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鳏夫 > 25.25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因着发生了这点小插曲,两人都了无睡意,很快就起了床,阿薇瞧了辰轩一眼,忽而疑惑,怎么穿上衣服,他患处的症状就消下去了?或许,这病不是时刻发作,只在晨起时加重?

    压下心中疑虑,阿薇到灶下忙碌,煮了些清粥,配了几样爽口的小菜,想到俞柏彦今日要下山赶路,怕不够他饱腹,又蒸了碗蛋羹,见时间尚早,又炸了几个肉丸子和一些米糕准备让他带在路上。

    看着阿薇将东西包进油纸包里,心里有了预测的辰轩不由将薄唇抿出一条冷厉的线,大半月前自己外出的那次,可没有这个待遇。

    饭食摆满了小桌,俞柏彦却还没有起来,辰轩自顾自坐到廊下,执起了筷子,阿薇觉得应该等着客人一起吃的,但辰轩既然饿了,她也不能让辰轩饿着等,于是拿起碗碟,将各样吃食都往里面夹一点,给俞柏彦留着。

    “不用留。”辰轩见了,眸色微变,打断阿薇,起身往净房去,“天色不早,他该起来了。”

    俞柏彦出了净房,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山中气候凉爽,空气清新,他这一觉竟比在客栈上房还睡得好。

    看到满桌子的菜,俞柏彦连洗漱都忘了,毫不客气地一屁股粘到凳子上,辰轩屏息移了移凳子,往阿薇的方向靠了靠,远离了俞柏彦。

    意识到被嫌弃了,俞柏彦撇嘴朝辰轩扇了扇袖子,“怎么,嫌我臭?”说着却注意到辰轩脸上的异样,忙放下袖子,瞠目道:“我滴个乖乖,你这脸咋了?怎么手上也有?莫不是……莫不是住了脏地儿,染了杨梅疹?外面这病正传得厉害呢!”他语气越认真,表情越紧张,其实说的越是玩笑话,只是阿薇不熟悉俞柏彦的脾性,反觉又添佐证,确定辰轩患了此症无疑。

    辰轩知道自己现在容颜有碍,见阿薇也正蹙眉看自己,颇觉得有些难为情,对着俞柏彦的语气变得冷硬,“为了将流霞盏补好,我几乎失去半条命,你若只顾着打趣,往后那些飞过竹林的鸽子……我近日会潜心专研菜谱,探究鸽子该如何烹食才好。”

    心疼自己费心培养的信鸽,俞柏彦适时闭嘴了,伸筷子把辰轩正要夹的那口菜抢到了自己碗里,得意洋洋间心里忽而疑惑,这位从来是庙里的菩萨,金口难开,即使生气也最多拿眼神唬人,原来也会有开口反驳的一天?再瞧瞧旁边为大鸟儿补了一箸菜的小嫂子,俞柏彦明白了,菩萨呀,终于赖不住寂寞从庙堂里跑到了寻常家,嘿嘿!

    下过雨的山道还有些湿,俞柏彦不着急走,却耐不住辰轩无声催促的眼神,直到阿薇将两个装满美食的油纸包递给他,心里才乐呵起来,“还是嫂子对我好,往后我要常来吃嫂子做的饭菜。”

    此话一出,意料之中收到两记寒冰般的眼刀子,不过俞柏彦仍旧笑得从容得意,都要走了,不气气大鸟儿他怎能甘心。

    阿薇与辰轩送了俞柏彦一小段路,直到他挥手告别的身影再瞧不见了,才回了竹屋。

    解开俞柏彦留下的包袱,辰轩拿出新一轮等待修补的瓷器琢磨起来,抬头见阿薇一步一顿走了过来,知她是有话说的样子,他难得主动问道:“何事?”

    瞧着他身上红斑点点的样子,阿薇越发忧心,“这病拖久了不好,不如下山找个大夫看看吧。”知道辰轩这样的人多半好面子,否则不会俞柏彦一提到那个病症,他就愠怒,所以她只好小心翼翼来相劝。

    “不用。”辰轩知她说的是他肌肤上的病症,“患了此症,无药可解,只有挨过了时间,身体适应了才会好转。”

    阿薇没想到他这么固执,这种病哪儿能是挨过时间就会好的,见他一脸早习以为常的模样,她又不好多说。不过,她总归是没放弃,这日里,时不时劝他几句,点到即止,虽没劝服他,好在没惹他生气。

    到了晚上,洗漱干净,阿薇却发现一个难题,两个人怎么睡?月兰说,这个病是惹人的。

    家里的褥子俞柏彦用过后,辰轩不欲再用,一时就没有新褥子了,再说要是铺褥子分开睡,他会不会不高兴,觉得自己嫌弃了他?毕竟昨天都睡一块儿了。

    心中百转千回,忽而听到辰轩沐浴后走进屋里的声音,她不再多想,一拉被子缩了进去,只是下意识和昨天一样把自己裹成了大蚕茧。

    辰轩的脚步在床前顿住,掀了掀薄唇,终究无言,仍像昨夜一般吹了灯,睡进自己的被子里。

    昨夜,他当她是怕了他,毕竟那夜自己的行径太过自私猥琐,导致时近一月,她心里的抵触仍旧没有散去,裹得像个粽子,多半就是防他又乘人之危。

    今天,她还是躲着自己,除了对那夜的抵触,只怕还因为……他想了想自己身上的可怖的红疹,虽然不惹人,她瞧了到底是害怕的。

    摇头叹了口气,他默然睡去。

    第二日早晨,二人吃过早饭后,阿薇告诉辰轩她想去镇上逛逛,辰轩想起那日她遇到蛇的事情,心有余悸,便说和她一起去,阿薇掏出袖袋里的驱蛇药给他看,又说赶集日月兰要到镇上摆摊,自己要找她叙旧,辰轩跟着就不方便了。

