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川上桃花 005 讨债的上门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五千二百块钱,在陶桃的包里揣了三天,可那位不要脸的爷始终没有出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哈十八。

    不知道这事儿算好算坏,不过不管好坏,日子还得马不停蹄的向前走着。

    为了照顾板儿爷,把白天超市推销的事儿给辞了,一天就是医院和千夜魅两边儿跑。

    “姐,你真想通啦?”

    一边儿脱着演出服,换上陪酒的小礼服,有点儿疑惑的问乔楚。

    “想不通没钱啊,呵呵,再怎么跟自己较劲儿,也得先吃饱饭才有力气不是?”

    乔楚无奈一笑,更多的是认命。

    “放心,有我罩着你呢,有人逼你喝酒,我替你喝!”

    拍着胸脯子保证,陶桃把乔楚看做自己的亲人,自然是一百个劲儿的帮忙。

    “傻丫头,放心吧,我酒量还成!”

    乔楚依旧微笑着,拍了拍陶桃的肩膀安慰。

    陶桃心里却特别不是滋味儿,想说点儿什么的,最终还是放弃了。

    一个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做舞娘已然勉强,如今竟然也得向现实低头,出来陪酒。

    都***是一个钱字儿闹的。

    思来想去,除了硬着头皮继续生活,没别的招儿,乔楚是,她亦是。

    从更衣间出来,陶桃就不住的嘱咐着,生怕乔楚晚上吃亏,毕竟那些客人都不是什么吃素的,怎么招呼的都有,那占便宜的招儿都能想绝了。

    “放心吧,千夜魅也算是有背景的,来这儿的多少都能收敛点儿。”

    虽说着这话,乔楚自己心里也是没底,谁知道前面儿等着她的是什么。

    “……行。”

    半晌,陶桃才叹了口气,回答了这么一个字儿。

    这一个字儿,包含了太多对生活的无奈和心酸,她这烂命一条也无所谓了,是真不愿意看见乔楚也掉进这浑水里。

    “桃儿,赶紧的,六号儿房间!”

    那头儿欣姐叫人儿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根本没有供你自怨自艾的时间。

    “嗳,来了!”

    一身儿香槟色小洋装,脚下一双恨天高的高跟鞋,曼妙的腰肢扭动,别样风情。

    从背影看去,绝对不会看出,这是一个还应该带着些许稚气的十七岁女孩儿。

    推门儿进去,职业式的眯眼微笑顿时僵了僵,随即,略带嘲讽的一笑。

    “怎么?出来了?”

    走到男人身边儿,随性的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也给旁边儿的木野倒了一杯。

    打从那天狗血世间,木野也跟着那一群混混被带走,就不知道最后是那些人是怎么处置的了。

    陶桃自然并不十分关心这件事儿,本来和木野在一起,也是因为初到异地,两人是同乡,互相扶持帮助。

    到现在,与木野之间到底算什么,她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如果搭伙过日子也算是恋爱的话,那么他们的确恋爱过。

    不过今天,他找上门儿,绝对没好事儿。

    “陶桃,你可真狠,傍上一个有钱的,立马儿就对我落井下石?亏我当初对你那么好!”

    浑身上下带着二斤铆钉儿的朋克青年,说出话来远不是看上去那么敞亮儿,唧唧歪歪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陶桃嗤笑一声,觉得丫这话问的真是可笑,倒打一耙看来说的就是丫这样儿的。

    就丫那点儿所谓的好,陶桃都懒得扒扯他,还是开门见山吧。

    “别废话了,有事儿说事儿,要喝酒就掏钱,你知道千夜魅的规矩!”

    “成,那咱就说正事儿!”

    木野把那抽了半根儿的中华烟杵在烟缸里熄灭,却没直接扔在烟缸里,而是放在了旁边儿,好像是一会儿说完了事儿,还要接茬儿抽得意思。

    你丫过日子可真省。

    陶桃对于木野这一举动,不禁嘲讽一下笑,没钱就别买那么贵的烟装犊子,挺没劲的。

    “说吧!”

