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幻想无极限 > 第二章 凌空樱空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偏僻的北方小城,搬来一户四口之家。一对如诗如画的年轻夫妇,和他们一对粉雕玉琢的儿女。据说跟县长有亲戚关系,所以很快安家落户,搬家时来了不少大人物。

    那一对小夫妻,真俊呐:丈夫文质彬彬,一副学者模样;妻子天仙化人——就是外表年龄有点小。一句古语说得好:郎才女貌。

    那一对双胞胎太可爱了:男孩总是迷迷糊糊地不肯睁眼;而女孩似乎怕生,虽然瞪着大眼睛,但除了母亲,谁碰她,她都闹,就连父亲的面子都不给——她的“闹”不是嚎啕大哭,而是偏过脸伏在母亲怀里不理人。孩子他爸总被女儿弄得很尴尬,还好还有儿子这个心理慰藉,虽然不至于特别亲近,但是至少可以抱他跟人炫耀。

    两个孩子从来不哭。男孩如果想要拉撒,就会象征性地叫两声;女孩想呢?还是男孩叫两声。左邻右舍都说这两个孩子关系真好,男孩真聪明,云云。

    丈夫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工资不高不低;妻子,成为了一名家庭主妇。家庭条件只是一般,也没有什么富丽堂皇的家具,所以最开始的谣言也慢慢淡去,成为了不起眼的浪花。唯一的评语是:两夫妻和一对双胞胎的名字都很讲究好听——赵世杰,顾雾香。一双子女,哥哥叫赵凌空,妹妹叫赵樱空。

    不过渐渐又有一个谣言:那对小夫妻的宝贝儿子,是个哑巴。

    拥有了第二个名字赵凌空,区扬慢慢长大了。

    一个婴儿拥有16岁的智慧,会做些什么?早吐人言?健步如飞?——那还不被当成怪物。可让他学做一个真正的婴儿,又太为难了:16岁的孩子,没见过婴儿,谁还能记得婴儿时候自己是怎么做的吗?

    还好,这一世区扬还有一个孪生妹妹:赵樱空。只要向她看齐,就行了。

    吃饭,睡觉,拉撒……一切都是同时,使得两个孩子的母亲也轻松了不少。渐渐现两个孩子作息习惯都一样,也就更愿意把他们放到一起。两个小家伙也非常喜欢彼此:只要看到哥哥,樱空就会很安静;只要看到妹妹,凌空就会睁开他那一直半眯缝的眼睛。

    区扬也是相当喜欢这个新妹妹的。前世的他很孤独,如果有个妹妹在,他也不至于去修天道。其实重生后他本不想再忍受那种苦楚了,可是奇怪的是,自从重生那一刻起,他的《明心炼体诀》就开始自动运转;或者说,他的新身体自己寻找到了他脑中的功法,自行开始修炼。仙道修炼原本就是后天转先天,而区扬却是从一出生就开始修炼,真的是“打从娘肚子里就开始修炼了”,故此,随着身体的生长,他的修为也呈几何数级恐怖的增长,很快就到达前世的程度。

    所以小凌空总是饿得很快,食量也很大。妹妹只需要吃“半只馒头”就饱了,他必须得吃一只半——虽然拥有16岁灵魂,但前世除了走火入魔那不清晰的记忆,一心修炼的他没经历过什么男女之别,吃新妈妈的“馒头”倒也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反而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多久没有享受到母爱了?——不对,懂事以来,他根本就没感受到过!

    不过,两个孩子的父亲很不满:两个孩子占据了妻子的两个馒头也就罢了,反正妻子体质非常好,产量很足;可是这个儿子太能吃了!妻子多余的产量全都进到儿子的小肚子中。气得他用薄薄的胡须扎,轻轻地打屁股蛋儿,或是“好言相劝”(?),可这小子软硬不吃,反而是孩子他妈看不过去,屡屡训斥她的无良丈夫——气的年轻爸爸嘀咕真不该图那一时痛快,早早就生了这么个克制他的儿子。

    虽然新爸爸总是“虐待”自己,但区扬还是很喜欢他,被他抱着也不闹,只是眯着眼看他——不敢完全睁眼跟父母对视,否则他们会现,那眼神完全不像一个婴儿。

    不过妹妹樱空很有趣,只让妈妈抱不给爸爸抱,这倒也罢了;关键是看到爸爸抱哥哥也不乐意,伸出小手儿去抓哥哥凌空,吓的妈妈赶紧抱着女儿靠近丈夫;可小樱空抓住哥哥的手还不满足,硬要往外拽。

    区扬倒是先理解了妹妹的意思,怕父母不知道,如此会弄伤了她那稚嫩的手臂,所以也自己爬出父亲的怀抱,钻到了母亲那里。

    年轻的父母面面相觑:这双胞胎也太神了吧?难道他们还能理解彼此心里想什么不成?

