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难得相聚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秦家岭的项目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因为雷三爷的计划,拆迁时那些游行的年轻人不但没有成为阻碍,反倒因为新秀海选的事情成了d&k集团秦家岭项目的自发代言人。(。

    那些年轻的少男少女,每每在镜头前亮相,除了向观众展示自己的才艺时,总会说上一句,d&k的雷绍霆总裁给了他们这个能够实现自我梦想的机会。

    梦想,总是给有准备且能抓住机会的人,雷绍霆就是了解到了这一点,另局势逆转,如今这场声势浩大的选秀活动进入了晋级期,已经与多家网络媒体签署了合作合同,可以与l卫视频道同步直播赛事。

    这场赛事的看点在于,它绝对是原创大型选秀节目,而非从西方照搬或者改良,形式新颖,公平公正的赛事,自然让那些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很是关注。

    “早就看出这霆小子有道!”

    关守天看着电视里大肆宣传的画面,喝了口茶,不禁笑着赞扬。

    有些人做事总是拘泥于既定模式里不会去改变角度看问题,房地产商与传媒公司比起来,自然是房地产赚钱,一般商人一旦着眼于高出,就很难低头去变通了,而现在雷绍霆却用一个传媒公司为地产项目解决了大问题,又起到了度假宣传的作用,各方受益。

    “那是,没看是谁孙子?”

    雷震拿着棋子掂量了一下,放到了位置上,有人夸自己的孙子,老爷子自然是高兴的,脸上一副得意的笑容至尊功德修仙系统最新章节。

    “瞅瞅,我这儿夸那小子呢,又没夸你,你还美上了!”

    “这都得看是谁的优良基因,霆小子最像我,你说你夸他这不就等于夸我呢?”

    “你啊,你啊,现在小年轻儿的们说的那叫什么来的?对,自恋,就说你这样儿的呢!”

    无奈指着雷震,大声儿笑了起来,两个老小孩儿愣是拿着这几句话你来我往的犟了半天。

    这是雷绍峰宣判后,头一回听到雷家大宅有笑声。

    “关爷爷,喝茶!”

    “爷爷,喝茶!”

    乔楚笑意盈盈的从外面端着新茶走了进来,将放凉的茶换掉。

    今儿是周六,也是十五,她学校,艺术中心都没课,一大早儿的就被三爷送回了雷家大宅。

    十五是团圆的日子,但是晚上有晚宴参加,这团圆饭改了中午,正好儿关老过来串门儿,有客来访,也正好扫了一室阴霾。

    “悦悦那丫头还念叨你呢,这几天怎么都没去中心上课?”

    关守天和蔼的一笑,对这个恬静温柔的孩子很是喜爱,自然说话也很是亲近,像自家人似的。

    “这几天学校课忙,赶不过去,下周就能去上课了!”

    乔楚笑着回答,关于最近在香江别墅住的事儿,她也没有和爷爷奶奶细说,这些事情还是别让老人家操心了。

    “两边儿跑太辛苦,也得注意身体!”

    “谢谢关爷爷,我去帮大嫂的忙,您和爷爷慢慢儿聊!”

    将撤下来的茶具一一收了起来,乔楚才走出了品茗轩。

    看着离开的乔楚,关守天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

    “看来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当年之桐不喜欢仲年,可如今她的女儿却和霆小子成了一对儿,转来转去还是转回来了。”

    雷震也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淡淡的叹息,对往事唏嘘不已。

    “如今仲年反对绍霆和这丫头在一起,要是他知道乔楚是之桐和阿琛的孩子,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这也是一家人包括叶家都不曾透露的原因,如今雷仲年不接受乔楚是因为她当初舞女的身份,而如果知道真相,就说不好他会因为叶之桐而接受乔楚,还是因为谭琛而更加将乔楚拒之门外。

    “他还不知道?”

    “敢让他知道吗?一关系到之桐的事,仲年哪一回冷静过?萧然无怨无悔的跟着他这么多年,最后换来什么了?这孩子就是中了邪了,谁也改变不了了。”

    雷震说起这个儿子忍不住直摇头,再想起谭琛,就更觉得愧疚难当,当初乔楚一进门儿,他就有股子亲切感,一直护到现在,也都是因为从她眉宇间能看到谭琛的影子,没想到她竟然真是谭家的女儿,这是给他们雷家赎罪的机会啊。看小说最快更新)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你也别多想啦,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就由着他们折腾去吧,咱们吶,老喽苍老师的职业生涯!”

