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四十章 父女团聚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绍霆,有空儿吗?有些事儿,想跟你说说!”

    “大哥?”

    来人正是雷绍军,平时总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过来了。(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就来 免费下载一网打尽!)

    乔楚小脸儿一红,急忙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示意他赶紧放自己下来,这姿势让人家看了该笑话了。

    “大哥进来坐吧!”

    从男人身上蹦下来,赶紧礼貌的邀请,她和大嫂林芳相处的很好,也一直对这个稳重寡言的大哥挺尊重的。

    “不了,我和绍霆在外面儿走走,聊两句就回去了!”

    “哦,也好,绍霆,那我先回房间了!”

    乔楚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儿进了房间,这事儿不用听也知道,雷绍军这是来说情的,只不过,刚刚摊牌的时候儿他们雷仲秋一家子都离开了风清园,大哥一下儿就猜出这事儿和绍霆有关系,不得不说,这雷家老大也不是简单人物,不然也不会在商务部一直都混的不错了。

    “大哥,有事儿?”

    乔楚能想到,雷绍霆更是明白他的来意,不过对于对付雷绍峰给的事儿,天王老子来说情都不好使了,如果不把这二少爷送进去,将永无宁日。

    “绍霆啊,你这回国也有大半年了,我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我也挺惭愧的没有起到一个做大哥的作用,如今过来说情,恐怕也是没有什么立场,老二和你向来是水火不容,这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儿,我不过以为都是小打小闹,却不成想,他竟然背后闹出那么多的事儿来!”

    “大哥,这事儿你不用自责,我知道,从小到大,你都对我很好!”

    雷绍霆抽出一根烟递给大哥,又随即抽出一根放到嘴里。

    点上火,两个人都陷入一瞬的沉默,好似都在回忆着往事。

    “老二的性子随敏姨多一些,总有自己的小算计,再加上我爸还有敏姨那么当宝贝疙瘩宠着,要什么给什么,久而久之,他便觉得一切好的东西都应该是他的,别人对他的好也变成了应该应分的。”

    两个人也没走远,出了风锦园,就在走廊一旁的凉亭里坐了下来,偶尔还有佣人来回经过,没有休息,不够谁都没去打扰凉亭里清风夜话的二人。

    “呵……”

    雷绍霆并没有随声附和,只是无奈的一笑表示认同。

    “不过,我始终还记得,有一次你们两个偷跑出去玩儿,惹了大院儿外面儿的小混混,当时十几个人围着你们俩一顿拳打脚踢,这应该算是你们最窝囊的一回了吧!”

    说到这儿,雷绍军吸了口烟,笑了笑,又接着说。

    “你好像被木棍子一下儿削到脑袋上了吧?老二一看这个就急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劲头儿,跟那十几个比他高一头的小混混们拼了,结果等咱大院儿的人到的时候儿,他是弄了一身的伤,我还记得,我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儿,就听老二喊了一句,‘来啊,往这儿打,但是谁要是敢动我弟弟,我就跟他玩儿命’,就那么一句,愣是给那十几个小混混儿给吓住了,我也是第一回知道,原来老二竟然也有那么血性的时候儿,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心里才真正认可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噬罪最新章节。”

    “丫那回是挺猛的!不过上去被人撂倒了,打架绝对是个棒槌!”

    雷绍霆也忍不住呵呵儿的笑着损了两句。

    童年的记忆,即便是打架都觉得打的亲,那也是雷绍峰唯一护着他的一次,所以他一次次的想要置自己于死地,除了顾及爷爷***缘故,其实心里总会涌起这一句掏心窝子的话。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儿开始,一切就都变了,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儿,都到兄弟间坐下来好好聊聊天儿都成了奢侈的年纪了,有的时候儿真是怀念小时候儿,怀念那最单纯的兄弟情。”

    雷绍军叹了口气,雷绍霆则眸光低垂,抿唇不语。

    他不知道该和大哥说什么,一路走来,以大哥的聪明也能知道这些事儿都是谁搞出来的,如今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将雷绍峰送进去永绝后患,再一个就是自己豁出命,保全所谓的兄弟情和雷家的颜面。

    “大哥,我和你不同,我没有耐心和慈悲去给一个一次次要置我于死地的人,我也有我要保护的人,你知道他是如何策划庆城绑架乔楚的吗?你知道乔楚差一点儿就因为被注射毒品死了吗?”

    想到庆城的事情,直到现在仍心有余悸,为了乔楚的安全,他也不能心软,因为雷绍峰已经知道了,乔楚极是他的软肋。

    雷绍军一怔,显然是有点儿吃惊的表情,他听说的事情也不过就是老二雇人要害雷绍霆,不管怎么样,那也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因为雷绍霆在反击的时候儿也没有手软,这还算公平,可是要连累到女人,那可就有点儿下三滥了。

    “还有这事儿?”

