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离别 必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房间门被上了锁,乔楚再一次被软禁在了这个诺大的房间里。(。

    她清楚,他不会这么轻易放她走的,分离也总要经历一番纠结。

    坐在客厅了愣了半天神儿,将一个计划在脑海里游走了好几遍,确信无误了,才拿起了电话。

    “翎子,你什么时候走?”

    “下周!”

    “签证这么快就下来了?”

    照理说去y国,签证不会这么快的,本来还说得五月份呢,这一下儿就改了下周了,不过,这对她倒是有所帮助了。

    “我爸有点儿着急了,想先去免签国家,再慢慢来。”

    听着翎子详细的将事儿说了一遍,这让乔楚的计划又简单了不少。

    “我有h国的护照,带我一个呗?”

    “你想明白了?”

    白翎惊呼中又带着欣喜,一个是高兴不用和小乔分开了,可以继续照顾孤苦伶仃的她,二来也是为乔楚看清雷绍霆的事儿而高兴。

    “嗯,想明白了,本来也是不能在一块儿的,我也想换个环境生活。”

    乔楚淡淡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此刻她的内心再平静不过,因为非常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

    “就是,咱姐们儿不能让他这么糊弄不是?放心,离开一棵树,还有整片森林呢,不怕哈!”

    故意打趣儿的说着,白翎也知道让乔楚离开不容易,若不是真的伤了心,乔楚也不会做这个决定的。

    就跟她的情况差不多,离开这个从小长大的城市,可不离开,恐怕很难忘却一些人,本来就模模糊糊的开始,如今却又不了了之的结束,她已经不想再留在这伤心地了。

    “好,那我去订票!”

    ……

    晚饭,乔楚一点儿都没糊弄,虽然是简单的面条,鸡蛋,火腿,蔬菜,一个都没少,还切了有些小番茄,撕了些生菜拌了个沙拉。

    一个人丰盛的晚餐,乔楚吃的大快朵颐。

    不管怎么样,不能身体开玩笑,营养必须跟得上,如今可不是她一个人在吃了,左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嘴角漾起幸福的笑容。

    刚把碗收拾完了,便听到一阵儿汽车轰鸣的开进了院子凤御凰:第一篡后全文阅读。

    以为他怒气冲冲的离开,晚上就不会回来了,本是松了口气的,不成想,戏还得演下去。

    把手擦干,围裙摘了下来,便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正好儿在直播雷绍霆策划的选秀节目,怀揣梦想的热血青年们,在舞台上尽情的释放热情,展现自我,热闹非凡。

    看的津津有味儿,显然是没有注意到一脸阴沉的男人已经走近。

    此刻看上去悠哉惬意看电视的乔楚,的确可以将人气个半死。

    下午把某爷气个够呛,这会儿,她倒是心里凉水儿似的,该吃吃,该喝喝,这会儿电视看的也是兴致盎然,俨然是一点儿也没琢磨他吃没吃饭,生没生气。

    “回来啦!”

    好似突然意识到身后站着个大活人,乔楚把电视声儿放小了点儿。

    某爷眉头拧着,黑着一张脸,从鼻腔里哼出的声儿,算是回答了。

    “吃饭了没?”

    跟没事儿人儿似的表现是最气人的,要是继续轴着,三爷这火儿就有地儿撒了,心里还能认为她是在赌气,可如今这表现,让他完全不知道这火儿该从那儿发起了。

    “不饿!”

    脱了外套搭在沙发上,坐到了女人的身边儿,看着她许久,薄薄的嘴唇抿了抿,欲言又止。

    这辈子就没跟谁说话需要这么考虑再三过,也就是乔楚了,本来是她作,她误会,结果他出去溜达一圈儿回来,还觉得自个儿有点儿对不住她似的,这内疚,自责,再加上女人的不信任带来的气闷都聚集到一块儿了,让他一下儿还真就不好拿捏此刻的态度了。

    他这火爆脾气自己也清楚,当初刚认识的时候儿,他没少凶她,现在想来后悔不已,所以他是真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可这会儿看着这妞儿一副对他满不在乎的态度,又觉得只要一说话自个儿准炸了。

    矛盾着,挣扎着,就那么看着她,那张白皙绝美的脸。

    “那我上楼了,下午的事儿你考虑一下儿。”

    撂下这话,乔楚就站了起来,把三爷一个人儿晾在那儿了。

    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她还是要走,决心已定,这商量也不过是把话说好听点儿。

    “你没完了是吧?”

