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嫁给鳏夫 > 5.5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夜色幽静,带着几分青草气息的风,拂过山间一栋精巧别致的竹屋。

    竹帘随风掀动,屋檐下一串瓷铃铛摇曳起细碎的清响,几只停歇在屋顶上的雀鸟惊起,扑闪着翅膀飞向竹林深处。

    竹屋内,云皮纸制的灯盏外罩,笼住一室朦胧。临窗处,花梨木矮几上随意放着一套仿汝瓷茶具。

    天青釉压手杯里浸润着清亮的茶汤,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托着,送到微启的薄唇边。

    手的主人此刻正坐在一方蒲草垫上,身体斜依着矮几,姿态很随意,目色却很凝重。看着前面躬身回话的老妇,他慢慢吐出几个字——“曲嬷嬷,这叫骗婚。”

    曲嬷嬷淡淡一笑,道:“老奴何曾有过辰轩少爷说的这种行径?”

    辰轩眼眸轻动,“才二十两银子加两箱杂物就算作聘礼了?我们范家何时这般吝啬了”

    知道他这是故意挑毛病,让自己打退堂鼓,曲嬷嬷早就做好了准备,从容道:“老奴想,咱们初来乍到,还是入乡随俗好。二十两银子加上两箱重物,已是整个青釉镇数一数二的聘礼,若真是按范家的规矩,用两封银子做压箱礼,再抬够九箱开门礼,只怕整个村镇的人都要出来围观了。老奴心知辰轩少爷不喜热闹,自然不敢闹出这么大动静。若是觉得委屈了这位姑娘,回覃州时,老爷夫人必会给新妇一封大红包。”

    辰轩收紧了下颌,心道,嬷嬷果然有备而来,连回覃州都提到了,便道:“撒谎的行径,也属骗婚。曲嬷嬷可有将范家情况和我的情况如实相告?”

    暗影中的曲嬷嬷抬起了头,坚定道:“老奴未曾撒谎,自然如实相告。”

    她遣媒婆悄悄上山来看过辰轩少爷,虽然只是暗中相看,好歹是让媒婆知道少爷确实是清风朗月般的人物,保的是明媒。她对乔家小姑娘说出的话,也绝不是虚言。

    父母在覃州府做生意,小伙子一个人在大瓷山,做的是修补瓷器的行当,之前成过一次亲……这些通通不是作假。

    只是,她虽口上信誓旦旦,心里却承认自己当然是有所隐瞒的。

    虽然看重了这位姑娘的人品相貌,但曲嬷嬷素来谨慎,不愿在这个的时候就暴露出范家的富贵。一来范家家大业大,若被乔家知道,难免立时生出攀附之心;二来,乔家若顺着覃州富户的名号去打听,难免要知道七年前那桩事情的风言风语,这对辰轩少爷极为不利。

    辰轩少爷来青釉镇不过数月,并没有清楚他身份的人,曲嬷嬷言辞恳切之下,连媒婆也被她糊弄过去了。

    所隐瞒之事当然有如实相告的一天,但那必是在夫妻二人琴瑟和谐之后。曲嬷嬷承认自己自私,但为了辰轩少爷的终生大事,为了老爷夫人多年的期盼,她不得不做一次坏人。

    辰轩放下压手杯,几案上发出一声轻响,掩盖住他更为不可闻的叹息,他坐正身子,眼光不再看曲嬷嬷,而是飘向灯盏下,自己在地上投出的孤寂阴影。

    “虽然没有撒谎,但该说的必没有全说。”

    他肯定地说出怀疑,果然曲嬷嬷的面上有了几分尴尬,却转而笑道:“这说媒之事自没有和盘托出的道理,乔家的情况,我们同样也没有十分的了解。只要双方身体康健,品行端正,身家清白,其余的事情都不重要,留得几分细枝末节,婚后慢慢了解不迟。”

    辰轩紧抿着唇,墨色的眉蹙起,原本的疏朗之气里便有了三分凌厉。

    “退婚。”他只说出两个字,不想再过多言辞。

    曲嬷嬷顿觉如雷轰顶,可她毕竟经验老道,浑浊的老眼一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呜咽着絮语起来。

    “辰轩少爷非要如此,老奴没有面目回覃州见老爷夫人,老奴有负所托,老奴罪该万死。就让老奴一头撞死在这里吧,葬在这青山绿水间,一直陪伴着辰轩少爷,免得您孑然一身,让老爷夫人此生难以安心。”

    她说罢,用手帕遮在眼底,一双眼睛望着四周打转,瞧见那木柱太粗,竹墙太硬,只有那蚕丝素色楠木屏风较为稳妥,便起身使劲撞了上去,口中大呼一声:“老奴去也!”

