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往事并非巧合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老大,这么晚还不回去?”

    兰溪本来是到公司拿东西,没想到老大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就忍不住过来看看。(。

    自打有了乔楚,就没见过老大这么敬业加班了,白天紧着忙着的把工作做完,到点儿一定回家陪老婆吃饭的末世之精灵游记最新章节。

    不过她也清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两个人不别扭一段儿才怪,可老大这几天埋头儿苦干,废寝忘食的样子,完全是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看来这次是遇到两个人的劫了。

    她是真想劝劝,可是回头想想自个儿的事儿弄的一塌糊涂的,也没什么资格劝人家,还是省省吧,做好老大分配的事儿比较重要。

    “让你查的事儿怎么样了?”

    三爷抬手捏了捏眉心,沉沉的靠在椅背上,肩膀隐隐的酸痛,提醒着他已经忙了一天没动地儿了。

    兰溪挑了挑眉,看起来老大心情不大好,拉开椅子坐到了他的对面,将手里一个u盘递了过去。

    “当年的事儿,错综复杂,不过终归是逃不开一个情字,关系网我都分析清楚了,第一张图片就是,后面儿的事儿就能明白多了!”

    点开图片,大概的关系网一目了然,看来乔连海并没有撒谎,这其中的感情纠葛确实就如他说的一般。

    叶东升当时还是爷爷手下的一个勤务兵,远没有今天的家业,他与妹妹相依为命,妹妹长的漂亮,性子温和懂事,弹得一手的好琵琶,这种满身都是闪光点的女人,恐怕想不被人注意都难,更何况叶东升对这个妹妹爱护有加,关怀备至,因为这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爷爷器重叶东升,自然也会邀请叶之桐一同到雷家做客,年轻人很容易就熟络了,那时候雷仲年,叶东升本就熟识,还有一个就是雷仲年多年的好友,谭琛,很快就成了朋友。

    不似雷家这种世家,有祖辈留下来的百年基业,谭琛的家是从父辈白手起家的,谭父去世得早,谭琛在年纪很小时就接掌了家里的生意,是一个切切实实的实干家。

    自然,里面还有很多别的朋友,不过最为出色的也当属这三个人了。

    雷仲年英俊儒雅,良好的基因,雄厚的背景,自然走到哪儿都是吸引人眼球的男人,可作为他好友的谭琛,却丝毫没有被这世代的光华掩盖,却有着他独有的魅力。

    端正的五官单拿出来好像都称不上完美,可是组合到一起却自然有一股英气十足的气质,雷绍霆记得小时候翻看过爷爷的相册,问及父亲身边儿那个男人是谁,爷爷曾半开玩笑的说过那么一句,‘要说起来,阿琛反倒更像是我的儿子’,想来爷爷对于谭琛的器重和喜欢是毋庸置疑的,恐怕就是因为他与爷爷眉眼间相似的那股子英气。

    自然血缘是错不了的,可是缘分这东西却是注定好的,爷爷很喜欢谭琛,成了忘年交,与他说话聊天儿的时候恐怕比和雷仲年的时间要多得多,而雷仲年,更多遗传下来的却是莫宛如的优雅和精明,少了那么一股子男人那种天生血性的劲头儿。

    作为儿子,在内心深处总是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和称赞的,雷仲年无论从学历,从长相,从各个方面,自认为是比谭琛要高上一筹的,却没想到,自己在父亲的面前远没有一个外人受宠,这不得不个他的年轻气盛上增添上一抹阴影,兄弟间也渐渐产生了一种无形的隔阂。

    如果说这隐藏在心底的那份不甘爆发出来,皆因为一个人,那就是叶之桐。

    叶之桐喜欢上谭琛是一见钟情,那个年代的女人,不像现在的女人那般现实,那时候的谭琛虽然接掌了家里的企业,但是比起雷家还是差的远,可叶之桐看重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谭琛这个人。

    谭琛的魅力不在于他手里有多少钱,也并没有过高的学历,在雷仲年还享受大学生活的时候,他已经在为家里的生计打拼了,可他却喜欢读书,博学多才,稳重内敛,但又男人味儿十足,对什么事情都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儿,这样的男人无疑对女人是致命的吸引仁记全文阅读。

    初恋是美好的,情窦初开的男女总是会爱的真挚,又爱的极端。

    因为叶之桐,雷仲年感受到了这个多年的好友对自己造成的威胁和影响是多么的大,那种从未经受过的挫败感令他开始计划如何将本该是他应该拥有的东西夺回来。

    “雷仲年,呵,竟然也如此幼稚过!”

