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奇怪的照片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白翎因为要离开心情不好,乔楚也不得不陪着继续在这个熟悉的诡异房间里继续呆下去。(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访问本站。

    当然,一心想安慰着白翎,也就没去太在意这些了。

    林绍琪今天表现的也特别和气,哪哪儿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让乔楚都怀疑自己的反应是不是有些过激了。

    不得不说,林绍琪的手艺不错,没看出来一直在国外生活的她,竟然能做的一手的好中餐,可谓色香味俱全。

    怎么吃怎么像山下十字路口珍珠坊的菜品,想到这儿,乔楚又摇了摇头,看来自己这有色眼镜儿戴上了,还很难摘得下来了。

    “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口味,我就随便做了点儿!”

    林绍琪摘下了围裙,坐了过来,殷勤的给倒着饮料。

    “挺好的!”

    尝了一口,乔楚点头称赞着,既然留下来了,面儿上总要说得过去的。

    “我就说绍琪的手艺好吧,我来过两次,每次都得撑的肚子疼。”

    白翎显然是吃服了,自然是对林绍琪的厨艺赞赏有加。

    边吃边聊着,气氛倒还算和谐。

    席间,白翎也多次称赞林绍琪学习多么好,是个多么能干的女孩儿。

    “现在绍琪一边儿忙学业,还一边儿帮着她爸爸做事,你知道秦家岭那个项目吧,最近电视上炒的特别火的,马上就要由她接手了!”

    秦家岭?那不是三爷的项目吗?

    就算是雷仲年**统治,可这个项目他不熟悉,所以一直没有收回,还是让三爷监督着呢,怎么就有这样的消息了呢?

    “哦,是吗?我不大看电视!”

    “翎子姐,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啊,那是三哥的项目,我只是过去帮帮忙而已,嫂子,到时候儿见面的时候就多了呢!”

    笑容很是无害,亲昵的称呼着乔楚,仿佛从未有过任何的隔阂,前一阵儿,乔楚还在饭桌上毫不留情面的卷了她的面子,可显然,并没有让她对自己有任何的距离,反倒还真拿出一个小姑子的样子,言谈话语里还带着一股子讨好的劲儿。

    伸手不打笑脸人,不知道该将林绍琪说成没心没肺还是演技十足,总之,弄的她很是无奈。

    “那挺好,你们可以多聚聚,小乔,我最不放心就是你了,虽说三少对你那是一百个劲儿的,可是总还是会越到居心叵测的人,就说那个秦子珊吧,这是死了,不然还指不定弄出多少幺蛾子呢!”

    一提秦子珊,白翎就恨的压根儿痒,她可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去设身处地为坏人着想,反正欺负了小乔,那么就是她不待见的人。

    “我没事儿,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就别提了!”

    “秦子珊是谁啊?”林绍琪好奇的问道。

    “就是喜欢你三哥喜欢到变态的家伙,竟然还要拿炸药炸死你三哥和小乔呢,结果没弄明白,自己挂了,活该!”

    愤愤不平的神情,美目圆瞪,对秦子珊算是恨的透透的。

    “还有这种人?是不是跟二哥那儿是一回事儿啊?”

    林绍琪皱着眉头,也显露出一丝同仇敌忾的样子,这个表情真真儿的,绝对不是装的。

    “嗯,就是那是事儿,心也是够歹毒的了!”

    两个人一说一搭的,算是把秦子珊又从头到脚的批判了一顿,乔楚在一旁听着,没有多说什么,对于秦子珊,她已经没有什么怨怪了,过去的人和事,总还是不要再想起比较好。

    说着聊着,饭也吃完了,林绍琪又从冰箱里拿出了甜点放到了茶几上,引着两个人到沙发那儿去坐。

    今天来得早,吃晚饭也还不到七点,吃完了就抬屁股走人,也确实不太合适。

    正这会儿,乔楚的电话响了。

    一看是三爷,急忙起身去接电话,其实是不想让别人听到两个人的对话。

    “媳妇儿,跟哪儿呢?”

