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番外 川上桃花003 谁是英雄谁是美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川儿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刚被怀里的丫头重重一击,这会儿后背又这么挨了一下子,不火儿才怪呢。(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冷眸扫向杀气腾腾的一群人,不带半分惧色,只有怒不可遏。

    这群人哪儿有那眼力见儿去,没等川儿爷发怒,他们到先说话了。

    “小四哥,就这女的!”

    一个小鸡崽子似的那孩儿,眼瞅着毛儿都没长齐呢,可那混混气质却学了个十足十,个儿不高,声儿却不小。

    陶桃从笼罩着她的宽阔身板子里慢慢儿侧头,一看指着她一脸愤恨的小崽子她也认识,顿时有点儿明白今儿这一出儿不是偶然。

    “这没你事儿啊,让开!”

    口气挺狂,这小四哥指的是王川。

    虽说这小四哥长的也算是人高马大的,可是在川儿爷这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面前,也只能算是个五短身材了。

    这会儿愣是仗着人多发了这话,也算丫尿性。

    陶桃抬眼儿看了看不怒反笑的男人,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刚刚那一脚踢的有点儿狠,这会儿正是这位爷把她推出去的好时机。

    丫不会这会儿打击报复吧!

    “呦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四哥啊!”

    王川嘿嘿儿一乐,愣是弄出个自来熟儿的模样儿,这让陶桃心里更没底了,感情这人跟他们认识?

    要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不是鬼催的嘛。

    想到这儿,顿时看向王川的眼神儿也不免带着仇恨了。

    那小四哥也是一愣,自问不认识眼前的人,可是他在怒江港一带也是有了名儿的地头蛇,这地界儿虽说挨着四环边儿,可却是个特殊的存在。

    总体说来就是下层人民聚集地,和四环里的大都市就好像是隔着空间呢,自成一个小社会,要不闹出什么大事儿,连警察都懒得问津这儿,就连在l市势力庞大的安家,也很少将手伸到这儿来,不是怕,是确实没什么可捞的金,却会惹上亡命徒,得不偿失。

    要说亡命徒,这小四哥还不算是,不过就是年轻,能打,倒是没闹出过什么人命官司,算是这怒江港干净的人儿了。

    “认识就好,我这人最讲规矩,冤有头债有主,跟这事儿无关的人,我绝对不难为!”

    小四哥点了颗烟,话说的仗义,手挥了挥示意算是放王川走。

    “讲究!不过刚刚你的人踹门就进,爷这儿正忙乎着呢,这帐怎么算啊?”

    说这话,还挺暧昧的眼神儿看了看陶桃,惹得她鸡皮疙瘩掉一地。

    这男人直接把她推出去也就罢了,来个痛快,这会儿可倒好,来的人都看向她,彻底把她看成拉到公厕都能上的鸡了,还***是鸡里面儿最低等的,就算这事儿平了,她都没法儿在这儿混了。

    真不知道丫是何居心!

    “有伤看伤,要钱赔给你,我这儿呢最讲道理!”

    小四哥句句都标榜着自个儿是个以德服人的,可偏偏碰上川儿爷这逮谁跟谁贫的,这平时压人的气势估计也得破功了。

    “嗯,我就爱跟讲理的人说话!这样儿吧,小四哥这么敞亮,咱就别拐弯儿抹角儿了,你的兄弟坏了我的好事儿,还伤了我,一个数儿,咱就一笔勾销得了!”

    川儿爷邪邪的一笑,那叫一个豁达,不知道他性子的人,还真以为他下一刻就得跟这小四哥称兄道弟了。

    “一千?”

    “no,no,no!”

    川儿爷嗤笑一声儿,表情极为不屑。

    不得不说,川儿爷歪着头,晃动食指的样子简直帅的一塌糊涂,陶桃虽然膈应齁儿了这爷了,也不得不客观的对其帅气程度做出评论。

    “一万?”

