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抓个正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玫瑰娇艳动人,可身上却长满了利刺,孔雀高傲美丽,可胆囊却藏有剧毒。(。

    一切美丽的东西,也许是一把双刃剑,总是在人们享受和欣赏的时候露出让人无法接受的一面,爱情亦如此。

    欺骗,便是爱情的利刺,爱情的胆囊,扎到心里的时候疼,向外拔的时候更疼。

    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天气越来越暖和,可有些人的心里却丝丝透着凉意,还如置身冬天一般。

    同在一个屋檐下的雷绍霆与乔楚,就这么各怀心事的生活着,那根紧紧绷着的弦恐怕很快就到了崩溃的一天了。

    就在乔楚和爸爸重逢这几天里,外面也在发生着一些事情。

    涉嫌西郊纵火杀人的雷绍峰案,正式进入了诉讼程序,别的不说,纵火案这件事是跑不了了,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秦子珊又是自己按的引爆器,但是炸药确实是雷绍峰派人提前放好的,这到底是拆迁需要还是有意为之就很难界定了。

    再加上秦子珊是蓄意谋杀,虽然谋杀未遂,自己丧命,但是这一切的东西都能很直接的牵扯到雷绍峰,只是看他如何操作了。

    雷仲秋和白敏自然是动用了很大的关系为儿子洗脱罪名,雷仲年也在私底下帮了不少的忙,希望能彻底和这件纵火案划清关系,将一切事情都推到秦子珊身上,可人家刑侦科这次确实下了大力度搜罗证据,一点儿都不肯松口,这事儿一下变的很是棘手。

    少了雷绍峰,雷仲年自己担任那么大的项目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可上一次大怒,将儿子赶出集团,现在也放不下来这个脸叫雷绍霆回去,也只有自己硬撑着。

    但雷三爷并没有因为离开d&k而闲下来,反而比以往更加的忙了,早出晚归,一天他与乔楚见面的时间也变的很少。

    虽然想念,但是乔楚觉得这样也好,好在自己能够有喘息的机会,将爸爸的事情办好。

    这一天清晨,乔楚早早儿的就醒了,可她没有睁开眼睛。

    身边儿的男人已经起床了,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过了一会儿,男人从浴室里出来,又转进了更衣间,窸窸窣窣一阵儿声音过后,想必是整理好了。

    最后,感觉男人的气息逼近,薄凉的唇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仿佛又注视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乔楚睁开了眼睛,直到听到那狂野的引擎声儿起,出了雷家大宅,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急忙起床,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背着包包出了门。

    没有用雷府的车,而是除了大宅,走了一段路,奔着公交车站去了,先坐到了银行。

    将银行卡上存下来的二十万块钱,全部取了出来。

    跟雷绍霆在一起这么久,压根儿就花不上自己的钱,所以她打工的钱,还有网站小桃硬要发给她的钱都存到了这一张卡上,想着是给奶奶存的,等爸爸出来时能存的更多一些,就可以买房子了,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现在她就得将钱全部拿出来给爸爸,因为今天正是谭明轩安排好的时间,要送爸爸到法国去,那里是谭明轩的势力范围,到了那边儿也有人接应照顾爸爸,她很放心第一法师。

    虽说这二十万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好,她总不能从雷绍霆那儿拿钱了。

    正往四合院儿走的时候儿,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吓了乔楚一跳。

    “跟哪儿呢?”

    “我在学校呢。”

    “中午我去接你,一起吃饭!”

    乔楚几乎都要停止呼吸了,心里盘算着时间。

    “好啊!那十二点见!”

    调整出最好的状态,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又爽快的答应着。

    “好!”

    电话挂断,乔楚没有犹豫,急忙奔着胡同深处跑去。

    ……

    “爸,您要好好照顾自己,等过一阵子,我会去看您的!”

    乔楚担心的嘱咐着,将包里用报纸裹好的钱,放到了爸爸的皮箱里,又将皮箱拉好。

    “孩子,这钱你自己留着,我这儿有钱!”

    “您能有什么钱啊,拿着吧,虽然没多少,但总还是够您到那边儿落脚的,那头儿明轩会找人照顾您的,您别担心!”

