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鳏夫 > 38.38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断人财路犹杀人父母, 掘坟者他日无葬身处  “老奴正是来向少爷辞行的。”曲嬷嬷眉眼一挑, 软声道,“只是少爷也得让老奴再伺候您一回,否则老奴回去了, 老爷夫人听说老奴来了这么久,连一顿饭都未给辰轩少爷做过,那是定然要生气了。”

    辰轩轻眨了下眼, 算是默许了。待曲嬷嬷出去, 他的视线又落到溪边的身影上。

    溪边的水流得哗哗响,以至于曲嬷嬷走到她身边坐下, 阿薇才反应过来。

    曲嬷嬷还是那副笑容亲切的样子, 可阿薇已坚定了决心, “嬷嬷, 我该回家了。”

    帮阿薇将一缕碎发拨到耳后, 曲嬷嬷柔声道:“孩子, 老身有些话与你讲, 听完了再说走不走,可好?”

    阿薇不好拒绝,木木地点了点头。

    曲嬷嬷便将从前未与她讲过的范家的情况略略讲了一遍。

    范家并不是做之前说的做小生意的门户, 而是覃州第一富贾,范家靠制瓷起家, 已绵延三代, 在当地产业颇丰, 素有名望。辰轩是家中次子, 上有兄嫂,下有一妹待字闺中。

    曲嬷嬷也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并非范家亲戚,阿薇看她周身气度便觉胜过普通人许多,在范家竟只是奴仆,无法想象范家到底是怎样的人家,家里的人都像辰轩一般仙姿脱俗吗?

    “将来您跟着辰轩少爷回去,老身还要叫您一声二少奶奶呢。”曲嬷嬷眉梢含笑,言语恭敬,希冀阿薇知道范家声势,不再生出回家的心思,辰轩少爷骨子里清绝,是绝不会低头的,只能让阿薇谅解。

    阿薇却不为所动,她只觉得,辰轩本就是个手艺不凡的阔绰人了,没想到家里更是富裕,那他瞧不上自己实在理所当然了,若不是因为他名声不好,范家怎会找她做儿媳妇,还真是委屈他了,若真在得知这些后留下,只怕他更认定她贪财重利了。

    曲嬷嬷又絮絮地说了些劝慰的话,但阿薇已打定了主意回去,再无更改了,她只得叹了口气,道:“罢了,是我们范家对不住你,若是真的要走,也等吃了老身做的饭再走,老身亲自送你回去,也跟你家人有个交代。”

    话说到这份上,阿薇便答应了,甚至在曲嬷嬷操持灶前的时候,主动帮了不少忙。

    树影西斜之时,一大桌子菜摆满了廊下,曲嬷嬷拉了辰轩与阿薇相对而坐,自己选了个侧位。席上,二人都不说话只埋头夹菜,却也并未吃下多少,曲嬷嬷一个人说得嘴都麻了,忽而道:“有菜无酒,不足以助兴,老奴记得置办婚事时曾放了几瓶佐餐的佳酿在屋中,不如现在取来?”曲嬷嬷用眼神询问着辰轩。

    辰轩现在哪有心思喝酒,他以为即使他说了不必相劝,曲嬷嬷也不可能真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做,而是必会劝得阿薇留下,哪知现在是要喝分别之酒么?再看含笑的曲嬷嬷一眼,莫非……她想让阿薇喝醉,如此便走不了?可这种做法,他颇为不齿。

    见他不语,曲嬷嬷就当他默认了,很快进了屋里,那些酒当初便是她放在柜子里的,现在也不花半分功夫就找了出来,又拿了两个杯子,替两人满上。

    辰轩拾起杯子,一饮而尽,心中的愁绪没压下去多少,倒随着辛熏的酒气翻涌上来。

    看着曲嬷嬷期待的样子,阿薇也抿了一小口,顿时辣得眯起了眼。

    曲嬷嬷忙笑着给她夹了口菜,“就着菜喝就不辣了!”如此劝得阿薇喝光了一小杯酒。

    辰轩更肯定刚才的猜测了,见阿薇满脸绯红的样子,他有心阻止曲嬷嬷,话到了嘴边,却如何说不出来。

    一席饭毕,阿薇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声音也有些迷糊,“嬷嬷……我该回家了。”从没喝过酒的她,三杯下去已不太清醒,但喝下这些酒,思绪变得轻飘飘的,心里没那么难受了,所以刚才到最后时,已用不着曲嬷嬷劝她,是她自己很惬意地抿完了杯中酒。

    一只浅青色的袖子伸了过来,待要扶住快站不稳的阿薇了,又迟疑着缩了回去,他终究还是吩咐曲嬷嬷道:“有劳嬷嬷扶她进去歇会儿吧。”

