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嫁给鳏夫 > 17.17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阿薇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会”,但是真的嫁给表哥又如何,只怕就是在婆母的欺压下畏畏缩缩过一辈子,她对表哥的那些感激也会在这种日子下消磨殆尽。

    她是庆幸没有嫁给杨青松的,而杨青松却觉得从前的付出没有得到回报,由此生出了些不甘。

    杨青松是自卑的,所以在初见辰轩的时候他大有自惭形秽的感受,这种感受甚至让他觉得,阿薇嫁了个好男人,他没那么自责了。但这只是暂时的,他私心里始终不愿承认阿薇找了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他逃避不了对阿薇的爱意,而这爱意因为辰轩的对比,显得那么卑微。所以他愿意去辰轩身上找毛病,比如辰轩流言缠身,比如辰轩对阿薇的好是表面的。

    一个老实人感觉自己受了欺负,便用钻牛角尖的方式替自己找回颜面。

    阿薇哪里晓得杨青松心里这些区区绕绕、反反复复,只是不想与杨青松再多言语,忙起身往桥上走,做出送客的样子。

    辰轩在屋里睡觉,表哥这般纠缠下去,吵醒了辰轩,让他误会了可不好。

    杨青松见她如此,也起身走到了竹桥上,咬着牙盯着她,似乎不得个答案,不罢休了。

    叹了口气,阿薇恳切道:“表哥,你从前对我和小谨的好,我都记在心里的。往后你有什么难处,需要我帮忙的,我定然不说一个不字。但是,我已经嫁人了,你再问那些话,当真不合适。表哥前面也自有一段良缘等着的,又何必还想着不该想的。”

    杨青松额上青筋隐现,双拳已握如铁锤,他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愤怒,“对哦,你现在是我不该想的,不配想的!”

    半晌,他缓了过来,忽而神情落寞,冷笑一声,不再说什么了。竹桥上响起一阵咚咚的脚步声,他重新牵了马,赶着车往山下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阿薇心里难受了一阵,没想过会和他闹成这样,除了爷爷和小谨,表哥便是她曾经最信赖的亲人。只是那个曾像亲哥哥一般对她好的人,以后便如同路人了吧……

    辰轩起后,阿薇见他面色无异,只拿了在书肆买的几本书,坐到临窗处闲看,猜他应是没有听到什么,便放松下来,仍旧做她的事情,却没发现,辰轩看了许久的书,还未翻动一页。

    ********

    到了晚上,阿薇躺在床上,望着幽暗的幔帐顶,了无睡意。白日有事可做,尚能暂离烦恼,到了夜阑人静之时,失落不免涌上心头。

    想起白日里表哥对着自己决裂般的神情,不由一阵难受,失神间,连辰轩叫她都没听到。

    “阿薇…你睡了?”辰轩又问了一声。

    阿薇这次如同梦中惊醒,忙答道:“没有呢,什么事儿?”

    “我是想说…”辰轩顿了顿,“往后搬不动的东西不要逞强,唤我一声。”

    阿薇知道他是说那个浴桶,白日里杨青松走后,那浴桶还占着廊下的道,辰轩午睡未起,她不想扰他,就一个人奋力拖着浴桶到了净房。

    后来辰轩见她总是手酸甩手,便与她说过类似的话,阿薇想不到睡前他还不忘强调一遍,他是真的心疼自己呢。

    “我知道了。”阿薇乖巧应道。

    辰轩欲言又止,终是道:“早些睡。”

    “嗯”了一声,她闭上了眼,忽而觉得,不该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老天爷不会让每个人都过得圆圆满满,她已经有了辰轩,该知足了,别的人要恨她怨她,便随他们去吧,哪能奢望身边的人都跟自己亲一辈子呢。