    三爷听着对面儿很是安静,不禁有点儿纳闷儿,她和白翎吃饭,向来是哪儿热闹往哪儿扎,恨不得去吃大排档呢,今儿竟然能找环境优雅的地儿?不像她们两个的风格啊。

    “绍霆,我在林绍琪家呢!”

    “什么?!”

    乔楚是尽量压低了生意的,也预想到听到这个答案的三爷会如此反应。

    “我和翎子都在这儿呢,上次你也听到了,她和翎子是同学,我也没想到。”

    “跟那儿等着,我去接你!”

    一听媳妇儿在那个女人家里,心里就不禁有点儿犯膈应,想着以她一个人倒是作不出什么妖儿来,但就觉得哪哪儿不对似的。

    “你别急,开车小心点儿,我这儿挺好的,见面了再细说吧!”

    “……自己小心点儿,到了给你电话!”

    三爷心里这会儿火急火燎的,简单跟陈君交代一声儿,就噔噔噔下了楼。

    ……

    这一头儿挂了电话的乔楚,也知道这么和某爷说了,他得心里着急,可自己也确实拎不准的事儿,还是先汇报了好。

    而且今天信息量有点儿大,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和三爷说道说道了。

    “怎么着?你家三爷着急了?”白翎笑呵呵儿的打趣儿。

    “下班早,说过来接我。”

    “要过来还得一会儿呢,快来看,绍琪小时候儿太逗了!”

    接电话这功夫儿,林绍琪去书房搬来了相册,正和白翎翻看着。

    乔楚也坐到了旁边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着看。

    “这个是我高中的时候儿……这个是小学,小学三年级吧……这是我妈参加我毕业典礼。”

    边翻看着,林绍琪边讲解着自己小时候儿的事情,这到朋友家里做客,就免不了翻相册这个项目,能够更加加深了解。

    “我说绍琪,你还真不太像你妈,要说像你爸吧,好像也不太像……”

    看看林绍琪,又看看照片上林素素的照片,白翎左右端详着。

    “都说我和我妈不是太像,谁知道呢,反正有一次我受伤输血,那可是我妈给我输的,错不了,呵呵!”

    林绍琪也吐了吐舌头,看来不止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了。

    “这个是谁?”

    一直没有开口的乔楚,突然发问,因为她无意间瞟见了一张老照片,上面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准确的说,是很惊诧,不过是她掩饰的好,这句话听起来问的随意。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妈的朋友吧,叫乔连依,前面坐着的这个是她的妈妈,这边儿的,好像叫什么桐的……我也说不清楚,这些是老相册,偶尔也有我妈的老照片夹在我这儿了。”

    照片上是三个人,中间坐着的那个人是奶奶,虽然那个时候还很年轻,可乔楚见过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

    后面站着的两个女人,一个便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叶之桐,她在舅舅家见过。

    另一个,乔连依……

    从来没有听奶奶说过,她还有一个女儿,几乎家里的相册里都不曾有这么一个人,爸爸也从未提起过自己有一个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现在也在l市吗?”

    心中太多疑惑,乔楚忍不住又追问,即便是她再聪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恐怕要问爸爸才能清楚的事儿了。

    林绍琪好似因为终于和乔楚有共同话题而高兴,急忙将相册递到乔楚的手上。

    “这个阿姨我也只是见过照片,听我妈说起过,至于她现在在哪里,我就不清楚了,只是听我妈说这个阿姨特别喜欢醪糟汤圆,别人也就吃一碗,她能一口气吃个三四碗。”

    仔细的看着相册里的照片,乔楚不禁感慨万千,这古老的照片,记录着那一段岁月的故事,而母亲比自己想象的还早认识奶奶一家人,而看着母亲与那个乔连依都面带着淡雅笑容,手挽着手,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

    “这倒是挺有意思!”白翎笑了笑,再仔细端看着那照片上的人,“你还别说,这个乔连依年轻的的照片倒是和你有几分相像!”