    “浑吧?他对付我,我可以忍,但是动了乔楚,他就应该知道今天的后果!”

    “既然这样,那我不都说什么了,该怎么处理,你自己把握吧,不过最后我还是想求你,念在他孩子的面儿上,给他留条命吧!”

    雷绍军最终叹息一声,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本就知道老二做了太多的错事,今天来求情也都是为了那个刚刚出生的孩子。

    “孩子?”

    “上一次吴丽丽来大闹寿宴,奶奶就让芳芳去处理的这件事儿,其实那个吴丽丽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从小父母离异,她为了供着弟弟上学,早早儿辍学出来打工,赚钱养家,认识老二是在一个晚宴上,吴丽丽是去做服务人员的,后来就跟了老二,也算是跟的时间最长的了,看来老二也还算是看中她,不然也不会有了孩子了。”

    一提到孩子,雷绍军就不免心疼,他和林芳没有孩子,所以总是会对孩子的话题极为感慨。

    良久,雷绍霆掐息了烟,才淡淡的开了口。

    “大哥,我明白了!”

    ……

    这一次两个人聊了好久,是他们长大以后,第一次这样的促膝长谈,回到风锦园的时候,雷绍霆眉宇间显得有丝丝的疲惫。

    “我去放洗澡水!”

    乔楚看得出他的心情不是很好,没有多问刚刚到底和大哥聊了什么,而是乖巧的奔向浴室。

    “别走,让我抱抱我是安迪卡罗尔!”

    一手拉住她的胳膊,并没有急着将她扯进怀里,而是张开了手臂,等着她慢慢的走近。

    乔楚微微一笑,走过去坐在男人的腿上,将脑袋柔柔的靠在那宽厚的肩膀上。

    像是抱个大布娃娃似的将女人的身体往上托了托,让她与自己更加的贴紧,将脸埋在女人颈项的一片馨香里。

    “乔,我不能让你受委屈!”

    突然说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也是,这是爱情与亲情之间的抉择,的确太难了一些。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即便知道雷绍峰的种种,也还能任凭着丫去折腾,可如今不同了,他有了牵挂,他不能冒一点儿会伤害到她的险。

    “有三爷在呢,谁敢给我委屈受啊?”

    乔楚娇俏的一笑,打趣的说着,想让他的心思不要那么的沉重。

    “傻妞儿,也许就是因为我在,才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的危险!”

    抬起头来,深邃的眸子,隐藏着太多无法言说的复杂光芒,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人,生怕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见。

    这背后有太多太多的恩怨,他可以逼着自己承受,可如果她知道了一切之后会是什么反应,那结果他想都不敢想。

    “绍霆,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委屈和危险,选择和你在一起,就必然要面对一些事情,你不要为了我伤了家人的心,那毕竟是你二哥,惩罚是一定的,可……也别太绝了吧,我认识大哥这么久,他哪儿是说软话求情的人啊,今天既然开口了,就说明这事儿大家都明白了,都等着的也就是你的一句话呢。”

    聪慧如她,恬静的性子下却有一颗剔透的心,什么事情都能很快的领会和洞察清楚。

    “我会权衡的!”

    “好啦,我能和你在一起就已经感觉很幸福了,懒得去想那么多烦心事儿,你也不许想了!”

    娇俏的小脸儿绽放出一抹惑人的笑容,佯装严厉的命令着。

    “好,那咱们就做点儿有益身心的事儿!”

    男人邪唇勾起,笑的坏坏的,捞起那小身子抱在怀里,奔着浴室走去。

    “喂,你怎么想起一出儿是一出儿啊!跟个孩子似的。”

    刚刚还煽情的要命,这会儿又恢复色狼本质了,乔楚忍不住笑狠狠人的拍了一下儿男人的肩膀,娇羞的小脸儿绯红。

    男人享受着小媳妇儿那撒娇的捶打,脚下的步伐更加快了些。

    孩子,这个主意貌似不错。

    ……

    乔楚不知道那天雷绍霆和大哥到底聊了什么,可她知道的是,关于雷绍峰被抓,只就着西郊爆炸案这一个案件审理着。

    其他的证据全部被压下,恐怕也是雷绍军求情的原因,不过,单策划爆炸案致人死亡这一件事儿也够他受的了,这事儿可大可小,全靠后面儿怎么操作。

    现在雷绍峰是被放在案板上的肉,跑肯定是跑不掉的,该从哪儿切,全得看三爷的意思。

    经历了这么多场的生生死死,乔楚早已经将这些看得再淡然不过了,二十岁的年纪,却有着一颗饱经沧桑般的心,对于生死都可以淡定的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莽荒纪。

    这会儿,乔楚行色匆匆,奔着上一次谭明轩带她去过的四合院去呢,因为她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儿接到谭明轩的电话。

    爸爸找到了!

