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朝元 > 第六百五十六章 这个男人来自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宁月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比他们厉害,厉害的多,比武仙还要厉害,你刚才问我到底是不是武仙,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武仙……”

    言及此处,看着谢宁那复杂的神色,宁月停了停才jixu说道:“不过我的修为已经到是三化武圣了,以往我从未和你说过,但后来紫婴夫子来了,咱们镇里的人见识也都广了,你也知道三化武圣在武国是多么的强大,算得上是无敌了。<>

    宁月一口气说着,“如今一切明了,白龙镇的事情解决了,青云又这般有出息,他的性子定然坐不住,不会呆在白龙镇,如此最好不过,等他外出之后数月,咱们夫妇也可以悄然liqu,今后的生死也就听天由命,若是能活得更久一些,也能和你说的故事当中的侠侣一般,畅游天下。”听完宁月的话,谢宁闭着眼睛思虑了片刻,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满目坚定:“好,这许多年来,虽都是我在照顾你的身体,但大事都是你拿的主意,这次也是一般,仍旧听你的,不过你要答应我,若是仇人真个寻来了,那你要听我说说,我的家乡,我也要听听你过去的故事。”说到此处,谢宁忽然笑道:“当年我就觉着你是仙女来着,刚才听你说你那个时代,我觉着你的年岁应当比我大上许多了,不过我的家乡有很多仙女和人结为夫妻的传说,我都和你说过。牛郎织女啊,董永和七仙女啊……”宁月见夫君应允。心下也是轻松了不少,她若是不爱谢宁。是绝不会为了隐藏身份,而嫁给他的,所爱之人和自己心意相通,宁月当然gāoxing,当下dǎduàn谢宁的话道:“还有白蛇和许仙,这故事我最爱听,不过比起故事里的许仙,我家夫君要豪爽的多,即便不修武道。那气魄也远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生可比的。”谢宁听后,也是hāhā大笑,抓起一个馒头递给了宁月道:“那是,所谓生意气,也是能够指点江山的。”夫妇二人轻松的说笑着,似乎方才所说的那些个强过武仙的仇敌,将来的生死,早已经不是事情了,一轮皎洁的明月已然升在了高空。月光洒落在这武国东部边陲的小镇中,颇有一股质朴的美。就在这样的月光下,谢青云手掌翻飞,不断的为紫婴夫子疗伤。紫婴已经全然顾不得外物,心神凝结在自己的体内,身体的每一处毛孔。每一个血脉节点,龙脊之内的每一节脊骨上的每一寸筋都清晰的印在她的心头。她连多想一下,自己zhègè弟子的复元手的神奇的念头都没有了。只是感受着这样的奇妙,一股股的灵元不断的拍入她的体内,令她说不出的舒服。紫婴没有多余的念头,谢青云却是将妖灵的身体构造感悟了个透,虽是人形,但却和蛮兽有些相似,像是牛角二前辈的差不多,这让谢青云想起那兽王肴曾经提过,妖灵族和蛮兽族当是同一祖先,后来才分离开来,如今得到了印证,却是丝毫不假。时间在疗伤之中度过,飞快无比,最令谢青云惊讶的却是白饭,不过这等修为,竟可以打坐调息一刻不停,和自己一般一直修习到天蒙蒙亮,足见白饭在武道上的天赋。按说他如今的修为,只是liqi比寻常人打,能够斗战比武罢了,却仍旧需要睡觉吃饭,而且吃的要很多,却能够这般枯坐一夜修行,实在难得。又过了一个时辰,天色大亮的时候,谢青云彻底将紫婴师娘身体里的伤全都驱除殆尽,紫婴自也能感觉到谢青云的复元手施展完毕,而自己那些损坏的血脉、龙脊已经全然无恙,当谢青云不再以灵元运入她体内之后,紫婴自行将灵元沿着身体游走一遍,再无异样,当即笑出声来,高阶三变武师的修为彻底huifu,至少在这宁水郡中,她已经是最强之人了。她这一笑之后,才察觉白饭还在身旁,赶忙住了口,怕白饭发觉她也有一身的好本事,不过马上她就发现了白饭的异样,自己如此大笑,白饭却是毫无fǎnying,依然盘膝而坐。几乎同一时刻,谢青云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当即灵元探出,涌入白饭体内,这一查,顿觉大惊,白饭体内竟然生出屡屡先天之气,可这些先天之气却找不到出口,真四处乱撞,将白饭的血脉撞得断裂开来,若是再晚一些,怕是白饭就要因为血脉碎裂而一命呜呼了,谢青云当即以灵元一一将乱了的血脉重新对接起来,复元手也跟着连连拍击白饭的血脉节点,随后将他体内的先天之气一一导纳入他的元轮,若是换做其他医道武者,只能将这先天之气引纳而出,只有复元手才能做到在对方还只是个外劲武徒的时候,将先天之气导纳入对方的元轮暂时储存起来,这先天之气,对于准武者冲击武者的时候极有bāngzhu,提前帮白饭储入元轮,将来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紫婴看着谢青云轻松的为白饭疗伤,忍不住赞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白龙镇就有这许多天才,你zhègè元轮异化者就不用说了,这白饭竟能以外劲之身,硬是生出先天之气,虽然不可能这时候修至先天武徒,但足以表明他对自身气劲的纯熟,将来成为武者,对于武经心法的掌握也会远胜过其他人,虽比不过你,但若没有差错的话,在同境界中,当是战力最强的那一批了。”