    本就晦暗不明的眸子更加按了几分,带着阴鸷的冷色。

    “你说我作也好,不识好歹也好,我不过是想去舅舅家住而已。”

    叹了口气,乔楚好脾气的打着商量,她这种作死的节奏,确实能把自己玩儿死,可不然怎么办呢?对上这个睿智的男人,她必须步步为营才行。

    如果不说去舅舅家这个谎,他便不会相信她与白翎电话里说的话。

    “乔楚,你在想什么,我很清楚!”

    “那就让我走,你既然清楚我想什么,就应该知道我的决心。”

    话说的是越来越僵,乔楚也越来越镇定,有点儿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了。

    她得保护他,保护自己,在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事情在静悄悄的发生着,如今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个开始而已吞天决txt下载。

    “我早就说过,没有爷的允许,你哪儿都甭想去!”

    阴沉的声音,一字一顿,表示着他不可动摇的威严和决定。

    腾的站了起来,一把将女人扯进怀里,横抱了起来,噔噔噔上了楼。

    乔楚心头一沉,看来下午没有完成的事儿,此刻要继续了。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现在我可没心情!”

    什么时候儿自个儿这么出息了?乔楚都纳了闷儿了,其实一旦习惯了强硬的大爷范儿,确实会上瘾的,这伤人的话也是信手拈来了。

    “爷的心情却好得很!”

    一点儿没有怜香惜玉的将女人扔到了床上,乔楚吓的急忙身体一蜷,护住了肚子,这男人是气疯了。

    没等她翻身儿,男人已经上下其手的将她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扯了下来。

    撕拉——撕拉——

    衣服被扯碎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暧昧,过瘾。

    这声音彻底激发出了男人身体里的兽性,本来就好几天没尝到荤腥儿的他,此刻面对身下的性感尤物哪儿还能够把持的住。

    重的像一座山一般的男人就那么压了上来,让身下的小女人无处可躲,撑着那厚实胸肌的小手也显得那么无力。

    “雷绍霆,你禽兽!快放开我!”

    女人在时候‘放开我’这三个字时,总能激发出男人心底里那种狂浪的情绪,抓住胸前抵着的小手,一个大掌就将她两只纤细的手腕一并握了起来,放到头离开,你也没办法反对!”

    “那就试试看!”

    没有温柔的前戏,没有丝毫的联系,他的耐性已经被她那挑衅般的轻佻笑容彻底磨得干干净净了。

    疯狂的驰骋,肆无忌惮的折腾着,几乎让乔楚有些招架不住。

    “雷绍霆,你疯了吗?别让我恨你!”

    乔楚忍不住嘶喊着,被固定在头,恐怕雷绍霆也是知道的,不然他不会拖着生病的身体还早出晚归了。

    他忙他的,乔楚也忙着自己的。

    每天都会打电话和白翎聊一会儿,只是座机改成了自己的手机,大多是闲聊天儿,说一些安排,行程方面的事儿,也是相当隐晦,好像知道自己的手机被监听了似的。

    每一天回来,三爷的脸色都会愈加的阴沉几分,乔楚便知道,他却是在监听她的手机,她与白翎之间的通话他都能知晓。

    她也清楚他为什么不说破,以三爷的办事风格,一定会蛰伏着,在她到了机场,以为下一步就可以自由飞翔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了回来,这样才足以有震慑力,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不管她到哪里,依旧是逃不开他的手掌心儿的。

    ……

    乔连海的案子审理的特别快,故意杀人罪,越狱,再加上挟持雷绍霆的绑架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雷仲年就这件事还特意的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将一个痛失爱妻的好男人形象演了个淋漓尽致。

    他很需要这样的良好形象,为他在集团的绝对领导地位打下了强有力的基础,也对集团项目发展有很大的帮助。

    群众内心大多还是善良的,愿意去相信看到的没好东西,在他们掏钱买股票时,公司的形象也绝对是占据很大情感因素的,雷仲年借着亡妻炒作这步棋却是下的漂亮,而这让业内人士看得出来,雷仲年的野心之大,处事之狠,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获得利益的机会。

    “绍琪啊,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雷仲年发现这几日儿子竟然一个人在雷家大宅住着,没看到乔楚的人,要是这么轻松的将她赶走了,他可要对这个闺女刮目相看了。

    “放心吧,爸,今天晚上的飞机,她就走了!到了国外,恐怕三哥想找到她都难了。”

    电话另一头的林绍琪笑意正浓,对于自己离间计得到的效果很是满意。

    “这么痛快?你把支票给她了?”

