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大战千夜魅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今儿地方儿是川儿爷选的,尽管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都没说破。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

    千夜魅依旧是灯红酒绿,热闹非凡,台上新来的舞娘,依旧摇曳着身姿,跳着火热的舞蹈,那漫天的钞票在头了,当时小桃过来告别的时候儿,眼睛哭的跟桃儿似的,要不是舍不得能是啥?舍不得她这个姐姐也不至于哭成那样儿,肯定是心里有事儿说不出来罢了。

    这会儿音乐声又想起,一个身着一身火红演出服的女孩儿上场,跳着舞转到二楼的半敞开式的包厢,火辣的屋子惹得男人们心潮澎湃,每到一处,大红的钞票如雪飞舞。

    “桃儿,是桃儿!”

    舞娘还没走到这儿,川儿爷已经先站起来了,晃晃荡荡的就要往外走,一下被龚奇伟拦住了。

    “川儿,你丫喝多了,消停会儿,那不是!”

    不是,谁都知道不是,连王川都知道不是。

    揉了揉醉眼,笑的有些苦涩,踉跄的坐了回去。

    “对,不是,我跟你说,我们家小桃儿可比她跳的好多了,你瞅瞅那动作都不对,一点儿不专业,嗳嗳嗳,你看那腰扭的什么玩意儿啊!”

    川儿爷失望之余,又不忘损人了,专业评价似的数落着那舞娘,看来小桃离开千夜魅,也没少给他跳舞。

    “呦呵,这是谁啊,怎么说话呢?”

    一道阴阳怪气儿的声儿从旁边儿的包厢传了过来,显然是听到川儿爷批评舞娘很是不乐意了。

    夜场里经常出现这种事儿,拿酒劲儿激着,旁边儿但凡再坐着个妞儿,就更加的嚣张起来,找茬闹事儿,以彰显自己的个性和实力。

    这种人属于是,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你说喝个酒都图乐呵儿,消停儿的不就挺好的吗?还就非得惹点儿事出来,这可能是社会上混的人的通病,一天不惹的麻烦,您都不好意思跟江湖上的人打招呼。

    不过,今儿他们可是罩子没放量,惹错人了。

    “你爷爷我就这么说话呢!怎么着?”

    川儿爷先站起来,正愁没地儿发泄一腔郁闷呢,就有往枪口上撞的,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儿。

    “你丫谁呀?挺牛逼呗?”

    那混子也不示弱,一身酒气,流里流气的骂着。

    “我习惯了!”

    川儿爷一乐,刚刚醉生梦死那样儿已然不见,虽说还有点儿晃荡,可那双眼睛却犀利有神的很。

    “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别***瞎得瑟,说出来能吓死你!”

    混子大拇指一挥,意思是爷子我上头有人儿,一副自豪的狗腿相儿。

    “吓吓看!”

    一直冷眼旁观的雷三爷突然笑意深邃的发话了,说完,从烟盒儿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邪肆的唇依然勾着,笑的惬意悠然。

    “我们是六爷罩的!出去扫听扫听去!”

    和那混子一起来的几个小青年儿也是打扮的怪里怪气,一个个儿的都是一副**样儿,脸上仿佛刻着‘爷最牛逼’四个大字儿。

    “六爷?”

    王川儿夸张的长大了嘴巴,拉扯长音儿,还特别爱演的抽搐着嘴角,环视了房间,显得很是惊讶于恐惧。

    乔楚和兰溪见川儿爷演的卖力,都低头儿忍着笑,而三爷和龚奇伟则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兴致,都跟着瞪大了眼睛显出十分惊诧的模样儿,看起来更是让人忍俊不禁了。

    也只有一只在旁边儿陪着的欣姐,心里明白是咋回事儿,已经开始为那几个不开眼的混混儿祈祷了。

    “怕了吧,怕了就给老子的妞儿道歉,谁他妈不知道这lida是我罩的?”

