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川上桃花 006 找上门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爷,您先借我点儿钱呗?”

    陶桃知道自己个儿这要求吧挺不要脸的,这钱还没还呢,又借一笔。看小说最快更新)请使用访问本站。

    不过本着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的心思,她还是腆着脸说了。

    “敢情你个小丫头片子不是让爷来拿钱,是送钱来的?”

    其实,真不是钱的事儿。

    主要是川儿爷刚刚被点燃的热情之火彻底被这小丫头片子给浇了个透心凉,老大不乐意的。

    “呃……那什么,赶上了,回头我一块儿还给你还不成嘛,我这儿真等着急用。”

    这话不假,今儿是让木野来的,还算是先礼后兵,明儿还指不定找谁来要钱了。

    那群人,一个个儿穷凶极恶,不是耍钱的就是吸粉儿的,为了一万块钱的赌资,毒资,丫们都能跟你拼命。

    王川皱着眉,打量着怀里半推着自个儿的小丫头,疑惑的很。

    这孩子是有多缺钱?

    在王川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公子,是往死里想也想不出这些底层生活的人到底有多苦,更想不出,这小姑娘到底是从怎样的家庭里走出来的苦孩子。

    “你就那么缺钱?”

    好看的浓眉都皱成爷的名儿了,眉宇间的每条褶皱里都蕴含着深深的好奇。

    缺钱,忒缺钱!

    陶桃在心底里呼喊了不知道多少遍,可还真就拉不下这个脸,尤其是眼么前儿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爷。

    “不借算了!”

    有点儿没好气儿,不是气人家不借钱给她,是气自个儿多余跟这位爷张这个嘴。

    “嘿!小丫头片子,脾气还不小!哪儿去啊!”

    一把将蹦出去的陶桃又拉了回来。

    这么一扯,俩人儿贴的更紧密了,紧的任谁看了,都觉得这亲热劲儿特别应这千夜魅的景儿。

    “找钱去啊,爷,借过!”

    整个儿一个瞎耽误工夫儿,本想着这位爷不缺钱,扔个三五千的不是事儿,回头换他不就完了吗?

    没成想,还挺矫情,果然有钱人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这功夫儿,里面儿等着的木野有点儿急了,开门儿出来了。

    看着陶桃躺在别的男人怀里,心里多少不是个滋味儿,可也就仅限于不是滋味儿了。

    对于目前的他,爱情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悠悠才是他应该努力的方向。

    “咳!”

    一声儿咳嗽,抱在一块儿的俩人几乎是同时看向门口。

    刚刚还饶有兴致和小丫头较劲儿的川儿爷,这会儿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眸光凛冽。

    一把眼刀飞过来,木野感觉到身上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儿,定睛一看,才看明白,眼前的人是把他们几个送进去的爷。

    心里一虚,有点儿进退两难。

    木野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来头,但是三两句话就把他们一干人等送进去呆了一个多星期,绝对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即便是后面儿有菲姐撑着腰呢,也还是别乱得罪人的好。

    “桃儿,那什么,我先走了,那事儿回头再说吧!”

    加快脚步,想从俩人儿身边儿擦过去,头儿都没抬,陶桃看在眼里,心琢磨着以前没看出来木野这么怂啊。

    好歹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子,愣是让王川一把薅住,跟抓个小鸡崽子似的。

    木野灭火儿了,连陶桃都灭火儿了,跟这样儿神祗一般屹立不倒的爷斗,硬件儿软件儿您都跟不上,还是别较这个劲了。

    “站住!”

    狂傲的语气,不用问也知道是川儿爷发的话。

    低头儿,问怀里瞪大眼睛瞅着他的陶桃。

    “你急着借钱是因为他?”

    语气明显不悦,眼神也冷了几分。

    没想到,他打了电话说关进去的人,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又能晃荡着出来了,不得不说,川儿爷是奇怪的,在这l市,别的不说,公检法的人,他还是完全有把握搞定的,谁让他老爹就是公安部的书记呢。

    “是……也不是!”

    陶桃犹豫了一下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解释。

    扫了站住没敢动的木野,王川冷哼了一声儿。

    “你!跟我进来!”

    进了包厢,川儿爷拉着陶桃悠哉的坐到了沙发上,随后跟进来的木野琢磨一下儿,坐到了拐角的另一边儿。

    “您有什么事儿?”

    这话问的谨慎,木野说完也觉得这毕恭毕敬的语气有点儿跌份儿,随即咳嗽了一声儿来掩饰尴尬。

    “爷今儿还算有闲工夫,能听点儿废话,说吧,怎么回事儿?”