    知道雷震想起谭琛就会自责不已,也觉得自己提起这些事情太过伤感,关守天赶紧岔开话题,又将两个人的思绪重新拉回了棋盘上。

    ……

    今天的晚宴是d&k集团与逐年集团的一些上层的聚会,两大财团合作的消息早已在业内传开,今天这场宴会自然也是各界名流云集,热闹非凡。

    虽然雷三爷现在是被老爹打压驱逐期间,可是毕竟这个消息并没有对外宣称,所以秦家岭的项目一直还都是他私下跟进,自然这次宴会也少不了出场,三爷出场,乔楚就自然得作陪。

    很久没有穿过晚礼服,高跟鞋的乔楚,跟着三爷应酬一圈儿下来,腿肚子直发酸,可是脸上还得保持着官方的笑容,一点儿都没有放松。

    雷绍霆显然也懒得和那些人多加应酬,不过是和一些叔叔伯伯辈分的人聊几句,别人都一概不理,可架不住这叔叔伯伯多,走下来也颇费了写时间。

    “累吗?”

    “还好,就是好久不穿高跟鞋了,有些不舒服!”

    一抬头对上男人那温柔如水的眸子,乔楚淡淡的一笑,本就被他揽着的腰身更加的依附过去。

    “到那边儿坐坐。”

    抬手就要去抱,却被乔楚急忙阻止住,这个场合,让他那么抱着也忒显眼了,一向喜欢低调的她真不想每一次宴会都成为焦点。

    “我自己走就好啦,那么多人呢!”

    乔楚甜美的笑容,略显娇嗔,许是身在不同的氛围,暂且没有了两个人相处时那种别扭的气场,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的自然和谐。

    男人也没反对,将她全副身体的重量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走到了休息去。

    二话没说,将女人的腿抬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温热的掌心在小腿肚子上来回按摩着,那力道掌握的刚刚好,酸痛感确实缓解了不少。

    “好啦,我没事儿,这么个大总裁,让人家看见了多毁形象啊?”

    虽说让三爷伺候的感觉确实享受,两个人坐的地方也不显眼,可是毕竟还是有人经过的,这样的举动,确实有些太过亲昵了,她也远不到需要按摩才能走路的程度。

    只顾着给媳妇儿捏腿的男人忽的抬起头,浓眉挑了挑,想说点儿什么,又咽了回去,俊朗的脸庞上表请显得极为别扭。

    “呦呵,跟这儿享受二人世界呢?”

    说话的是好久没见的王川,手里端着酒,乐不呵儿的走过来,晃晃荡荡的走路有点儿画龙。

    一点儿不见外的一屁股坐在了对面儿的沙发上,俨然不觉得自己这电灯泡的行为妨碍了谁似的。

    后面儿紧跟着过来的龚奇伟和兰溪,则耸肩,摊手,意思是要和川儿爷划清界限,拿他没辙。

    围坐在一块儿,一下儿沙发座显得有点儿拥挤起来。

    乔楚急忙抽回腿,脸上一红,往雷绍霆这边儿贴了贴,给兰溪让出了更多的地方儿。

    “你们来啦!刚刚怎么没见你们啊?”

    看着三爷那冷厉的眼神儿看着三个不速之客,极其不爽的样子,乔楚赶紧笑盈盈的和大家打着招呼。

    “我们刚到,川儿爷喝了一茬儿来的,我又开车先去接的他三国之大霸主最新章节!”

    龚奇伟摇了摇头,看着王川那醉眼迷蒙的样儿直摇头,一副这个人没救了的样子。

    “抽你丫喝那操性!”

    一贯说话不给人留面儿的三爷,冷哼了一声儿,把刚刚端过来却还没动的水推到王川面前。

    虽然话说的狠辣,可是都能看得出他关心王川,却又没辙。

    川儿爷是这哥儿几个里最不能喝酒的,最近俨然练成了酒仙儿了,见天儿的酒不离手,到哪儿都是一副晃晃荡荡的颓废样儿,跟掉了魂儿似的,谁问也不说,就说自个儿好上这口儿了。

    熟知的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川儿爷添了这毛病正是小桃离开以后。

    “操!你丫少***说风凉话,你们家乔楚要是无声无息,一走了之,你丫估计还不如我呢,能喝死你信不信?你们信不信?切!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川儿爷在兄弟面前就不用再隐藏什么了,今儿王家派的代表就是他,正好儿没人管呢,可算找到亲人儿,且得发泄一会儿呢。

    “滚!”

