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川上桃花 004 冤家路窄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川儿爷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没成想,客厅里的灯还明晃晃的开着呢。(访问本站。

    跟那儿坚持着,可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了,还真觉得胯下隐隐疼的程度有增无减。

    小丫头片子真***下的死手,心中愤愤。

    这会儿也不知道她去医院了没,脖子上那血道子,不及时处理,可是容易感染的。

    突然,甩了甩头,跟他有一毛钱关系!

    人儿还没进屋,那头儿埋怨的声儿已经传来了。

    “儿子,还知道回来啊?”

    “知道我亲爱的老妈在家盼儿归呢,我哪儿能不回来不是?”

    困的有点儿迷瞪,胯下受伤未愈的川儿爷还是扯出了笑脸儿。

    孙启芳看到宝贝儿子,佯装出的怨气也顿时消了大半儿。

    虽说脸上还有愠色,还是去端了碗煲好的汤过来。

    “谢,谢,妈!”

    乐呵儿的结果汤,还来了句京腔儿的念白,大有点儿打板儿开唱的意思。

    “少贫啊,说说吧,下午咱这事儿还没说完呢!”

    “哎呦喂,妈啊,我的亲妈,您怎么还记着那么点子事儿呢,您说我这刚刚退伍,刚刚离开那吃苦受累的地界儿,您就让我过两天好日子吧,成不?”

    “您这少爷日子过的还短啊?您都退伍快五年了吧,还刚退伍,亏你说得出来,我告诉你啊,少跟我这儿插科打诨,明儿这相亲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孙启芳说到这儿,语气难免变得严厉起来,谁让这小子下午正事儿刚聊一半儿,就借故跑了呢。

    “您儿子又不是找不着媳妇儿,至于您这忙前忙后的给我安排相亲吗?瞅瞅,皱纹儿都出来了,咱有这时间,去做做美容,在不成让王书记请个假,带你去旅游,走一走比较大的城市,去趟铁岭啥的!”

    西里呼噜的把汤喝完,自个儿又去盛了一碗,宵夜没吃成,这会儿还真有点儿肚子发空。

    “少给我没正型儿,这事儿你爸也帮不了你,明儿下午五点,是你自己去,还是我陪你一块儿去,你自己决定!”

    下了最后通牒,川儿爷这回是躲不过了!

    **

    要说乐极生悲,果然没错!

    陶桃一边儿收拾着残局,一边儿生闷气,一晚上早烂事儿一件接着一件儿,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气的是哪出儿了。

    “我说板儿爷,咱不去医院,就去路口儿哪家诊所包扎一下儿成吗?您血多也不是这么用的啊!虽然伤不重,可好歹咱也算是开了瓢儿了不是?您硬撑着,伤口就自动愈合了?”

    手里的活儿没停,可还是一句一句的数落着脑袋发轴的板儿爷。

    “懒得去!”

    抽着烟的板儿爷,抽一口,眉毛就哆嗦一下儿,那表情挺滑稽,也确实证明这伤也不算轻。

    “懒得去也得去!没见过你这么拧的!”

    放下手里的扫帚,走到板儿爷身边儿。

    也不顾的他拿伤员样儿,使劲儿扯着他站起来,出了门儿。

    “大夫,这上严重不?不会影响智商吧?”

    板儿爷一边儿龇牙咧嘴的喊疼,一边儿还不忘记跟大夫逗闷子。

    “智商影响不了,可让人家打成这样儿没还手儿,本身智商就有问题!”

    陶桃撇撇嘴,忍不住挤兑两句,可是眼神儿里满满的都是担心。

    “放心吧,创伤面儿虽大,但是伤口不深,注意别碰水,按时上药,很快就好了!”

    这才放了心的陶桃,有一句没一句的调侃,可是没饶了板儿爷,可倒霉事儿还不算完呢。

    开了一堆药,吃的,抹的一大袋子,板儿爷脑门儿缠了一圈儿绷带,帅气的模样儿彻底衰了。

    出了门人,俩人儿还有说有笑,庆祝劫后余生呢,却没成想刚一拐弯儿,跟迎面儿过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还没等板儿爷和陶桃回过神儿来,就听对面儿的人一嗓子。

    “大b哥,他们在这儿呢!”

    说时迟,那时快,都不知道从哪儿涌上一拨人儿,连模样儿都没看清楚,上来就是拳脚相向。

    这拐角处儿,地方儿窄,想跑都跑不出去,这顿打压根儿是躲不过去了。

    躲不过,就得受着,这第二拨儿人就是冲着打人来的,更刚刚来的那些还能说上几句话的不同,绝对都是狠角色。

    板儿爷将陶桃护在身下,将身体尽量的蜷起来,护住两个人的头。

    拳头,脚,一下下人的落在身上,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儿,身体上已经都发麻的没什么感觉了。

    &nb)

    陶桃被护着,身上虽说也挨了几下子,但是不重,可抬头看板儿爷,他却在笑。

    那笑,带着嘲讽。

    “姓毕的,你丫有意思吗?你要***打,老子随时奉陪,别***整这些遭拦儿,还找个人来假装买酒,你丫拍电影儿呢?”