    那混子眼瞧着王川这群人怕了,声儿就更大了些,正好儿那大叫lida的舞娘跳到这儿,那混子将她一把搂了过来炫耀。

    身后的小弟自然是给足了面子,也跟着极其得瑟的看着包厢里的人,心想着自个儿没跟错人,到哪儿都吃得开。

    舞娘一停,自然吸引了观众的目光,都等着看好戏上演呢。

    lida一看这包厢里的人穿着都十分考究,也没敢像以往般嚣张,可是身边儿这个混子可是跟着六爷的,看来哪头儿都不好惹。

    “lida是吧?明儿不用来上班儿了!”

    王川儿不恼不怒,依旧是带着久居上位的人才有的自信笑容。

    “为什么啊,你凭什么?”

    那个lida先急了,自打千夜魅的冷美人儿走了,她可算是这儿的台柱子了,眼前这个人随手看着挺有钱吧,可也没这个权力解雇她啊。

    “就凭爷把这儿买了,就凭爷是这儿的老板!老子现在说了,让他妈你滚蛋!”

    lida一愣,被那气势一下儿吓的有点儿说不出话来,直看着欣姐求救,心里也有点儿不拖底这群到底是什么人了。

    “几位爷,这……”

    “欣姐,让你们老板明儿到公司找我!”

    一直坐在那儿的雷三爷淡淡的说完,抽出一张名片,递到欣姐手上。

    这几位爷是什么人,她和清楚,对于这事儿她毫无怀疑,接过名片点了点头儿,便出去了,这老板换人了,这几位爷想怎么折腾,她是真管不了。

    乔楚抬头看了看三爷那俊颜表情并不多,叼着烟,眯着眼,看起来陡然多了那么一股子匪气,看来是和这几个小混混儿杠上了。

    “你的玉器不碰瓷器的理论呢?”

    嫣然一笑的乔楚,脸上一点儿没看出来包厢里那小混混儿们还剑拔弩张着呢,眼底里只有眼前这个男人。

    “你不是说,偶尔醉一次也不错吗?”

    深邃的眸子,充满了柔情,深深的看着她,宠溺的在女人额角一吻,随即绽放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

    心领神会的乔楚不再多问,知道这几个人是要玩儿心大起了。

    那几个混子可是听不下去了,他们这儿可是挑衅呢,也忒不给面子了啊,下面儿的那么多观众看着呢,这么栽面儿的事儿他们自打跟着六爷就没受过了。

    今儿说什么也得把面子找回来。

    “操!你们***找死吧!”

    “春儿哥,算了!”

    lida毕竟混这个夜场见的人多了,懂得察言观色,这几个人虽然看起来西装革履,不像是社会上的人,可是那眼神极为慑人,包括那个坐在那儿,一身幽兰色衣服的女人,眼神都很是锐利,还是把这事儿劝走了得了,别惹出什么大事儿来。

    “春儿哥?原来你叫春儿啊?”

    兰溪忍不住哈哈大笑的指着那混子,捂着肚子差点儿笑的撒手人寰了。

    随即一包厢的人都跟着忍不住笑起来,显得极为不厚道。

    “操!臭娘们儿,你他妈说谁呢?”

    嘭——

    一声儿闷响,一个酒瓶子闪着耀眼的光芒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春儿哥的嘴上,顿时鲜血直流,估计着门牙都得掉了。

    出手的正是兰溪,她可从来不会惯着这种人,早就想出手了,可一直压着,可刚刚老大都放了话了,她还有什么顾及的?明显眼底里闪出一丝兴奋的光芒。

    “姑奶奶我说叫春儿的那个呢!”

    这话一出,全场都哄堂大笑起来,春儿哥一个大老爷们儿彻底弄一大红脸。

    乔楚佩服的看着兰溪那损人的样子,再看那春儿哥憋的脸红脖子粗的,更是忍俊不禁,趴在男人的怀里笑个不停。

    忽然找到了一种恶作剧的兴奋感觉,暂且抛去那些恼人的心事,此刻这几位都变成了孩子,竟然跟一帮小混混儿斗嘴,挑事儿。

    估计这种事儿他们从来都没干过,三爷这群人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哪儿有人跟他们挑衅啊?而乔楚一直就是乖乖学生,从来没有参与过这种事儿,甚至见都很少见到,这倒好,今儿算是找齐儿了。

    “你们……有种别走!给老子等着!”