    好了,这下“无良”的变成了一对夫妻,不断地做着各种“实验”,再联系两人的同行同止,终于确定了这对双胞胎真的有着某种感应。得到这个结论,小夫妻半是欣喜半是忧愁:欣喜的是孩子们以后省心,不会闹矛盾;忧愁的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现——拥有隐藏身份的他们可了解,儿女的这种本事若被家族或者国家现了,怕是免不了小白鼠的命运。可孩子们这么小又懂什么呢?只好做父母的辛苦一点,多多遮掩,讳莫如深。

    区扬是何等聪慧的人物?虽然见识不多,但是从父母的只言片语中也能想到他们用意;感激父母的回护之心之余,更是好奇与自己心有灵犀的妹妹。

    区扬知道:从出生开始,樱空就很喜欢自己。只要能看到哥哥,妹妹都很乖;总喜欢搂着哥哥的脖子睡觉,还要他也搂着自己——如此睡法是樱空最喜欢的,连母亲的怀抱都位于其后。区扬呢,也是用一个大哥哥的身份宠溺着这个跟自己同是婴儿的妹妹。

    父母欣慰之余又隐隐有了一丝担忧:现在关系就这么好了,童年少年也没什么,要是长大了怎么娶老婆嫁人啊?不过转念一想旋即释然——且不说这件事情真说不好,更何况儿女这才多大?他们还没稀罕够呢,怎么可能往外推。

    如此天伦之乐,持续了一年,终于有了微小的涟漪:

    女儿樱空牙牙学语,第一个学会的是“哥哥”,第二个是“妈妈”,第三个才是“爸爸”。虽然赵世杰有些不满,却也无可奈何;而且很快,两夫妻的注意力就被儿子引走了。

    他们的儿子赵凌空,不会说话。不管怎么逗弄他,小小子就是不开口,只是用迷糊的眼神看着他们——那怕叫人都是“啊啊”象征性的两声。

    原本以为儿子只是暂时的。可两岁了还这样,两个小夫妻着急了,带去小城医院检查,结论是声器官没有任何毛病,孩子健康得不能再健康了。

    小夫妻正商量着是不是去大医院,甚至求助家族力量时,正坐在床上跟儿子凌空玩的女儿樱空开口了:“不要让哥哥说话了,哥哥不想说话。”双胞胎的父母吓住了:这可是一个两岁的婴儿完整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啊!——普通婴儿这时候即便能说话了,也顶多是简单的词语,还要父母去猜测。

    赵世杰最先反应过来,问女儿:“樱空,你怎么知道哥哥不想说话呢?”

    “知道?”樱空转了转眼珠,好像是在疑惑。两夫妻面面相觑,最终还是顾雾香反应过来:“女儿不懂‘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问女儿:“哥哥跟你说,我不想说话吗?”

    这下小樱空听懂了,点点小脑袋,同时将小手放在凌空的左心口:“这里说的,樱空听到的。”

    小夫妻虽然不能理解,但也将信将疑,毕竟这两个孩子特异的地方不多,可心灵感应这种东西绝对不平常。既然女儿这么说了,那就这么耗着吧。不过私下里,小夫妻还是请教了一下家族长辈儿子为什么不说话,不过还是隐瞒了儿女之间的“特异功能”——不过也没有得到好的答案,干脆就听女儿的了。

    好在两个孩子太健康了,哪怕光着肚皮睡觉都不感冒。凌空从床上摔下都仿佛没事似的,扶着床沿站起来,如此就学会了站立,行走,还懂得事后去拉着妹妹站立行走!如果不是无意中现,根本不晓得这一幕和下一幕——两兄妹其中一个掉下床后,床上留下的另一个还懂得去拉一把床下的!

    “老公,我感觉,我们的孩子会成为很了不得的人物。”门后,顾雾香如是说。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种。”赵世杰如是答。

    “那是我生出来的。”小妈妈很骄傲。

    “没我你也生不出来呀。”无良爸爸洋洋自得。

    今生的区扬很幸福:有疼爱自己的父母——虽然很年轻,母亲看上去比自己前世也大不了多少;有贴心的小妹——虽然还是婴儿,但无疑以后会非常乖巧。按理说他没理由不会去用心享受这一切。可是……

    前生的记忆没这么容易遗忘,重生的经历更令他有着不真实感,就算他想要遗忘前世的一切,但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的《明心炼体诀》也无时无刻地提醒着他。所以,他叫不出“爸爸妈妈”这四个字。

    不过他能叫出“妹妹”“小妹”,或者是“樱空”。为了不令父母感到伤心,他也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贴在妹妹耳边轻轻叫着她,联系着声——不然他真怕自己忘记了说话。

    被《心体诀》极大强化的身体和灵觉,使得区扬四年都没有在妹妹之外的人面前暴露自己会说话的秘密;而妹妹赵樱空也懂得哥哥还不想跟别人说话,也就连父母都不告诉。

    所以,在邻里街坊中,赵凌空成了很有名的小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