    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帮着爸爸检查着东西,乔连海则没有过来帮忙,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闺女帮着自己忙乎着。

    其实他的心里也异常的矛盾,难道真的就这样一走了之了?他并不是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开始算计好了要离开,都是因为要照顾乔楚,可如今她有叶家照顾,他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自己做的事情虽然没有后悔,可应该勇于承担责任才是。

    “楚楚,先别忙了,你先坐下!”

    “爸,怎么了?”

    “你小的时候,我经常教育你,做了错事,就应该勇于承担,如今,爸爸也做了错事,却要这么一走了之……”

    看着爸爸眉头紧锁,很是懊恼的样子,乔楚忽然害怕起来,难道爸爸想要去自首吗?那爸爸即便不被判死刑,这一辈子也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她听乔梁说过那监狱里到底有多黑暗,她怎么能让爸爸再回到那样的生活。

    “爸,别说这些了,我不能让您再回去受苦,不能……”如果非要有一个人承担的话,那就让我来吧。

    这是乔楚后面的话,只是没有向爸爸说出口,她也知道这样做是多么的不应该,可是爸爸辛辛苦苦抚养她二十年,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爸爸过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您别胡思乱想了,就听我的吧,一会儿明轩就过来接您,我就不能送您了,这个是我的邮箱地址,您有什么事儿就发邮件给我,电话我会找机会打给您的!”

    乔楚也知道这样说会让爸爸怀疑,可是她和雷绍霆在一起,是真的不方便接听爸爸的电话。

    “好。”

    本以为爸爸会追问什么,却没想到直接接过她手里的纸条,答应下来。

    看了看手机,算计着从这儿折回学校的时间,她不能久留了。

    本来刚刚应该找一个理由拒绝雷绍霆的,可当时一紧张就答应下来,以他那深不可测的心思,如果她拒绝,也许会招来他的怀疑噬天武者全文阅读。

    “那我先走了,爸,您一定要按着明轩安排的做,别胡思乱想了!”

    “好!”

    临出门,乔楚又深深的看了爸爸一眼,这一面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儿才能见到呢,不过,只要爸爸能够安全就好,她已经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失去了。

    ……

    出了胡同,乔楚打了车赶往学校,这个时间还不算堵,打车可以更加的节省时间。

    可是再怎么争分夺秒,依旧还是晚了一步,在她赶到学校门口时,那辆耀眼的‘恶魔之眼’已经停在那儿了。

    幸好,幸好她没急着下车。

    又让司机绕到了北门下了车,一路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东门。

    三爷帅气的下了车,嘴角含着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着跑过来的小女人。

    “跑这么急干嘛啊?这才十一点半,你怎么就出来了?”

    乔楚脑袋嗡的一下儿,刚刚和他约的是十二点,她应该耗够了时间,慢悠悠儿的走出来就是了,刚刚都是因为看到他的车停在门口,已经什么都容不得细想了,直接就跑了出来。

    事后,她才明白,千万不要轻易惹到这个如狐狸般腹黑的男人。

    “我往外走,看到你的车了,就有点儿着急了!走吧,去吃什么?”

    乔楚吐了吐舌头,嫣然一笑,从车头转过去,上了副驾驶,来掩饰刚刚一瞬的尴尬。

    “去个好地方!”

    冷峻的侧颜,线条紧绷着,眼睛注视前方,眸光晦暗莫名,让乔楚心里没来由的紧张起来,一时没敢答话。

    车一路行驶着,车箱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安静的时间久了,好像成了一种暂时的习惯,谁先开口都会显得尴尬似的,几次想说点儿什么的乔楚还是没开口,只是不时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两点十五分的飞机,希望一切都顺利,不会又什么偏差吧。

    “我们这是去哪儿?”

    一直盯着手机的乔楚,忽然一抬头,发现车已经开出了市区,一向有点儿路痴的她,仔细的看着周围。

    “到了就知道了!”

    没有神秘,没有情绪,乔楚只感觉到男人身上那种孤冷的感觉又回来了。

    “绍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你怎么了?”

    试探的看着男人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乔楚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心里想着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是临时有点儿事儿,得去机场接个人!”

    乔楚这才看到前面儿到了收费口,赫然写着‘机场高速’,顿时心都要停跳了。

    不能慌张,不能自乱阵脚!

    自我安慰着,也许就是巧合而已,谭明轩既然答应了,就应该万无一失的。

    “哦,好!”