    春儿哥嘴都豁了,一边儿说话,一边儿顺着嘴角儿往下淌血,形象那是相当狼狈了。

    几个小兄弟扶着老大离开了,不一会儿千夜魅又恢复了歌舞升平。

    不过也有了解春儿哥背景的,怕在这儿等着崩一身血,也都陆续离开了,也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边看演出,边等着看春儿哥到怂了,还是一会儿还有好戏。

    继续喝酒继续聊天儿,包厢里也跟啥事儿没发生过一样儿。

    兰溪甩了那一酒瓶子,显然心情大靓,打从来了l市,虽说不执行任务倒是落得轻松,可是好久不出手打打架,手又觉得有点儿痒痒。

    乔楚则被兰溪这一举动给惊着了,知道她厉害,却从来没见识过,虽说这抡酒瓶子谁都会,可是这么精准且力道十足的却不多,兰溪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拿酒瓶子当手榴弹扔了。

    “嫂子,想学不?我教你!”

    看着乔楚一脸惊讶,兰溪咯咯直笑。

    三爷不乐意了,一把将凑够来的兰溪推开。

    “边儿去,带坏了我媳妇儿!”

    占有欲十足的将乔楚带入怀里,瞪了兰溪一眼,以示警告。

    惹得兰溪忍不住只撇嘴,很是不服气,“这会儿心疼媳妇儿了,也不知道谁两天扎办公室死活不回家,让媳妇儿独守空房!”

    唱三音儿的兰溪也知道说完赶紧闪,转过茶几坐到大伟边儿上去了,还是这个斯文男人旁边儿比较安全点儿。

    “为什么?”

    待兰溪走开,乔楚忍不住仰起头问道,其实她与他之间要说的东西太多了,这几天别扭着,都是在猜彼此的心思,原来那两天他不回家是一直在办公室里。

    某爷脸上一僵,被人爆料自然有点儿脸上挂不住,他自个儿都不知道为什么发神经似的虐自个儿,明明想她想的都发疯了,可是见面了又要用各种各样的儿的冷面孔对她。

    他是生气,她为什么有事儿了第一个想的是去找谭明轩帮忙,而不是找他,得不到信任的感觉真的很令人郁闷。

    与其说生她的气,还不如说是气自己,母亲的事情与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如此反应也是害怕她就此离开,可既然害怕她离开,就应该好好儿对她,怎么就让自己弄成了这样儿尴尬的局面了呢。

    “为什么不回家?”

    “你为什么没有离开?”

    房子并没有上锁,她其实可以随便的,他不想试探,只是想学着尊重,母亲的事他无法面对,恐怕她复杂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我从没说过要离开!”

    眸光里泛着淡淡的光芒,很是坚定的看着他,笑意温柔。

    “乔……”

    “喝酒吧,既然你明白我了,就不必再害怕了不是吗?这些事情不是你或者我带来的,却需要我们一起面对,我为自己是你最亲近的人感到高兴。”

    带着丝丝醉意,这话更是染上了葡萄酒的醇香,让某爷听了心中跟着激荡不已。

    男人忽然笑了,是那么的释然,又带着一份自嘲。

    她一直都明白他的,正是因为这份亲近,他才毫不掩饰的将心里的郁结冲着她发泄,也只有她能看到自己不受理智控制的一面。

    一直都想将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为她屏蔽掉,可显然自己做的并不好,而且很自私,有些事情确实是需要两个人的,就像她说的那样,‘这些事情不是你或者我带来的,却需要我们一起面对’。

    他的小女人啊,竟然是如此剔透的一个人儿。

    “我真傻!”

    低头,唇附在她的耳畔,喃喃低语。

    吻着她的耳垂,吮吸着那独有的馨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而他竟然那么犯傻的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疯狂想念着。

    活该,真是活该!

    “确实!”

