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鳏夫 > 24.24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大山里谁会夜半三更找上门,如果是坏人,更不会敲门了。

    阿薇心头一喜,心知是辰轩回来了,赶忙应了一声,点了灯,三下两下穿好衣服,踩着鞋子就去前面把锁开了,拉开门来。

    迎面却是个陌生男子,穿着富贵,身上挎着包袱,明显染了一路风尘,年纪在二十四五的模样,长相为中上人之姿,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瞪着她似乎很惊讶。

    见不是辰轩,阿薇突然对半夜里来的陌生人有点恐惧,责怪自己糊涂,竟然没问一声就开了门。

    男子皱眉问,“你是谁?范辰轩呢?”刚才听到女子应答的声音,他就疑惑了,向来不近女色的范二少爷,竟然在屋里藏了女人,现在一看,还是个极为美貌的年轻女子,就是衣着看起来旧了些,不像是有身份的人物,他这么一想,心头立时有了猜测。

    见男子认识辰轩,阿薇惊讶之余放松了警惕,对方看着也不像坏人,那么可能是辰轩也认识的人?

    “你是谁?”她反问道。

    男子绕过阿薇,一面朝里走,一面漫不经心地答道:“我是你们家少爷的朋友,我姓俞。”他自顾自坐到临窗的矮几下,伸手拿了茶壶要给自己倒水,抓起把手后发现茶壶空空如也,又“唉”了一声放下,睨着阿薇道:“你还没跟我说,你们家少爷去哪儿了?”

    阿薇愣了,再看自己披头散发,衣着陈旧,知道是被这个姓俞的误会了。

    “他出门半个月了,还没回来。”说到这个,她也一阵失落。

    俞柏彦撇嘴,冷哼一声,“知道我要来找他,转身就溜了,范辰轩呀范辰轩,你可真不厚道!都这么几个月了,再不交货,我可跟人家怎么交代!”他拾起矮几上的空杯子,随手递给阿薇,“气死我了,快给我倒杯茶!”

    夜半三更的,哪儿来的热水泡茶,阿薇只给他倒了一杯凉开水,俞柏彦倒没嫌弃,接过就咕噜咕噜喝了,末了舒畅地叹了口气,觉得把渴解了。

    想到他刚才说的话,阿薇觉得这人可能跟辰轩补的瓷器有关系,就试探着说,“他不是跑了,而是外面去找一样材料,可以修补薄胎瓷器的。”她不想别人误会了他。

    俞柏彦一听,“哦?”了一声,显然很惊讶,又打听了几句辰轩何时走的,何时能回来。

    阿薇说了何时走的,却不知何时能回来,心里也是怅然。

    俞柏彦枯坐了一会儿,伸了个懒腰,对阿薇道:“既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就先住在这里等他吧,你给我收拾一下。”

    阿薇眸子睁大了,半晌,断然道:“这不行,你不能住这里。”这个人怎么这么孟浪,明明知道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他怎么好意思住下。

    俞柏彦有些生气,起身往屏风后走去,他曾来过竹屋一两次,知道那后面就是床,从前来的时候,他想与辰轩同榻将就一晚,那个洁癖人却非要赶他去镇上客栈,不就是张床吗?从前在书院的时候,又不是没一起睡过,今天趁着他不在,他还非要睡一睡他这张矜贵床。

    走到屏风后,看到地上还铺了褥子,叠了被子,心想这便是那丫环睡觉的地儿了。心里不由呵呵笑,好你个范辰轩,以为你金屋藏娇,原来还跟以前一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白瞎了这么个姑娘。

    阿薇紧紧跟了过来,拦在床前,“你不可以睡这里。”

    俞柏彦“嘿”的笑了一声,“你这丫头倒跟他一个脾气!”想了想,自己若睡了,那个洁癖人回来,多半要对她甩脸色,难怪她这么紧张。

    “好了,好了,不给你添堵,我还是去镇上。”见阿薇一直拦着,俞柏彦无可奈何,打了个呵欠,匆匆朝外走了,他赶了几天的路,屁.股还没坐热就被人赶了,心里把辰轩骂了个七八百遍,好你个洁癖人,等你回来了,看我不好好给你算算帐!