    修长的手指,从玫瑰金的雕花烟盒儿里抽出根儿云烟,点上,一个正眼儿都没给那头儿坐着的木野。

    木野听了这个,心里打鼓,最终,还是在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后把事儿说了一遍。

    川儿爷抽着烟,眯着眼儿,靠在沙发上,像是压根儿都没听木野在哪儿嘚啵什么呢。

    良久,房间里只能听到烟丝燃烧的兹兹声响儿。

    一根儿烟抽完,川儿爷才睁开眼睛,吐出最后一口烟。

    “是吗?”

    转头儿问,陶桃叹口气,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爷问这个干嘛,陶桃发现自己好像在他面前除了据实回答没有别的选择,一切都是下意识而为之。

    “你多大了?”

    又转头儿问木野,瞅着那一身儿的铆钉儿,头发立着的打扮,川儿爷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咋都这身儿打扮了,整个一个脑袋被门挤了的扮相儿。

    是他老了,还是这世界发展的太***快啊!

    “他十九!嘶——”

    “问你了吗?”

    川儿爷瞪了小丫头一眼,长腿一抬,交叠着搭到茶几上。

    “毛儿都没长齐呢,学人家混社会,在里面儿呆两天,政府也没给你教育明白,出来继续,成,你小子还挺有追求,瞅这模样儿是摇滚青年?”

    语气里明显的瞧不上,让木野听着只能生闷气。

    “这一身儿行头儿跟哪儿淘换来的,大红门儿市场吧,嗷嗷儿跟人那儿喊一宿的演出费够买盒儿烟抽吗?一天没***正事儿,满处儿散德行,你***还有脸找女的要钱?这是爷们儿干的事儿?”

    川儿爷嘴皮子利索着,骂起人来,词儿多着呢。

    木野闹了一大红脸,因为那那话说的窘态,还真就是他现在的境况。

    “小小年纪,好的不学你学傻逼,操!你妈白养你了!”

    噗——

    打从川儿爷说到大红门儿,陶桃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不得不说,这位爷是真能白活,估么着是个话唠级的。

    “……反正……有人托我来要钱,别的事儿我不管!”

    谁被给了这么几句,心里也好受不了,木野眼睛翻了翻了的一脸不服。

    自打认识了优优,再和**哥认识,就没让人这么挤兑过。

    今儿势单力薄,让人家呛了还不敢正面儿冲突,真是窝囊到家了。

    陶桃自然也不能说什么,因为这话说说的句句入理,字字珠玑。

    “成,让要钱的自个儿过来拿,爷就在这儿,不过过期不候啊!”

    要照平时吧,川儿爷还真没那个闲心挤兑这不开眼的孩子,只不过想着陶桃认识他,就不自主的想多说两句。

    撂下话,从这木野摆了摆手。

    见着木野没啥眼力见儿的还跟那儿坐着,陶桃猛劲儿的跟他使眼色,让他走,木野这才反映过来似的起身走了。

    再怎么说,木野也是自己的老乡,这事儿虽然他也有参与,还搞劈腿那一套,可终究陶桃心里是个念人好的人。

    直觉告诉她,身边儿这位爷不好惹,也惹不起,木野招惹上他,没好处。

    希望他也能够明白她的意思,消停儿的走了,一万块钱的事儿以后再说。

    “川儿爷,喝点儿什么?”

    这工作还得继续,陶桃绽放出一抹妖娆的职业笑容。

    “威士忌……呃,别,红酒吧!”

    琢磨了一下儿,川儿爷又改了口。

    本来是按个铃儿吩咐的事儿,陶桃特意出去了一趟,除了点酒,主要的还是要去拿钱。

    再转回来,钱已经放在了桌儿上。

    “这是还您的钱,五千二,一张不少!”

    说着,推到了王川跟前儿,心下也坦然了不少。

    “拿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点了爷的台呢!”

    川儿爷挑了挑眉,看着那一沓钱别扭。

    “别介啊,咱一码是一码,那店又不是您砸的,不能让您掏钱不是?”

    依旧是笑着,陶桃是不想和这位爷牵扯太多,算清楚了,她说话也能坦然点儿。

    “那么事儿呢!”

    王川冷眉一皱,随手掏出钱吧,又抽出一打甩到桌子上。

    “埋单剩下的是你的小费!”