    “你那个姘头儿,把我跟优优还有那班兄弟都送进去了,优优的意思是,让你拿点儿钱,这事儿就了了。”

    木野说这话时,一点儿没看出来颠倒黑白的不好意思,反倒有几分理直气壮的意思。

    要不是顾忌着这儿是千夜魅,陶桃都想一个大耳帖子抡过去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现在板儿爷还在医院里躺着打吊瓶儿消炎呢,这会儿木野这丫的竟然跑来要精神损失费?真亏丫说得出来。

    “阮小二!你丫没搞错吧,别***找了个优优,你就在l市站住脚了,别最后怎么让人家耍得都不知道!”

    对,阮小木是木野的真名儿,因为在家排行老二,在老家,大家都这么叫他,小时候不觉得什么,如今听起来,真够土鳖的。

    就因为来到l市,操着破嗓子会嘶吼两句,不知道怎么混到了夜店届还比较有名儿的乐队当了个主唱,估计连丫自个儿都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运气这东西,总是出乎预料的,反正人家把阮小二的名字彻底的给忘记了,弄了一个特范儿的名儿,木野。

    其实陶桃知道,丫那肚子里二两香油的文化,哪儿有什么水平去,就是在后海溜达看到那儿有个‘木野书屋’就直接剽窃过来了。

    后来去后海时,还特别装逼的赞扬了半天人家书屋有品位。

    总之,这令人侧目的洗剪吹一跃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摇滚文艺小青年儿,顿时人气飙升了,后面儿跟着的莺莺燕燕的就多了去了。

    这个社会,绝对不缺脑残粉儿!

    优优就是其中一个,声明儿看上了木野的才华,俩人儿这一通儿惺惺相惜啊。

    这不,就把一直在经济上给与木野源源不断的援助的陶桃,就彻底翻片儿了。

    “叫我木野!”

    朋克男有点儿急了,急于翻去过往洗剪吹的历史,陶桃不以为然的摇摇头,烦躁的社会,确实会让一个人面目全非。

    “成,木野大腕儿,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看着好就拿去!”

    “陶桃,你这不是耍无赖嘛?”

    “靠,你好意思说这话?你扪心自问,是谁耍无赖?”

    一拍桌子,陶桃气不打一处儿来,丫还能要点儿脸不?

    “好好好,我知道你倔,但是,你也要清楚,大b哥那是好惹的吗?他对优优护着的劲儿你也看着了,这钱要不回去,我也没法儿交代,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我挨打吧?”

    说着,木野的话也软了下来,这话说的倒也是实情。

    大b哥就优优这么一个妹妹,是绝对看不得她受欺负的,虽然没一次也都是这个大小姐无理取闹,而这事儿又关系到板儿爷,那些个恩恩怨怨袭上心头,这事儿到现在看来还没个完呢。

    “你挨不挨打,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你有优优护着呢,放心吧!”

    “陶桃……”

    “哦,对了,你丫带的钱够不够?包厢有最低消费的。”

    陶桃好心提醒,说着就起了身,估么着丫身上也不会有钱。

    果然,木野脸一拉,那张还算阳光的脸这会儿都抽抽一块儿了。

    “我是来找你的!”

    意思就是,找你还用花钱?咱这不是认识吗?

    “到了千夜魅,找我都得花钱的,到哪儿就得守哪儿的规矩不是?”

    “我知道你跟我生气,但是你也得想想,板儿爷的店还想不想开了?现在不光是你的事儿了,我看大b哥好像和板儿爷也有过节,你和板儿爷商量商量,掏点儿钱得了!”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木野别的本事没有,和陶桃相处这么久,还是能抓住她的脉的。

    她能把自己豁出去,但是却不会把朋友豁出去。

    走到门口的陶桃,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要多少?!”