    辰轩辗转不寐。

    他刚才哪里是想说那个,只是他想说的,总觉得无从开口罢了。看她今晚恍惚的样子,那人在她心里的份量只怕不轻。

    在木器铺的那日,他看到二人双手交握,看来并不是眼花了……

    第二日,天气晴朗,清晨的风尚带着几分凉意。

    吃过早饭,辰轩和昨日一般拿了碗碟去溪边洗,然后回屋看书。

    阿薇觉得他今日格外沉默,胃口亦不好。她今日特地学了吉祥居的方法做了嫩蛋羹,光那鸡汤和芽菜碎肉便花了挺长的时间准备,可他却只吃下了半碗。

    问他为何胃口不好,他只说大约最近吃得太多,胃脘有些不适。

    她想,是不是最近做得太丰盛了些,害他吃多了闹肚子?看来,往后还是多做些清淡的小菜好了。

    说到清淡的菜,想起山坡上的马齿苋、蒲公英长得正好,拿来凉拌和煎鸡蛋都是美味,还能清清胃里的火气,辰轩估计还没吃过这样的菜呢。

    一时兴起,阿薇与辰轩打了声招呼,拿着箩筐往山坡上去。

    她弯腰采菜,不过一会儿便采了绿油油的小半筐,看着十分喜人。

    这时,山坡下传来一阵脚步声,阿薇抬头,见迎面走来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

    男子面容陌生,不像住在山里的人,他上半身衣着洁净,衣摆和鞋上却染了不少泥土,显然对山路并不熟悉。阿薇正好奇着,见男子也在打量她。

    片刻间,男子已走到她前面三尺处,向她行了一礼。

    “敢问娘子可是乔言谨的姐姐?”

    阿薇一怔,搂着箩筐站起身来,“我是…你是谁?”这人认识小谨?

    男子从容回道:“在下安子赋,是乔言谨的老师。”

    安子赋自然是识得眼前美人的,但碍于对方并不识得他,仍需多问一句。

    今日打量她,见她即使荆钗布裙,仍旧不掩芳华,心下不由叹息,如此佳人,偏偏命途多舛。

    “您是安先生?”阿薇听说这位安先生年纪不大,却想不到能这般年轻。她忽而想到什么,忙又紧张地问:“您上山来,是…是小谨出了什么事吗?”

    安子赋摆手,示意她莫紧张,才道:“令弟安好,不必挂怀。”

    放下心来,阿薇不由疑惑道:“那安先生上山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令弟已将整个事情告知我,娘子因十五两束脩之事,才被迫出嫁。安某是间接害了娘子之人,特来致歉。”眼观此处几无人烟,佳人竟在此处挖食野菜,安子赋越发愧疚。

    阿薇始料不及,后退了两步,待想明白后,不禁气恼,“安先生,我想您是误会了。我那弟弟一直舍不得我出嫁,又听信了一些传闻,所以跟您说了一些不实的话。您莫放在心上才好。”

    她心下叹息,小谨真是太不懂事了,这个安先生也是,怎么胡乱听信了一个小孩子的话,还大老远跑到山上来。

    安子赋没料到她不愿承认被迫出嫁一事,又想到女子多有出嫁从夫的意志,此时即使过得不好,大约也认命了。

    “娘子有难言之隐,安某亦能理解,只是……令弟十分懊悔,求助于我。我身为师长,又是间接害你之人,自觉该有些担当。”安子赋思忖一瞬,又道,“尊夫可在家中?不如娘子引我到家中一叙,安某自负有些口才,或许能劝得他写下一封休书,还你自由。”

    阿薇一手扶额,只觉那里跳动得厉害,让她有些头疼。小谨到底与安先生如何说的,竟哄了安先生过来。这安先生一心只信小谨的话,自己的解释他却半点听不进去。

    见她面露苦涩,安子赋以为那鳏夫当真十分霸道,让她半点反抗之心都不敢有。

    掏出身上的钱袋,他解开口子呈给阿薇看,“此中有银二十两,乃安某素日积蓄。若尊夫愿放娘子与家人团聚,安某便将这二十两全数奉上。想来,必能事成。”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阿薇想起小谨说安先生高风亮节,看来果真如此,只因觉得间接害了自己,他就要全力相救……只是这位先生莫非脑子都用来读书了,其他方面便不好使?

    将箩筐放在身边,阿薇正色道:“安先生,您莫听信我弟弟的话,我是自愿出嫁的,也并没有过得不好。我弟弟顽劣,倒是请安先生往后对他多费心了。”

    安子赋眉头一挑,想起乔言谨求自己救姐姐时,声泪俱下,不似有假,那为何自己心诚意诚,乔氏却始终不为所动?

    忆起那日初见,乔氏衣衫华美,送与其弟的一方砚台价值不菲。莫非此鳏夫颇有些财富,用一些华贵之物哄了乔氏,令乔氏一时执迷,供他驱使?一个深居简出,流言满身的人又怎会如此富贵,只怕并不是走正途之人。

    眼下他越发肯定,乔氏必为富贵遮眼,不再希冀与家人团聚。美人如此,越发令人惋惜。

    安子赋叹息一声,收回了钱袋,转身欲走,忽而又顿住脚步,与阿薇郑重道:“娘子须知,不义而富且贵,与我如浮云。娘子的家人殷殷期盼与娘子团聚,娘子莫贪一时富贵。安某在青釉镇一带结识不少乡绅,若娘子他日想通了,尽可来私塾找我,安某必不让奸邪横行,行欺男霸女之事。”