    走到门口了,他忽而顿住脚步,将肩上的包袱取下,放到了旁边的矮几上,叮嘱阿薇,“这个太重,我挎着难受,先放这儿了,反正也是给他的。这里面都是值钱货,你可不要乱动,少了一片,你家少爷赔不起我。”

    阿薇见他仍旧把自己当下人的模样,心里不太好受,还是应了一声,俞柏彦方转身出去了。

    见他出了门,她马上跟过去将门关上,听到竹桥上远去的脚步声,方安下心来。这个人看起来跟辰轩很熟络的样子,但两人的气质截然不同,辰轩怎会有这样的朋友,她不禁怀疑。

    在山上待了几日,辰轩仍旧没有回来,阿薇的日子过得越发漫长,夜半时分她甚至会不期然想起村里某个年纪轻轻的寡妇,忆起她抹眼泪的样子,然后就叹口气坐起来,再也睡不着了。

    那个姓俞的之后又上山来了一次,听说辰轩还没回来,也有些焦急,但阿薇看出来,他是担心他的货不能按时交付,对于辰轩的安全,他倒很乐观,说辰轩从前本来就是个到处跑的,到了哪处景致好的地方,住上几个月也有可能。

    阿薇从来不知道辰轩的过去,她与他的相识从青釉镇开始,并且生活在一起的时间里她也没看懂过他,她忽而有些害怕,如果辰轩不是在外面出事情耽误了,而是真的去了另一个地方生活……这算不算丢下她不管了?

    这日清晨她干脆收拾了包袱,心里有了个重大的决定——她要到外面去找他,看看他到底怎样了?与其在胡思乱想中备受煎熬,她宁愿亲自去找到答案。

    不知道他具体是去了哪里,但青釉镇偏僻,周围都被山地丘陵遮蔽,只有从邻近的红瓦镇方向出去,才能到外面的世界。她想,不如就按这个路线走,等到了红瓦镇,再打听他的行踪,他长得打眼,不怕没人记得……可等到去了外面的世界,她又该怎么办?她还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呢。

    心里不免发憷,可她还是着意乔装了一番,挎好包袱,锁好门,坚定地下山而去,心里计划着,先去水竹村一趟,跟爷爷说一声,再去几个窑厂问问,看自己的计划能不能行。

    快走到山脚了,阿薇擦了擦头上的汗,初秋的天气,还有些热,草色也还是翠绿的。忽而,脚边的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不由侧头去看——一条吐着信子的菜花蛇正蜿蜒着躯体,徐徐朝她靠近。

    阿薇吓得不轻,从前生活在水竹村,那里常年开采瓷土,山体曝露,植被草皮稀少,不适合蛇生存,除非在庄稼地附近,否则极少见到蛇,乍一见这冷血丑陋的狭长躯体,她一张俏脸猛然间白得不成人样。

    慌乱间,她胡乱朝后退了几步,那蛇越发有了兴致,靠近的速度变得更快,草丛里被摩擦出更为响亮的哧哧声。

    阿薇急得哆嗦,脚步虚浮起来,踉跄地朝后退着,听着身后也有了窸窸窣窣靠近的声响,她心想,莫不是后面还有一条,自己是踩了蛇窟?

    绝望间,身后一暖,她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腰身被人搂住,拉开了。身后的人似乎迅速从怀里取了什么东西,撒向那蛇,黄灿灿的烟雾弥漫,顿时让人呛了几口,那蛇也委顿下来,拖着身子钻进了草丛。

    阿薇看到那抹松枝纹的袖子往回收了,自己腰间的手也松开了,急忙侧头,立时对上了一张俊美无俦却略显疲惫的脸,他的眸子带着血丝,盯着她的样子仍旧冷漠如霜,她一时百感交集。

    “临行时,不是让你在岳祖父那里等我吗?”他骤然开口,语气尽显责备,今日刚回镇上,他急冲冲就上了小瓷山,岳祖父却说她已回了大瓷山,他一怔,往回赶的速度越发快了。

    阿薇低头,不去看他的脸,想想这些日子的种种煎熬,心头委屈得紧,本来有好多话想问他,现在却一句也不想说了。

    见她眼睛红红的,泪珠儿憋在眼里打转,他抿了下唇,语气缓了一些,“从前我百般叮嘱,出门要带驱蛇粉,看来你也是未放在心上。”