    “怎么着?老子乐意,反正我也闲着,是不是照顾照顾你的生意呗,你们家也不差这钱儿不是?”

    大b哥笑的很是嚣张,刚刚那将人往死里打的劲儿虽然下去了,却还是让陶桃心悸不已。

    “成啊,小爷奉陪,你丫要还算个爷们儿,就别他妈拿女人说事儿!”

    “少废话,老子想怎么着,还轮不到你指画,今儿打你这一顿,是告诉你,赶紧把我兄弟给放出来,咱什么事儿没有!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恶狠狠的威胁,又往板儿爷身上踢了过去。

    陶桃急忙一扯,俩人身体一歪,才算是躲了开去。

    “**,你个小**,还他妈敢躲,老子不打女人,我告诉你,再纠缠木野,下回老子可就不保证了!”

    轻笑一声儿,陶桃觉得恶心不已,眼神极为不屑的瞥了过去。

    不打女人?那刚刚又算什么?

    要不是板儿爷护着她,估计这会儿她要被打个半死了。

    “我已经和木野分手了,请您的妹妹放心,还有就是,板儿爷压根儿就没和那个李菲菲有够任何瓜葛,他是我男朋友,一直都是,这您也放心!”

    陶桃说的郑重且真实,再看看俩人儿十指相扣的样子,又相信了几分。

    大b哥是有心再找茬儿,可这人打了,总不能一次打死,那就不好玩儿了,今儿就先到这儿吧。

    “眼睛给我放亮点儿,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放了狠话,一行人泄了愤,看起来心情不错的走了。

    扶起板儿爷,接茬儿又往诊所走。

    板儿爷笑道,“还不错,离这诊所挺近,就地儿就护理了,不然我可不想再走那么远了。”

    “都被打成这样儿了,还贫呢!”

    第二次回去诊所,连大夫都惊着了,这看病返工这么快的,还真就是头一份儿。

    **

    烧烤店歇业,一时半会儿也开不了张,陶桃身上多少也是挨了几下儿,暂时也就没去推销酒了。

    白天兼职,在超市里推销,晚上照样儿千夜魅跳舞。

    后台化妆间里,演出的人穿梭不停,陶桃拿着遮瑕膏在那血道子上抹吧了半天,却还是依稀可见。

    那个优优跟她哥一样儿,绝对内心里都有暴力因子。

    再想到木野,陶桃不禁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所谓爱情,也不过如此!

    “桃儿,该你了哈!”

    “好,就来!”

    陶桃整了整一身火红的衣服,再端看了一下儿化的完全看不出自己的大浓妆,才满意的提着裙子走了出去。

    埃及风情的曲调悠扬又极具节奏感,台下的观众也都跟着节奏拍着手。

    陶桃凭借自己妖娆身姿,风情万种的一双媚眼,也是挣得了一大票的粉丝。

    千夜魅两大台柱子,冷美人儿冷艳高傲,小桃红热情似火,一冰一火,相得益彰,慕名而来的客人几乎每天爆棚。

    置身于五彩斑斓的舞台上,浓妆艳抹的陶桃便觉得此刻的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在这里,她不是陶桃,只是欢场上一个供人娱乐观赏的花瓶而已。

    什么都要抛诸于脑后,眼下要做的,就是卖力的舞动腰肢,接受红艳艳的钞票洗礼。

    随着动感的鼓点儿,陶桃一路顺着楼梯,到了小二楼的半敞开式包厢。

    一间又一间,那欢呼,笑容,都近在身边,却又离的好远,好远。

    就在进入最中间那位置最好的包厢时,陶桃的眼神一顿,不止因为乔楚坐在那儿,而是因为围坐在一起的四个男人,她前几天刚刚见过。

    整个包厢看起来谈笑风生的很是热络,却让她感觉到一股剑拔弩张的味道。

    上次那个在洗手间对她上下其手的爷,这功夫儿好像喝大了,斜靠在沙发上,叼着烟卷儿,自有一股玩世不恭的劲儿。

    川儿爷这会儿迷瞪儿着,再加上秦子洲兄妹晚上那么一出儿,多少有些不爽,本来话唠得他,今儿还真是消停。

    直到看见那抹火红的身影婀娜多姿的出现在眼前,才瞪大了眼珠子,微醺不在。

    这小妞儿,带劲儿!