    雷绍霆看着那分析表,还有以他对父亲的了解,大概将事情捋了出来。

    “爱情面前,有几个不幼稚的?”

    兰溪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一个晃神,仿佛想到了某个人,又很快恢复了惯有的洒脱。

    “不过,你老爸这一招确实高明,将情敌打的永无翻身之日,不过这高明估计是在年轻的时候儿用光了,现在随便给他下个套,他都毫不犹豫的往里钻!”

    “就是因为他当年那一仗打的漂亮,自信到现在,如今有人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他依旧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雷绍霆笑着摇了摇头,再精明的人,总会有弱点,而雷仲年的弱点,就是过于自信。

    “当年就是因为他抽走了集团的大部分资金注入创世来吞并谭氏企业,才弄的集团当时几乎陷入瘫痪,才有了他与我母亲的政治婚姻,就是因为他自私的争风吃醋,却牺牲了我母亲的青春年华和一辈子的幸福,而我的母亲竟然深爱着这样一个伤她入骨的男人,世间的事情永远都带着一种上天对人的讽刺,不够这样的方法,雷仲年会用,别人自然也会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报仇的最高境界,能够真正把握和运用好的并不多!”

    三爷提起当年的事,对于雷仲年的所作所为带着嘲讽的意味,他始终为母亲的付出不值,也对于雷仲年的无情和对责任的漠视而寒心。

    这么多年他对母亲的恨,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和儿子的降生而得到一丝丝的缓解,也许在他的心里,这一切的一切,都应该叶之桐为他做的,才叫做幸福。

    “逐年,‘诛年’,这么明显的意图,竟然不明白,你老爸这次不栽都难!”

    “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年轻时候没有受过的挫折,看来要挪到这个年纪了,总要经历一次,才知道什么叫做失败的!”

    “老大,这事儿也得分谁,你不也是从未失败过吗?”

    兰溪竖起大拇指,对于雷绍霆对万事都运筹帷幄的能力丝毫没有怀疑,他才是这场游戏的最终胜利者。

    “完胜与惨胜,同样是胜,前者风光无限,名利双收,后者和失败却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这样算下来,我也败过。”

    这句话意味深长,让兰溪莫名觉得心头一阵儿的压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她眼里如天神般无所不能的老大,却在言谈话语中总会不经意透漏着一种令人伤感的话语,多年过去后,再去回味那些话,依旧觉得唏嘘不已,也有一些被慢慢印证。

    他深不可测的心,不是谁可以解读或者了解的,在他的身边,并不是确切去学会某种技艺,更多的是一种人生感悟,让她对于看待事物上又会多出更多的角度。

    不过此刻,她能帮他解忧的事情即使办好吩咐下来的事情。

    “车祸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从当时留下来的现场照片看,车的确是被动了手脚,乔连海说是刹车失灵,方向完全脱离底轴无法控制方向,车才直冲悬崖,其实问题不在于刹车,是在于行车电脑里的汽车电子稳定控制系统。”

    兰溪又拿出了对于当时车祸现场以及车辆结构的分析美人天骄。

    “esp?有人修改了源代码!”

    大概看了一下儿,雷绍霆便明白了事故的真正原因。

    “没错儿!”兰溪点点头,确认了雷绍霆的答案。

    那个年代的车,只有宝马奔驰这类好车某一系的车型才会配备这样高端科技的esp车身稳定控制系统,本来目的是在车辆行驶过程中遇到雨雪天气或者山路崎岖打滑的时候,使车辆按照预定路线行驶,起到防滑控制的作用,可如果行车系统一旦被修改,不但不会起到防滑作用,反倒将方向控制锁死在错误方向上无法改变,指使方向盘失灵,无法控制车体,跌落悬崖。

    “直到现在,我国都没有自主研发的esp系统,在那个年代,懂得这项技术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略加思索,雷绍霆薄唇轻勾,看来要查的人范围一下儿就缩小了。

