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侦探推理 > 超级侦探先生 > 第553章 囚徒困境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林雷在前,乔嫣在后,两人走过一条不算太长,但是却相当昏暗的通道后,前面光线渐渐好转,继而强烈了起来。

    再转过一个拐角之后,一扇门赫然出现在林雷眼前。

    这门并不严实,而且只是虚掩着而已,光线别是从门缝里透出来的,很明显门后应该是一间灯火辉煌的屋子。

    林雷在虚掩着的门前略略停顿了数秒,而后便推开了房门——

    吱呀一声过后,林雷看见了两个人:

    卡仑师长和金先生。

    两人一个在林雷的左手边,另一个在林雷的右手边,似乎也是刚刚进入房间——没错,在他们身后,竟然也各自有一扇房门。

    “咦——”林雷身后的乔嫣低呼了一声,似乎有些诧异。

    也只短短几秒之后,乔嫣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看来这两人是从其它通道来到此处,大家几乎是前后脚进入这个房间。

    也就是说,虽然卡仑师长和金先生在林雷之前和高德先生谈话,但他们应该是走的其他通道。

    卡仑师长最先进去谈话,那么他走的那条通道肯定是最远的,其次是金先生,而林雷和乔嫣自己走的通道最短。

    高德先生这么做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了——虽然进入之前大家先后进入房间与高德先生谈话,但最终大家几乎同时进入这个房间,那么事情就变得很有趣了……

    不管是谁,都无法提前与某人沟通,达成什么共识之类!

    简单而言,比林雷先见高德先生的卡仑师长,不能提前与金先生通过密谋,达成干掉林雷的共识。

    同样,林雷也不可能有机会单独与卡仑师长或者金先生谈话。

    按照高德先生的说法,四个人当中必须死一个!

    那么——会死的那个倒霉蛋,是谁?!

    甚至而言,到底是谁先见高德先生,那可真就不一定了。

    卡仑师长和金先生进入书柜机关门之后,里面发生了什么,谁都不清楚。

    林雷进入那里之后,直接便是一个房间。

    然而谁又能保证,卡仑师长遇见的不是一个通道呢?

    没准最后见高德先生的,就是卡仑师长也不一定!毕竟这里的建筑修得机关重重,到处都是暗门,完全就像一个庞大的迷宫!

    ……

    房间里的四个人没有傻子,他们各自琢磨了一下,似乎也都明白了这一切。

    卡仑师长看了看林雷,又瞥了一眼金先生,干咳了一嗓子,有些隐晦地说道:“咳咳——我似乎嗅到了一丝不详的味道,死亡的味道。”

    金先生眼神犀利,很快便接了一句:“这味道并不算强,应该不会死很多人……”

    林雷微微一笑,心知这两人是在试探彼此,于是淡淡地说道:“行了,看来大伙儿逃出生天的条件都一样——在明天早上之前,我们四个人当中,必须有一具尸体。”

    这话一落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高德先生应该对每个人说得都一样。

    从概率上来讲,每一个人都有75%活命的机会,这个几率虽然不算太大,但显然也不小了。

    一切的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谁死呢?

    然而现场的气氛很快又沉闷了起来,谁也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说什么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过早将想法暴露给其他人知道,并不是智者所为。

    大家所面临的,是一个标准的所谓“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广泛存在于现实生活当中,属于标准的博弈论范畴。

    大意是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实,二者都判刑八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

    说白了,也就是在不能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大家谁也信不过谁。

    大家根本不去奢求最好的结果,而是直接宁愿选择比较坏的结果,避免最坏的那个结果出现——最坏的结果,自然就是自己信任对方,而又被对方出卖……

    现在这种情况,与谁合作呢?

    肯定谁也不能相信!

    只能靠自己。

    ……

    气氛依然紧张,沉闷。

    良久之后,林雷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颗口香糖,慢慢地嚼了起来。

    林雷的这个动作让大家紧绷的神经略略松弛了一些,片刻之后,卡仑师长皱眉说道:“林先生,现在到明天早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有没有可能从这里逃出去呢?”

    站在远处的金先生也将目光投向了林雷,但脸上却半点表情也没有。

    林雷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摇了摇头:“至少目前没有任何可能。”

    正如林雷所言,如果大家对这里的建筑比较熟悉,亦或者能弄到建筑图纸之类,那还有可能逃出生天。

    然而现在所有人都是两眼一抹黑,甚至连这间房子隔壁到底是什么情况,也没人知道,所谓的逃,又该怎么逃?

    “卡仑师长,你似乎想多了……”一直没说话的金先生,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

    卡仑师长也笑了,一点儿也不以为意:“我也是随口一说罢了,大家总不能一直这么僵着——”

    以高德先生处心积虑搞了这么一出的情况下,想逃跑那简直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不管是林雷、卡仑师长、还是金先生,都不是谁想请就能请来的……

    “其实问题也很简单直接,只要死一个人其他人都能活,关键是谁来做这个倒霉蛋呢?呵呵——”

    卡仑师长继续一边笑着,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好像这一切与他无关,死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是他一样。

    林雷凑了一眼一直冷着脸的金先生,又看了看卡仑师长,最后收回了目光。

    林雷眼睛微眯着,笑着指了指其中一个人,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高德先生要的那件东西,应该是在你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