    雷仲年有些纳闷儿,虽说他出的数目不小,但是要是缠着雷绍霆也许会得到更多,就这么不费周折的走了?而且竟然是这么快病王毒妃!

    “爸,这您就不懂了吧?乔楚那样的女孩儿,给钱让她离开,只会起反效果,反倒让她越挫越勇,更加难缠,必须让她心灰意冷,这样不用我们去做什么,她自己就自动离开了,您那支票压根儿没用上!”

    对于了解人心,林绍琪还是自信满满的,乔楚倔强却有心思细腻,就得选对方法,也要选对人。

    这一句,白翎功不可没,不过也只能在心里默默感谢她了。

    “好闺女,真是为爸爸排忧解难了,回头爸爸好好儿奖励你,赶明儿你也去劝劝你三哥,别老跟我作对!”

    看到闺女这么会办事儿,也没准儿能有办法劝劝整天跟他唱反调儿的儿子,心里顿觉敞亮不少,好像看到前面儿的和谐美满的生活了。

    “瞧瞧,您还是惦记儿子,三哥早晚会明白您的苦心的!”

    “你和绍霆我都惦记,你们才是爸爸最至亲的人啊!”

    要说雷董事长说这话真是亏心,真要惦记儿子,还能那么摆儿子一道?不管这话谁信了,反正雷三爷是指定不会信的。

    林绍琪挂了电话,嘴角噙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靠在舒适的真皮座椅上,手指一下下儿的轻敲着手机,越想越觉得这事儿办的顺顺当当。

    “林总,这是您要的上个月的财务报表!”

    “放这儿吧!”

    林绍琪坐正了身子,收起了笑容,又换上了一副干练的模样儿,拿起那一沓子财务报表看了起来。

    笑容再次回归,看着报表上漂亮的账目,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d&k集团资金流失严重,已经是外强中干了,一张张漂亮的账目却是让人看了心里舒服,谁也不会想到,如此实力雄厚的集团此刻竟然面临着运转不开的局面了。

    林绍琪这几天已经将秦家岭这边儿的项目摸的差不多了,集团批下来的资金与实际投入的资金完全不成正比,那么余出来的钱并没有在账目上显现出来,看来是有人将这一大部分资金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了,能够这样做的除了雷绍霆,恐怕下面儿的人不敢如此。

    既然是他,那么她也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现在情况越混乱越好。

    ……

    在陈君一字一句的将她从林绍琪哪里窃听来的消息告诉雷绍霆之后,电话那头的男人一阵的沉默。

    不愿意相信,却也不得不信了。

    没想到这小女人竟然动作如此之快,最近她只有和白翎联系,而且没有出香江别墅,就连网络也都被切断了,如今林绍琪也这么说了,恐怕她计划的就是跟白翎一起离开,也许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对话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陈君也不敢追问,只是拿着电话等待着三爷下一步的指示。

    “继续盯着那边儿,其他的事我处理!咳咳咳……咳咳…。”

    许久,男人深沉的声音才传了过来,紧跟着就是不住的咳嗽。

    身体不舒服的感觉越加严重,说几句话,那咳嗽好像止也止不住一样。

    “三少,您没事儿吧,您得注意身体,我看您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儿吃东西,这么下去怎么行?”

    担心的追问,听着电话里那咳嗽声儿,是病的不轻,而且这几天她d&k,恒创两头儿跑,每一次到恒创,明显看着三少是强打着精神在那儿埋头工作,好像自虐似的,问了下面儿的人,也说三少除了喝咖啡,就没见他一天吃过什么东西,这不得不叫人担忧当朝第一恶妻。

    “没事儿,咳咳……去忙你的吧!”