谢青云也是笑着点头道:“所以我爹说的故事中曾经有过一句话,老天有时候还是很公正的,兽潮毁了白龙镇,却给白龙镇带来了天才,只是我们这些天才的机运怕都是那些死去的乡邻们积累下来的,所以我将来修有所成,有能力了。一定会回来,将白龙镇打造成类似于灭兽营一般的世外桃源。不让这里的居民,乡邻再受到任何的侵害。”紫婴抿嘴一笑道:“灭兽营。那般厉害的地方,倾武国之力,方能建成,你小子志向倒是不小,不过说来也是,将来你要成为武仙了,想在武国护住一个白龙镇,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谢青云被师娘挤兑了,却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自鸣得意道:“那是自然,谁让我是天才中的天才呢。”对于谢青云的性子,紫婴自是早就领教过了,只给了他一个白眼,提醒他全力为白饭疗伤,谢青云这才不在说话。不长时间,白饭的先天之气已经全部导入元轮之中,血脉也都一一修复,他这才睁开了眼睛。面色有些迷茫的看了看谢青云,又看了看紫婴道:“夫子,师兄,怎么就天亮了。我觉着我才坐了一会儿啊。”谢青云扬起眉毛,道:“你小子,差点没命了……”这话一出。白饭也是大吃一惊道:“怎么可能?”谢青云这才将方才的事情说给他听,白饭恍然大悟。“我还以为我做了个噩梦,体内经脉错乱。后来不知道怎么着有一股温醇的劲气帮了我,原来是师兄你。”说着话,起身就要拱手dàoxiè,谢青云懒得理他,只丢下一句:“自家师xiongdi,客气个屁。”说着话,转而起身,对着仰卧榻上的柳姨、白逵和老王头,一人拍击了三下,这三人总算悠然醒来,这一醒来,只觉着精神无比,早在重罪牢狱中的伤痛全然不见,而且丝毫不觉着饥饿或是口渴,自然这些都是拜谢青云早先给他们服用的淬骨丹所致,这三人凭借着本能的意识,伸了伸拦腰,这才坐起身来,一抬眼就瞧见谢青云、紫婴夫子和白饭就在身前,那白逵第一个fǎnying过来,当下痛声道:“怎么,莫非这里是地狱,儿子,你也被裴家狗贼给杀了么?你娘呢,她已经投胎了吗?”那老王头看着谢青云打量了一会,只觉着眼熟,当下试探道:“青云,怎么你回来了,你也死了吗?”柳姨却是噗嗤一笑,道:“紫婴夫子也在,我知道紫婴夫子你一定没死,这几个家伙想死,就让他们死去。”柳姨到底是白龙镇平民中,见过世面最多的,刚醒来的时候也是有些迷糊,不过瞧见谢青云、白饭和紫婴三人笑盈盈的看着他们,自己又偷偷掐了一下大腿的肉,发觉痛得厉害,知道不是梦境,再看周围环境,正是白龙镇的堂之内,她对药材也是最为了解,身体无恙,当下就猜出应当是淬骨丹的功劳,这睡了许久,回到白龙镇,应当事情都解决了,这看到老王头和白逵两人的oyàng,自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这么一笑,老王头和白逵也一下子愣住了,随即听见白饭说道:“爹,你已经没事了,青云师兄救了你出来,裴家父子这对狗贼已经被捉拿归案,只是……”说到这里,神色又黯然了下来。谢青云则接话道:“白婶再也救不回来了,不过隐狼司答应了我,过几日对裴家父子处斩,我和白饭可以手刃仇人,若是白叔愿意也可以去,为白婶和孙捕头报仇雪恨!”话音才落,白逵就咬牙道:“我跟你去,只是白饭……”话还没说完,白饭就道:“我不怕,爹,我将来定会成为武者的,青云师兄都说了,我也是个武道天才,将来要屠戮荒兽,还要杀许多兽武者,如今有娘的血海深仇,杀个恶人,又有什么好犹豫的。”白逵一拍他的nǎodài,道:“你这孩子莫要胡言,你娘……”说到此处,话语也有些哽咽:“你娘也不会让你这么小就去杀人。”谢青云却道:“师父,你就放心吧,白饭的本事和心志我已经见过了,我以二变武师的修为向你保证,他杀仇人,杀恶人,丝毫不会对他有任何不好的影响,不信,你问问紫婴夫子,她的见识可是比咱们都多许多的。”白逵这时候也才看向谢青云,口中仍旧有些悲怆,道:“好小子,都这么高大了!”言及此处,似乎才fǎnying过来一般,瞪起了硕大的眼睛,连声说道:“青云,你……你方才说什么来着,你已经是武者了?还是二变武师?你不是没有元轮么,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ps:感谢susie5本月的第三张月票,感谢joexzc的月票,每到这时候,几个老友都出来砸月票了,花生也就躲在一旁偷偷乐,谢啦

  http://www.9xds.com/book/16337/628310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