    这个消息无疑让乔楚万分的紧张,又万分的欣喜。

    一切事情都可以问的明明白白了,直到踏进那个院子前,她还在安慰自己,以爸爸的善良,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的,也许一切都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下了出租车,几乎是飞奔着奔着那胡同深处的房子去的,推开门的一刹那,见着爸爸不似以往挺拔的身影站在院子当中时,眼泪说什么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爸!”

    “楚楚!”

    父女相拥,感慨万千,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惦记和思念,此刻都化作了哽咽无言。

    一旁的谭明轩看着他们父女重逢的一幕,也百感交集,因为故事并非眼前这样感人的单纯,背后还有太多太多令人无奈与痛苦的故事,他只担心乔楚是否能够承受。

    “爸,您的脸怎么了?”

    乔楚抬起头来,看着爸爸消瘦的脸,右边脸颊一大块儿皮肤皱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狰狞。

    “没事,都过去了,孩子!”

    “楚楚,还是跟乔叔叔进屋里说吧!”

    “好,好!”

    扶着乔连海进了房间,谭明轩去倒茶,乔楚则陪着爸爸坐下,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留着泪,抓着爸爸的手,始终还是不敢相信,真的见着爸爸了,甭管怎么样,心里一瞬间的踏实了,爸爸没有死,他还好好儿的活着。

    “您的脸……”

    “从监狱里逃出来时受的伤,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乔连海歪了歪头,稍稍转了转身子,将完好的那半边儿脸对着乔楚多一些,怕吓到女儿。

    “楚楚啊,这些日子苦了你了,让你一个女孩儿照顾一家人,爸爸没有办法及时联系你,让你担惊受怕这么久,好在现在都没事了!”

    “我没事,我没事,只是……”

    乔楚说到这儿,话全哽在了喉咙,心里愧疚的无言以对。

    该如何告诉爸爸,她没有照顾好家人,奶奶,弟弟,还有李秀珍,都走了,好好儿的一家人,现在只剩下他们父女两个人了。

    “怎么了?楚楚?别哭了,爸爸知道你受了太多委屈!”

    给闺女擦着眼泪儿,乔连海面带愁容,一声叹息间仿佛老了十岁。

    乔楚站起身,咕咚一声跪在了乔连海的面前。

    “爸,我对不起您,我没有看好奶奶,奶奶她已经……已经走了……”

    “什么?”

    乔连海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从监狱里逃出生天,便久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儿躲着养伤,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形,母亲竟然……

    “对不起,爸,对不起,我应该看着***……”

    一想到***死,和自己有脱不开的干系,是秦子珊为了报复自己而下毒害死的,就忍不住失声痛哭,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就因为自己没有陪在***身边权财。

    乔连海怔忪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失去往日神采的眼睛,此刻更显憔悴。

    “傻孩子,快起来,这不怪你,不怪你!”

    父女两个人谈话间,乔楚的哭泣几乎就没有停止过,一直坐在旁边儿的谭明轩,没有插一句嘴,只是默默地给她递过去纸巾,陪着这父女两个人一同伤心。

    乔楚擦了擦眼泪,忽然觉得在这个时候没办法直接去质问关于萧然的事情,爸爸要接受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一时间让他如何能够承受,她又怎么可以再雪上加霜的问及此事呢。

    现在最重要的是将爸爸安顿好,其他的也只能等过几天再问了。

    在谭明轩一再的挽留下,乔连海才同意暂时先住在这四合院儿里,这是胡同最深处的宅子,不太惹人注意,只要不出门儿,也不会被人追查到行踪。

    衣食住行,谭明轩已经给安排妥当,让乔楚心里很是感激。

    她思来想去,也觉得爸爸住在这里暂时安全,毕竟有谭明轩护着,他既然揽下这事儿,就必定是万无一失的,这一点,她很是坚信。

    安排好了一切,乔楚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那四合院儿,上了谭明轩的车,乔楚才感觉到刚刚在房间里自己已经哭的几乎要虚脱了,此刻浑身无力。

    “明轩,最近就拜托你照顾我爸了,我现在住在雷家,每天来看我爸也不太方便,不过我会尽量过来的,这次,真的谢谢你!”

