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鳏夫 > 30.30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二人走出去一段路后, 引得不少村民侧目,都被辰轩的新形象震撼了,生出了各种怀疑, 也有大着胆子来跟他们二人打招呼的。从前辰轩的样子高不可攀,如今穿得和他们乡下人一个样, 倒觉得多了几分亲切感。辰轩入乡随俗, 学着阿薇的样子跟他们打招呼。

    “您吃过了?”“您下地呢?”“秋收了, 今年收成如何?”……

    阿薇听到他说这样土里土气的话,而不是从前那般文绉绉的,心里真是怪异极了,又莫名开怀。

    走到去邻村的小道上,行人渐渐少了,辰轩才侧过头问她,“刚才有个妇人对着你翻白眼, 那人是谁?对你有意见?”

    想不到他观察得仔细,阿薇笑道:“那个是我舅妈, 姓王。她是个不好相与的人, 你莫和她计较, 反正今后也不会有任何往来。”

    “舅妈?”辰轩思忖道,“你表兄的母亲?”

    她点点头, “不错。”

    辰轩想到自己多少算是帮了杨青松,可这位舅妈居然对着小妻子翻白眼, 可见真是个不明事理的。

    “还好我娶了你。”他笑笑, “不然她做你婆婆, 你可不知道多委屈。”

    阿薇嘟嘴睨了他一眼,“那还得谢谢你咯?”

    他抿唇,“自然。”心想阿薇父母早逝,这位舅妈多半不近人情,否则他的小妻子应该有女性长辈教导夫妻之事,怎会单纯如斯。

    忽而想到一事,心中早想询问,他犹豫了半晌,还是问出了口,“岳父岳母当年是因何种意外才突然离世的?”

    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她愣了下,想到他是自己的丈夫,自己竟从未对他讲过过往的事,着实不应该,顿了顿道:“八年前,我十岁,小谨刚满月,那时外公外婆都健在,和舅舅一家住在一起。那天,我爹陪我娘回娘家,还抱着小谨,路上的时候出了意外,是山体垮塌,我爹我娘都被埋了,小谨落在了路边一丛灌木上,可能是最后一刻,我娘将他扔上来的……爹娘的尸骨被埋得太深,帮忙的村民都不敢再挖下去,怕山再塌一次……”

    她晃了晃手臂上辰轩修补好的镯子,眼里有些遗憾,“只找到这个。是我爹送给我娘的。”

    辰轩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语气柔软下来,“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伤心事。只是疑惑你从未带我去拜祭过岳父岳母,却不想是因为这个原因。”

    阿薇眨着眼笑了笑,“你放心,我已经不难过了,你想拜祭我爹娘,回去的时候就可以,虽然没有坟冢,但爷爷房间的暗格里供着牌位,逢年过节,我们都要上香的,平时见着怕伤感,所以没摆到厅堂里。”

    他应下,不再提往事。

    二人按乔老头说的地址找到了邻村那户要补水缸的人家,人家见换了对年轻夫妻,有些不信任。

    辰轩走到水缸前,见破损得十分厉害,但担子里装了足够的铁粉,要补上并不难,于是向人承诺,若是补不好,分文不取。

    阿薇本来有些担忧,毕竟只见过辰轩做精细活儿,听他敢于承诺,遂放下心来。

    二人齐心协力将水缸掉落的碎片拼补,用生石灰先粘住,又取了铁粉煅烧,将水缸补得严实合缝,辰轩让那家人倒了一桶水进去,果然滴水不漏。阿薇觉得,他这做粗活儿的手艺,比爷爷也不差分毫。辰轩笑着说,从前学艺就是从粗活儿开始练手的,否则一上手就是古董,不知道要毁掉多少好物件。

    这番解释倒是让阿薇没想到,只是觉得,他也干过粗活儿的,好像两人之间多了某种联系,距离越发缩短了。

    这户人家满意,又感激他们帮了大忙,说是家里就这么一口水缸,每天灌满了水刚好够用一日,破损之后,家里用水都不方便了,当即便付清了干活儿的钱。

    临行时,那家的小孩子还塞了两个干枣在辰轩怀里,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小孩,心里真是乐得说不出话来,还是阿薇替他道了谢。

    两人往回走的时候,辰轩不禁问她,“其实,买一个水缸并不贵,为何他们宁愿等人上门修补,也不换一个新的?刚才见那水缸上起码已有补过两次的痕迹。”

    阿薇摇头笑道:“你觉得不贵,对人家来说却不便宜,即使补上三次,也还是比买一个便宜的。”

    辰轩点头称是,“是我不识民间疾苦了。”只是他仍有疑惑,“青釉镇乃百年名镇,天下瓷都,我实在没想到这里生活的人反而会用不起瓷器。”

    这话也惹了阿薇一番思忖,半晌才道:“我爹还在时,也曾担忧这里民生疾苦,他说将来若能回乡做个地方小官,一定要革除弊病,让家乡的人过得更好。”

    “想不到岳父有此番大志。”辰轩不禁钦佩起这位素未谋面的岳父大人,想起自己当年同样奔赴举业,但只为不负父母期盼而已,说到为家乡人造福,实在未曾有此等高尚的念头。

    她点头,说得越发有兴致,“我爹说,斯人无罪怀璧其罪,青釉镇自古偏安一隅,民风淳朴,只因一朝被人发现瓷土矿藏,才在百年间成为了天下瓷都。然而瓷土并非挖之不尽,用之不竭,青釉镇多年只靠制瓷一业支撑,等到瓷土耗尽之时,耕地已毁,水源已浊,这里的人又靠什么生活呢?”