    雷绍霆忽然转过头来,深深的看了女人一眼,邪妄的唇慢慢勾起圣者君临全文阅读。

    车驶进停车场,电梯直达vip候机室,推开门的一刹那,乔楚不得不将刚刚安慰自己话推翻。

    “乔,我前几天不是告诉过你,你爸爸有消息了吗?”

    揽过她早已僵直的身体,温热的呼吸贴近她小巧的耳垂,用那种最为热情的**方式喃喃低语。

    瞬间如坠冰窖的乔楚,手脚已经开始冰冷的发抖,脚上跟灌了铅似的迈不动步子。

    沙发上,爸爸和谭明轩就坐在那里,虽然并没有被绑着,可是身后站着的那几个黑衣人一看就都不善茬儿,和把人绑起来并没有什么分别。

    “楚楚……”

    谭明轩见着乔楚,一脸的惭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是因为怕引起太多耳目,才低调行事,一路上也有暗中保护,可终究百密一疏,人是到了登机口被拦下来的,当时如果一拼,倒也能护着人走,可是最终是被乔连海拦下的,才有了现在的情景。

    乔楚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最后冷冷的笑出声儿,原来自己的一切行踪,全部在雷绍霆的掌握中,一直以来,她不过是一只飞不远的风筝,线永远都在他的手中。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何必又要多此一举?”

    看着雷绍霆,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是那么的可怕,原来他知道,是爸爸害死了萧然,他一直都知道。

    他竟然可以将一切掩饰的这么的好,还能一如既往的对她百般温存,丝毫没有破绽,而自己的迎合看来是漏洞百出了。

    “我就是想看看你会骗我到什么时候!”

    语气依旧平静,可知道他的人都清楚,如此平静无波的他,心里的愤怒已经汹涌开来,不过他那超出常人的自制力,让他在这个时候反倒愈加的平静深沉,让人完全捉摸不透。

    说着这样的话时,他竟然还能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恐怕这会儿他应该是想掐死她的吧。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最受不了,恐怕就是欺骗。

    可是他何尝没有欺骗了她呢?

    乔楚终于尝到了欲哭无泪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下奶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她也莫不清楚他会怎样对付爸爸。

    “你不必逼楚楚,事情是我做的,要怎么做,都随你!”

    乔连海知道了眼前这男人的身份,也看明白了女儿与他之间纠葛不清的感情,怪不得她告诉自己不方便打电话,原来她是和雷家人在一起。

    终归还是辜负了之桐的嘱托,命运真的就是这么的令人无法掌握。

    “为什么杀我母亲!”

    “一命偿一命,这很公平!”

    乔连海回答的理所当然,并没有在雷绍霆的冷冽目光下软下来半分,一个已经将生死抛诸脑后的人,恐怕对谁都不会害怕了。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要了你的命,也很公平是吗?”

    浓眉挑了挑,问的有些漫不经心,可任谁也不会怀疑在下一秒,这个男人就会要了他的命,就连谭明轩也不曾怀疑。

    “雷绍霆,你想伤害我爸爸,就先杀了我田园闺事最新章节!”

    乔楚疾步跑了过去,挡在爸爸的前面,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寸步不让。

    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她也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与他已经不能像从前了,但是心里总是有一分小小的侥幸,就让自己内疚着,痛苦着,最起码还能在他的身边呆久一些。

    她是那么的贪心,一直想着两全的办法,原来命运就是那么残酷,总有一个是要舍弃的。

    “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霍然站起身来,一字一句咬的清清楚楚,可那狠狠的表情却带着太多的失望和挣扎。

    这就是他一直宠着,一直爱着的女人,竟然对他一丝丝的信任都没有。

    她宁可相信谭明轩,都不肯与他说上一句实话!

    这些天以来,他每知道一分,心里就如被刀子扎的那么疼。

    “我知道,是我爸爸对不起你,父债女还,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放了我爸爸!”

    迎着那锐利的可以刺穿人心的眼光,乔楚没有退缩,她在删除视频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做了决定不是吗?

    “楚楚,一切都是爸爸的错,爸爸将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一命赔一命,很公平!”

    “爸!”

    今天和爸爸谈话的时候,就已经听出了爸爸话里的苗头,所以她才急着嘱咐他,不让他胡思乱想,如今这种情形,她该怎么办,才能将让雷绍霆放了爸爸呢。

    “雷绍霆,你敢动乔楚一下儿,谭家一定不会放过你!”