    又是一阵儿咳嗽,男人的声音也愈加沙哑了起来。

    陈君忽然有点儿后悔,是不是将话说的太直接了,三爷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对乔楚的心思她更是明白,乔楚计划离开的消息,恐怕会激怒他的,这样一来,不会连累到乔楚吧。

    思来想去,都觉得心里不踏实,可这事儿要是瞒着,三爷知道了,还指不定多大的乱子呢,真是左右为难的事儿。

    “三少,关于乔楚……有事儿好商量,您可别冲动啊!”

    陈君还是忍不住规劝了一句,毕竟和乔楚相处的很好,打从心里也是不想她离开的,但如今听起来她倒好像是去意已决了,那么她不敢想象对于三少来说会是怎样的反应。

    “乔楚她跑不了!”

    想走也得是先有本事离开香江别墅才成!

    放下电话的雷绍霆,拿起外套,就奔下楼去。

    “三少,老夫人叫您过去一趟!”

    老远就见着三少行色匆匆的往外走,急忙紧追了两步过去说道。

    “钟叔,我现在有急事儿出去,晚上回来再说!”

    “是关于集团财务危机的事儿,老夫人让您马上过去!我看老夫人的气色不大好,跟您似的,咳嗽的厉害!”

    虽说看得出来三爷这会儿脸色很是不悦,还是不得不讲他拦下。

    集团的事儿可是大事儿,老夫人为这事儿显然急坏了,他是明白,虽然现在是雷仲年掌权,可是老夫人最信任,最器重的还是雷绍霆,所以也不得不把老夫人气色也说上。

    这是莫宛如下的命令,说什么也要拦下他。

    只是一瞬的犹豫,雷绍霆还是本着风清园去了,奶奶不见着他,是不会放心的,午饭的时候儿还好好儿的,没提起公司的事儿,怎么突然就……。

    “绍霆啊,过来坐,身体好些了没?”

    莫宛如依靠在床头,冲着他招了招手,气色红润,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倒是雷绍霆这会儿看起来,脸色有些发白,没什么精神气儿,还时不时的伴着咳嗽。

    “奶奶,我还有事儿,再说我这儿病着,别给您招上了!”

    “没事儿,过来,奶奶有话跟你说!”

    “您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乔楚我不能放!”

    祖孙两个人平时就不需要多说什么,就很明白了,这会儿奶奶安然无恙,钟叔却又将他拦住,说奶奶气色不好,分明就是有意不让他出门,乔楚要走的事儿,奶奶是知道的。

    “何苦非要这样儿呢?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已经注定了,你们真就能像原来似的当什么都没发生吗?你母亲的死,是乔连海的错,而乔连海被判了死刑,是雷家一手造成的,就更别提乔楚的亲生父母是怎么死的,你爸是怎么将谭家的家产吞并到手的,这些你能不想,乔楚能不想吗?你让她一个小姑娘,怎么背负着这么多的东西,还和你在一起呢?她心里能踏实,还是你心里能踏实?为什么非得抓住她不放呢?”

    莫宛如对于这两个孩子的感情从开始的不同意到如今的同情,心疼,却也一直都只能这么看着,毕竟感情这东西,老人家是没办法插手去管的抢来的皇后txt下载。

    可就当乔楚来看她,和她说起那些话后,她不得不将雷绍霆拦下了,也许这样对谁都好。

    在家族利益面前,她再一次的自私,也算是成全了乔楚的一片苦心。

    “绍霆啊,放手吧,乔楚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但凡心里能过得去,也不会有这样儿的决定啊,你别忘了,你不止有乔楚,还有雷家一大家子的人呢,如今集团的资金陷入困境,你那个糊涂的爸爸还完全不自知,谭雪这次下手,我之所以没去管,是因为我们雷家欠了谭家的,你爸爸失败也是一报还一报,可雷家不光是谭家那些产业啊,如果谭雪报仇不止是想吞并这一个项目,而是要我们整个雷家呢?我不能让这百年基业就这么因为私仇恩怨给毁了啊!”

    莫宛如句句真挚,句句在理,这些道理雷绍霆又岂会不懂,可他现在就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什么都懒得去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他绝对不能让乔楚离开。

    “谈何容易?要能放手,我早就放手了!”

