归的和邻居们都不熟悉,原来的房东嫌房间里死过人,也就把房子卖了,我又找到那个房东,可是那种贫民区租房子住哪儿有什么租赁合同啊,根本没有办法联系到她的家人,最终没有结果,那一年,部队推荐我去国家安全局,可最终我选择了退伍,我不希望悲剧再次重演,所以我只身去了m国学金融。”

    雷绍霆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沉重的故事终于讲完,让他也觉得又是将心中的伤口重更新扒开看了一遍,痛苦非常。

    “大伟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也明白我的痛苦,因为他的心里也同样受着煎熬,也许是他和秦子珊倾诉过吧,就在这件事发生不久,秦子珊就被一群混混截住,我出手救了她,胳膊上还受了伤,我明知道那些人是她自己找来的,我明知道她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走进这个圈套,从救她,到后来的照顾她,一切的一切我都觉得是在弥补那个女孩儿,所以我对她,总是会比对别的女人特别一些,也许就是因为我的自私,才让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如果当时我直接戳穿她,或者不理会,也许就没有后续的事情发生了。”

    乔楚这才明白了他心里的苦,从前对那个女孩儿自责,今天,他也是为了秦子珊的死而自责,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是一个他赎罪的渠道,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儿,却做出了许许多多无可挽回的错事,归根到底要去算怨谁,恐怕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了。

    “绍霆,你是那么优秀,那么令人仰望,即便没有发生这些事,秦子珊依旧会无法自拔的爱上你,因为你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只不过,你的能力就算再强大,也无法主宰人的命运,世间一切的事,有因皆有果,人的命运轨迹是注定好的,我们谁都没有权利和能力去改变怪厨最新章节。”

    有句话说,性格决定命运,秦子珊争强好胜,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挫折,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一旦得不到,她便会选择极为自私和极端的方式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如果她能够回头看一眼,那个一直在身边守护她的龚奇伟,那么一切便会不同,也许她对雷绍霆的爱就会变成心里最美的梦境被深埋心底,然后和爱他的人幸福快乐的过一生。

    可,在爱情面前,又有几个人肯回头呢。

    “命运真的无法改变吗?乔,真的不能改变吗?”

    男人从未有过的落寞眼神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让乔楚本就心疼着他的心更加的酸涩起来,他何曾露出过如此颓废的表情过。

    “绍霆,其实……唔……”

    话未说完,那冰凉的唇,挟着那浓郁的烟草香急迫的压了上来。

    他不想听她说命运无法改变,他害怕听到这样的话!

    大掌按住她的后脑,让她与自己贴的密不透风,在那柔软温润的唇瓣上来回的碾磨,吮吸,久久不愿放开。

    忽然,手臂一带,将本来坐在副驾驶的她捞进了怀里,在腿上放好。

    唇再次欺了上来,此刻他不想听到任何关于命运的言语。

    不从不信命,可此刻他又充分的感受到了命运弄人。

    紧紧的攀上男人的脖子,主动的回应着,任由着两个人的舌湿润的钩缠在一起,此刻已经不需要语言,一切都在彼此的心里。

    她也同样害怕着命运这个话题,这个有可能将她与他永远阻隔的话题。

    沉沦吧,就这样永久的沉沦。

    沉溺在这醉人的柔情里,不去想那些无法改变的事,只感受彼此火热的心跳和浓烈的**。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风锦园,也不知道是如何拥吻着上的楼,一路上散落的衣服,已经显示出完全无法控制的两个人。

    双双跌入那柔软弹性的大床上,抵死的纠缠着,仿佛要将对方融化一般的吮吻着,低吟着。

    此刻的他们是那样强迫的需要着彼此,庆祝着劫后余生的幸运,宣泄着对未来命运的恐惧和胆怯。

    疯狂,近乎于疯狂的做。爱。

    一次次,一遍遍,只剩下撩人的口申口今和阵阵的嘶吼充斥着整个房间。

    靡靡的气息,潮湿的温度,就在这个黎明乍现的早晨狂野着。

    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不厌其烦的拥有着彼此。

    在云端间游荡,在巅峰处攀登!

    此刻无关其他,只有最原始的律、动和纯然的渴望。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票票!最近留言板萧条,我也是知道是因为最近更新有点儿不太给力,可是面临着快要结局,总有许多的纠结,每一天写都会更加斟酌,所以会慢一些!请大家谅解。晚安啦!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4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