    乔楚莞尔一笑,很认同的点了点头,对于有时霸道,有时又很孩子气的他,总是怨怪不起来,因为他藏的很深的心思里的善良,心软,还有脆弱只有她明白。

    某爷的脸顿时有点儿微红,被小媳妇儿说了,可又没理,谁让自个儿犯浑呢,努了半天嘴,最终全都融化于柔情一吻。

    这边儿你侬我侬,那头儿划拳拼酒,不一会儿,三爷和乔楚也加入,什么幼稚玩儿什么,罚酒带弹脑瓜崩儿的,个个儿脑门儿上都跟开了天眼似的。

    几个人玩儿的不亦乐乎,殊不知此时正有三十多个小混混儿,提着砍刀奔着千夜魅来了。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不一会儿,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边走边用砍刀四处敲出响声儿,这也算是个道儿上的规矩,意思就是老子要砍人了,不相关的人滚远点儿。

    要说这年头儿提刀砍人的事儿真是少之又少了,真正的黑社会已经不是当年古惑仔那样拿着西瓜刀火拼的样子了,即便要杀人也都是暗杀,哪儿还需要如此大张旗鼓的呢。

    但凡这样儿的,都是出来找个面儿的,或者压根儿就上不了台面儿,显然这叫春儿的大哥就是市井流氓,压根儿还没搞明白上面儿坐的着那几位爷是谁呢。

    事后兰溪总结了,这群小混混平时对于文化生活方面是极其匮乏的,文化素质低下,除了拿着刀砍人,好像不会干别的,不然怎么连报纸都不看看呢,最近d&k集团的选秀节目多火啊,三爷那英武形象哪天不是占着娱乐版大大的版面儿的?

    “你们给老子下来!”

    春儿哥大喝一声儿,虽然音乐声儿大,可依旧让在场的观众听个真切,楼下的人都窸窸窣窣站起身儿,躲到一边儿去了,刀子不长眼啊。

    音响师也把音乐关了,顿时大厅一片寂静,个个包厢里的人也都探出头儿来一看究竟。

    “丫到不傻!”

    龚奇伟向楼下瞟了一眼,讥诮的来了一句。

    春儿哥确实没啥到到楼上火拼,毕竟窄窄的楼道,三十多个人根本施展不开,人没砍着,自个儿再挨一顿削可就更没面子了。

    那头儿三个男人,他这边儿可是三十个,一对十,对方一点儿胜算都没有。

    他们下来,肯定跑不了!

    殊不知,楼上的三位爷压根儿就没想跑,正愁没地儿打架呢,迈着四方步儿就下来了。

    兰溪虽然技痒,可还得保护乔楚,只能忍了,两个人留在楼上没下来。

    春儿哥笑的得意,手里的大砍刀也是灼灼放着寒光,这阵势确实能吓倒几个,一般一这么亮开架势,架是打不起来的,敌我相差太悬殊了,对方肯定就腿软了。

    可下楼那三位爷不慌不忙,最前面儿的那个极为英挺的男人嘴里叼着根儿烟,抽的很是惬意,双眸微眯,透着一股子神秘。

    一边儿的看惯是为这几个人捏了一把汗,三个人还真敢下来,这砍刀虽然没有那么锋利,更多的作用是震慑吧,可是真是被砍上几刀也够受的。

    “今儿你们三个就甭想出这个门儿!”

    春儿哥依旧在享受着强势一方的光辉,指着三个人,一通儿的叫嚣。

    “哪儿那么多废话,打不打?”

    川儿爷手里那杯酒直接端着下来的,喝了一口,剩下半杯,放在了旁边儿的桌子上,表情显得很是不耐烦。

    龚奇伟则对着王川一笑,这么多年丫的急性子一点儿都没改。

    当初他们出去打架时,川儿爷总是先动手的那个,平时废话特别多的他,一到打架上确实最懒得听废话的。

    “操!给我上!”