    对上奶奶殷切的目光,雷绍霆眸光黯然,如今他顾不得那些了,他只要乔楚,只想看到她还在那个房子里,哪怕是对他冷眼以对,只要她在那儿就好。

    决然的转身,心里的焦急恐怕只有他才能体会。

    “不用去了,她已经走了!”

    莫宛如再一次开口,雷绍霆的脚步停住,眉宇间的阴霾足以说明了他此刻濒临崩溃的情绪。

    “您说什么?”

    “我说你不用去了,钥匙是我给的,人是我放的,现在就算你赶到机场,飞机也已经起飞了!她是搭乘早一班飞机走的。”

    莫宛如的话音儿还没落,那高大的身影已经疯了一样的冲出了房间。

    一直守在房间外的钟厚走了进来,刚刚的对话他也是听的真真儿的,为了家族兴旺,这一代代的人牺牲了太多,可他更心疼的是那两个孩子。

    ……

    恶魔之眼在机场高速上狂飙,争分夺秒。

    这会儿,胃又给他找毛病,疼如刀绞似的,让他第一次有一种浑身冒着虚汗,无法掌控自己的无力感。

    猛踩着油门儿,猛打着方向盘,路上并行的车辆,但凡来得及的都闪开了一条路,因为他们看得出来,这车里的人恐怕是疯了。

    此刻的雷绍霆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恐惧,虽然机场已经安排了人守着,只要乔楚到机场,是绝对逃不开的,可他还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她真的就会这么消失不见了。

    一想到这儿,油门几乎要踩到底,他怕了,一直自信于对事情的判断和掌控能力,突然间产生了怀疑。

    那种怀疑越聚越烈,几乎扼住他的喉咙,完全无法呼吸了一般。

    猛烈的咳嗽着,嗓子好像被利器一下一下儿的刺着。

    很疼,很疼……

    候机大厅此刻却是另外一番场景。

    白守成脸色苍白的坐在联排的座椅上,呆滞的目光若有所思,手里的护照和机票已经滑落到地上未来兽世之古医药师txt下载。

    白翎呆立当场,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日思夜想的人。

    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如赌鬼般的颓废,相反,他好像比往日更增添了沧桑的魅力。

    一直期盼着能再见他一面,直到他刚刚出现在机场的一刹那,她差点儿狂喜的叫出声儿。

    但是下一秒,便成了现在的这幅表情。

    安志文身后跟着十几个手下,此刻将白家人围了起来,显然不是来送机的。

    “你要干什么?”

    白翎眼底里无法掩饰的伤楚,却硬拿出了强硬的态度,往后撤了几步,护在家人跟前。

    “翎子,先跟我回去,回头我再告诉你!”

    “不!我不会让你带走我家人的!绝对不行!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家人怎么得罪你了?”

    这样的阵势,白翎已经不会再幻想什么了,尽管他的语气依旧温柔,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极其的冰冷。

    他绝对不是要来带她走的,看着爸爸颓败的神情,便也知道他是为谁而来的了。

    忽然觉得自己一直就在一个圈套里,独自神伤,如今终于要到真相大白的时候了,却觉得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自己已经被当成白痴很久了。

    “不这样,你爸爸不会现身!”

    安志文说话向来不会拐弯抹角,尤其对白翎,他实话实说。

    白翎心头一震,想到了爸爸急着办移民,想到了爸爸这一阵子一直不在家,说是研究所里研究新型的零件需要与外界隔离,她们一家人就傻傻的信了,傻傻的跟着爸爸的节奏忙碌着,因为爸爸一辈子都没有骗过她们,看来,这个认知是错的。

    忽然,白守成站了起来,慢慢走到了安志文面前。

    “如果我跟你走,你能不能保证我的家人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也不会受我的连累?”

    背着的良心债,现在到了还的时候儿了,就差一步,就差那么一步,家人就可以平安离开了,是他太贪心了。

    “可以!”

    “好!那就让一切都了结吧。”

    谁也没有想到,白守成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个针管,冲着自己的胳膊就扎了上去,迅速的将针管里的药推了进去。

    “爸——”

    站在身边儿的白翎都一下儿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安志文眼疾手快,将那针管子抢了下来,药水推进一半儿。

    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这药效太过强烈,白守成当场就晕了过去。

    “爸!爸!”