    小四哥声儿调高了几分,眼睛也瞪大了一圈儿,大抵是觉得眼前的男人有点儿给脸不要脸的意思。

    “是一百万!”

    全场哗然,一个小弟凑到小四哥身边儿。

    “小四哥,他在耍你啊!”

    “用他妈你告诉我?”

    回过味儿的小四哥脸上也挂不住,抽了一半儿的烟摔在地上。

    “操!信不信我剁了你?”

    “小四哥,这不关他的事儿,让他走吧!”

    陶桃从川儿爷怀里挣脱出来,挡在了男人的前面儿,虽然那小个儿压根儿挡不住什么,气势却大义凌然的很。

    虽然这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这会儿也顾不得计较这些了,目前她在后门儿,还不知道前面儿怎么样了呢,这群人气势汹汹,板儿爷免不了得挨两下子。

    “现在想走,晚了!”

    一挥手,意思就是让下面儿的兄弟一起上。

    “等等!”

    别人不知道,陶桃却明白,这些半大孩子,比那些真正的混子不知深浅多了,让他们砍人,他们是真敢下家伙的。

    正想有什么托词呢,就听一娇纵的声儿老远儿传过来。

    “不用等,四哥,就是她抢我男朋友!”

    随着话音一落,一个个子不高的小姑娘儿已经走近了,画的一脸的蹩脚朋克妆,二半夜出来能吓死几口子,金灿灿的头发滋楞着,要多怪有多怪。

    “你想怎么处置,自个儿动手!”

    小四哥往旁边儿侧了侧身子,显然也对旁边儿这妞儿的一身打扮敬而远之的意思,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好啊!”

    那非主流女得瑟上了,扎着一堆钉儿的嘴唇撇了撇,走近陶桃。

    冷不防,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陶桃下意识一躲,却还是晚了,巴掌落在了下颌处,顿时,报喜的脖子上三条血道子,渗出鲜红的血。

    分明是那手上的利刺的戒指割伤的,陶桃感觉伤口处一瞬间的冰凉,紧接着就是刺刺的疼。

    站在身后的川儿爷愣住了,心里莫名的懊恼。

    刚刚他满可以拦下来,但是想着那小姑娘儿年纪小小,估计都未成年呢,也不过是抬手唬唬人罢了,却没想到,这下手也忒毒了,竟然掌上另有乾坤。

    现在这孩子们是咋了?都可以这么混社会了?

    这戒指上的利刺磨的不是那么尖利了,不然这划到大动脉都有可能。

    “操!”

    一把将受伤的陶桃搂紧到怀里,另一手则轻而易举的拎起那非主流黄毛女,扔了出去。

    要不是小四哥眼疾手快接的及时,估摸着这会儿嚣张跋扈的黄毛女已经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疼吗?”

    皱着眉,将陶桃的小脸儿掰过来,刚刚这丫头片子踢他那一脚的火儿这会儿都抛诸脑后了。

    “嘶——”

    不疼是假的,可是这男人好似关心的模样儿更让她有点儿不知所措,赶紧往后躲。

    “躲什么,我看看!”

    川儿爷不耐烦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捏住她的下巴,低头看了看那伤口,这会儿依然还有血往外渗呢。

    “陶桃!你还真是不知羞耻,勾搭别人男朋友不说,还脚踏几只船,跟你老板不清不楚,现在又钓上一个,你还真是不闲着!”

    黄毛女被这么一推更成了炸了毛儿的鸡,推开小四哥撑着她的胳膊,气势汹汹的又走了过来。

    差不多到了跟前儿,又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突然被一道冷的如冰刀一般的光芒给彻底冻住了。

    “赶紧他妈滚蛋!爷这会儿没空儿搭理你们!”

    川儿爷不耐烦,很不耐烦,心里净想着那白白净净的脖子上的三条血道子了。

    “爷带你去医院!”

