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九界仙尊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对峙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刻,神洛峰上已是厮杀成片,兵刃交撞之声不绝于耳,半空中法宝飞剑绚丽夺目,半个时辰前,七国的高手便攻进来了,而神鼎十八外门的高手也召集了过来,不过眼下七国高手略占优势。

    “诸位今夜突袭我神鼎,可是想清楚了……”人群里,一名黑衣男子眼神冰冷,话末一掌拍出,立时便将两个门派高手震为了一片血雾,此人正是神武。

    “你们这百年来丧尽天良!已是人神共愤!杀!”

    七国修者士气高昂,冲杀之声响彻整座山峰,就在这时,一名红衣女子忽然从远处飞了过来,落至神武身旁,低声道:“神武大人,幽泉峰师兄妹二人刚才传来讯息,那些人逃出来了,现在已经到了鬼哭崖,通知天罡长老吧……”

    神武眼神越发变得寒冷,手指一捏,沉声喝道:“撤!”

    众神鼎高手听令,立即往山峰上撤去,而神武双手不断结印,半天空中忽然斩落下来两道千丈剑芒,乃是神鼎的护山剑阵,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十几个离得近的七国高手直接灰飞烟灭,而山路,也被切断了。

    如此稍稍抵挡片刻,神武立即领着人往鬼哭崖那边方向去了,这边只能交给神鼎的其余长老了。

    而鬼哭崖那边的正是萧尘等人,神鼎的高手遇见他们,此刻早已是溃不成军,神武赶至后,直接双臂一运力,将远处两座山头冲飞了过去。

    “轰轰!”两声巨响,萧尘双掌齐推,将两座山头震碎,但身体却不断往后退去,这神武的功力,怕是要稍胜他一筹。

    素怜月身形一动将他扶住,随即向神武看去,淡淡一笑:“不愧是神武大人,我们这边这么多人,你竟然敢独身前来。”

    神武此人非同一般,即便此刻面对几十个顶尖高手,仍然处变不惊,淡淡的看着对面几十个人:“诸位未经同意,擅自离开幽泉谷,若是神尊大人知晓了,恐怕会生气,还是请回吧……”说完,手臂微微一抬,这意思竟是要众人自行回去。

    “哈哈!”一名老者仰头一笑:“无知小儿,好生狂妄!”话末身形如电,一掌向神武攻了过去,恐怖的玄力,霎时间令得山坡上飞沙走石,几棵大树直接被掀飞了出去。

    “砰!”一声疾响,却是神武手臂微微一抬,瞬间凝出了一道黑色的结界,竟而轻易抵挡了老者这一掌。

    “你!”那老者微微一惊,不待反应过来,神武手掌一推,一股玄力登时如黄河奔泻,势不可挡,轰隆一声,直接将他震得倒飞了回去。

    百年时间已过,物换星移,如神武、夜沧溟、朱雀使这样的后辈,当年或许不能与老一辈的争锋,但此时此刻早已今非昔比,丝毫不逊老一辈的人物。

    素怜月眼神一冷,正待行动,萧尘伸手将她一拦,此刻这里这么多老一辈的,根本无须他们二人出手。

    “好本事!”九重楼的风凌子冷冷一拂衣袖:“那便接风某一记翻天掌!”话末手掌一抬,登时山摇地动,一道巨大的掌印直朝神武盖去。

    这乃是地仙之力,掌力尚未至,不远处许多神鼎的高手已经快要窒息了,孟婆婆也身形一动,犹如一道魅影冲上前,手中拐杖一扫:“千煞婆娑!”

    刹那间,数十道玄青色的光芒直朝神武袭去,这两人的联手岂是等闲,神武全身真元一催,竭尽全力抵挡,然而依旧被两人的玄力震飞了出去。

    余力激荡出去,兀自震人心神,风凌子落回地面,衣袖一拂,冷冷道:“如何!让是不让!”

    这时,远处有几个神鼎的长老赶来了,瞬间飞至神武身旁,压低声音道:“他们已攻上神鬼峰,紫穹长老传讯让你速速过去!务必撑到他们几位出关。”

    神武眼神一冷,冷冷看着萧尘等人,手指一捏,瞬间又往神鬼峰的方向折回去了,这边剩下的神鼎高手也断不敢留下,立即跟了上去。

    萧尘望着几人离去的方向,缓缓道:“应是太玄前辈他们到了。”

    “我们现在过去汇合吗?”孟婆婆走上前,问道。

    萧尘抬头向东边看了看,此时天将明,说道:“恩,时候差不多了。”

