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嫁给鳏夫 > 18.18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辰轩松开了她,一双眼看向她身后,声音有些嘶哑,“你说的,你不怕关于我的谣言,为什么还带着这种东西?”

    这个东西,他再熟悉不过,从前家里的一些下人怕他,悄悄把这种东西带身上,被母亲知道了,都发卖了出去。

    自嘲地笑了笑,他曾以为上天知道他这七年过得不好,便安排了一个不怕他的人来到身边,让他慢慢走出从前的阴霾,原来是他太过奢望。

    阿薇迷茫地杵在那里,直到他走进竹屋了,才想着转身看一看——竹桥上落着一个护身符,上面祛邪免灾的字符十分显眼。

    这个护身符是小谨给自己的,她本来是放在那件新衣裙的袖袋中,昨日换了衣服便随手塞到了今天这件衣服里。

    她哪儿晓得,这么个小东西又叫他误会了。

    起风了,那护身符随风扬起,落入溪水中,顺流而下。

    阿薇枯坐于桥上,思绪纷乱。

    辰轩坐在书案前,手握住花梨木圈椅的扶手,握得紧紧的。

    过了许久,阿薇进屋了,她一步一顿地走到书案前。她想清楚了,不管他什么态度,她还是得再和他说一说,那些本来就是误会。既然是误会,那怎会解释不清楚呢。难道两个人就这么谁也不理谁了吗?她不想这样。

    可她一抬头,就对上了他如冰如霜的脸,心下鼓起的勇气,先泄了三分。

    还未等她开口,辰轩先道:“你既怕我,便不必强颜欢笑。你既对你表哥有情,便不必委身于我。我今日便如那安先生所言,放你自由。嫁妆你尽可带走,聘礼也不用归还。若你家中仍有难处,你尽可道出,我必竭尽所能相助。”

    他终于说出了以为再派不上用场的话,盯着光溜溜的书案,未抬头看她一眼。

    “你这是…要赶我走吗?”阿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辰轩紧握的手骨节分明,隐隐颤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这桩婚事,你为家人牺牲,我亦是为家人所迫。原本就是荒唐事,现在分开,两相自由。”

    “你说…你是被你家里人逼的?”阿薇的唇颤抖着,半晌才问出来。

    辰轩下颌紧绷,目中满是冷漠,“我自七年前便打定主意终身不娶,只愿以补瓷一业慰藉余生。我家人与我意见相左,年年催我成婚。我不欲为人掣肘,便来了大瓷山这个清幽之地,不想我家里人又着手在此处为我寻觅佳偶,还机缘巧合相中了你。遣媒说亲之事,我是后来才知晓。当时顾及到你作为姑娘家的名声,我便没有提出退婚。如今想来,我甚是对不住你。你想要何等补偿,但说无妨。”

    “你…你说的是真的,不是气话?”阿薇朝辰轩紧走了两步,直到快挨着那花梨木圈椅。

    辰轩抬头,与她对视,想让她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我绝无半句虚言。我之前时常拿些难补的瓷器让乔老丈修补,我从中观摩,了解他的补法与我的差异,再从中学习他的技法长处。而曲嬷嬷以为我去摊上补瓷,是对你——”

    见她眼眶中蓄满的泪水无声垂落,他不忍再说下去,低头不再看她。

    阿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门的,只觉得,走出那道门后,她两腿发颤,就快站不住了。

    她蹲坐在溪边,任由泪水冲刷过苍白的面颊。

    回想起以前那么多一厢情愿的想法,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人。

    一个心里头从来就没有她的人,难怪从前对她冷淡,现在又不相信她的解释。没准儿人家早就盼着她走了,只是一直没好开口,恰巧这两日出了些事儿,才有机会把心里话说明白。只有她傻兮兮的,巴心巴肝地要对他好。

    屋里,辰轩听到阿薇哭得渐渐抽泣起来,眉头慢慢拧出了一个川字,扶着扶手,闭眼喘息了几次,方缓了过来。

    从来不曾有过这等滋味,让他竟有些后悔刚才说了那番话。

    两刻钟过去,听到她返回屋里的脚步声,他莫名有些慌张,忙抓起手边的一本书,若无其事地看了起来。

    阿薇回屋收拾东西,她想过了,既然人家赶她走,她没道理继续不要脸地留下来。

    她把属于自己的东西从屋中各个箱柜中清理出来,集中到了一起。

    想着外面竹竿上还晒得有她的衣服,昨天晾的,现在早晒干了,便抱了箩筐去收。他的衣服也晾在一起的,阿薇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的一起收了。

    回到屋里,晃眼看到他还坐在书案前,连姿势都没有变化。阿薇咬了下唇,心想,他倒真是巴不得她早点走。

    将他的衣服叠好了,整齐地放进了柜子中,她又拾起那件漂亮的新衣裳,伸手摸了摸,还是叠好了,一并放到柜子里。

    枕头下放着他给她的药膏,她每天晚上都会抹一点在虎口的疤痕上,如今,那疤痕看着淡了不少。

    阿薇把小瓶子从枕头下拿了出来,放到了床边的矮几上。这个显眼的位置,他应该不会看不到。

    想起去镇上的时候,他还给自己买了不少络子、手绢,她刚才清东西的时候似乎无意间放在要带走的那堆里了,忙把东西清了出来,叠好了一并放在矮几上。

    待所有的东西收拾好了,晃眼一看,她还真没带来多少东西。那些嫁妆里,不少东西也是人家置办的,她没打算拿走。

    打好了一个包袱,她走到书案前,这次离得远了些,低头没看他,“你说聘礼不用还,但我觉得还是要还的,只是,你得多宽限些时日。”