    “我没事儿!一会儿自己去就行了!”

    陶桃虽说心里一暖,但毕竟和这人也不熟,再说刚刚丫在洗手间哪一出儿,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对陌生人留心眼儿总是没有错的。

    川儿爷的面子可是比天大,这会儿却让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给撅了,脸色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呦呵,瞅把你能的!还真以为爷想把你怎么样呢?你这小身板儿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爷怕咯得慌呢,赶紧的!”

    川儿爷对小丫头眼底的那抹戒备很是不爽,这不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嘛,真是不知好歹。

    “那得,正好儿我也不招这位爷膈应了,您先走吧!”

    陶桃这会儿还能忍着疼,扯出笑,实属不容易,可身体被男人禁锢着,哪哪儿动不了,这群人是冲着她来的,还是别给别人找麻烦了。

    “废话那么多呢,难得爷发回善心,你得学会把握机会!”

    俊美的眼扫了一眼那围着的一大群人,示意陶桃别任性,他要是一走,这群人还不知道要怎么生吞活剥了她呢。

    这怎么就有喜欢把事儿往自己身上揽的呢,小桃一个劲儿给他使眼色,人家爷自当是没看见。

    “我说你们俩有完没完?”

    这瞅在小四的眼睛里,那俩那儿是眉目传情呢,感情他这儿费劲巴拉的群殴来了,这会儿愣是一点儿气势也没造出来,完全一个被无视,这叫什么事儿啊。

    “桃儿,桃儿!”

    板儿爷的声儿,听着有点儿虚,脚步踉跄。

    再一瞅那人,陶桃心都拧一块儿了,板儿爷脑门子的血直往下流,都看不出模样儿了,猩红刺眼。

    “板儿爷,板儿爷,你没事儿吧?”

    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一下儿挣脱开王川,三步并作两步的奔过去扶住板儿爷。

    “桃儿,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板儿爷都被打成那样儿了,竟然还能笑的出来,陶桃更加的心里难过起来,她知道,那是怕她内疚难过。

    “我没事儿,没事儿!”

    已经很久没哭过的陶桃,这会儿眼泪成了断了线的珠子。

    来到这座城市,板儿爷是为数不多的对她好的人,有她在这儿推销酒,板儿爷就不让别人来了,她的提成儿才能如此。

    “我送你去医院,咱们去医院!”

    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儿,努力地驾着摇摇欲坠的板儿爷。

    “我这没事儿,桃儿,一会儿洗洗就没事儿了,你看,血都不流了!”

    “你傻了啊,赶紧的,咱去医院!”

    陶桃又气又急,哪儿还有心情开玩笑。

    “看来你真跟他有一腿!”

    “木野?”

    陶桃动作一僵,眼神从惊讶转为失望。

    “怎么?奇怪我在这儿?要不是优优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怪不得这么多推销酒的啤酒妹,就你一个人业绩好,一天不到最后收摊儿,你都舍不得下班,今天我算是开了眼了,那个板儿爷可是拼了命的护着你呢,你们还真是情深意重!”

    木野显得有些歇斯底里,黄毛妹从刚刚的愤怒变成了乖顺的模样儿,温温柔柔的走到了他身边,想必这黄毛妹就是叫优优的那位了。

    “木野,我现在没空儿跟你说,你让开!”

    陶桃面上无波,今儿这一幕,原来木野早就知道,他竟然就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欺负她,还连累了板儿爷,她现在无力争辩什么,心已经凉了半截儿了。

    “你今天送他,咱俩就分手!”

    “随便!”

    陶桃头也没回,留下木野和优优相视时都有些愣神儿。

    “站住!谁让你走的?这个,是我替木野还你的!”