    灵活的抖动的小腰儿,弧线曼妙绝美,简直是精雕细琢的。

    尤其是那双充满妩媚的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极具诱惑。

    这小尤物竟然被埋没到这种地方儿了,这要放到九号公馆,绝对是拔头勾的角儿了。

    川儿爷俩眼放光,可是让陶桃心头一震,丫不会认出她了吧?

    这可倒好,这位爷更得觉得她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了,谁让自个儿找的工作都令人遐想呢?

    也不知道是为了求证,还是因为除了他,其他男人都没有看她,不自主的就到了王川跟前儿。

    不出意外,舞跳完了,她被欣姐叫到了包房,坐在了王川身边儿。

    “小丫头,几岁了?”

    这一大晚上心里犯膈应,也就这会儿乐呵儿了。

    陶桃心里直翻白眼儿,男人哪轻佻的目光在她上围那儿扫来扫去,让她恨不得挥过去两拳。

    这陪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别的客人,她可真没这心思,今儿偏偏是觉得浑身不自在,那些平日里全解自己的所谓敬业精神,全都白扯了。

    不过,也就是心里活动活动,面儿上还得该怎么着怎么着。

    “回这位爷,我还未成年呢!”

    笑的倍儿甜,热情的给川儿爷倒上酒,又送到嘴边儿,那叫一个有眼力见儿。

    “是吗?那你发育的不错啊!”

    说着,顺势将陶桃揽到怀里,鼻子在软软的头发上乱蹭了两下儿,一脸坏笑。

    “您满意就成!爷,咱走一个?”

    端起酒杯一碰,笑容依旧甜腻柔美。

    “成啊!来,走着!”

    说是一杯,可推杯换盏的,川儿爷就被陶桃惯了五六杯下肚儿了。

    喝不死你丫的,让你丫耍流氓!

    喝酒,是陶桃的强项!

    对付那些难缠的客人,她就是一味的喝,把客人喝得五迷三道得,也就忘了裤裆里面儿那点子事儿了。

    陶桃一边儿喝,一边儿偷瞄着周围的人,不是关心别的,主要还是关心那个对她很好的姐姐。

    眼瞅着乔楚很是不耐的被身边儿那冷峻面容的男人搂在怀里,而坐在她身边儿一脸假笑的女人,看着乔楚分明带着敌意。

    这可真热闹,明眼人一看,也大概其猜出是怎么回事儿了。

    只是,真没听乔楚提过认识这样儿显贵的人,这几位爷的背景绝对不简单,那天晚上,警察对他们点头哈腰那劲儿,就能看得出来。

    她也不能上去搭话,毕竟在千夜魅当舞娘也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儿。

    那头儿话里夹枪带棒的对话,陶桃懒得理会,只想着乔楚被吃亏了就好。

    “你叫什么名字?”

    川儿爷把下巴搁在陶桃的肩膀上,眯着眼儿,七分醉意已经醺醺然了。

    这小妞儿身上的味儿真好闻,比酒香。

    “说啊?叫什么,告诉爷!”

    “我叫小桃红!”

    千夜魅的封号,因为她跳舞的衣服一水儿都是红色,本来是因为年纪小,想用红色来衬托的大气些,没想到竟成了标签儿。

    “桃儿?……桃儿……”

    川儿爷嘴里咂么着,好像觉得在哪儿听过这名字。

    “嗯,挺好,这名儿听着喜庆!”

    嘴里呼出的热气,全数喷洒在陶桃的脖颈间,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这儿的客人大多数还是规矩的,不规矩的,也让陶桃喝规矩了。

    让她专业眼光一看,这川儿爷明明属于不能喝酒的,可好像不管他怎么喝,脑袋都能保持一分清醒,而就是这一份清醒,就得让她好好应对了。

    虽说这位爷流氓兮兮的,可她踢上那么一脚,他没找她算账不说,还变相的帮了她,也算是挺男人的。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她确实是应该道声谢,再把钱还了的。

    今儿这场儿,陶桃不是主角,而显然,那个她没见过的男人是和那个三少卯上了。

    “没想到这儿的舞娘卖艺又卖身,三少真是好福气!”

    那个男人斯斯文文,却没想到说话这么损,陶桃这会儿都有点儿按捺不住,想骂丫两句。

    “操!你丫怎么说话呢?”

    王川本来栽歪在陶桃身上,腾楞站了起来,说他兄弟,就是打他的脸。

    三少示意了一下儿,他才愤愤然坐下,不过这么一起身儿,酒气可是散了大半儿,盯着秦子洲,随时都有想揍丫一顿的冲动。

    这事儿陶桃管不着,反正打从一进这包厢,她就知道,消停不了。

    “秦少说的对,什么名媛淑女我都看不上,还就好这口儿了!”

