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鳏夫 > 19.19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上次曲嬷嬷出现还是在二人成亲的时候,而且辰轩那日已命她回覃州去,此时他回过神来,不由问道:“嬷嬷为何出现在此处?”

    早知道他会问,曲嬷嬷自是有备而来,“老奴近来在查探造谣生事者玷污少爷名声一事,所以多留了些时日,只可惜这幕后主使者狡猾得很,派出的人假装是覃州来的客商,早已离开青釉镇,实在无从查起。”

    其实这桩事情根本不用查,两人对于幕后主使者是谁,早就心照不宣。曲嬷嬷一直未放弃查探,只是希望回覃州的时候对老爷夫人有更好的交代。

    “既然无从查起,曲嬷嬷还是早些回覃州吧。”辰轩看着她认真道。这位忠心的老仆为范家操劳半生,早该回去享清福了。

    曲嬷嬷点点头,她这次本就是来向辰轩少爷辞行的,出来得太久,应该回去向老爷夫人好生禀报少爷的情况了。本以为辰轩和阿薇已过上了琴瑟和谐的日子,没想到来了却撞见那一幕,她不禁心中大呼,还好是赶巧了,否则少爷气走了少奶奶,将来带什么人回去给老爷夫人见?

    “老奴正是来向少爷辞行的。”曲嬷嬷眉眼一挑,软声道,“只是少爷也得让老奴再伺候您一回,否则老奴回去了,老爷夫人听说老奴来了这么久,连一顿饭都未给辰轩少爷做过,那是定然要生气了。”

    辰轩轻眨了下眼,算是默许了。待曲嬷嬷出去,他的视线又落到溪边的身影上。

    溪边的水流得哗哗响,以至于曲嬷嬷走到她身边坐下,阿薇才反应过来。

    曲嬷嬷还是那副笑容亲切的样子,可阿薇已坚定了决心,“嬷嬷,我该回家了。”

    帮阿薇将一缕碎发拨到耳后,曲嬷嬷柔声道:“孩子,老身有些话与你讲,听完了再说走不走,可好?”

    阿薇不好拒绝,木木地点了点头。

    曲嬷嬷便将从前未与她讲过的范家的情况略略讲了一遍。

    范家并不是做之前说的做小生意的门户,而是覃州第一富贾,范家靠制瓷起家,已绵延三代,在当地产业颇丰,素有名望。辰轩是家中次子,上有兄嫂,下有一妹待字闺中。

    曲嬷嬷也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并非范家亲戚,阿薇看她周身气度便觉胜过普通人许多,在范家竟只是奴仆,无法想象范家到底是怎样的人家,家里的人都像辰轩一般仙姿脱俗吗?

    “将来您跟着辰轩少爷回去,老身还要叫您一声二少奶奶呢。”曲嬷嬷眉梢含笑,言语恭敬,希冀阿薇知道范家声势,不再生出回家的心思,辰轩少爷骨子里清绝,是绝不会低头的,只能让阿薇谅解。

    阿薇却不为所动,她只觉得,辰轩本就是个手艺不凡的阔绰人了,没想到家里更是富裕,那他瞧不上自己实在理所当然了,若不是因为他名声不好,范家怎会找她做儿媳妇,还真是委屈他了,若真在得知这些后留下,只怕他更认定她贪财重利了。

    曲嬷嬷又絮絮地说了些劝慰的话,但阿薇已打定了主意回去,再无更改了,她只得叹了口气,道:“罢了,是我们范家对不住你,若是真的要走,也等吃了老身做的饭再走,老身亲自送你回去,也跟你家人有个交代。”

    话说到这份上,阿薇便答应了,甚至在曲嬷嬷操持灶前的时候,主动帮了不少忙。

    树影西斜之时,一大桌子菜摆满了廊下,曲嬷嬷拉了辰轩与阿薇相对而坐,自己选了个侧位。席上,二人都不说话只埋头夹菜,却也并未吃下多少,曲嬷嬷一个人说得嘴都麻了,忽而道:“有菜无酒,不足以助兴,老奴记得置办婚事时曾放了几瓶佐餐的佳酿在屋中,不如现在取来?”曲嬷嬷用眼神询问着辰轩。

    辰轩现在哪有心思喝酒,他以为即使他说了不必相劝,曲嬷嬷也不可能真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做,而是必会劝得阿薇留下,哪知现在是要喝分别之酒么?再看含笑的曲嬷嬷一眼,莫非……她想让阿薇喝醉,如此便走不了?可这种做法,他颇为不齿。

    见他不语,曲嬷嬷就当他默认了,很快进了屋里,那些酒当初便是她放在柜子里的,现在也不花半分功夫就找了出来,又拿了两个杯子,替两人满上。

    辰轩拾起杯子,一饮而尽,心中的愁绪没压下去多少,倒随着辛熏的酒气翻涌上来。

    看着曲嬷嬷期待的样子,阿薇也抿了一小口,顿时辣得眯起了眼。

    曲嬷嬷忙笑着给她夹了口菜,“就着菜喝就不辣了!”如此劝得阿薇喝光了一小杯酒。

    辰轩更肯定刚才的猜测了,见阿薇满脸绯红的样子,他有心阻止曲嬷嬷,话到了嘴边,却如何说不出来。

    一席饭毕,阿薇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声音也有些迷糊,“嬷嬷……我该回家了。”从没喝过酒的她,三杯下去已不太清醒,但喝下这些酒,思绪变得轻飘飘的,心里没那么难受了,所以刚才到最后时,已用不着曲嬷嬷劝她,是她自己很惬意地抿完了杯中酒。