    阿薇不由好笑,这位先生,满腔热血,却是一点是非判断之能都没有。听说他是举人,若是以后当了官,还不知如何糊涂。

    “安某告辞。”安子赋眉头深锁,不无遗憾,与阿薇行了一礼,转身下山而去。

    阿薇摇了摇头,小谨这孩子,该好好管管了,从前她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能这么执拗。

    搂起箩筐,她转身往坡上行去,却见上方一个修长如竹的人影,静默地驻足在绿草如茵之处,不知何时到的。

    ******

    辰轩本是在屋里看书的,那本古籍上记载了几项早已失传的补瓷技艺,前日在书肆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他大为惊叹,买回家后更是费心钻研,好几次阿薇叫他吃饭了才舍得放下书卷。

    而自昨日午后,他捧着这本书却觉得索然无味,如今一上午过去,不过聊聊翻过几页,心里面没有半个文字,满是两双交握的手。

    阿薇进来与他说要去山坡上采野菜,那些菜吃了能让他胃里舒服些。

    他随口应下了,瞧着她灵雀般为他忙碌的身影,心里的暖风将愁云吹散一些。

    夏日山间蛇虫颇多,她还不十分熟悉周边的情况,转而念及此处,他忙搁下书,往山坡上去了。

    却不想,这一去恰好将安子赋与阿薇的对话全听了去,心中浅淡的云雾顿时化作漫天密布的乌云。

    此刻,阿薇见辰轩神色不太好,心里有些打鼓,箩筐也忘拿了,忙走到他身边。

    还未等她开口,辰轩率先道:“想不到我竟成了欺男霸女的奸邪。”他语气甚为淡漠,仿佛说的并不是自己。

    知道他是听到了,阿薇想到那好管闲事的安先生,不由恼恨,“你莫听他胡说。”

    辰轩看向她,幽幽道:“那你为了束脩才被迫嫁我,这,是不是胡说?”

    “当然是胡说。”阿薇捏着衣角,努力迎着他不信任的目光。

    辰轩又问:“那,你为何嫁我?”他的眼神又变作从前那般深如渊海,阿薇对上那双冰冷的眸,瞬间心里像到了寒冬一般。

    “我…我…”心头纵有千言万语,这会儿也说不出了,感受着弥漫在他周身的冷冽气息,她觉得心头委屈极了。

    辰轩见她支支吾吾,对心头那个答案越发肯定。

    从前,他竟从未将她弟弟的束脩与这门婚事联系在一起。知她家贫,却不知她背负甚多。

    呵,好一个姐弟情深!让她“心甘情愿”嫁给了自己。

    这些日子,他试着与她相处,甚至已慢慢动摇了自己孑然一身的打算,却不想真相来得这般迫不及待。

    唇角勾起,辰轩露出一丝冷然的笑意,“怪我横插一脚,坏了你与表哥的姻缘。”

    他拂袖转身,朝竹屋的方向行去。

    阿薇愣了半晌,才知道昨日与表哥说的话,只怕他也是听到了。

    刚才还疑惑他怎么突然性情大变一般,现下才明白,他已积郁多时,隐而不发罢了,而自己也一直忽略了他的变化。想到他默不作声喝下那碗咸汤的事情,便知他有多能忍了。

    可她不喜欢这种被人怀疑的感觉,心像被揪住了,喘不过气。

    她追上前去,却只跟在那抹冒着寒气的身影后,不敢靠得太近,又呐呐解释道:“我与表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爷爷确实是希望把我嫁出去给小谨换束脩,但我嫁过来也是自己的意思,嫁给你我从没后悔过…还在你来补瓷的时候,我就——”

    说不下去了,她觉得脸上发烫,而前面的他一直往前走着,似乎根本没打算听她解释,这让她觉得越发羞耻。

    辰轩上了竹桥,阿薇也默默跟在后面。

    她低着头,看着他交错的脚步和翻飞的衣摆,把自己衣角捏得紧紧的,不再说什么了。

    阳光太盛,照在她的头顶,让她有瞬间的晕眩,看着前面的人,似乎渐行渐远了,怎么追也追不上。忽而脚下一个踉跄,她看着桥下一汪溪水,知道自己就要跌进去了,下意识“啊”地叫出声来。

    听到她的声音,辰轩立时转身过来,他离她不远,一把就拉住了她,晃眼间他看到自她怀中落下一物。

    阿薇松了口气,知道自己不会掉进溪水里了,可她重心不稳,就着他的力道,一下就跌到了他的怀里。

    第一次挨得那么近,两人都滞住了。

    半晌,阿薇抬头,见他寒星般的眸子里竟有些润润的。

    是她,看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