    一看有门儿,木野顿时松了一口气,这虽说要不回去钱不会真被打,可是一个女人搞不定,他在优优面前的形象会大大的跌价的。

    “一万!”

    “什么?你弄死我得了!”

    “一万不多了,你想想,那么多兄弟都进去了,连小四哥都折进去了,大b哥能不生气吗?一万块钱买一个消停,不是挺合算的?你放心,我回头一定和优优说,这事儿就到此为止!怎么样?”

    “等着!”

    陶桃瞥了木野一眼,还真希望像丫说的那样,一万块钱可以让此事到此为止。

    板儿爷伤还没好,经不起再折腾了。

    转身儿开门,心里也合计是预支工资,还是先从欣姐那儿借点儿。

    本来一万块钱拿出来没问题的,可是板儿爷的店被砸了,是因她而起,那么店里装修的事儿,她就担了下来,自己存得那点儿钱已经都搭进去了。

    有的时候儿也觉得自己活的太骨气,太担当了有点儿奢侈,不过,她骨子里就是这么个性子,尤其是对朋友,她更是义不容辞。

    只顾低头想事儿,压根儿没瞅着对面儿移动过来的一堵墙。

    当当正正的撞到了那道铜墙铁壁上,抬头儿,惊吓,身体直接往后仰过去了。

    川儿爷向来是个怜香惜玉的,长臂一捞,就把陶桃整个儿抱回了怀里。

    笑意盎然的看着这一身火辣的小妞儿,身体里那小火苗儿又蠢蠢欲动起来。

    “那个……你……”

    陶桃努力咽了咽口水,那么一吓,差点儿被呛着。

    这位爷是来要钱的?

    怎么今天讨债的都赶一块儿来了?不带这么落井下石吧!

    “怎么着?看着爷长的帅,震惊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川儿爷特有的坏笑,看起来自由一股子迷人魅力,忒邪性。

    如果不是顾忌眼前的人惹不起,行为得有所收敛,陶桃早就n个卫生球飞过去了。

    “……呵呵,爷真帅!”

    这不是烧烤摊儿,这是千夜魅,来者都是客,就得拿出点儿职业道德来。

    再说,见人三分笑,总不会错的。

    再再说,这位爷确实长的赏心悦目,帅哥中得极品,看着这样儿的一张脸笑,不亏。

    川儿爷笑的略有深意,明知道小丫头虚以为蛇的赞美要多假有多假,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就是莫名的挺舒服。

    “得了,别傻笑了,赶紧的,给爷上酒吧?”

    说着,将本来抱个满怀的小人儿给搂到了一边儿,准备就近儿找个包厢。

    “等会儿!”

    陶桃脸上显出些许的尴尬,拉住了男人的手臂。

    王川眉头一挑,低头,浓墨渲染过的眸子闪着耀眼的光芒,饶有兴致的看着那脸红扑扑儿的小人儿。

    “怎么了?小丫头?”

    这话问的甭提有多温柔了,川儿爷很喜欢这个角度看着她,每一次看着,都觉得她水灵灵儿的笑脸儿带着几分娇羞与洒脱特招人儿稀罕,那小劲儿不是一般人能来的。

    看那小模样儿,好像有什么话羞于出口,川儿爷心头大亮,看来小丫头是彻底臣服在他得西装裤下了。

    虽说女人看到他这样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但是对上这个小丫头,他倒是有一股子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感觉。

    川儿爷正在那儿得意洋洋的暗爽呢,不料陶桃的下一句话彻底将美好击了个稀碎。

    “爷,您先借我点儿钱呗?”

    ------题外话------

    那啥,关于番外更新的事儿,偶就不多加解释了,解释也是无法弥补乃们等文的心灵创伤滴,偶懂的…

    谢谢亲们一直的支持和等待,有时间就会更,新文也会尽快和大家见面的,亲们一定表放弃偶啊!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6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