    没听到辰轩半分回应,她忙顿住声,小声道:“我……我讲这些你是不是觉得无聊了?”

    他忙侧头道:“不是,是我听得太认真了,从没见过你这么严肃讲一件事。”说罢,叹了口气,“岳父倒是有远见之人,现在整个青釉镇只怕正是这种情况。”也难怪那日她听说大瓷山要建窑厂会那般伤感。

    这事情毕竟沉重,二人说到这里,都默契地没有再说下去。

    回到家中,阿薇将补缸的钱交到爷爷手里,乔老头听说补得让人家满意,就安心了,又想自己实在多虑,孙女婿哪能不会做这点基本活儿,钱他倒是不愿收,让阿薇拿着做零花,阿薇自然不要,又塞到乔老头手里,辰轩也让他收下,乔老头这才讪讪揣到了衣兜里。

    午饭后,辰轩说了要祭拜阿薇父母的事,乔老头十分欣慰,忙把牌位从暗格里拿出,摆到了厅堂里,端上几碟瓜果、燃了香烛,阿薇拿了蒲团和火盆过来,与辰轩一起燃了香,烧了纸钱,正式祭拜。

    事毕,辰轩想到自己早上发出的承诺,对乔老头道:“爷爷,我想为家中置几亩地,做租赁用,这样乔家每年有稳固收益,您老有所依,小谨将来举业也有保障。”

    “你有心了。”乔老头笑得眯起了眼,知道将来自己走后,这个孙婿会对阿薇和小谨都很好,只是若真接受他这么大的馈赠,乔老头良心上有些过不去,“我都是被土埋了大半截的人了,你不必替我想。倒是小谨,将来要给你添麻烦了。”

    阿薇也有些不好意思,买地可要花不少钱,让丈夫这么帮扶娘家,这在村里还从未有过,再说,现在哪里还有地。

    “置地还是先不说吧,村里不少田地都被官窑厂征收了,说是下面都有瓷土呢。”阿薇将情况与辰轩讲了,顺便说了表哥偷瓷器也是因此事而起。

    辰轩听说了田地的赔偿价格,心里大为惊叹,范家在覃州亦是经营制瓷产业,但从未有侵占田地的事情发生,若是发现上好瓷土在良田之下,开出的价格也高出官窑厂许多倍,看来在穷乡僻壤之处,贫民多受欺压。

    乔老头却习以为常,“我在这片地方生活了六十多年,这种事情多了,我现在只是担心另一件事情。”

    阿薇和辰轩都不约而同看向乔老头。

    乔老头这话在心中憋闷了多日,今日难得能说开了。

    他灭了旱烟,踩了踩脚下未填得十分平整的土地,压低了声音道:“这下面才是上好的瓷土,我就怕哪天这儿也被人挖了。”

    伴着辰轩和阿薇惊异的眼神,乔老头将往事讲了出来。

    乔家这方祖宅是乔老头的爷爷那辈修建的,当时的青釉镇制瓷业正是鼎盛时期,可谓遍地窑厂,遍地黄金,谁家地底下要是有瓷土,那是高兴得不得了的事,天天盼了窑厂的人来收购,所得的钱财那是一辈子吃不完了。

    乔老头的爷爷极富远见,想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笔财富,所以在他勘探到水竹村下有不少瓷土时,刻意买地将房子修建在了此处。当时有此想法的人不可谓不多,所以小瓷山上才会有水竹村的出现。最好的瓷土不是在那些田地下面,而是就在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房子下面。

    可惜世殊时异,当初以为的财富到了今日可能会酿成一场灾劫。

    阿薇虽是乔家人,但从未听说过关于祖宅的事情,辰轩也想不到青釉镇这些年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二人只能安慰乔老头不要多虑,一时也无法猜想这件秘事被揭开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整个村子的人都会被迫迁走吗?

    阿薇怕乔老头神伤过度,扶了他进屋休息,辰轩坐在院子里,等她出来了,握着她的手道:“你也别担心,若是官窑厂真有什么动作,我便在镇上置下屋舍,接爷爷过去住。”

    她感激地点点头,眼里的迷雾却未散去,“这间屋子有爷爷大半生的记忆,突然要拆掉的话,他只怕受不住。”

    辰轩想安慰她,又想不到合适的话,便起身,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她的脸瞬间就红了,比起昨夜狂风暴雨似的席卷让她略微畏惧,这种温柔的亲法她是懂得的,从前爹也这样亲过娘,然后娘就羞涩地看爹一眼。

    嗯,这次倒不觉得他怪了。

    趁着老人家不在,辰轩把她搂得紧些,想把自己能给她的依附都投注在这个怀抱里,让她安心——院门突然被推开,小谨进来就看到两个紧紧拥在一起的人,姐姐一脸温柔的样子,那鳏夫的唇都抵到他姐的额头上了。

    好生气!

  http://www.9xds.com/book/2413/49109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