    一只浅青色的袖子伸了过来,待要扶住快站不稳的阿薇了,又迟疑着缩了回去,他终究还是吩咐曲嬷嬷道:“有劳嬷嬷扶她进去歇会儿吧。”

    曲嬷嬷暗自瞥了不争气的某人一眼,将阿薇扶到屋里的床上躺好了。

    阿薇喝了酒,浑身发烫,现在又是夏日,身上已渗出薄薄的汗了,她一手拉住曲嬷嬷,恍惚着喃喃道:“好热……好热……”

    曲嬷嬷干脆打了一盆水来,替阿薇松了发髻,除了衣衫,将她身上都擦干净了,边擦边是感慨,这姑娘看着身量不丰,属于苗条纤细的一类,其实该有的一分不差,身上肌肤白皙如堆雪,幼嫩似花瓣,手上的帕子轻轻滑过,便留下一抹桃花色的诱人印子,是个男人见了都挪不开眼,也不知自家少爷是哪里不开窍,生生做了这么久的和尚。

    将被子挪到一边,曲嬷嬷往箱子里寻了一方纱巾给阿薇盖上,这次她便不喊热,也不喊要走了,安安静静地进入了梦乡。

    曲嬷嬷这才出来,见辰轩还坐在刚才的位子上,愁眉不展,她也不多说什么,只收了桌上的碗碟去溪边洗了,又擦了灶台,然后才来向辰轩道别,“辰轩少爷,老奴这就下山了,明日便出发回覃州,过段日子就是夫人的生辰,少爷可要记得带少奶奶一起回来。”

    “嬷嬷保重身体。”辰轩站起身送了曲嬷嬷一程,心里却明白得紧,她已生了去意,如何还留得住,待她酒醒了,还是会回去的,往后回范家,他仍是形单影只。

    待曲嬷嬷走远了,他见到山坡上倒着一个箩筐,正是她白日里着急跟他解释时落在那里的,他将箩筐扶了起来,蹲着身子将散落的野菜一点一点拾回筐里,回到竹屋时,将箩筐放回了灶下,看着从前被她操持惯了的锅碗瓢盆,忽而心里一阵失落,坐到刚才的位置,继续执杯独酌。

    他从不贪酒,从前师兄弟间偶尔小酌几杯而已,今日却莫名想要放纵,但觉此物未能解愁,盖因饮量不足而已。一杯接着一杯,他喝到天色暗沉。

    此时,屋里传来阿薇的声音——“渴……口渴……喝水……”娇弱的声音有气无力,显得可怜巴巴的。

    想到必是她喝了酒的缘故,辰轩忙倒了一杯水进了屋里,只是到了屏风后,却见那帐幔未曾放下,她背对自己而卧,头上青丝散开,如亮泽的黑缎堆积在枕上,一层绯红的纱巾由齐胸处盖至腿窝,香肩玉露,白臂如藕。那纱巾又十分轻薄,其下种种风光,若隐若现。

    辰轩怔得未敢上前一步,原来曲嬷嬷不仅是灌醉阿薇,让她暂不能离开这般简单,恐怕是想助自己与她成就夫妻之实,到时她自不会离开了。

    只是这等下作手段,他哪里能够苟同,当即转身而去,却听床上的人又在急切地呼唤,“渴……好渴……”

    他终究不忍,还是决定先喂她喝水,否则她今夜只怕痛苦难当,走到床前,她似乎也晓得有人来了,便翻过身来,伸着手讨要水喝,眼睛却是眯着的,随着她的翻动,身上的纱巾滑了下去,大片娇嫩丰隆,一览无余。

    但凡男子,见之此景无不血脉偾张,但他还记挂着给她喂水,自不敢多看,忙扯了放在身后的被子给她盖上了,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莹白红润的小脸来。

    托着她的脖子给她喂完一大杯水,见她不喊渴了,他才垂了帐幔出来,霎时心跳如鼓,手心里都是汗,可莫名地,刚才的愁绪减了三分。

    搁好杯子,看到桌上的那壶酒,他觉得不能再喝了,否则他不能保证今晚上一直做个君子,便又泡了杯茶,在临窗处坐着吹风,好让那酒意早些醒了。

    慢慢地,他酒意确实醒了几分,可腹下却烧起了一团小火苗,隐隐有燥热之感。

    很快,火势蔓延,灼得他焦躁不安,皮肤下似有细细密密的针头在扎刺,他痛苦地喘息着,看着腰带下顶胀的衣袍,迟钝地意识到什么,目光探向刚才的酒壶。

  http://www.9xds.com/book/2413/49108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