    这话却问的三爷心中一震,这王川的话真会往肺窝儿上捅,怕他妈什么说什么。

    看了一眼身边儿兴致很好的乔楚,正和兰溪聊着天儿,心里害怕的感觉就愈加升温,不知道怎么的,自从那天机场听了谭明轩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后,他就一直害怕至今。

    谭明轩说下次再见面时,就是要带乔楚走的时候。

    不知道这是谭明轩的一厢情愿,还是本就是乔楚的意思。

    他无法想象没有她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乔楚对于这句话,到没有想太多,因为她并没有想过要离开他。

    “嫂子……嫂子,你实话跟我说,你有没有她的消息?啊?有没有?”

    王川问的恳切,眼底满是受伤的神色。

    “我暂时也没有小桃的消息,她只给我发过一次邮件,是她刚到那边儿时候照的,可能……过段时间她安顿好了,就会有消息了吧。”

    乔楚不忍心说的太绝,让王川失望,其实她与小桃虽然没经常通电话,也还是邮件,各种即时聊天工具保持着联系。

    可是没有一次问起过关于王川的事儿,汽修厂也初具规模,看起来生意还挺红火,总体说来是过的不错的,这话,她哪儿能跟王川儿明说啊。

    “行了哈川儿,你丫出息点儿,人家都回去结婚了,跟你没关系了,想着有用吗?再说了,就算小桃儿回来了,你能给人家什么啊?有你们家那老佛爷在那儿呢,你能娶她?”

    龚奇伟向来都是话比较少的,而且万事都往和气里说,很少言语犀利,突然性情一反常态的他令大家都颇感到好奇。

    “大伟,不像你啊!你丫要是早有这劲头儿,还至于现在光棍儿呢?”

    王川虽然喝了不少,可也没忘挤兑龚奇伟,这要以前有这犀利劲儿,不早把秦子珊追到手了?也不至于到如今了。

    当然这话谁也不能说了,秦子珊的死,对龚奇伟打击确实不小。

    “人都得改变不是?所以,你丫也别一天的醉生梦死的了乱世小兵!”

    拍了拍王川的肩膀,叹了口气,却将将王川手里的酒杯夺过来一饮而尽。

    对于千杯不醉的龚奇伟来说,喝不醉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他连醉生梦死的机会都没有。

    “你丫喝酒跟喝凉水没区别,还懂得醉生梦死?我跟你说,醉生梦死的感觉太好了,就跟有那么一只手,伸进你的脑袋里,把那些让你不痛快的都给一把抓走,把痛快的留下,那感觉别提多美了,真的,你试试,酒绝对是个好东西!”

    王川儿腾的站起身儿,边说边比划着,侃侃而谈的都是自己的亲身经验,就跟那电视购物上的推销先生似的,慷慨激昂的。

    “得得得!大哥,您快坐下吧,一会儿都看你在这热演了!想喝,咱换茬儿喝去,跟这帮老头子瞎搀和有什么意思?”

    兰溪笑的洒脱,抿起唇,吹了一下儿刘海提议道。

    “行啊!走着啊!”

    一提喝酒,那川儿爷是比谁都亲,过来就是完成任务走个过场儿,本来他也是要接茬儿喝去呢。

    乔楚转头看向雷绍霆,想征求他的意思,其实她倒真是觉得这里最应该喝醉的人应该是他,酒是宣泄心中郁结最好的良药。

    这么多年以来,他压抑在心头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却很少去释放过,就算是神仙心上被这么多压力压着,也不一定能承受的,更何况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呢。

    “想去?”

    三爷低沉的声音,只有乔楚能听见,他一向不喜欢自己不受控制的感觉,所以他从不让自己喝醉,对于这样的提议他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如果她想去,他自然是没意见。

    “偶尔醉一回也不错!”

    娇柔的一笑,可以令千年的冰雪都为止融化,更何况对她早已柔情如水的男人呢。

    “好!”