    辰轩一惊,赶忙起身,几步靠近,将曲嬷嬷的袖子拽住。

    曲嬷嬷势已收住,却不甘心,硬是把脖子一伸,头便贴近那薄如蝉翼的蚕丝面。面上恰好被她的一根簪子扎破,整个屏风无力还击地应声而倒。

    看着如美人破相的屏风,辰轩心中苦不堪言,这屏风看着素净,其实做工复杂,还是祖父留下的物件,他向来万分珍重。

    曲嬷嬷却未意识到这些,又一头栽倒在地上,轻拽着辰轩的衣角,再度哽咽。

    “老奴自作主张,请辰轩少爷责罚。”

    看着她凄然的样子,辰轩眼中蕴藏的怒气不再,温声道:“曲嬷嬷,您快起身吧。您是母亲的乳母,又从小看我长大,我怎会责罚于您。”

    曲嬷嬷吸了口气,决然道:“辰轩少爷若坚持退婚,老奴断不敢起身。”

    辰轩只好也坐到地上,耐心与她道:“嬷嬷,我早就决定此生一个人度过,您又何苦一定要塞一个陌生人到这段只容一个人走的路里来?这对那个姑娘来说,也不公平。如果不是您上门提亲,她也许就可以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丈夫。嬷嬷也是女子,怎就不能为这可怜的姑娘考虑一下。”

    曲嬷嬷垂泪看着辰轩,这次是真的伤心。

    辰轩少爷从小就是个心善的人,虽则遭遇了变故,如今还是那样替别人着想。可是她怎么忍心看着他就这么孤苦伶仃地过下去。

    她被老爷夫人派遣到这个深山里照顾他,临行前得了嘱咐,若是有合适的姑娘,立马劝辰轩少爷就地成亲,不必先告知家里。都多少年了,宁愿草率些,也不能任由他拖下去。

    穷乡僻壤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好人家,可既然辰轩少爷愿意待在这里,自然要好好给他物色。老爷夫人说了,只要是身家清白,品行端正的姑娘,不介意门第。

    所以,在曲嬷嬷暗中发现辰轩少爷连日下山是为了光顾那个补瓷小摊时,她就起了心思。在曲嬷嬷的印象里,从七年前开始,辰轩少爷就是现在这副不爱笑也不爱说活的样子。这些年家中让他相看的女子,他从没有主动搭理过任何一个,甚至不会多看她们一眼。他很礼貌,却更让人觉得疏远。

    可是对待补瓷摊上的那位美貌姑娘,仿佛有些不同。

    辰轩少爷自己就会补瓷,为什么还接二连三去找那个颤巍巍的老头补瓷?那个姑娘被火红的锔钉烫伤了手,少爷立马就解开自己的水壶给她冲手,还让她快些去医馆上药。那是曲嬷嬷第一次见到辰轩少爷如此关心一个女子。

    这些发现足够让曲嬷嬷惊喜,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她立马着手调查了这位姑娘。

    姑娘姓乔,闺名没有打听到,只晓得水竹村的人都唤她阿薇,还没有许人家。父母早年遭逢意外亡故,如今和爷爷,弟弟相依为命。父亲当年是个秀才,在当地甚有名望,如果没有遇到意外,或许这姑娘现在是官家小姐也说不准。

    如今虽是寒门,好在能够得上老爷夫人定下的标准。难得还是个娇滴滴的美人胚子,家世虽不足道,论相貌还是配得过辰轩少爷。

    曲嬷嬷又亲自上了一次小瓷山,追到那位阿薇姑娘当面察看,见她温柔心善,还对自己提到的人有几分兴趣,曲嬷嬷喜不自胜。

    可当曲嬷嬷把说亲的事情向辰轩少爷提出,他却冷然反对。

    辰轩少爷说,自己去那个摊子纯粹就是为了补瓷,对那位姑娘的关心也只是普通善意,一切只是曲嬷嬷一厢情愿的臆想。并且对她跟踪自己,打听他人的行为感到不满,委婉地提出了让她回覃州去。

    曲嬷嬷却哪里甘心,她就算要回去,那也得是能给老爷夫人交差的时候。所以,她一定要在辰轩少爷彻底忍不住要赶她走前,办好这门亲事。

    她私下行事,惹了辰轩少爷不满,但又知道他素来心软,只得倚老卖老一次。

    这会儿,曲嬷嬷抹了把眼泪,看着辰轩认真道:“老奴曾为女子,自然知道女子所想,那姑娘过门,辰轩少爷断然不会亏待了她,老奴还替她担心什么?辰轩少爷不妨先相处一番,那姑娘看起来倒是个讨人喜欢的性子。”

    辰轩扶着曲嬷嬷起身,又道:“您明知道我不会和她如何相处,来了也只能休去,何不现在退婚,也免得往后伤了人家名声。”

    曲嬷嬷急道:“那怎么成?现在退婚就足以伤了人家名声,这种小地方,她要再嫁,是不可能了。”

    辰轩深吸口气,双目黯然,竟觉得事情走到这步实在有些两难,娶与不娶都会害了人家。偏偏眼前的嬷嬷又是用关爱的名义做下这些事,人已是老迈之躯,又如何责罚于她?心想父亲母亲大抵是吃准了自己的性子,才会让曲嬷嬷这位老将出马。

    可惜那位姑娘,终究是被自己害了。

    曲嬷嬷细查辰轩的神色,在那张俊朗,表情却并不丰富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怜悯之色,她旋即安心,知道成亲的事情已是成了。至于往后的事情,辰轩少爷还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只要那位美貌姑娘不是太过木讷,等生米煮成熟饭,还有什么后顾之忧。辰轩少爷,最不可能是那始乱终弃的性子。

    如此想着,她禁不住要露出笑来,忙又拿出帕子,在眼底使劲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