    她吸了吸鼻子,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却不能否认她就是没放在心上,从前上山下山几乎都和他一起,也从没遇见过蛇,早把这事儿给忘了。

    一见她这样,辰轩就想起上次她在溪边哭的样子,心里没来由一滞,不再说话了,转而打量她哭花的小脸,觉得大半个月过去,她好像哪儿不同了,皮肤黑黄了许多,泪水落下的地方却滑出一条白痕,再看脖子和手,又和往先一样白皙。

    “往脸上抹了什么?”他有些好奇。

    阿薇这才想到自己现在什么样,想到已被他看了半晌,不由难为情地侧身过去,声音低如蚊呐,“拿你书案上的墨粉和了豆面儿……”

    想象这两样东西和在一起,搽在脸上,他一蹙眉,有些嫌恶。

    “搽这些做什么?”他想了半晌,实在理解不了,总不成这奇怪的组合还能有润肤的效果,听说有妇人为了消除面部褶皱,竟涂抹鸟粪熏敷。她若也有类似癖好,他定然是受不了的,连想想都忍不住呕恶。

    阿薇怕说出来,又被他责备,半晌没有回答,辰轩却就此事不肯放手,于是她支支吾吾道:“我想跟着运瓷器的商队出去……听说他们招的随行厨娘都是上了年纪的……我想弄得难看一点或许容易选中些。”

    “厨娘?”辰轩越发一头雾水,“钱不够用了?”他记得临行前,收拾行礼的时候曾往她的包袱里悄悄塞了个钱袋,就算自己大半月未归,应该也足够她花用才对,难道她没看见?

    阿薇翕着唇,半晌才犹豫地说,“我想跟着商队去外面找你……”跟着商队,应该会安全一些,商队的人耳目多,请他们帮打听也容易些。

    这就是她的计划,刚才她还兴致勃勃,现在见他回来,顿时觉得自己的行为在他看来定然十分可笑,她不想说,辰轩却一再追问,她就奇了,平时也不见他这么多问题,估计是刻意等着她出糗的。

    辰轩听完她含混的陈述,大约猜到她近日的心境,沉默了半晌,方道:“回去吧。”接着,往山上行去。

    阿薇见他没说什么,就安下心来,想起刚才的蛇又有些后怕,忙紧跟了他。

    回到竹屋,清风抚得廊下的瓷铃铛慢慢摇动,听着熟悉的轻响,辰轩好像感受到了某种归家的召唤,见屋里收拾得极为洁净,唇角慢慢浮了起来。

    在路上阿薇已问过辰轩,知道他还没有吃饭,洗干净脸后就在灶下忙活起来,之前觉得他就快回来,她带了不少食物上山,本以为自己离家后会浪费,没想到又派上用场,很快摆了桌子,叫他出来吃饭。

    辰轩执着筷子未动,先问,“俞柏彦来过?”

    阿薇知道他看到屋里的那个包袱了,便把事情讲了一遍,辰轩听说俞柏彦死皮赖脸要住家里,冷笑一下,淡然吐出四个字,“死性不改。”

    “说谁呢?说谁呢?我怎么觉着有些人不按时交货,还在背后说人坏话呢?”竹桥上响起嗵嗵的声响,两人顺势望去,见俞柏彦悠闲地晃着身子走了过来,看到桌上丰盛诱人的食物,他似乎也胃口大开,自个儿拉了凳子坐下,努嘴朝阿薇道,“赶巧了,麻烦加副碗筷。”

    阿薇便起身去拿碗了,辰轩看向俞柏彦,清冷的眸子里带着不满,“为何指使人?要吃自己拿。”

    俞柏彦瞥了他一眼,“你的人,我就不能使唤了?”

    “当然不能。”辰轩回了他一眼。

    俞柏彦不理辰轩,大大方方接过了阿薇递来的碗筷,夹了一个汤里的丸子放到嘴里,嚼了一口觉得滋味大好,不禁转头问阿薇,“这里面加了什么,吃起来脆脆的?”