    优优仗着有人撑腰,依旧肆无忌惮,一把扯过陶桃,毫不犹豫就又是一巴掌挥了过去。

    这回川儿爷可没惯着她,好像是不愿意脏了手似的,长腿一抬,直接将那挥过来的胳膊,踢了回去。

    这一下儿踢的可不轻,兴许都得有内伤。

    陶桃再一次落入王川的怀里,而板儿爷却一个不稳,顺势滑倒。

    “小四哥,你答应我哥的,帮我打他,还有那个女的,我非让他们知道得罪了我的下场不可!”

    优优疼的龇牙咧嘴,还不忘了叫嚣,心里就认准了她们这边儿人多,肯定不吃亏。

    小四哥眉头一皱,要不是欠优优她哥一个人情,他还真不想扯这咸淡,为了俩小姑娘儿争风吃醋打架,说出去太跌份儿。

    “别大扯了,整差不多得了。”

    小四哥扬了扬下巴,示意下面儿那几十号儿的兄弟。

    优优也就是要个脸儿,他意思意思,给她里子面子都要回来,也就行了,要不是刚刚那板儿爷一个劲儿不知死活的拦着他们,也不至于被片儿刀开瓢儿了。

    “四儿,挺牛逼啊!”

    在外面儿一直等着川儿爷的哥儿仨循着声儿过来了,说话的是安志文。

    安子路子野,三教九流,兹要是在道儿上挂上名儿,他大概其都能叫上来,这就是咱安爷过目不忘的本事。

    小四哥一回头儿,表情明显谦卑了不少,不知道别人,但是道儿上混的谁不知道安家呢。

    “安爷,您也在这儿啊?”

    安志文叫他声四儿,那还算是给他个脸,他不兜着才是傻逼呢。

    “啥事儿啊这是,把人欺负成这样儿?”

    “安爷认识这俩人?”

    小四试探的问着,要是安志文认识,那么这人情怎么也得卖,如果不认识,只不过是看热闹来问问,那他就该干嘛干嘛,只不过是不能在这儿就是了。

    “不认识!”

    看了王川一眼,摇了摇头,表示不熟,身后的三爷跟大伟忍不住噗嗤儿笑出声儿。

    他们三个在旁边儿看半天了,就是没上跟前儿凑合,老远儿看着川儿爷护着那啤酒妹一点儿不撒手的劲儿,仨人儿都想看看川儿爷下一秒会不会怒发冲冠为红颜,以一敌十了。

    “操!安志文,你丫活腻歪了吧!”

    这会儿川儿爷可没心思逗闷子了,打从刚刚那小妞儿挣脱开他,奔着那一脸血的男人去的时候儿,心里就不是滋味儿了,他王川这是第一回感受到,自个儿怀里的女人竟然舍得奔别的男人身边儿去,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儿,忒伤自尊。

    小四一看,这是认识,顿觉后背一阵儿的冒冷汗。

    “安爷,这事儿是误会!”

    虽说不能在兄弟面前跌份儿,可声儿还是忍不住软了下来,压低了声儿跟安志文交涉。

    “四儿啊,不是哥哥说你,平时也长进着点儿,也买个地摊儿小报儿什么的学习学习,那位爷时不时就是娱乐版面儿的头版头条儿,左拥右抱的,笑的跟朵花儿似的模样儿谁认不出来?你说丫今儿传了马甲儿你就认不出来了?咋还能闹这样儿的误会呢?”

    都知道安志文阴沉少语,可只要关系到川儿爷的事儿,丫都能贫上一段儿,尤其以贬低川儿爷为快,反之川儿爷也一样儿,瞅瞅,都这会儿了,还不忘记损损他呢。

    川儿爷这会儿吐血的心都有了,后面儿的三爷已经点起烟卷儿,打算长期看戏,反正今儿心情好,也难得对什么都挺有耐性的。

    大伟一贯好脾气,只要哥儿几个高兴,他怎么着都成。

    小四又仔细看了看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经安志文这么一说,确实觉得眼熟了,只是没想过这种贵公子也能光临这地方儿。

    “小四哥,你跟那人啰嗦什么呢啊,快动手啊!”