    辰轩意会,嘱咐她路上小心,又让她带了竹杖、匕首在身上,顺便花时间教她一些在山中遇到危险的处理方法,才放她下山了。

    阿薇没想到今天辰轩会和她说这么多话,比从前几日加起来都多,想到他是担心她的安全,心里倒是喜滋滋的,却怕错过了赶集的时辰,不由加快了下山的脚步。

    到了镇上,见月兰果然在原来那处摆摊,阿薇笑着与她闲聊了一番,终于将话题引到月兰上次说的外面流行杨梅疹的事情上,时过半月,月兰早把这件随意用作谈资的小事忘了,也没说出多少有用的信息,只说不好治,外面因这个病还死了人。阿薇不好再多问,以免月兰怀疑,间接泄了辰轩**。

    与月兰告辞,不知不觉走到一家医馆前,阿薇叹口气,要是辰轩肯来看病就好了,若不及时治愈,后果不堪设想,自己倒想给他抓些药回去,可毕竟不是大夫,怎晓得那个病要用什么药,埋头走了一阵,路过从前辰轩买书的那家书肆,脑中灵光一现,走了进去。

    傍晚时分,是例行的洗漱沐浴时间,阿薇将辰轩引到净房,那里的褥子已清理走了,浴桶又放回了原处,现在浴桶里装满了水,冒着腾腾的热气,只是水的眼色并非纯澈透明,而是像一大锅汤药一般,气息中也是一股熏人的苦涩味道。

    阿薇看着辰轩皱眉嫌弃的模样,语气更加小心翼翼,“这是祛湿解热的浴汤,初秋时节用了最好……你试试吧。”

    “你用吧。”辰轩转身就往外走,“我还是习惯溪水中沐浴。”

    阿薇一下拉住了他的袖子,“现在天气凉了,还是用热水沐浴吧。你不是说我们住在山里要分外小心蛇虫鼠蚁吗,那溪水里说不准有蚂蟥、水蛇之类的,现在天黑得早,水里看不清楚,还是在屋里洗吧。”

    她语声越发软糯,一双眼里满是渴求,辰轩见了,心里某处似被化开了,对那看着脏乎乎的浴汤少了几分抵触。

    阿薇关好门出去,辰轩褪了衣衫坐进浴桶里,被温热的气息包裹着,产生了许久不曾有的松弛感。他何尝不知道她这桶浴汤的用意,既然是为了他好,他就欣然接受,能不能缓解病症倒是另一回事了,总归她是个细致人,倒不至于用了什么有害身体的药。

    本未报太大希望,没想到,连续泡浴五天之后,他身上的瘙痒红斑散去不少,脸上的浮肿也消失不见,阿薇见他大好,心中大石放下,晚上与他同床而卧,也不再害怕被惹上了,只是这天早上起床,对着身旁还在熟睡的人以及他下面那片撑起的地方,她不禁又怀疑起来。

    那药浴是有效果,但对这个地方似乎始终不能攻克,她连续观察了数个早晨,敢肯定这处的病症还未消下去。

    该怎么办?阿薇琢磨了一天。

    夜晚,辰轩照例泡完药浴,又用清水将身上浇了一遍,去除残留的药味,几天下来,他已习惯了这种淡淡的药香味儿,不觉得令人厌恶了,甚至喜欢上了在水汽氤氲中彻底放松的感觉。擦干身子,穿好中衣,他踩着蒲草拖鞋朝屋里走去,鞋子是阿薇为他买的,方便他在净房沐浴的时候穿,从前在溪水中沐浴的时候,他总在溪边放一双棠木屐,现在更为喜欢蒲草的舒适柔软,虽然它廉价许多。

    路过书案的时候,看到上面还散放着几本书,他一时诧异,记得今天看了书,是放回书架的,莫非记糊涂了?拾起书想放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这些是医书,他不好此道,这自然不是他的书,看来,应该是她买回来的。

    书页上还折了角,似乎是当做标记,他好奇地翻开那页一看,其中论述的是一种叫做杨梅疹的病症,他眉头拧起,这种病,他自然有所耳闻,可她平白无故看这个做什么?

    ……

    思绪流转,一个他不愿相信的答案慢慢浮上心头。

    阿薇在屏风后忙碌,她趁他沐浴的时候又翻开那些书仔细琢磨,最后她得出结论,他全身的症状都消下去,唯独那处顽固,定然是药量不够所制。书中有一方,名曰制梅方,取诸多药材,煮水取汁,用土茯苓粉调和。

    辰轩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搅拌药膏,这几天辰轩没排斥她为他治病,她就不打算对他拐弯抹角了,“这个药膏,一会儿你自己涂上,明天起来,应该不会再那么肿了。”

    说完之后,她才发现他站在那里,似乎面色不愉,眸子沉得厉害。

    大概她还是说得太直白了,她立时低下了头,老实做鹌鹑样。

    “涂于何处?”头上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阿薇咬牙,没有作声,他明知故问,该不是又得罪他了吧。

    他走近了几步,仍是问,“涂于何处?”

    阿薇紧张地眨了眨眼,伸手遥遥地指了指那里,又隔空触电般缩了回来。

    “你替我涂。”撂下这句,他踱步走到床前坐下。

  http://www.9xds.com/book/2413/49109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