    “是荸荠。”辰轩先于阿薇答道,由于不擅烹调,他从前买了不少菜谱堆放在书架上,后来家中由阿薇掌厨,他再没翻过那些菜谱,倒是阿薇闲来无事常去翻看,厨艺精进不少。菜谱中有一道菜正是在猪肉丸子中加入切碎的荸荠,使肉丸更为鲜美脆爽,他今天吃了一口便想起来了,她做的味道比菜谱上形容的还要好,许久未吃到她做的菜,还真有些怀念。

    听辰轩答出来,阿薇眼睛含着笑,弯成了月牙。

    俞柏彦又接连吃了几口别的菜,转而用极为羡慕的眼神看向辰轩,“大鸟儿,你可真有口福,把你这丫环借我几个月,让她回覃州给我做饭,下次我取货的时候再给你把人带回来!”

    辰轩面色一沉,望向俞柏彦的神色如霜刀一般,“你说什么!”

    俞柏彦一捂嘴,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喊了他小时候的外号,触了他的逆鳞,忙赔笑道:“别生气嘛,以后不那么叫了。再叫一次,往后给你双倍的补瓷钱。”

    “我不是说这个。”辰轩盯着俞柏彦的眼神让对方感到可怖,“你说……丫环?”

    俞柏彦茫然地点点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啥,讪讪道:“不借就不借,别这么凶嘛。”

    “她是我妻。”辰轩看着俞柏彦,郑重道。

    阿薇刚才没把俞柏彦一直把她当丫环的事情告诉辰轩,刚才听俞柏彦还叫她丫环,一时有些尴尬,心里知道自己的出身与辰轩并不般配,连他的朋友都这么看,更别说往后如果去了他家里,他的亲人只怕也瞧不上自己。现下听辰轩这么说,她心里不禁漾起了温柔的涟漪。

    瞪大眼睛的俞柏彦再次打量阿薇,这女子长得确实美,是他见过的最能与大鸟儿相配的人,比他七年前那位以才貌双绝著称的亡妻还要美上几分,只是为何是个乡村女子的打扮?又才留意到她梳了妇人发髻,俞柏彦越发猜不透了,只愣愣道:“你不是开玩笑吧?”他一直以为,这是范家给辰轩安排的通房丫头,并且被某人当成了使唤丫头。

    辰轩没说话,从汤里夹了一个最大的丸子,塞到了俞柏彦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里。俞柏彦见辰轩只顾着吃饭,一脸“我不想与你说话”的表情,呜呜啊啊地嚼着大丸子,不敢再开口。

    阿薇第一次见到辰轩捉弄人的样子,再看看俞柏彦腮帮子鼓得像只蛤.蟆,不禁噗嗤笑出声来,一顿饭因为俞柏彦的出现难得充满了欢快的氛围,对于这个人说她是丫环的事儿,她也不再放心上了。

    饭毕,俞柏彦催促辰轩去屋里将这段日子补好的瓷器清理出来,他得赶回去交货了。阿薇听着二人的交谈,逐渐理清了二人的关系。

    辰轩与俞柏彦从前是书院的同窗好友,现在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两家皆是祖辈经商,颇有渊源,两人打小就在一处玩闹。

    俞柏彦举业不成后接管了家中的古玩生意,辰轩则去京城学艺,五年后载誉而归。俞柏彦看准商机,邀了辰轩一起做补瓷生意,俞柏彦负责收集破碎或有瑕疵的贵重瓷器,辰轩负责修补,补好之后再由俞柏彦送还物主,见客议价也是俞柏彦出面。

    俞柏彦头脑灵活,善于经商,而辰轩心静如水,长于技艺,两人合作,取长补短,短短两年时间积累不少财富。这两年间,辰轩只有少量时间待在覃州范家,其余时候都是寄情山水,居无定所,可偏偏他补的瓷器叫那些贵人名流爱不释手,他的名气在这一行也越来越大,俞柏彦不得不巴巴地跟随他的足迹,往来于各地的名山大川之间。

    拿俞柏彦自己的话说,他简直活得颠沛流离。

    至此,阿薇总算解开了心中长久的疑惑,从前只见辰轩补瓷,却从未见他与客人往来,原来是有俞柏彦在后协助。

    两人在屋中说着瓷器的事儿,阿薇不便打扰,端着碗碟去了溪水边,不过一会儿,却见俞柏彦来了,笑着蹲到旁边,抢走了她手边的碗碟,“嫂子,嫂子,我来洗,你歇着去。”他一双眼里透着殷勤却很真诚,阿薇几乎忘了他之前散漫随意的样子。

    “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洗,还是我来吧,你们商量正事要紧。”阿薇要去拿盘子,却没抢过他。