    三少搂紧了怀里的乔楚,笑的邪魅,弄的哪秦少脸色一僵。

    陶桃也明显感觉到了,身边儿的女人,连一脸的假笑都很难维持了,看来三少嘴里的名媛淑女就是说她呢。

    不过,陶桃并没有拍手称快的感觉,不管怎么样,在这些有钱人眼里,她与乔楚,都是欢场的夜莺儿,有钱就能上的婊子而已。

    “确实是,起码儿婊子不装逼,真实!”

    川儿爷哈哈一笑,很是赞许的附和,说完还不忘捏了捏陶桃的绯红的脸蛋儿。

    终于,秦子姗的脸上是挂不住了,其实这会儿,陶桃,乔楚的脸上更挂不住。

    人家是名媛,被人嫌弃依旧是名媛,而她们呢,看似被抬高了似的,却还是让人看成婊子。

    这就是世间的不公平。

    那斯斯文文的秦大少是呆不下去了,找个由头便走了,令人佩服的是那个秦子姗上了一趟洗手间,竟然就跟换了一张脸似的,彻底把刚刚的事儿翻篇儿了。

    在这夜场混久了,陶桃不得不承认,这个秦大小姐不是个好想与的角色。

    一千万一瓶儿酒,只要乔楚喝了,就能拿到那支票。

    那三少,分明就是来为难楚楚姐的!

    陶桃按耐不住想要站起来帮忙,却被欣姐提前洞察,猛劲儿的给她使眼色。

    她又何尝不知道和这几位爷斗,绝对是自找苦吃,可她怎么也没办法眼瞧着自己姐姐被人欺负啊。

    乔楚二话没说,拿起瓶子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

    陶桃知道,就凭着楚楚姐那倔强性子,是必然会这么做的。

    丢什么也不能丢了那口气!

    “你就作吧!”

    一声儿吼,是三少,乔楚手里的酒瓶儿也应声掉在了地上,摔的稀碎。

    陶桃的心也算落了地,这一瓶儿下去,非得喝得胃出血不可。

    本想着闹剧完事儿,也就散了,没成想,这摊儿还能再继续,大家就跟没事儿人似的继续有说有笑,该吃吃,该喝喝。

    不知道又推杯换盏了多久,到了最后一场演出时间,陶桃才下了楼。

    等她换了衣服再转回来时,却见着三少抱着乔楚,而手臂上的血一滴滴的掉在地上。

    怎么一晃眼儿,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陶桃不假思索的奔了过去,看着欣姐也哭的跟什么似的,心里就更觉得不好了。

    想要问什么,让欣姐给拦住,摇着头示意她什么都别说。

    眼睛再不好使也看到乔楚脖子上的一圈儿红,八成就是那个三少干的好事儿。

    千夜魅好歹也是个有背景的场子,一般人,欣姐不至于吓成那样儿。

    一行人往外走,看着情况紧急,陶桃被欣姐拽着,想跟去也不可能,一会儿演出还加了场次,急得直跺脚。

    “小桃红是吧,下次爷再来看你哈?”

    都这会儿了,川儿爷也没忘了刚刚怀里的软玉温香,回头儿对着陶桃说。

    流氓就是流氓,见着女人就走不动道儿!

    白了丫一眼,陶桃甩了一句,“这地儿你还是别来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嘿!我这暴脾气……等会儿,你再说一遍?”

    川儿爷忽然想到什么,停下了脚步,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这会儿充满了探究。

    这话,怎么在哪儿听过似的。

    陶桃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这不是给自己添事儿吗?

    不出所料,哪男人皱着眉,面露疑惑的蹭蹭走了够来。

    大手一把钳住了她的下巴,往边儿上一带,那遮瑕膏也遮不住的血道子在走廊里清晰地灯光下显露无疑。

    “川儿爷,有话好好儿说哈!”

    说话的是欣姐,因为这会儿陶桃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刚刚乔楚折进去了,别陶桃又出个什么事儿,千夜魅这些个舞娘里,她也就偏心这两个孩子了。

    “是你?!”

    王川不知道这会儿自个儿是个什么心思,知道她是那个小丫头片子的一瞬间,愣是有一丝的惊喜,却有被随之而来的怒意沾满。

    至于这怒意哪儿来的,川儿爷都无法深究,反正这会儿捏着小丫头片子的下巴,就像把她拎起来打一顿解气。

    知道是她,手下的劲儿也松了点儿,陶桃才算是能张嘴说话了。

    “那什么,钱我一定还你,还有上一次的事儿,我道歉哈!”

    什么时候儿说什么话,那天的事儿闹成那样儿,自己还一肚子气呢,自然是没啥好态度,可这会儿她可是清醒的,这位爷,她惹不起。

    话头儿软了下来,试探的抬起眼皮偷瞄了那高她不止一头的爷,心里是一点儿不托底。

    光想着自个儿往丫要害上踢的那么一下子,就心有余悸,今儿可巧又撞上了,丫能饶了她才怪了。

    “小丫头片子,你挺能啊,成,小爷明儿来拿钱!”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6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