    优优也不知道是眼瞎还是怎么的,指着王川,又指了指安志文,最后把后面儿的三爷和大伟也捎上了,压根儿不知道情势早已逆转。

    “别说话了!”

    小四儿赶紧给那欠嘴的黄毛儿妹使眼色,可眼睛都快眨瞎了,愣是没能拦住。

    “小四哥,你怕什么啊,有事儿菲姐担着呢,你快帮我教训他们,还有他,还有那两个,都不能饶了!”

    一边儿说,一边儿跺着脚,可是刚刚被那男人一踢,肩膀跟脱臼了似的,疼的要死,只能嘴上逞英雄。

    “你***闭嘴吧!”没等小四哥再警告,陶桃先开口骂上了,“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我都说分手了,木野现在是你的了,你还想怎么样?非得打死一个,才能显你牛逼了?”

    “对!你做对不起木野的事儿,我替他不值,今儿我非得好好儿教训你不可,让你发骚!你妈就嫁了几个了?你跟你妈一样儿!”

    抬起没挨踢的那个胳膊,指着陶桃就开始破口大骂。

    啪——

    骂声儿停了,优优捂着脸不敢置信,自小到大没受过这样儿的委屈,这会儿愣是有点儿回不过神儿。

    随即,陶桃揪住了她的衣领,眼神冰冷的瞪着她,优优一瞬间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掐死的错觉。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你再说一句侮辱我妈的话,我一定杀了你!我说到做到!”

    贴在优优的耳边儿,声音压的很低,别人看到的只是优优突变的神情。

    一阵儿警笛响彻天际,几辆警车上下来十来个警察,奔着这边儿就过来了。

    “川少!”

    “把他们带走吧!”

    惊天逆转,这三不管儿的地界儿,竟然今儿警察来了,而且对这那川儿爷毕恭毕敬的劲儿,彻底让小四明白了,今儿确实是误会大了。

    可谁能成想这公安部党委书记王振云的公子能来这地摊儿上烧烤来啊。

    一群混混儿都被拷走了,走到前面儿才看到,这摊子和店里都被砸了个乱七八糟。

    板儿爷之一不去医院,非得上拐弯儿小诊所包扎一下儿就成,陶桃也拗不过,只能扶着他到吧台那儿休息。

    真是不想跟这些人动手,不值当的,这么公事公办挺好,四个人也随着走到了前面儿,客人已经走光了,哪儿可能还有付账的,今儿算是赔大发了。

    “去医院瞧瞧吧!”

    王川叹了口气,突然觉得今儿的一场闹剧让他心里说不出的憋闷,至于因为啥,他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事儿解决了,饭也吃不成了,也没理由在这儿呆着。

    从钱包里把差不多五千块钱的现金都抽了出来,放在了吧台上,转身儿要走。

    “等等!”

    陶桃抓起钱,追了过去,放到了王川的手上。

    “今儿你没占着便宜,我也吃亏了,算是两清,不过还是谢谢你解围,钱就免了,这儿以后还是别来了,免得崩一身血!”

    不知道这算是善意的劝说,还是变相的发泄怨气,总之,川儿爷没听出来她的谢意,反倒是将不屑与她嘴里这些公子哥儿有任何交集的意思显露无疑。

    “操!”

    川儿爷甩了甩手,大红的钞票飘了一地,头也不回的走了。

    陶桃也没再叫住他,蹲下一张一张的将钱捡起来,捋整齐,一共是五千二百块钱,折吧好放到了兜里。

    看着那几辆炫目的跑车远走,陶桃不禁苦笑。

    桃儿啊,也许他就是那个能帮你的人,为什么要放了机会呢?

    ------题外话------

    亲们十一假期过的开心不?嘿嘿,某倾也回来了,继续给亲们更问哈,亲们表弃我而去啊,打着滚儿求爱抚!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6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