    一拍即合,这几个人都准备跑路,龚奇伟的老爸今儿也来了,他多少也得上前意思意思,剩下的几个则在门口等他。

    正这会儿,却看见白翎从宴会厅的侧面走廊出来,与一个女孩儿边走边聊着。

    见着乔楚一行人,先是一愣,显然没想到能碰着他们,因为知道雷绍霆与老爸不和,想着雷仲年的宴会,他们不会出席。

    而这边儿一众人见着看见白翎身边儿的人则是有些诧异,不知道白翎怎么和林绍琪认识的。

    “小乔,要知道你在这儿早就过去找你们了!”

    “翎子!”

    见着白翎自然是高兴的,想着前一阵子和她通过电话,还说要大家聚一聚,结果今儿碰上了,也正好儿,可再看看旁边儿的林绍琪就不免有些犹豫了。

    “哦,对了,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新转到我们学校的学生林绍琪,跟我一个寝室,绍琪,这是我的发小儿乔楚!”

    又都一一做了介绍,这边儿林绍琪笑着和大家问好,另一边儿却都是兴趣缺缺,只有王川眼前一亮,看着林绍琪眨了半天眼睛,想要看仔细似的。

    “林绍琪,好名字!你爸贵姓?”

    兰溪在了乔楚前面儿,很有礼貌的伸出手来表示友好少将要出嫁。

    可这话问的却让旁边儿的人都噗嗤儿笑出了声儿。

    白翎一头雾水的看着乔楚,就连她态度都很是疏离,以往小乔可不是这样的,难道她们认识?

    林绍琪落一个大红脸,羞涩的低下了头,拧着手指显得很是不自在。

    “你们认识?”

    白翎明显听得出兰溪的不友好,心里也有点儿别扭,毕竟这是她的同学,就算不熟,明儿上总也得过得去吧。

    “翎子,回头咱们再细说吧!”

    明显林绍琪压根儿就没跟白翎说自己的身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总觉得哪儿看着不对劲儿,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事情就这么巧,她竟然去了白翎的学校上学。

    “好,上回说要聚一聚,我回头再给你打电话吧!”

    白翎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本来是想叫着大家一起出来,能够从他们那里问道一些关于安子的事儿,可今天看来,自己好像并不是很受欢迎,还是别找麻烦,单独找小乔告个别就行了。

    看着白翎跟林绍琪离开,乔楚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儿,总觉得白翎那背影看起来很是落寞,可这会儿,确实也没办法将她拉回来。

    总不能跟小孩儿似的将白翎拉回来,告诉她不许林绍琪玩儿吧。

    更何况,林绍琪这个人只是怪,并没有抓住她任何实质性的把柄,也没理由就把她划分到什么坏人一堆儿,但她确实是被划分到这群人不待见的那堆儿的。

    “走吧!”

    龚奇伟到老爸那儿报道了一圈儿回来,一行人才走出宴会大厅。

    兰溪追上乔楚,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道,“嫂子,刚刚不是冲你朋友,别往心里去哈!”

    “没事儿,我也不想她和林绍琪有什么来往,可刚刚也不太好说什么,下次我私下跟她说说吧。”

    对于林绍琪,乔楚依旧保持这原来的态度,并没有丝毫的改变,别的人她也许可以平心对待,可是一见到林绍琪,就觉得心里哪儿不得劲儿似的,总之就有点儿敬而远之比较好的感觉。

    “你也看出来那个林绍琪有点儿怪是吧?你看到她刚刚看老大的眼神儿没?”

    兰溪英气的眉一拧,别人没看见,她眼睛可毒着呢,那眼神儿绝对不是妹妹看哥哥那么简单。

    既然兰溪也看出端倪,看来并不是自己在那儿空穴来风了。

    索性不多想吧,小心没大错儿,只能万事多留心了。

    “好啦,不管她,咱们今儿不醉不归!”

    乔楚哪儿知道下一次再见到白翎时,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票票,最近更新的少,不好意思!亲们见谅

    因为心情不是太好,前几天接到妈妈电话,说家里的狗狗已经几天不吃不喝了,恐怕这次熬不过去了,养了十四年的狗狗,就像家里的一个小成员一样,突然要面临它可能会死的感觉,很不好受,哎,养狗狗的亲,要多多注意吧,天气热,狗狗很容易染上各种疾病,早早看医生吧。

    大家晚安!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4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