    “是吗?我看看!”林绍琪身子贴过来,左右看了看,“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儿像呢,呵呵,不过那时候儿的人照相看上去都长的差不多。”

    乔楚却觉得事情远不是那么简单,如果这个认真的就是***女儿,怎么她一点儿都没有听过呢,这里面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事情?

    “嫂子?你手机响了,是不是三哥啊?”

    林绍琪碰了碰她的胳膊,带着笑意的提醒,乔楚这才一下儿缓过神儿来,接通了电话。

    既然有了三爷来接,白翎也就放心了,没有着急走,说要陪着林绍琪再待一会儿。

    两个人先把乔楚送出了院子,只见男人那高大的身影依靠在车门处,在月色下显得愈加的挺拔神秘,月影下那棱角分明的脸,魅惑至极,深邃的眼眸幽暗中泛着淡淡的光泽,修长的手指夹着的香烟,袅袅烟雾自指尖处上升,远远就能随风闻到男人身上那独有的惑人气息。

    “你们快回去吧,不用送了!”

    虽然隔得远,也能看得出来三爷来这儿,心情不是很爽的,赶紧转头儿对两个人客套着,只是希望她们不要送出来了。

    “那哪儿行啊,还是把你送到三哥跟前儿我们才算圆满完成任务!”

    林绍琪带着三分调侃的话,说的很是亲近,不等乔楚拒绝,拉着白翎就一路送到了院门口。

    某爷掐息了烟,眸子不带任何温度的扫了一眼乔楚身后的人,冰冷,疏离。

    拒人千里之外的眼光让白翎禁不住停住了脚步,站在了安全位置,而林绍琪则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仿佛丝毫看不到男人眼底的厌恶之色。

    “三哥,要不要进去坐坐?”

    能放下这脸儿的人,真的很是少有,乔楚都不禁为林绍琪这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事儿很是担忧,明知道结果,又何必如此呢。

    压根儿就没理这茬儿,只是将乔楚搂进怀里,带过车头,将她在副驾驶安置好,又绕了回来,上了车。

    乔楚都没来得及和白翎告别,只是隔着车窗比划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

    车启动,后退,调头,一阵引擎轰鸣,驶离了中山。

    与门口的两个人擦身而过时,乔楚分明看见了林绍琪眉眼间的笑意,而那笑意里蕴含的意思,却让人捉摸不透。

    ……

    车上了盘山主路,乔楚也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这才意识到,在林绍琪家,她几乎是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觉呢。

    “不是跟白翎吃饭嘛?怎么吃到这儿来了?”

    没有怨怪乔楚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不想和林家母女扯上什么关系,某爷浓眉紧锁,心情不悦。

    “别提了,和白翎一路聊着天儿就过来了,等知道来的是这儿,也晚了。”

    “傻妞儿,怎么让人卖了的都不知道!”

    腾出一只手来在那小脸儿上捏了捏,柔软的触感让他心情转晴了不少。

    “我听林绍琪说,过段时间,她要调到你那个项目帮忙,这事儿你知道吗?”

    今儿信息量太大,她真得一点儿一点儿的和他说明白,包括那个乔连依,她一点儿都没有想隐瞒他,也许有他的帮助,能尽快将事情弄明白也说不定。

    “嗯,雷仲年的安排!”

    “你爸这是要监视你吗?”

    上一次没挤兑走自己的儿子,这一次又派亲闺女来美其名曰说帮忙,乔楚无法将雷仲年想得太好,几次看到他和雷绍霆的争吵,她也算明白了,这父子两个的矛盾仿佛是不可调和的了。

    “随他去吧,整个一个集团,可着他一个人折腾去!”

    对于要被人夺权的窘境,某爷显得不以为意,也是早在预料之中,显然他也早想好了应对之法或者是正中下怀,总之这些事儿,乔楚也操心不来,他心里有数儿就好。

    “不过这个林绍琪,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儿,你知道吗?她的房子跟我们中山别墅的装修是一模一样的,如果不是她二半夜偷跑进别墅去看,那她就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太诡异了!”