    没有送出去的钱还收回来的,这对于川儿爷这种拿钱不当钱的爷更是一种侮辱。

    陶桃也没推辞,笑了笑,说了声儿谢谢爷,这借钱还钱的事儿就都算是翻过去了。

    斟满了酒,打开了音乐。

    “川儿爷想玩儿什么?色子?划拳?还是……”

    “给爷唱首歌吧!”

    “成啊,想听什么?”

    “唱你爱唱的!”

    “好嘞!”

    环绕音响里,轻悠的音乐响起,陶桃婉转的声线随着音乐响起。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大声的告诉你

    ……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

    忽见王川眸光中闪过一丝黯然,陶桃心里也没来由的一沉,差点丢了音。

    歌词里满满都是真挚的情感,但凡喜欢这首歌的人,多少心里都有难以言喻的伤痛,还是那种求而不得的困惑与无奈的痛楚。

    一曲终了,忽然房间里的气氛凝滞在那一句。

    我愿意,我愿意为你……

    没有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对于木野的离开,有失望,有灰心,可又不禁松一口气,这种感觉,一定不是被称之为真爱。

    真爱,就应该像歌词上写的那样,哪怕被放逐天际,只想换你真心回应。

    正是因为没有感觉过那份真挚,所以陶桃才特别喜欢这首歌。

    每一个女孩儿心里都有一个对爱的憧憬,她也不例外。

    不过爱情太奢侈,她只能远观。

    “不夸我两句啊?我觉得自个儿唱的不错啊!”

    放下麦克风,忽然觉得此刻略显凝重的气氛很是别扭,故作轻松。

    “这就叫好了?”

    “那爷来唱一个好的啊!”

    陶桃挑衅似的挑了挑俏丽的眉眼,笔画了一个请的手势。

    “爷美妙的歌喉是一般人儿能听的?”

    收回情绪,又换成了平时没正经儿的模样儿。

    “切!不唱拉倒!”

    一歪头儿,一撇嘴,倒显得陶桃更俏美动人。

    王川一瞬间的怔愣,眼前那柔美的侧颜,与某一个轮廓重合,却有迅速分开,再眨眼,那轮廓便再也没有重合的点。

    不一样,一切都不一样了……

    “小丫头?”

    “干嘛?”

    “小丫头!”

    “干嘛……唔……”

    不经意的一回头,话音还没落的小嘴儿被逮了个正着。

    本能的使劲儿去推那大身板子,却一点儿都撼动不了。

    “唔……唔唔……”

    浓重的呼吸就在唇齿间挣扎,显得异常艰难。

    “别乱动!”

    腾出了一丝丝儿的功夫儿,川儿爷警告了这么一句。

    “……你到底……唔唔……”

    一点儿空儿都不留给她,那温热的唇再一次欺了上来。

    情况有点儿乱!

    陶桃的心跳频率急速飙升,照这么下去,非得心跳致死不可!

    慌乱,除了慌乱还是慌乱。

    不是慌乱初吻被夺,不是慌乱这房间不合时宜,而是慌乱自己在慌乱之余满是享受。

    如此熟稔的吻技,如此轻易的撩拨她的心神,这位爷的风流可见一斑,她怎么可能不沦陷?

    对,不是因为自己定力不够,是因为敌人太狡猾,火力太猛。

    身体稍稍放松下来,一时间的享受让所有纠结都妥协了。

    美好的感觉,任谁都会贪恋的,不是吗?

    纠缠拥吻下,王川却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而是只专注于这个吻。

    狂热中又不失温柔,狂浪的舌紧紧追逐着她的,像是要努力证明着什么。

    这小丫头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从第一次见面,他便记住了这味道。

    不是什么香水的味儿,而是那种沐浴后的清新奶香,闻起来总有一股暖暖的感觉。

    生涩的回应,让他忍不住用力的吮吸,索取。

    那种急于求证的心情,让他越吻越慌乱。

    他竟然会对路遥以外的女人有感觉……

    倏然——

    将怀里的女人推开,深邃的眸光中满是无法置信的慌张。

    从缠绵突然被拉扯出来的陶桃,也同样瞪大着眼睛,红肿的嘴唇微张着,几乎忘记了呼吸。

    本来几乎要脑充血的陶桃突然冷静下来,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原来,男人眼底的**褪去,竟然是冰冷的颜色。

    “……呵呵,你帮过我,这我就不收钱了哈!”

    不知道为什么要冒出这么一句,仿佛要时刻提醒着自己,有些人不能碰,有些感觉不能贪恋,有些差距永远无法逾越。

    一句话,将刚刚暧昧的气氛彻底打破。

    “你倒是算计的清楚!”

