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龙纹特种兵 > 第99章 离家秘术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剑术是谁教的?杨锋自己也不知道,自从得到这三把剑后,他就在钻研这三把剑的路数,一开始他只能一把把的使用,但是在经过了数千次的实战后,他才悟出了此刻的剑术。

    虽然四脚爬伏在地的样子状若恶犬,但是被老头子称为龙牙、龙爪和龙尾的三柄剑到了杨锋手里却没有落寞,反倒是靠着这怪异的剑法杨锋一次次的化险为夷。

    如果让离长老知道这是杨锋自己悟出来的话,他基本上就能确定杨锋就是那个家族的血脉,这狩龙剑术可不是一般人能悟出来的。

    而寻常人得了这三把剑也只会让剑蒙尘,毕竟谁都不会去想应该如何同时驾驭三把剑,这三把剑形状不一但是名字却起的颇有深意。

    三把剑也不是为了应付不同的场合才被打造出来的,这一套剑的称呼就是龙刃,用法也就是三把剑合并在一起,少了哪一把都不能被称之为龙刃。

    看杨锋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这三把剑的来历,但是杨锋却使了一套和当初离长老所见的一模一样的剑术,那个家族中的人各个都是用这样的架势挥动武器的。

    在和杨锋对上的时候,离长老并没有缅怀,他有的只是恐惧,在那时他四十岁出头,正是壮年气势最盛的时候,但是在那场战役里他被这套剑术打的体无完肤。

    甚至到现在他还是没找到破解之法,如果只是运用惯性来挥动武器的话这套剑术还是有着很多缺点的,但是使用这套剑术的人是修者,那就不一样了。

    三把剑都能作为气的载体,从而让用剑的人在空中也能自由移动,再加上剑气的辅助,这套一旦舞起来就能永无休止的剑术完全就没有破解之法。

    除非离长老能在此刻突破天级,调动大自然中的气压垮杨锋,否则他没有一点的胜算。

    杨锋依旧冷冷的盯着自己,离长老的心里都有些发虚了,离家本来练的就不是体,此刻还对上个用剑的高手,离长老是吃亏了。

    好在杨锋也并没有完全起杀心,他到现在还在想着调解,能让四大世家自愿的解散,杨锋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所以他不想交恶。

    “离长老,真的没得商量了吗?我相信你也不会仅仅是为了离序被羞辱了而来杀我的?”杨锋带着三分笑意说道,虽然他一心想要调节气氛但是离长老显然没那个心。

    “不,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不,你一定要死,不能留下你!”离长老越说越激动,一想到和一个才刚刚二十岁的青年打的不相上下,他就觉得这个人前途无量。

    要是换在以前,离家绝对是抛出橄榄枝要收纳进自己家族,但杨锋是那个家族的人就另当别论了,这些年离长老都生活在自己的恶梦中,始终没有摆脱那个家族的阴影。

    看着离长老状若疯癫的态度,杨锋无奈的摇了摇头,今天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要想解开也没有那么的容易。

    杨锋想不明白为什么离长老铁了心的要杀自己,但是既然对方已经展露出了杀意,杨锋也没有必要再想办法调停了。

    离长老拿起了骨笛开始幽幽的吹奏了起来,杨锋见识不妙便再次开始了杀伐,借着龙尾巨大的重量作为牵引,杨锋很快的就接近了离长老。

    龙爪龙牙齐齐的挥舞而出,离长老却像是疯了一般死命的吹奏这手里的骨笛,不是致命伤他都没有躲避的意思,只是在吹奏骨笛。

    几道剑气向着离长老奔去,而离长老此刻似乎就是像失心疯了一样,不管不顾的吹奏这骨笛,除非是致命伤,否则他就一直专注在演奏上。

    他吹奏出的曲子悠远而又绵长,好听的宛如天籁之音,但是让听到曲子的杨锋来评论,他所听到的声音宛如魔音入魂一般。

    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脑袋也是越来越迷糊,这还是离家的催眠术,只是和用眼神给暗示的初级催眠不同,这骨笛所发出的声音便是用离家秘术所吹奏出来的。

    而且离长老这次发动的便是秘术里的禁术,一旦吹响就不能停止,否则施术者则会被困在自己的梦境中永远的睡去。

    禁术发动成功,那便是被催眠者沉入梦境中,而且就算敌人中了这招,施术者也必须不停的用离家的秘术吹奏下去,否则中招的人会在顷刻间就醒来。

    原本这招只会在拷问时才被当做杀手锏使用,根本是不能用在战斗中的,但是离长老为了封住杨锋的行动,他也只能顶着杨锋疯狂的攻击吹响骨笛。

    而杨锋一旦被控制之后,隐藏在暗处的离序就会像事先安排好的那样给杨锋最后一击,当离序知道长老要用禁术和他联手解决杨锋时,离序依旧觉得长老有些小题大做。

    可是在一旁观战了许久的离序再也没了先前的轻视,对付杨锋就是要不择手段,就凭借着他刚刚那怪异的剑招,离序觉得换了自己上可能已经早就死无全尸了。

    杨锋依旧没有停止攻击的势头,虽说身体越来越沉重,可离长老的身上现在也全身是伤了,就在杨锋跃至半空时,杨锋忽然看到他的眼中漏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精光。

    顺着他的眼神看去,离序不知何时已经从山洞内走了出来,而在他的肩膀上,赫然还扛着薛清雪。

    没有理会离长老,杨锋下意识的摆动龙尾朝着离序劈砍而去,沉重的剑刃没有一丝偏差的砸在了离序的腰上,可是发出叫声的却是薛清雪。

    再仔细看时,杨锋被自己所看到的一幕给惊呆了,他刚刚的那一剑竟然是奔着薛清雪去的,先前他还说了要守护的女人竟然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这一点让他不能接受,以至于让他忘记了这整件事的合理性,且不提离序是怎么从他的眼皮子低下溜进去的,就单说杨锋这么多年的经验,有可能错手杀了薛清雪么?

    杨锋中招了,在幻境中他抱着薛清雪的尸体哭的伤心欲绝,但是在外人看来,杨锋不过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序儿!还不动手!”离长老朝着黑暗中呼唤了一声,随即变了个调子继续吹起了骨笛。

    而离序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着地上如同睡着了一般毫无防备的杨锋,他的嘴角咧了咧,摸着被杨锋打肿的脸,心中忽然涌现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杀意。

    “杨锋,哼,我说了,你会落在我手里的。”离序冷笑到,抬手就挥动这匕首要朝杨锋的心口捅去。

    可就在他抬起手的同时,一双冰凉柔软的手忽然搭在了他的手腕上,是薛清雪的,从刚开始她就一直在观战,虽然不知道杨锋为什么空挥一剑就睡着了,但是她决不能看着杨锋死。

    “是你,贱人!”离序又惊又怒,看清了来人是薛清雪后差点就暴走了。

    啪的一声脆响响起,薛清雪的巴掌精准的扇在了离序的脸上,从很早以前她就想这么干了。

    当离长老看到薛清雪这个变数后,心头猛的一颤,要是放在平常,离序对付薛清雪那是手到擒来,但是离序在几天前被杨锋打成了重伤,现在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离长老没想到自己不惜一切发动了禁术,可到头来他和杨锋之间的生死竟然要让两个小辈来做决定。...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