    俞柏彦把手里的盘子当做了宝贝,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一边胡乱刷洗着,一边道:“嫂子要是不让我洗,就是还记着我干的蠢事儿,不肯原谅我。”刚才他使劲向辰轩套了话,大鸟儿话少,但总是经不住他盘问,几个回合下来,他已知道这姑娘的来历了。

    阿薇忙摇头,“我没有怨你……我确实跟他不般配,你误会也不奇怪。”

    “嫂子花容月貌,大鸟儿是撞上金凤凰了,只有鸟儿配不上凤凰,哪有凤凰配不上鸟儿的?”俞柏彦这话说得真诚,论身份,两人确实有差距,但大鸟儿那脾气性格,能找到个这么温柔可人美貌的,即是缘分,看大鸟儿的样子,也是护得紧,今天都给他几回脸色看了。

    阿薇听他这么说,脸上有些发红。

    屋里的辰轩正在清理这阵子补好的瓷器,听到外面有笑声,不由抬头望去,见溪边蹲着的两人有说有笑,他忽而一阵酸酸的别扭,虽然能看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算近。

    等了半晌,他终于忍不住朝窗外道:“俞柏彦,你的瓷器可还要?”

    俞柏彦侧头与阿薇道了一声,便进了屋里,阿薇将他胡乱洗过的碗碟又清了一遍,擦干了放好,又泡了两杯茶进屋,安安静静地放到正在说话的两人面前,见辰轩正拿了一个红色的小盏给俞柏彦看,小盏轻巧华美,上面用金粉绘制了花鸟图案,十分精致。

    俞柏彦朝阿薇道了声谢,然后捧着小盏认真看了起来,脸上的兴奋之色不容掩饰,“我滴个乖乖,这真是之前碎成两半的流霞盏?和我拿来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模样,你如何做到的?”

    阿薇一惊,眼前的器物流光溢彩、精致绝伦,实在难让人忆起它破碎时的模样。她并没有在流霞盏上发现半颗锔钉,也知道绝不是用锔钉修补的,于是对于辰轩到底寻到了何种材料来修补,霎时好奇不已。

    “我丢了半条命才补好这件器物,也不枉你多等了几日。”辰轩眸中神采隐隐,显然对这件器物也极为自信满意。

    俞柏彦将宝贝仔细收了起来,仿佛曝露于外间多一刻,都有可能损坏它的完美,嘴上却不给辰轩任何拖延的理由,“我不管,你没按时交货,按咱俩之前的约定,这次收到的钱,我要多分一成,咱们□□开。”

    “随你。”辰轩对这些事本就不在乎,能将器物修补完美已足够他惬意好一阵,钱财方面,俞柏彦比他辛苦,多得些也应该,再者,俞柏彦嘴上计较实际从未亏待过他。

    俞柏彦又转向阿薇,道:“嫂子,这小子就得这么管,否则十有九次不能按时交货,他光顾着琢磨怎么补得更好,迟迟都不下手。今儿个多收他一成钱,我也不自己拿着,下回来的时候送套漂亮的头面给嫂子。”

    阿薇忙摆手,“不用,不用了。”他们生意上的事情,她不好参合进去。

    “要的要的。”俞柏彦笑着,又去看辰轩,“就当我替这小子买给你的。”大鸟儿穿得人五人六,怎就不把自己媳妇儿打扮打扮,小嫂子要是打扮出来,还不知道美成啥样。莫不是大鸟儿心里有个顾忌,怕小嫂子太招人眼,想想还真有可能。

    是日,俞柏彦留到下午,蹭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对阿薇越发赞不绝口,一口一个嫂子叫得亲热,把辰轩也晾到了一旁。

    搁下碗筷已是杯盘狼藉,辰轩见俞柏彦还在热火朝天地和阿薇探讨怎么烹调才能减少鱼腥味,心里不由冷笑,一个从小吃鱼卡住喉咙,之后再不吃鱼的人……

    “俞柏彦。”辰轩沉静如水的嗓音打断了二人,“把碗碟洗了,你可以下山了。”说罢,起身去了屋里。

    俞柏彦一脸笑容僵在脸上,他可是客人,有这么对客人的吗?

