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川上桃花 009 腰闪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永久网址,请牢记!

    “啊?啊?啊?”

    连着三声儿,可见川儿爷的要求让陶桃是多么的惊悚,惊讶,以及惊的下巴要掉地上了。(访问本站。

    “啊什么啊?不是你说的爷的手不能碰水吗?”

    川儿爷立着眉毛瞅过来,可怎么看都觉得丫嘴角儿隐隐带着坏笑。

    “那,那……”

    那就忍一晚上呗?不洗澡能死啊?

    陶桃心中腹诽,话却没说出口,毕竟自己有责任。

    “能死!爷一天不洗澡就浑身不自在的,要么给爷洗澡,不然甭想走!”

    耍赖上瘾的川儿爷这会儿戏谑的看着那个一脸无奈,左右为难的小丫头儿,心里莫名开心不少,仿佛漫漫长夜也比往年好过多了。

    “你怎么知道……?”

    奇了怪了,丫会读心术?

    “看你那小样儿,爷就知道你琢磨什么的,赶紧做决定!”

    没耐性的催促,让陶桃一时有点儿懵,好像这件事儿还真就是除了这两个选择就无路可走了似的。

    “那我不走了……”

    言外之意是,想让姑娘我给你洗澡这事儿,就别做梦了。

    放下包包,陶桃也没客气,坐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嘿!这丫头倒是适应的快!

    刚刚那纠结的小脸儿都堆一块儿的表情呢?这么快就散了?

    咳咳——

    干咳两声儿,对方依旧没动静儿。

    得,小丫头片子愣是把他当空气了。

    “你眼睛长到电视上了?”

    川儿爷气急,歪着头儿,斜着眼儿的问。

    “爷有啥吩咐?”

    陶桃头都没转,依旧盯着电视说。

    “就算不洗澡,总得刷了牙才能睡觉啊?”

    退而求其次的川儿爷撇撇嘴,跟个可怜的孩子似的。

    不得不说,今儿的川儿爷格外脆弱,不经意就透出可怜样儿。

    “您不是还有左手吗?”

    “左手不会!”

    话说的理直气壮的,让陶桃心里翻了无数白眼,难道还要给丫刷牙?

    “不会就凑合一晚呗!”

    陶桃显然没有为爷服务的意思,川儿爷都站了起来,可她连屁股都没抬。

    “行!”

    原以为还得费不少口舌呢,没成想爷回答的干脆利索,转身儿上楼了。

    陶桃愣了愣,最终松了一口气。

    其实刚刚说要走,也确实放心不下,毕竟他受伤了,整个一个大房子空空的,没人照顾他,想吃药都没人给烧水喝,她留下总能照顾一些的,只不过洗澡这种近距离贴身照顾还是免了。

    这一晚上注定无眠了,拿着遥控器翻看着,想找个欢脱的节目提神儿。

    不一会儿,就听到楼梯上有脚步,爷穿着一件浴袍就下来了。

    噼里啪啦的拖鞋声儿,好像故意引起人注意似的,让陶桃也不得不回头儿看过来。

    “我帮你倒吧,刚刚医生说你得把消炎药吃了再睡!”

    看爷那意思是要喝水,陶桃赶紧起了身儿,一边儿倒水一边儿嘱咐。

    “别看了,跟爷上楼!”

    说着,拿起遥控把电视关了。

    “……”

    “想什么呢?楼下没有客房!”

    “那个,我在沙发上凑合一宿就成!”

    陶桃脸红了红,倒了水递了过来。

    “小丫头片子,脑袋怎么这么轴呢?赶紧的,上楼睡觉!”

    水也没喝,一把拉住陶桃就往楼上走。

    “你慢点儿,慢点儿!”

    陶桃也不敢挣脱,因为川儿爷拉她的手是受伤的那个。

    丫不会有自虐倾向吧!

    “你先放开,不然手又流血了,我又不会包扎,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陶桃都快急哭了,感觉着那手攥的越来越紧,就越跟着着急。

    “你听点儿话,不省的爷费事儿了?”

    川儿爷手松了松,不疼是假的,不过此刻的他特别需要一些刺痛来让他找回理智。

    心里的那个人,是别人无法替代的,也许当初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但他还是固执的觉得,那个离开的人,终有一天会回来。

    平时怎么玩儿都成,他都不觉得怎样,可今天为了一个见过两次面的女孩儿甘愿受伤,似乎有些过了。

    因为在那一刹那,他想的并不是寻求刺激来麻木自己,而是单纯的不想让这个小丫头受伤而已。

    一贯风流不羁的川儿爷,何时为了女人让自己受伤过?

    可当时这小丫头不顾自己的命批命护着他的劲儿,着实震撼到了。

    那水亮的眸子里,闪耀着坚定的光芒,那份赤子之心不是装出来的。

    “住这间吧!”

    川儿爷停下脚步,打开房门。

    那是一个很素净的房间,都是以淡蓝色为主色调的,温暖且雅致。

    虽然漂亮,却与这个奢华如宫殿般的欧式风格很不搭调。

    这样的一间单独辟出的房间,一定有它不同的意义。

    再联系这位爷整个晚上的反常行为,陶桃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房间的回忆塞的满满当当,她无法迈进去一步。

    “我还是住别的房间吧!”

    “让你住你就住!”