    “是的,我国曾经参与过这类系统研发的工程师名单都在上面了,而且那一场车祸,与伯母的车祸如出一辙,只是因为伯母那次是在平坦路面行驶,虽然那天下着小雨,车速又快,系统被修改,没有启动防滑系统,方向自动锁死,但是十年前的车为了防止出现错误锁死的状态已经开发出手动解锁的方式,那一次解锁失败,都是因为链接方向控制和车底横梁的一个轴承断裂,导致手动解锁失灵,车才以一个高速行事的状态撞上了迎面开过来的大货车。”

    兰溪仔细的将二十年前叶之桐的车祸与萧然的车祸做了比较,车祸原因都是因为行车系统被人篡改所致,不难看出,这决不是偶然,有人在背后操纵一切,那么这两场相似的车祸到底是出自一个人的杰作,还是第二次有人效仿就还要仔细挖掘才行了。

    “先从工程师入手,找到他,就能找到背后那个人了!”

    当听到乔连海说起当年叶之桐的车祸,他就突然联想到了母亲的车祸,还有欧叔临走前告诉他的话。

    叶之桐的死,不是母亲的责任,起码不完全是母亲的责任,他们都是被居心叵测的人算计了,所以他当日在机场并没有激动的反驳乔连海的话,一切都找到那个人再对峙,才能将一切事情解释明白。

    “是,已经开始调查了!”

    雷绍霆又翻看一边,突然将目光落在了一个人的名字上,浓眉紧锁,原来世界竟然如此小吗?

    “先去查这个人!”

    修长的手指在那个名字上点了点,锐利的眸子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随即又靠回了椅背,这事情牵扯的人越来越多了。

    兰溪疑惑的接过来看了看,顿时眸光一亮,就觉得好像有些事情带着某种联系,恐怕还真是这样的。

    “看来要抓紧时间了,这个人正在办全家的移民手续!”

    哈弗大学的一位心理学教授研究过一个“六度分隔理论”,就是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留个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

    足以见得,这个世界有多小,人与人之间离的是多么得近,看似不相干的人却有着某种紧密的联系,只要用心挖掘,总会神奇的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

    自从雷绍霆摔了那碗面后的两天,便没再回来。

    乔楚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一个什么状态来面对如今两个人的关系,发了疯似的想他,又很是不想见到他,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矛盾感觉人神。

    这两天就是在这种矛盾中煎熬着,却也没想过要出去,因为这里的监控她已经看得明明白白,即便是跑出去,他应该也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他并没有刻意锁门,因为他知道,她根本走不远。

    每天早晨九点都会有人送来新鲜食材,今天也不例外的门铃准时响起。

    从大门接过纸盒的时候,那个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盒子才转身上车离开,等她将东西抱回房间收拾时,发现了里面的手机。

    开机后,一条短信进来,电话号码是她熟悉的。

    ——楚楚,方便时,打电话给我。——

    看来谭明轩很明白她现在的处境,走到了洗手间,拨通了电话。

    “楚楚,你还好吗?”

    “我很好,你放心!”

    想着那日她晕倒前,谭明轩还在,后来的事情,她却不知道了,当然也不能问雷绍霆,如今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没有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心里有了些许的安慰。

    “乔叔叔现在很好,你也放心!”

    知道她最担心什么,所以先将他探得的乔连海的消息说了。

    对于这件事,他也奇怪,为什么雷绍霆没有对付乔连海,只是将他软禁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声音永远是那么的沉稳安静,让乔楚的心听了也倍感安心,上天待她也算不薄了,发生了这么多的生离死别,却有一个谭明轩这样的朋友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在最危难的时候,身后总会有一双温暖的手撑着她,为她保驾护航。

    心中的感激显然用言语已经是远远不能表达的了,如果真如爸爸担心的那样,以为谭明轩是她的哥哥,这个关系倒真是让她既欣喜又释怀了,可真的有那么巧的事吗?如果真有一个这样的哥哥,那真是她的幸运。

    “谢谢你明轩,没有连累到你就好!”

    “呵,是我的疏忽,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那个短信是雷绍霆发的,我早该意识到的,没办法,遇到你的事情我总是糊涂的那个!”