    阿薇知道二人关系亲密,开玩笑不打紧,但有她在,没道理总麻烦人家,便笑道:“你歇着,我来洗。”

    俞柏彦眼珠子一转,觉得某人有些反常,立马拦住了阿薇,郑重道:“嫂子,你不可帮我,万万不可帮我,快进去陪辰轩吧,今天的醋溜茄子酸了些,他吃了正不舒服呢。”

    酸了?阿薇不解,辰轩从前不排斥吃酸味呀。

    和俞柏彦道了声谢,她搁下盘子往屋里去了,辰轩坐在书案前,轻抚书页,并没有不舒服的样子。

    “我给你倒杯水吧。”阿薇道。

    辰轩放下书,看了她一眼,“不用。”

    阿薇哦了一声,不知道再要说些什么。辰轩和俞柏彦,一个太沉静,一个太闹腾,她想不通这二人怎会成为朋友,只是觉得,辰轩若能多说几句话就好了。

    正当她发愣的时候,辰轩抬头温声说,“你也累了,去歇着吧。”阿薇应下,心下终于稍有暖意,侧头看了溪边奋力刷碗的俞柏彦一眼,真心疼那些盘子呀。

    到了傍晚,俞柏彦终于要告辞离开,天空却下起了一阵不小的秋雨。

    “得了,走不了了。”俞柏彦也颇为无奈,“看来,得打扰你们一晚上。”俞柏彦嘴上虽皮,也晓得小别胜新婚的道理,本想蹭两顿饭吃就离开,没想到老天爷却要让他做个彻头彻尾不识趣的人。

    阿薇面露难色,辰轩却直接对俞柏彦道:“屋里有伞。”

    俞柏彦看着湿滑的泥地,脸色比苦瓜还要苦,“你当我赖着不走?你不怕我滚下山去?”

    天色越发暗沉,雨却不见收势,俞柏彦站在廊下与辰轩商量,“我看这廊下飘不进雨,屋里不是有床地铺吗?我就在廊下将就一晚吧。”说起这床地铺,他也奇怪,到底给谁睡的?莫不是夫妻吵架的时候用的?

    见辰轩不语,俞柏彦又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放心吧,我不会妨碍你和嫂子,雨声这么大,我啥也听不见。”

    辰轩不屑地睨了他一眼,仍是未置可否。

    阿薇在屋里倒是想到个主意,便出来和二人道:“不如把地铺铺到净房吧,净房平时只用来沐浴,很干净。我睡净房,你们两个——”

    话未说完,辰轩和俞柏彦几乎同时道:“不可!”然后相互瞥了一眼,都有些嫌弃对方的样子。

    辰轩自不必说,本就不习惯旁人睡于身侧,更何况俞柏彦夏日时候在书院卧房散发的味道,他这辈子都难以忘却。

    俞柏彦却是因为从前被对方拒绝的次数太多,不想再到嫂子面前失了面子。

    最后的结果,俞柏彦睡到了净房。辰轩和俞柏彦合力将浴桶抬了出来,阿薇在地上铺了一层干草,又垫了三床褥子,还点了祛湿驱蚊的艾草香,整个净房除了局促些,倒是能应付一晚了。

    为了不影响小夫妻,俞柏彦草草洗漱后就钻到净房里再没出来过。

    雨势渐小,辰轩仍旧到溪水中沐浴,秋天的水已有了凉意,但他常年有冷水浴的习惯,倒不觉得难耐。说到难耐,恐怕此生不会再有超过上次中了媚药的感觉。

    因为净房被占用,阿薇只能烧了些热水端进屋里,趁着辰轩在外面沐浴,自己也脱了衣服在屏风后擦身子。好在她是天天清洁的,现在光是擦擦汗渍就好,没有半点污秽。

    辰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阿薇衣衫半褪背对他的样子,白皙的玉背在灯光下泛着蜜色,她正拿着帕子滑过颈间,因为热气的熨帖,后颈上染了一片海棠经雨似的娇艳,他一时看得忘记挪开眼。