    “不会,中山别墅不会有人能进的去,哪儿的防盗设备直接链接在我的手机上,有人进去,我会第一时间知道!”

    “啊?那就太可怕了,怎么可能弄成一模一样的呢?”

    说着,乔楚不禁身上打了个寒颤,这么看来,林绍琪还真就有这过目不忘的本事,她今儿算是见识着了。

    “这件事儿你不必多想,以后避免和她见面就成了,要是在雷家大宅见着,直接无视,不必顾虑什么面子,明白吗?”

    “嗯,知道了。”

    答应下来,这事儿不用三爷说她也是会注意的,可是想起白翎要走,又忍不住连连叹息。

    “怎么了这是?”

    看着刚刚还一副八卦模样儿的小女人,这会儿又唉声叹气起来,就不免好奇。

    “今天翎子跟我说,她们全家要办移民呢,估计五月份差不多就要走了,哎,小桃走了,这回翎子也要走,这出国可想见一面都难了!”

    哭丧着小脸儿,越想心里越不得劲儿,总觉得白翎家这个决定来的太突然了,连她都没做好思想准备。

    “哦?”男人眉头微动,“傻妞儿,别多想了,事情总会有转机的。”

    “哎,这儿不是挺好的?土生土长的地方啊,干嘛要移民啊!”

    乔楚想不通,一百个想不通,白翎家可是从祖辈就在这儿生活的,对l市的感情绝对深厚,突然这么一走,他们怎么舍得呢。

    “也许有不得已的理由吧!”

    虽说三爷一路上安慰着,乔楚心里却还是一直别扭着,没有好到哪儿去,尤其这心里还有件事儿想要跟他说呢,只是这事儿得关系着爸爸,想着还是别再车上谈了,等回家心平气和的时候儿再说吧。

    乔楚到家就先洗了个澡,冲走了一天的疲惫,也想冲走在林绍琪家里呆了那么大半天染上的味道。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儿变得如此龟毛了。

    穿上浴袍,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男人没在房间。

    奔着书房去找他,心里憋着的事儿,不吐不快。

    “绍霆?”

    “小东西,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

    一件光着脚丫儿,过着浴袍的小人儿,洁白无瑕的脸庞,如玉般柔滑剔透,一双水润的眸子就那样呆萌呆萌的看过来,清澈明亮,纯净的如天使。

    顾不得腹下的一阵儿燥热,单单的看到她那双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就来了气。

    “啊?”

    乔楚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有点儿着急,卧室里是地毯,不觉得凉,可是书房铺的却是地板,这会儿一说,更觉得脚底下蹿升一股子凉气,直冲到全身了。

    “我忘了!”

    就在她瘪着嘴承认错误之际,身体一轻,已经被男人拦腰,托起,抱入了怀里,径直又往卧室走去。

    “小笨蛋!”

    “你不忙啦?”

    “你这个小东西就够我忙的了!”

    某爷那笑容,甚是摄人心魄,眼底浓浓的宠溺之情让乔楚心里忍不住砰砰直跳。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无论跟他在一起了多久,看到他俊逸的脸庞,依旧会脸红心跳的跟一个花痴少女似的,真的想象不到当初她是如何严词拒绝他的了,那时候某爷一定相当挫败。

    思及此处,不由的笑了笑,人与人的缘分,还真的是很神奇。

    “笑什么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有吗?你,骗人!”

    乔楚下意识的去摸嘴角儿,随即才反应过来被耍了,娇嗔的瞪了男人一眼,扬起下巴表示不满。

    “关键某些小东西每次都配合,这爷可没辙!”

    极其无辜的耸耸肩膀,帅气的笑容明显带着调侃她的意思。

    直到被稳稳当当的安置在床上,乔楚依旧嘟着嘴,瞪着眼的老大不乐意。

    三爷惹了,又得好话儿哄着,反正两个人之间,永远都在进行着这种既废话又没营养的对话,但是又充满着多少人都羡慕的浓情蜜意。

    “行了啊,那小嘴儿都能挂腊肠儿了,再撅嘴别怪爷咬你啊?”