    谭明轩不禁苦笑,上一次是这样儿,这一次又是,他都没有细想,为什么刚刚通过电话,乔楚还要发短信过去再恳切的感谢一次,可是关于她的请求,他又怎么忍心拒绝,哪怕不清楚电话那头是谁发来的短信,却还是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与她联系的机会。

    每个人都会有弱点,而他的弱点就是对乔楚的贪恋,一丝一毫联系都不想错过的贪恋。

    “什么短信?”

    “没什么……他没把你怎么样吧?我也试图联系你,可是你一直没接电话,我才查到了这里!他软禁你?”

    谭明轩语气依旧平缓,可是心潮翻涌的却是想立刻将她救出水火的强烈心情,他太了解这个男人了,霸道独行,从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对于乔楚,他那所谓爱的方式永远都是强势的占有,而不是对等的尊重。

    “没有,我很好,真的!”乔楚笑了笑,温柔的回答。

    她不能和谭明轩多说什么,因为只要她一句想离开,恐怕谭明轩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她带离这里,这是她与雷绍霆之间的事,实在不应该再牵扯到其他人,她给他找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这也许就是差距,她给雷绍霆带来麻烦的时候,会觉得很坦然,觉得他本来就应该是她的倚靠妃常复制。

    而对于谭明轩,她总是不自主的将一切算计的很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总是不想麻烦到他的。

    更何况,现在她也不算被软禁,是心甘情愿留在这里,为爸爸做的事情赎罪的。

    “楚楚,你听着,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没有将这件事揽到你的身上,上一代的恩怨,不要压迫者自己去承担不该是你来承担的责任!”

    他又怎能不明白她的心思呢,本来对雷绍霆有情就割舍不下,而如今这样尴尬的情形,她更是将自己豁出去了,可是她到底是赎罪更多一些,还是不舍更多一些呢。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那样一个柔弱的肩膀,柔弱的内心,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此刻还能淡然的和他讲着电话,重重压力,会将她压垮的。

    “有些事情,本就是我该承受的,承受了才能慢慢去接受,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你也应该很了解我的不是吗?不过我答应你,遇到困难,一定会找你帮忙的!”

    最后一句话说的信誓旦旦,给不了谭明轩别的,却可以给他朋友间的信任,也许她有些事情可以去骗雷绍霆,但是她不想骗他,因为这是她唯一能回报给他的了。

    “好,打完了电话就关机,这条线他们查不到,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我随时都会帮你。”

    乔楚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关了手机,放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呆呆的坐在窗前,美丽的风景总会让人心变的安静下来。

    尽管说着自己很好,想必谭明轩也清楚她的处境,不然也不会用了这样的方式把手机送进来了,也许他不会明白为什么自己甘愿被软禁在这里,没有想过要出去的念头。

    因为她爱他,了解他,知道他心里到底在为什么痛着。

    每一次经历一些事情的时候,最会让人对彼此加深了解,但有的时候了解并不会减轻误会和矛盾,就似一把双刃剑,总会在更深一步的了解后弄的满身伤痕。

    至今还后悔着那晚开开心心的煮了面后,要问那句话,明知道爸爸好好儿的,不应该再去挑战他忍耐的底线,本来他能放过爸爸已经是万幸了不是吗?

    在他看来,她的举动目的非常单纯,她言语上的迎合,她生活上的顺从,还有对他狂野掠夺的主动配合,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爸爸,就像两个人的开始,就像她努力的救弟弟时一样。

    当两个相爱的人又兜兜转转走回原点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仿佛有种不可逆转的能量,就直直的杵在那儿,让你无法忽略,无法面对。

    也许他明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可偏偏要那样误会着,其实那不是折磨她,而是折磨他自己,那是他无法为他的母亲报仇的自责和愧疚,那是他无法像以前一样冷情果断而痛苦和挣扎。

    他不拿着她来宣泄这口气,又能找谁呢?

    痛苦吗?委屈吗?

    不会,一点儿都不会。

    正是因为这样儿,她才知道,她始终是他心里最亲近的那一个,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的宣泄着心底的压抑,才会毫不掩饰的发泄这愤怒。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在他最脆弱的时候选择逃离。

    ------题外话------

    肚子疼啊肚子疼,爷趴着去了,大家晚安!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4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