    “送医院!快!”

    即便是这样混乱的情况,安志文依旧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低声吩咐着。

    目前不知道这针管子里到底是什么,恐怕也是毒素一类的,好在推进去的药不多,希望赶到医院还来得及,必须马上打抗生素才行。

    手下人动作迅速,把人抬起来,就往外走检察官夫人。

    白家人都已经无暇去搞清楚安志文这一行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了,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急忙都跟了出去。

    白翎已经泣不成声,双腿发软,还没迈开步子,身体软软的栽了下去。

    “翎子!”

    将那柔弱的身体接入怀里,一直对任何事都不动声色的他第一次慌了,这个冷面的黑道少主也有如此动容的时候。

    双重的打击,让白翎几乎歇斯底里。

    “你为什么要害我爸,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

    “我会解释!”

    “你以为现在还有用吗?”

    白翎冷笑一声儿,踉跄的将男人推开,她现在没有办法去信任他了,原来他的消失,只是蛰伏在暗处,一切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而他要算计的却是她的爸爸。

    多么讽刺,多么可笑,以为遇到他是不同的,如今看来她的命运从未改变过。

    这时,一声凄厉的刹车声儿引来所有人的目光,一辆黑色的怪兽跑车正正当当的停在了机场候机楼的门口。

    那高大俊朗的男人此刻眸光猩红,仿佛要杀人一般的往机场冲去,天价跑车就那么敞着车门放在了哪里。

    “乔楚呢?”

    惊慌失措的抓住安志文,眸光如利刃一般锐利。

    安志文一愣,打从看到白家人走近机场,他也没看见乔楚的影子啊。

    “雷子,乔楚没在这儿,白……翎子的爸爸刚刚被送到医院了!”

    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安志文把事儿交代了一遍。

    “乔楚呢?”

    压根儿就没听见安志文的话,眼神又转向白翎。

    “我问你乔楚呢?!”

    疯了似的又奔向白翎,铁钳般的手狠命的抓住她的胳膊,逼问着。

    白翎忽然一笑,看来要找她爸爸的是雷绍霆,他们果然是好兄弟。

    “乔楚?你现在知道找她啦?你做了那些事情后,就应该知道她一定会离开的,她不在这儿,你找不到她的!”

    “说!她到底在哪儿!”

    手掐上白翎的脖子,凶狠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要要了她的命。

    “雷子,你疯了?”

    安志文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可是那死命掐着白翎的手完全没有放松的意思。

    白翎脸色煞白,却依旧在笑,那笑容看在安志文的心里阵阵儿刺痛。

    卯足了劲儿,一拳挥了过去,雷绍霆本来就发虚的身子一下儿栽歪过去,白翎也因为那被拨开的手劲儿一个不稳,坐在了地上。

    “我就是疯了!你们告诉我,咳咳……乔楚在哪儿?咳咳……在哪儿?”

    嘴角渗着血丝儿,不住的咳嗽着,晃晃荡荡的站了起来,再一次要走过来,此刻脑袋有些混沌的他,身体已经到达了一种极限,思维也好像跟着变慢了郭嘉txt下载。

    他记得一路上在给兰溪打电话,一遍一遍的确认着关于乔楚的消息,回来的答案都是没有查到任何的其他动向,他才一路狂奔到机场,他才不停的告诉自己还有希望。

    可是她不在,不在……

    “她在哪儿!快告诉我,她在哪儿!”

    歇斯底里的嘶吼着,他不相信,不相信她真的就消失了。

    “哈哈哈,乔楚不会回来了,她和谭明轩在一起,那才是她的归属,你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她了!”

    白翎显然也情绪失控,面对突如其来的事,她还是无法相信和面对,一种自我毁灭的心态,让她狂笑着说出这些话。

    乔楚……谭明轩……

    噗——

    一口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那嫣红的血,滴在白色的衬衫上,而那本来站起来的高大身影,再一次倒了下去……

    ……

    暗夜,一辆飞驰在去往h市的汽车上,车厢里十分的安静,男人专注的开着车,副驾驶上窝着的小女人泪痕未干,身体依靠着车门,蜷缩的好似一只被遗弃的猫咪,看着让人心疼不已。

    “楚楚,困就睡一会儿!”