    王川放开她的肩膀,靠回到沙发,再一次抽出一根烟,点上抽了起来。

    气氛再一次陷入诡异模式,一个抽烟,一个喝酒,俩人儿不说话了。

    陶桃是不是瞟着手机上的时间,不知道这样儿的相对无言多长时间算个头儿。

    其实心里挺不自在的,自己的初吻被夺,她还没说什么的,这位爷反倒沉着一张脸跟谁占了丫便宜似的,这不是满拧嘛!

    把刚刚那匪夷所思的一吻翻到出来琢磨琢磨,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利用了,很明显这位爷是听了那首歌,触景生情想起什么了,才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儿。

    是想证明自己已经忘记了?还是证明儿爷活的照样儿潇洒?

    不管怎么样,肯定是因为女人,而她成了人家的试验品了。

    想到这儿,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

    脸儿一沉,一杯酒下了肚。

    本以为就这么别扭着,一直到下班儿,一拍两散得了,却没成想,这会儿门儿被大力的推开了。

    嘭——

    那门嗑到墙上的声音震耳欲聋的,陶桃定睛一看,都无语了。

    门口儿那阵仗,大有黑社会寻仇的样子。

    打头儿的是打了板儿爷一顿的**哥,化成灰陶桃也认得。

    您说了,那**哥不就是黑社会吗?

    错!**哥虽然狠,虽然黑事儿也干了不少,但是他不能称作真正的黑社会。

    如今真正的黑社会看起来是很白滴好伐,像丫这种还停留在八十年代港剧的打砸抢黑社会,已经快成稀有动物了,所以说,**哥是号称黑社会的混混而已,这是两个不能混淆的概念。

    后面儿跟着的左右护法位置,一边儿是木野,一边儿是优优。

    紧跟后面儿的还有十来个小兄弟,袖子那儿鼓鼓愣愣的都是带着家伙来的。

    要不是这么多人,气氛紧张,陶桃都想跳出去,将木野揪过来大骂特骂一顿。

    见过傻逼的,没见过这么傻逼的。

    上次川儿爷一个电话就把他们送进去,难道还看不出人家不好惹吗?

    这会儿还带着人往枪口上撞,别人也就罢了,反正都不是好东西,可木野压根儿就不是个混社会的材料儿,也跟着起哄,陶桃就气不打一处来。

    踏踏实实干他那个有前途的歌手职业不就成了,见天儿跟这帮扎飘儿的混能友好儿吗?他家里还有一个疯了的妈等着他照顾呢,如今这路数走向,完全是作死的节奏。

    “我看看,谁这么牛逼啊?”

    **哥嘚嘚瑟瑟的进了门儿,一看房间里就一个人儿,不禁冷哼一声儿。

    晃荡着就进了房间,后面儿的小兄弟也跟着进来,恨不得把沙发上呆着的俩人儿围上了。

    王川依旧没动地儿,叼着烟卷儿的样子慵懒的很,仿佛将围成一圈儿的人当做了空气。

    “说你呢小子,混哪儿的?”

    **哥有点儿不耐烦,一屁股坐在了小弟推过来的沙发坐,与王川对峙而坐。

    “我们老大问你话呢,你聋啊?”

    一个小弟看不过去了,袖子里面儿的东西一出溜,一根甩gun,使劲儿敲打着桌面儿。

    王川依旧不语,抽着他的神仙烟,一口一口的有滋有味儿。

    陶桃急忙站起来,压着心里的怒火,还是得赔笑脸儿。

    既然他们能进来,看来千夜魅的人也不想惹这帮亡命徒,即便要管,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哥,事儿我已经跟木野谈好了,回头我就把钱给你送说去,这儿毕竟是千夜魅的地界儿,闹出什么事儿来也不太好!”

    “这不是有钱吗?二狗子,数数够不够!”

    指了指桌子上那一沓子钱,**哥笑的嚣张,他只认钱,拿了钱,打不打人全看自己心情。

    二狗子颠颠儿的走过去了,伸手就拿。

    忽然,一道火星子飞过来,二狗子嗷唠儿一声儿,一个劲儿的甩手。

    那是川儿爷弹过来的烟头儿,就跟长了准星儿似的,二狗子手背上顿时烫了一个水泡,可见那弹烟头儿的手指头得多大劲儿。

    “爷的钱,也是你丫能动的?”

    ------题外话------

    那啥,休息了这么久,新文正在蕴育准备出炉呢哈,请亲们一定耐心等待,在最近坑爹的流量下,还能给某倾支持啊…。再次谢过了!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6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