    乔楚侧过身子,很是郑重的道谢,她虽然拜托了谭明轩这件事儿,可是并没有想到能这么快找到爸爸,因为这么久,以雷绍霆的势力都没能找到,她一度已经不抱希望了的。

    “楚楚,你对我,从来不用说谢字,不过,乔叔叔住在这儿也不是长久之计,你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乔楚心里咯噔一下儿,没有找到爸爸的时候儿,她一门心思的就是想确定爸爸的安危,然后问清楚关于萧然的事情,可如今见到爸爸那有点儿佝偻的身躯,经受了如此多的磨难,忽然意识到,不管怎么样,她都得保全爸爸,不管他有没有做过那件事。

    “我想找个机会将爸爸送出国去,只要离开l市,就让所有认识他的人真就认为他死在监狱那场大火了吧,只要爸爸能够好好儿的活着就好!”

    “你刚刚为什么没问乔叔叔那件事呢?”

    谭明轩愈加确定了乔连海与雷绍霆母亲的死有关,刚刚乔楚没有问,恐怕就是不想知道事实的真想,一天不知道,就可以多逃避一天。

    “明轩,送我去念桐中心吧,我一会儿有课!”

    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乔楚也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了。

    谭明轩太精明了,他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是他知道什么内情,而是全靠他头脑聪明的推断和猜测,越是这样,乔楚越不敢说太多。

    “好,是悦悦的课吗?”

    意识到乔楚不想多说,谭明轩也聪明的将话题转到别处,打消了尴尬。

    “是啊,她一个寒假都在瑞士,今天是她今年第一次上课超级兼职特工全文阅读!”

    提到关悦,想到被雷三爷那火爆脾气给发配到瑞士那苦寒地带受罪的委屈样儿,乔楚难得一笑。

    “前两天见过她一次,那丫头啊,现在晒的跟小鬼儿似的!”

    谭明轩一贯的儒雅温暖的笑容,尽力想让乔楚刚刚痛哭的情绪平静下来,也为着自己能够帮到她而感到开心。

    气氛轻松下来,乔楚也调整好了情绪,因为现在不调整好,回到雷家,三爷那么毒的眼睛,一定会看出她的异样。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儿,一会儿就到了地方儿。

    谭明轩很绅士的下了车,给乔楚开车门,又从后座上帮她把琵琶拿了下来,照顾十分的周到。

    可这一幕怎么就那么巧的落在了那双犀利如鹰隼般的眼眸里。

    “三叔儿,那不是楚楚老师吗?还有……”

    开始看到乔楚还兴奋的很的关悦,在看到从驾驶室绕过去的男人就登时住了口。

    上一次她算是见识了男人的醋劲儿到底有多大了,小心的拿眼睛偷瞄着驾驶室上那个阴沉泛着冷意的男人,想张嘴问点儿啥,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她也真是够倒霉的,本来下午跟爷爷那儿下棋,结果这坏三叔儿竟然去看爷爷,虽然这心里头对于他给自己发配到瑞士恨的压根儿痒痒,可终归是有火儿没地方儿撒,谁让自个儿怕他呢。

    打不过躲得过吧,没想到这平时不怎么爱搭理人的三叔儿今儿也不知道脑袋是不是抽风了,竟然主动说要送她来艺术中心,她是一千一万个不乐意,不过反抗无效,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来。

    本想着,享受那传说中的‘恶魔之眼’的急速飞驰也不错,出门儿一看,人家压根儿开的就不是那车,失望之感犹如滔滔江水袭来,让她郁闷了一路。

    如今又看到谭明轩那个大笨蛋,温柔的给人家别人媳妇儿献殷勤,更是没来由的窝火,可是她就算心里窝出过火山喷发来,也没用,只能干看着。

    “那个……三叔儿,我先走了哈,您慢慢儿看!”

    说着,关悦就叽里咕噜的收拾东西要下车,一把被三叔拉住了胳膊。

    “等会儿!”

    说这话时,那双冷冽的眼睛也没看她,而是一直盯着乔楚的身影走进了艺术中心,谭明轩开车走人,才收回了眼神。

    “不许对她说我送你来的,不然的话……小心我再把你发配到瑞士,让你晒成非洲难民!”

    毒!真毒!

    关悦真是不知道,楚楚老师那么温柔的女人,是怎么受得了三叔这种腹黑加三级的坏男人的,在她的眼里,还是像谭明轩那样温文尔雅,绅士温柔的男人好。

    “知道啦!”

    关悦连白眼儿都不敢翻,灰溜溜的下了车,拿了琵琶飞快的背在身上,跟躲瘟神似的一溜烟儿的跑进了念桐中心。

    雷绍霆眸光幽暗深远,蕴含着意味不明的光泽,深深的盯着那道身影早已消失的大门,陷入了沉思。

    ------题外话------

    亲们都是深沉型儿的,可能很多人都等着看个大结局也就算完事儿了,那我也深沉点儿吧,不多说了,大家晚安!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4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