    谭明轩虽没有转过头,声音却异常轻柔,生怕稍微大声都会惊这了她一般。

    “我不困……就是不知道翎子怎么样了!”

    提了提精神,又勾了勾嘴角,那样子光她自己想想都觉得会很难看。

    是的,她把所有人都骗了,明里与白领联系,暗里却一直是与谭明轩计划着逃脱路线,联络方式就是上一次谭明轩送进来的手机。

    奶奶派的人,开了门,她除了那枚钻戒和那紫檀琵琶,什么都没带,便本着与谭明轩约好的地点去了。

    雷绍霆在疯狂的赶往机场时,就是她们要打的时间差,现在这个时候,恐怕他已经找疯了,可他们已经出了城了。

    等雷绍霆再派人追到h市,恐怕她已经在飞机上了。

    “她不会有事的,放心吧!你现在最重要的是顾好你自己的身体。”

    说到这儿,谭明轩的心里不免一阵儿的闷痛,她怀着身孕,却将痛苦一个人承受,选择离开,选择成全,一切都是为了雷绍霆。

    他真的很羡慕雷绍霆,这样的爱,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得到了。

    乔楚低头,双手搭在小腹上,眼泪毫无预警的掉了下来,啪嗒啪嗒的滴在手背上。

    谭明轩见状,急忙打开双闪,将车靠到了一边儿停下。

    “楚楚,你这样哭对孩子不好,乖,一切都会过去的。”

    给她擦着眼泪,他多想将她拥入怀中安慰,可是,他可以吗?

    现在他的身份是她的哥哥,这让他痛恨的身份,也许是他可以靠近的唯一理由。

    “别哭了,听话!”

    将那颤抖着的小女人搂紧,一下一下儿的轻拍着她的肩膀宠索妻无度。

    女人没有放声大哭,只是低声的啜泣,她连哭都是那么安静的让人心疼。

    “我想他,我很想他……”

    来回重复着这一句话,不停的哭,不停的说。

    “我明白,我都明白!”

    不再劝,只抱紧她,让她哭个痛快。

    他注定是要守护她一辈的人,只要她开心,怎样都好。

    哭了好一会儿,乔楚才抬起头来,抹了抹眼泪。

    “我没事了。”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儿,路上的时间不能耽搁太长,乔楚还是懂事的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

    再一次扣好安全带,车子发动起来,又上了路。

    一路上,乔楚努力的找着话题,和谭明轩闲聊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状态很好。

    她是怕他犯困,开夜路真的很辛苦,不能总是让他照顾,从今天开始,她必须真正的坚强起来,不能再靠在别人的羽翼下生活了。

    只有她自己强大了,才能更好的照顾她的孩子。

    快到了h市,连个人到了休息区休整一下儿。

    乔楚坐车坐的腰直发酸,下车来舒展了一下儿,活动了一下儿脖子,他气极了咬下的伤口还在,那是切切实实属于他的印记。

    她一直没有去处理,任凭它疼着,如今咬破的地方儿有些结痂了,可是还没定长实,她就咬牙撕下来,反复几次,那伤口还是殷红着。

    转头看着来时的方向,目光悠远,长睫上还挂着未抹干净的晶莹。

    绍霆,再见了,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一定会让他健健康康的长大。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夜风中,站在那儿遥望远方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单薄,萧索,谭明轩定在那儿看了好久,才慢慢的走过来。

    “上车吧,外面儿风大!”

    回过神的乔楚点了点头,又坐回了车上。

    “哥,能不能带我去一趟医院。”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谭明轩急忙转过身来,左右端看,一脸紧张。

    “我想让这个伤口留下,成吗?”

    说着,乔楚的眸子中又氤氲一片,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乞求着,只想留住一些重要的东西。

    乔楚抚摸着脖子上的口子,还隐隐的刺痛着,痛感是那么真实,就好像他的气息还萦绕在身边一般。

    深沉的眸光闪过一丝神伤,随即点了点头。

    “好,我带你去。”

    ------题外话------

    今天这一章传完,就请假大结局了,请假日期我会在公告区里感言一番,嘻嘻。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5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