    辰轩拿着书的手莫名抖了一下,她这是真的要走了。

    他微微启唇,终究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阿薇转身出去了,走下竹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屋里的辰轩听着竹桥上再无声响,心知她已下山了。

    时间的流逝倏然变得缓慢而有形,他看到天边一片如雪的流云慢慢飘动,直到离开了窗棂框固的视线,再也捉不见蔚蓝中的一丝白影,也猜不到它又变幻成了何种形貌……

    他霎时怅然若失,起身而出,急如离弦之箭,到得廊下,却见竹桥下有一人将阿薇拦住了——正是许久不见的曲嬷嬷。

    曲嬷嬷也看到辰轩了,顿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看到曲嬷嬷,他除了惊异,心里竟放松了许多。曲嬷嬷来了,应该能劝得她留下。他为自己的心思往复叹了口气,踱步返回屋里。

    曲嬷嬷将阿薇搂在怀里,像安抚小孩子般轻轻拍她的背,“新婚夫妻拌拌嘴再平常不过,哪有这样就要回娘家的道理。”

    阿薇十岁便没了娘,已经很久不曾依偎在这样像母亲般的怀抱里,泪水不禁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打在曲嬷嬷檀色的褙子上。

    “有什么委屈,跟老身讲吧。”曲嬷嬷拉着她坐在竹桥上。

    阿薇抿了抿唇,想到自己的婚事还是这嬷嬷逼了辰轩的,自己能和她说什么。

    曲嬷嬷见她沉默,知道问不出什么话来,必是少爷又犯了蠢劲儿。

    “你就算要走,也等吃了晚饭,老身难得上山一次,你尝尝老身的手艺。”

    阿薇摇摇头,“不了,吃过晚饭,天色晚了。”

    曲嬷嬷看着她一双杏眼肿得像桃子,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倒真是让人心疼,忙抚着她的肩膀,笑道:“天色晚了,老身便找人送你。”

    不等阿薇拒绝,曲嬷嬷拉着她的手走到溪边荫凉处,支了凳子让她坐下。

    “你等着,老身去看看有什么食材,给你做好吃的。”

    曲嬷嬷笑得一脸慈祥,阿薇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将肩上的包袱搂进怀里,望着眼前的流水发呆。

    曲嬷嬷却并未往灶台边去,而是径直进了屋,向已坐回书案后的辰轩行了一礼,忙问他出了什么事。

    据曲嬷嬷派人打探,阿薇在回门的那天就得知传闻的事情了,所以不可能现在才因为害怕传闻而离开少爷。

    辰轩简略地把这两日的事情讲了,又故作冷静地道:“我与她皆为形势所迫,她如今离开,理所应当。嬷嬷现下应当悔悟,当初这强结的姻缘,着实荒唐。”

    着实荒唐?曲嬷嬷在心里替自己叫屈。据她的人汇报,辰轩少爷带着人家姑娘去街市游逛,买了足足两箩筐的东西。要说他对阿薇半点意思都没有,还如之前那般冷冰冰地排斥,她半点不相信。

    如今辰轩少爷却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与人家说了那般伤人的话,到底是谁荒唐了?

    可少爷毕竟是少爷,曲嬷嬷也不愿把事情戳开了说。

    曲嬷嬷便从另一方面说起,“少爷说,阿薇与她表哥杨青松早有情愫,是老奴棒打鸳鸯。在老奴看来,并非如此。阿薇与杨青松从小一起长大不假,但并无男女之情,只有兄妹之谊。若说有,那也是杨青松此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己有了不该有的心思。老奴奉老爷、夫人之命替辰轩少爷张罗婚事,这些事情自然打听得清清楚楚,若两人真有什么区区绕绕,老奴断不会让这样不清白的女子做范家之妇。”

    见辰轩还是无动于衷,曲嬷嬷又道:“少爷说老奴重金相聘,阿薇是为了弟弟的束脩才嫁了过来,这点不过凑巧罢了。不为束脩,阿薇姑娘早晚也会嫁过来。老奴的眼光不会错,早在辰轩少爷去镇上补瓷的时候,那姑娘就对少爷暗生情愫了。只是她嫁过来之前尚不知夫君便是您,否则,还不知何等高兴。”

    辰轩垂目不语,眼中的迷雾却散开了些。

    他不由回想起与她相见相处的一幕幕情景,她总是含羞带怯的模样,与他说话时,脸上时不时浮起两团红晕,这种纯美的样子他无法违心地说是她刻意的……那,便是心悦他吗?还在那么早的时候?

    曲嬷嬷叹了口气,“少爷与阿薇日日相对,她是什么样的人,对您又是怎样的心思,您该是最清楚才是,怎能错信了那些闲人。带着护身符又怎样,平常人当做保平安罢了,也值得您动气?老奴如今得想办法替少爷挽回娇娇娘子,少爷也莫再冷着一张脸了。”

    一面听曲嬷嬷不断劝说,一面把种种事情深入想了一遍,辰轩越发觉得,自己刚才是一时怒气攻心,思虑不周,让多疑敏感的心绪有机可乘。

    只是他犹豫了半晌,仍旧道:“不必相劝,更不可迫她,既已如此,仍是我有错在先,是留是走,随她之意吧。”

    “少爷不可如此说,她已是您的妻子了。”曲嬷嬷摇了摇头。

    望了望溪边的身影,辰轩似自语般道:“只是名义上的罢了…还是随她吧。”

    曲嬷嬷却不由大惊,两人成亲多时,辰轩少爷言下之意,阿薇还是完璧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