    聪明并不代表会有好的待遇,川儿爷这会儿脸色明显不悦。

    陶桃抿了抿嘴,迈了进去,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儿。

    关上门的一刹那,觉得自己刚刚一瞬的难过真的是脑袋发热了。

    虽然房间简单素雅,可里面的摆设一件一件的却都是精心设计过的,一切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不知道当初住在这里的人是谁,她又怎么舍得离开?

    铺的平整干净的床,床单上精致的花纹卷边儿看起来特别的梦幻。

    陶桃轻轻的抚摸着,她长这么大,从没有睡过这样漂亮,这样软的床。

    唇角勾起一抹苦涩,最终还是选择坐在了地上。

    这样童话般的房间,就连地毯都是那么的暖和,坐在地上都不会感觉到一丝的冰冷。

    这一个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却发现了,自己好像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模糊着,看不清楚,其实她知道,是自己不想看清楚。

    那不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一个只能是梦的梦,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

    咚——

    一声儿巨响,自房间外传来。

    陶桃急忙起身开门,楼道里一片安静。

    斜对面儿的房间门开着,应该是他的房间。

    他一个手不方便,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没多想,陶桃就赶紧跑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情景,让陶桃差点儿喷血。

    丫真变态,浴室竟然是纯玻璃的,连个浴帘都不挂的!

    高大健美的身躯,此时正一丝不挂的站立在哪儿,犹如出自雕刻大师的绝美之作,摆着一个撩人的pose。

    只是这完美的雕塑上裹着一堆一堆的泡沫。

    医生的话算是白费了,爷还是洗澡了。

    任性的男人!

    陶桃脸腾一下儿红的真成了桃儿了,急忙歪过头去。

    “你没事儿吧?”

    “腰闪了,不能动了!”

    男人声音因疼痛显得有点儿艰难,听着还真不像假的。

    “那个,你等一下儿哈!”

    平时再怎么大大咧咧的陶桃,此刻也慌乱的不行,眼前令人喷血的画面,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八成儿就会做出上前扑倒的行为。

    正巧,陶桃就是个普通人。

    低着头儿,瞅着自己脚尖儿,几乎是挪到浴室里的。

    进去直奔左边儿的柜子,因为她瞥见哪儿整齐的叠着很多浴巾。

    拿下一条,举在面前,将视线挡住,这才往男人的方向走去。

    恨不得埋到地上的脑袋,终于看见男人的脚了。

    计算了一下儿上下比例,私密的所在位置,将浴巾围了上去。

    绕了一圈儿,将浴巾一脚别了起来,才算敢抬起头来了。

    本来要长呼一口气的陶桃,刚出了半口,差点儿被自己的气儿给呛死。

    只见川儿爷脸不红心不跳的就任凭着那大大的浴巾围在了大腿根儿。

    “流氓!”

    “嘿!爷流氓?是你低估爷这黄金比例的身材了吧?再说,这是你弄的!”

    川儿爷耸耸肩,很是无辜的指了指下面。

    陶桃这会儿脸都恨不得烧起来了,一边儿羞愤,一边儿琢磨自个儿估么的这个高度也差的忒远了点儿。

    那刚刚自己猫着腰,伸着手去围的时候儿,脑袋对着的岂不正是……

    难道真是因为她,那个,那个才起了变化的?

    天啊,让她现在就直接昏死过去算了,这样狗血的镜头,竟然就华丽丽的发生了。

    “那个……你自己围一下儿,我扶你出去。”

    “我一个手怎么操作?”

    此话甚是有理,川儿爷得意的笑了笑,觉得自己这手伤的还是挺好的。

    “那你先解下来,先……先挡住!”

    陶桃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会儿的她已经不是满嘴冒荤笑话的她了,在这位被人看见**都面不改色的爷面前是彻底怂了。

    “挡哪儿啊?你又不是没看着,爷没收你票钱你就偷着乐吧!”

    “哎呀,你快点儿吧!”

    “男人最不喜欢听这句了!”

    “你!”

    “你来围,爷这儿冷着呢!”

    “你故意的吧?你的腰是不是压根儿没事儿啊?”

    心里一阵儿狐疑,索性,扬起了头。

    忽然想起对于变态来说,你越是惊恐,越是害怕,丫就越兴奋,倒不如坦然处之,看见就当没看见,反倒让丫觉得没什么趣味了。

    “爷是真疼!”

    这是及其诚恳,因为此刻下面儿被小丫头撩的胀疼胀疼的。

    噔噔噔——

    走上前,将挂在男人大腿根儿的浴巾果断的扯下来,重新给他围上。

    动作干净利索,不带一丝丝的羞涩。

    川儿爷勾唇一笑,这小丫头有点儿意思。

    前一秒还羞涩的跟要上花轿的大姑娘似的,这会儿俨然成了“见多识广”的女汉纸了。

    他是个病人……

    他身上有伤……

    不能和病人一般见识……

    陶桃自我催眠着。

    “试试能不能动!”

    又过去拿了一条毛巾。

    怎么着也得把爷身上的泡沫擦干净了才行。

    手法算不上温柔,可还是认真的将毛巾过了几遍水,把男人身上的泡沫擦去,又用干净毛巾再擦拭两遍,免得沐浴液黏在身上不舒服。

    川儿爷任凭小妞儿伺候着,最后,指着依旧昂扬的地界儿说道。

    “桃儿,这儿还没擦呢!”

    &nb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6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