    春儿哥被这么一激,也上来劲头儿了,大手一挥,指挥着兄弟往上冲。

    一瞬间,电光火石般的光芒耀眼夺目。

    绚烂的灯光依旧旋转着,场子里打成一团的人,已经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看官们一阵阵儿的惊呼,今儿算是开了眼了。

    什么叫以少胜多,什么叫惊险刺激。

    电影上演的那都是剪辑过的镜头,可眼么前儿看到的可是现场直播,原来这打架真就能打的这么漂亮,这么精彩,算是开了眼了。

    只见三个人身手矫健,赤手空拳,对那闪着寒光的砍刀毫不畏惧,一拳一个,招招直中要害。

    随着一个个人的倒地,战局胜负瞬间鲜明。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儿,三十几个人能站着的所剩无几,那些砍刀好似也都看在了同伙儿人身上,因为这三位爷,压根儿身上一点儿打架的痕迹都没有。

    整了整西装领口儿,慢悠悠儿的向前走,剩下那几个腿都软了,没想到遇到的是硬茬儿,那出手的狠戾绝对是练家子。

    三个人往前走,几个人就往后退,那春儿哥更是眼珠子滴溜乱转着,想着怎么脱身。

    “那个叫春儿的,你过来,你不是叫嚣着要砍死老子吗?过来过来!”

    王川勾了勾手指头,跟逗个小狗儿似的,可是这‘叫春儿’俩字儿一出,还是惹得周围看官窃窃低笑起来。

    啪——

    一声儿脆响儿,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一个酒杯,又正正好好儿的砸在春儿哥好不容易不流血的嘴上。

    “不就你叫春儿吗?还看谁呢?”

    说的正是楼上的兰溪,刚刚抡酒瓶儿,这会儿飞酒杯,算是将春儿哥这个打个形象彻彻底底的毁了个干净。

    乔楚也看出来了,这三位爷就是找乐子呢,说文艺点儿就是寻找当年的影子,估计他们上学当兵那会儿,也没少干坏事儿。

    都说男人骨子里其实就是个孩子,一点儿都没错儿。

    本来一开始还紧张害怕,到现在一看占据,也就由着他们去了,三个人都是特种兵出身,对付这些小混混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一行人,这会儿都疲软了,虽然心里不服,可为了保命都想跪下叫爷爷了。

    有几个勉强爬起来的,想偷偷儿往外溜。

    “大门儿关上,谁也甭给爷子走!”

    川儿发话,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好使,也许是整场人都被这三个人的气势给震慑住了,保安还真就把门儿关上,守的死死的。

    搬了三个椅子,三位爷就并排的坐在舞台上,三爷掏出烟又续上了,川儿爷把个那个刚放在桌子上的半杯酒又拿了起来,继续喝,大伟一向斯文,只是保持着笑容,看着倒在地上嘿呀呼叫的人。

    等警察来的时候儿,看到的就是这样儿的一个场景。

    三位爷往哪儿一坐,自有点儿大侠风范,惩奸除恶后,就等这官府来抓的劲头儿。

    当然这官府的人一见是这三位爷,也都得给跪了。

    “三少!”

    带队的那个警察一见是三爷,急忙儿上前打招呼。

    这自然是不敢跟这几位爷了解情况,叫来一个服务生,把大概情况了解了一遍。

    “拷上!”

    一堆经常将小混混儿提溜着就往外带,一个个儿被手铐拷上了还懵了巴登的不知道咋回事儿呢。

    三爷招招手,对那队长交代了几句,队长直点头儿称是。

    这差事挺好,既卖了三爷一个人情,又抓住这帮砍刀帮的人立功,真是一箭双雕。

    春儿哥嘴叉子流血,赶紧凑合过来跟警察套近乎儿。

    “我们是六爷的人,给了面子!”

    那警察一听就火儿了,一把将春儿哥推开。

    “六子是吧,正找不着他呢,都给带局子里去,慢慢儿审!”

    顿时,一行人目瞪口呆,瞬间没了起子,一个个儿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被警察带走了。

    一场闹剧结束,三位爷相视一笑,又不禁摇了摇头。

    笑的是三个人又找到了跟小时候儿一样跟人家茬架的劲头儿,确实挺爽的。

    摇头则是想着三个人论身份地位,怎么着也不用自个儿上手跟这帮小崽子闹腾的,今儿算是玩儿嗨了!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4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