    阿薇看到墙上的影子才知道辰轩进来了,雨丝落在房顶的声音让她忽略了屋里的动静,她一慌,忙将褪到腰上的衣服拉了上去。

    随着她的动作,墙上两只兔儿的影子跳动起来,辰轩喉咙滚动,收回视线朝外走去,“弄好了唤我。”阿薇来不及答,看着他的身影已匆匆往书案方向去了。

    她擦干净了,正要换中衣,忽而意识到,褥子全铺到净房了,今晚他和她自然只能一起睡,忙又褪下衣裳,仔细擦了一遍,才换了干净的中衣。

    说句羞人的话,就算有褥子,她也不想再铺出来,让俞柏彦瞧见了,少不得怀疑他们夫妻感情不睦。想起上次喝醉酒就光溜溜睡过一次了,这次隔着中衣,应该没那么羞臊,阿薇钻进被窝里,把自己裹得只剩一张俏脸,才低低地喊了辰轩一声。

    他进来的时候,看着她已经背对他在里面躺下了,床上只有她裹成一团的那床被子,静默了会儿,他从柜子里取了另一床被子出来,熄灯睡到了床上。

    再次挨着她睡,心里不可说没有半分念想,可他这半个月太过疲惫,平复了身下的躁意,很快睡了过去。倒是阿薇心下默念,她一个人占了一大床被子,真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想到他连扯一扯被子都不肯。

    也许是顾虑到家里还有另一个人,阿薇第二日早早就醒了,想赶快洗漱了给客人做早饭,睁眼时却被还睡着的辰轩被子下顶起的一角吸引了,从前睡地铺时,他习惯侧卧,她倒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景象,心里不禁好奇,他下面揣了什么东西,怎么睡觉还揣着。

    可再看向辰轩的脸时,她的好奇瞬间被压下去,惊慌顿生。

    他的脸略微浮肿,腮边起了许多红色的疹子,脖子上也有,睡梦中他时不时伸手挠一下,她便见到他手上也起了风团。

    月兰说起的那件事来回在耳中回荡,阿薇一颗心被荡的越来越乱,越来越怕。

    她进而怀疑,下面那撑起来的地方,不是揣了什么东西,而是因为生病肿了起来。看着辰轩还在熟睡之中,阿薇心中被恐惧支撑起了另一种勇气,她想要验证一下。

    轻轻拉开被子,穿着白色丝绸亵裤的长腿落在眼前,上方果然撑起了一大片,裤子薄,她凑近了大约能看到,里面当真肿得厉害。记得小时候给小谨把尿,那里是小小的一丢,人长大了,也不至于能跟着长这么大吧,再说,平常人长这么大,那出门多显眼呀,显然是不能长这么大的,除非身体有了异样。

    阿薇在肯定自己的推测时,心里越发难受无助,月兰说这种病很难治的,他终于回来了,可到底是染上了这种病。

    又伸手触了触,发现那里隔着裤子都发烫,看来疮毒已发了邪火,她难过地吸了吸鼻子,却见眼前长腿一曲,躺着的人猛然坐起,眼神愠怒地看着她,从未见过辰轩这样的表情,阿薇吓得朝墙边靠去。

    “你刚才做什么?”他质问,面色难掩尴尬。

    阿薇想起刚才自己的举动,脸渐渐红了,“没……没什么。”

    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辰轩越发肯定了刚才惊醒他的触感不是错觉。

    “昨日,俞柏彦在溪边跟你说什么了?”

    他盯着她的样子让她害怕,却不知他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讲什么,”阿薇老实答道,“就是一些你们小时候在书院的趣事。”

    “什么趣事?”想起她当时笑得灿漫,他不由再问,语声冰冷。

    阿薇搔了搔眉角,犹豫了会儿,“就是你们偶尔会翻墙逃学逛庙会,惹先生生气的时候悄悄把先生的戒尺藏起来,隔壁院子里的枇杷熟了,你们会搭了梯子拿带勾的网子偷果子吃……就是这些,没了。”

    俞柏彦跟她讲这些的时候,她完全不敢相信辰轩小时候是这样的孩子,比小谨调皮太多,不过故事里的他更鲜活一些,让人听着想着,没来由就浮起了唇角。

    只是她不知道说出来这些,算不算出卖了俞柏彦,俞柏彦说辰轩不喜人提以前的事,让她听完了别去他面前说道,看辰轩现在的样子,确实是不悦的。

    辰轩却是在想,如果是俞柏彦告诉了她,他童年的外号是如何得来的,意外让她有了好奇心,那他将来也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俞柏彦的枕边人,他小麻雀的外号是如何得来!

  http://www.9xds.com/book/2413/49108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