    这么一威胁还真管用,那娇俏的小嘴儿立马抿了起来,最后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气氛很好,在这样儿的气氛下,不知道能不能提要见爸爸的事儿。

    “绍霆,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儿!”

    趁着三爷心情好,乔楚急忙趁热打铁的放软了声音。

    “想见你爸爸?”

    犹豫了半晌,还是点了点头,偷瞄着男人的脸部表情变化,想确定一下儿这次会否又惹毛了这位爷。

    多少次下来,她好像也皮实了,要不是想问问那个叫乔连依的事儿,她也知道目前张罗着见爸爸不太合适,心里隐约觉得三爷将爸爸软禁起来,也不全是坏事似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但是她现在是越来越确定他不会伤害爸爸。

    “现在还不行,等我把一些事情解决了,再让你见,好吗?”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乔楚猛的抬起头,脸上些许的疑惑,有点儿不敢相信。

    既然答应了让她见面,那么就代表他不会把爸爸怎么样了,至于要解决的事情是什么,她应该问吗?

    “还有什么事?”

    “那么紧张做什么?在你的心里,我就真的那么可怕?”

    三爷的眼底里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他也许在处理这件事上的情绪没有把握好,可这一切皆是因为想将一切是非为她屏蔽开,还有就是不想她以任何的理由离开自己,最终却弄的他好像一个为了报仇已经不择手段的人了一般。

    “不是,不是,我和爸爸通了电话,知道他很好,我就明白了,你并没有要真的为了报仇对我爸爸怎么样,你生气,是因为我瞒着你,是因为我不信任你,我都明白的。”

    受不了他失望的神情,本来靠在床头的她,一下儿扑到男人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一个劲儿的摇头。

    “你真的明白?”

    声音竟然有些微不可闻的颤抖,得到她这样的话,心里也能得到些许的安慰了。

    “明白,明白,你最好了!”

    紧着解释,生怕他因为误会她的不理解而伤心失望,她真的是不想看到那种受伤的眼神了。

    “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将爸爸藏起来是为了什么,我想一定有你的道理,可是……”

    “可是什么?”

    语气放柔,唇掠过她的发丝,轻轻的问道。

    乔楚慢慢自那怀中扬起了头,“没什么,就是我今天在林绍琪那儿看到了一张照片,我想问问爸爸。”

    “什么照片?”

    将小女人歪歪的身体拉过来,像报个孩子似的,将她抱进怀里,抚摸着那一头倾泻而下的秀发,不经意的问。

    叙述了一遍看到那照片的事儿,乔楚幽黑的瞳眸灵动的转动,若有所思,“绍霆,这样儿说来,奶奶应该还有个女儿的,我却一次都没听她和爸爸说起过,你不觉得这事儿太过巧合了嘛?”

    “乔连依?”

    “是啊,和爸爸范的是连字,这不就说明爸爸应该有个姐姐或者妹妹吗?可是,我却从没有在家里见过这个女人的照片。”

    乔楚思来想去,脑袋都该想破了,也回忆不起来小时候可曾见过类似的照片了,显得很是泄气。

    “乔,这件事我会去问你爸爸,也会去查,不过现在你还不能见他,有一些事情还需要查清楚,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

    重重的点了点头,即便是他用计利用自己找到了爸爸,她都不曾真正的怨怪他,以他雷霆万钧的办事方法,如果要对付爸爸一早就下手了,不会等到现在,现在知道爸爸还安好,她更没有什么理由怀疑了。

    万事还是跟着自己的心走,也许会轻松一些。

    那薄唇在她光滑的额头上印上深深的一吻,仿佛是一种保证一般郑重,认真。

    男人眸光幽深如黑洞般深不见底,眼底泛着的淡淡思绪显得很是复杂。

    乔连依……

    看来很快,一切就要浮出水面了。

    ------题外话------

    三天假期,接待任务圆满完成,呵呵,回来了回来了!谢谢亲们的等待和理解,千万别弃偶而去啊!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5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