    谭明轩慢慢的站了起来,话里带着深意。

    并没有说他不会放过,而是说谭家不会放过,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雷绍霆长臂一伸,一把将那凌然站在他对面的女人扯了过去,乔楚几乎是摇晃着跌倒了他的怀里,可见那带着怒意的手劲儿有多大。

    被男人的手臂禁锢着,几乎没有反抗的可能。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的母亲!”

    再次看向乔连海,阴沉的眼神犹如利刃,放着寒光,只等着一个答案。

    “她咎由自取,当年制造车祸,令楚楚的母亲丧命,这条命她早就该偿了!”

    乔连海冷冷的说出当年的事,此刻提起还是恨意十足,如果当时不是他身手利落,抱着楚楚跳车,恐怕当年她那幼小的生命也随着车滚落悬崖了。

    乔楚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原来爸爸是为了叶之桐,为了给她的母亲报仇。

    而她的母亲竟然是萧然制造的车祸!

    那些尘封的往事,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密,是她不知道的?

    “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要害我妈?”

    乔楚无法从震惊中平息自己的情绪,声音发缠着问道。

    雷绍霆与谭明轩也都默不作声,想知道当年事实的真相,这其中丝丝缕缕的联系,让他们觉得事情绝不会是那么简单枪魔霸世。

    “那得去问雷仲年了!他当年疯狂的喜欢之桐,而萧然知道了,因妒生恨,在之桐的车上做了手脚,当时是我开着车,带着之桐和楚楚偷偷去见谭少爷,却没想到半路上刹车失灵,车体开始猛烈的晃动,方向盘根本不管用,完全控制不了车的方向,眼看着前方就是悬崖,而这会儿,却从车后排开始窜起了火苗,眼看着火势越来越猛,这样就算不坠下悬崖也车也会爆炸,之桐将楚楚递给了我,让我带着孩子跳车逃命,而之桐却……”

    乔连海俨然已经沉浸在那痛苦的回忆中,眼神里带着茫然与悔恨,仿佛又看到了那火光冲天翻滚下悬崖的车,那个一直深深藏在他心里的女人,就那样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乔楚已经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原来她的母亲竟然是被人谋杀的,而那个凶手就是萧然。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时是那么的安详,平和,却没想到,也会如此狠心的做出这样的事!

    雷绍霆并没有再追问乔连海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件事是母亲做的,因为再怎么问,乔连海也会一口认准这件事情是母亲做的。

    怪不得雷仲年如此恨着母亲,原来是因为母亲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

    不止一次的他听过两个人的吵架,隐约间总是提到一个女人,那个神秘的‘她’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就一直存在着,随着自己慢慢的长大,便一直想去查这个‘她’到底是谁,可是关于雷仲年的那些风流韵事,却没有一个女人是能对得上号儿的。

    直到前不久,他让兰溪调查了关于谭家突然要对付d&k的事情,才知道了一些被掩埋下来的往事,并没有提到太多的关于叶之桐的事,但是如今想来,雷仲年吞并谭氏的企业,除了金钱的诱惑,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叶之桐了。

    这件事还需要详细的查下去,他绝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做这样的事!

    “带走!”

    雷绍霆冲着手下动了动手指,示意他们将乔连海带走。

    “你要带我爸爸去哪儿?不行!谁都不能带我爸爸走!”

    乔楚一见这个情景,也顾不得震惊了,死命挣扎着,要去阻止。

    “雷绍霆!你不许伤害我爸,不去伤害我爸!”

    男人不为所动,再次挥手,黑衣人已经利落的将乔连海驾着走出休息室了。

    “绍霆,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爸,不要……”

    “雷绍霆!这就是你爱楚楚的方式是吗?”

    只能看着他们将乔连海带走,焦急万分。

    通过这件事,他明白,乔连海对谭琛如此忠心,信守承诺,那么谭家人就应该保护他,可如今他的人被雷绍霆的人挡在外面,根本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除了受制于人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就是谭公子追求女人的方式吗?”

    反问一句,将了一军,登时让谭明轩无法作答。

    乔楚此刻已经哭成了泪人,根本挣脱不开男人铁钳般的手臂,只能不停的苦苦哀求。

    “绍霆,求求你,求求你……”

    “求求你,求求……”

    忽然眼前一黑,整个身体都软了下去,昏倒在男人的怀里。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4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