    众人立即又往神鬼峰而去,到达时又与神鼎的人一番周旋,天终于亮了,只见神鬼峰上,密密麻麻全是神鼎的人,而远处,或是空地,或是飞云石上,则站满了七国的修者。

    这一次,当然是北诏国拿出七国烽火令,号令天下群雄,而更重要的是,之前萧尘让被关的各位前辈传回去灵讯,如此才有这般大的号召力。

    “太玄祖!”风凌子和孟婆婆看见了远处飞云石上面的太玄帝,神色间立时变得异常激动,而其他被关之人,也认出了百年前的同门师兄弟,立即飞了过去。

    这一来,七国的声势比之前更加浩大了,光是地仙,便有十来个,而在更远的地方,萧尘看见了羽逸风等人,还有萧宁跟古风,以及万仙盟的朱雀使,还有紫境许多老一辈的人物,全是为调查噬魂妖花而来,也同时是为神鼎而来。

    “死小子!我看见死小子了!他怎么跟那妖女在一块!”芝峦站在羽逸风肩膀上,不停朝萧尘这边挥舞着爪子:“死小子!看见本大仙没有!我在这里!”

    萧尘摇头一笑,将目光收了回来,又向神鼎那边看去,此刻神鼎大多人都在颤栗着,毕竟是这么多地仙,还有无数修真前辈堵到他们家门口来了,光是这强大的气息,便令人喘不过气来了。

    “那么诸位,是一定要与我神鼎为敌了?”神鼎众多人里面,唯独神武此刻临危不乱,眼神依旧冰冷,这里,也就只有他的身份最高。

    风凌子冷冷道:“还是尽快让你们神尊出来吧,这里,恐怕你做不了主。”

    “放屁!神尊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么!”一名黑衣男子立即冷冷喝道。

    孟婆婆冷冷一笑:“怎么?莫非你们那神尊是个假的不成?不然,怎么不敢出来见人?若再不出来,休怪今日我等将你神鼎夷为平鼎!”

    之前七国的修者早已计议完毕,此一战并非真正要与神鼎开战,而是要揪出控制神鼎的那个魔族之人,倘若率先与神鼎七大天罡长老开战,那么双方都会损失惨重,今日之举,便是一败涂地,所以,今日不可能与七大天罡长老开战,而是要逼傀儡神尊现身,让神鼎的人明白,他们这百年来都被骗了。

    “呵呵,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另一边,忽然走出来一个红衣男子,手里还挟持着一个红衣女子。

    “天天!”北诏国那边,玄天掌门立时脸色一变,旁边凤满楼亦是脸色一变:“姐!”

    “若想她活命,立刻退离神鬼峰!”挟持着凤九天的红衣男子,竟是司空夜,看样子,那晚丹鼎阁的二位长老失手了。

    再说凤九天,那天夜里,她在九重楼外面听见了要去查神鼎,她不想事事都输给萧尘,后来便一个人胆大包天潜入了神鼎,自以为充分准备,殊不知,萧尘和素怜月无数次潜入换来的经验,岂是她能比的?结果可想而知,当天晚上就直接被神武察觉气息给擒住了。

    “我再说一遍!若想她活命,立刻退离!”司空夜扼住凤九天喉咙,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凤满楼双眼一瞪:“你敢伤她分毫,我必将你千刀万剐!”

    “是么?嘿嘿!”司空夜冷笑一声,一拳捶在凤九天小腹上,凤九天全身功力被封,焉能承受如此歹毒的一拳,一口鲜血便涌了出来。

    “姐!”凤满楼目眦欲裂,立即便想冲过去,旁边太玄帝神色冷静,伸手将他一拦:“不可轻举妄动。”

    “太玄帝!一定要救下天天!”一旁的玄天掌门见司空夜出手狠辣,这时也慌了,但是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现在根本不能动一下,动一下,凤九天就没命了。

    太玄帝依然镇定自若,随即向萧尘传去一道神念:“萧小友,帮个忙。”

    萧尘目光淡然,向司空夜看去,淡淡道:“放了她,你能活,话,我只说一遍。”

    “嘿嘿!那你就来试试!看你的速度快,还是我的速度快!”司空夜瞪着萧尘,全然一副不怕死的模样,一只手扼住凤九天喉咙,一只手按在她头顶上,只须稍稍一用力,立时便让凤九天香消玉殒。

    萧尘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了,正待行动,旁边孟婆婆一下子将他肩膀按住了,示意不可冒此大险,随后向司空夜看去,冷笑道:“鼎鼎大名的神鼎,如今竟沦落到需要以一个女娃为挟的地步么?”

    司空夜目光狠厉,喝道:“老太婆!闭嘴!没你说话的份!我再说一遍,立刻退离,否则我现在就杀了……”

    “噢!”

    司空夜话未说完,人群里忽然发出一阵惊呼,却是他最后一个“她”字尚未说出口,人头便瞬间飞了出去,素怜月一惊,下意识的向萧尘看了去,萧尘摇摇头,示意不是他出的手。

    方才所有人都没能看清发生了何事,只见着两道光芒从司空夜身旁掠过,一道黑,一道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