    曲嬷嬷暗自瞥了不争气的某人一眼,将阿薇扶到屋里的床上躺好了。

    阿薇喝了酒,浑身发烫,现在又是夏日,身上已渗出薄薄的汗了,她一手拉住曲嬷嬷,恍惚着喃喃道:“好热……好热……”

    曲嬷嬷干脆打了一盆水来,替阿薇松了发髻,除了衣衫,将她身上都擦干净了,边擦边是感慨,这姑娘看着身量不丰,属于苗条纤细的一类,其实该有的一分不差,身上肌肤白皙如堆雪,幼嫩似花瓣,手上的帕子轻轻滑过,便留下一抹桃花色的诱人印子,是个男人见了都挪不开眼,也不知自家少爷是哪里不开窍,生生做了这么久的和尚。

    将被子挪到一边,曲嬷嬷往箱子里寻了一方纱巾给阿薇盖上,这次她便不喊热,也不喊要走了,安安静静地进入了梦乡。

    曲嬷嬷这才出来,见辰轩还坐在刚才的位子上,愁眉不展,她也不多说什么,只收了桌上的碗碟去溪边洗了,又擦了灶台,然后才来向辰轩道别,“辰轩少爷,老奴这就下山了,明日便出发回覃州,过段日子就是夫人的生辰,少爷可要记得带少奶奶一起回来。”

    “嬷嬷保重身体。”辰轩站起身送了曲嬷嬷一程,心里却明白得紧,她已生了去意,如何还留得住,待她酒醒了,还是会回去的,往后回范家,他仍是形单影只。

    待曲嬷嬷走远了,他见到山坡上倒着一个箩筐,正是她白日里着急跟他解释时落在那里的,他将箩筐扶了起来,蹲着身子将散落的野菜一点一点拾回筐里,回到竹屋时,将箩筐放回了灶下,看着从前被她操持惯了的锅碗瓢盆,忽而心里一阵失落,坐到刚才的位置,继续执杯独酌。

    他从不贪酒,从前师兄弟间偶尔小酌几杯而已,今日却莫名想要放纵,但觉此物未能解愁,盖因饮量不足而已。一杯接着一杯,他喝到天色暗沉。

    此时,屋里传来阿薇的声音——“渴……口渴……喝水……”娇弱的声音有气无力,显得可怜巴巴的。

    想到必是她喝了酒的缘故,辰轩忙倒了一杯水进了屋里,只是到了屏风后,却见那帐幔未曾放下,她背对自己而卧,头上青丝散开,如亮泽的黑缎堆积在枕上,一层绯红的纱巾由齐胸处盖至腿窝,香肩玉露,白臂如藕。那纱巾又十分轻薄,其下种种风光,若隐若现。

    辰轩怔得未敢上前一步,原来曲嬷嬷不仅是灌醉阿薇,让她暂不能离开这般简单,恐怕是想助自己与她成就夫妻之实,到时她自不会离开了。

    只是这等下作手段,他哪里能够苟同,当即转身而去,却听床上的人又在急切地呼唤,“渴……好渴……”

    他终究不忍,还是决定先喂她喝水,否则她今夜只怕痛苦难当,走到床前,她似乎也晓得有人来了,便翻过身来,伸着手讨要水喝,眼睛却是眯着的,随着她的翻动,身上的纱巾滑了下去,大片娇嫩丰隆,一览无余。

    但凡男子,见之此景无不血脉偾张,但他还记挂着给她喂水,自不敢多看,忙扯了放在身后的被子给她盖上了,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莹白红润的小脸来。

    托着她的脖子给她喂完一大杯水,见她不喊渴了,他才垂了帐幔出来,霎时心跳如鼓,手心里都是汗,可莫名地,刚才的愁绪减了三分。

    搁好杯子,看到桌上的那壶酒,他觉得不能再喝了,否则他不能保证今晚上一直做个君子,便又泡了杯茶,在临窗处坐着吹风,好让那酒意早些醒了。

    慢慢地,他酒意确实醒了几分,可腹下却烧起了一团小火苗,隐隐有燥热之感。

    很快,火势蔓延,灼得他焦躁不安,皮肤下似有细细密密的针头在扎刺,他痛苦地喘息着,看着腰带下顶胀的衣袍,迟钝地意识到什么,目光探向刚才的酒壶。

    自觉跟村里人没什么过节,也不晓得是谁第一个传了这种话,直到有一天往井边挑水,她听到舅妈王氏就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和别人吧嗒吧嗒,说她这样的狐媚子,早先要勾他儿子,但青松人正直不受她勾引,后来又勾了个有钱人,但这有钱人玩腻了也不要她了,这不,人走了半个月都没回来呢。

    心里倏地腾起一团火,阿薇放下担子,提着水桶走到了王氏身后,王氏还对着几个村妇绘声绘色地说道,忽而见那几人脸色都变了,自己脚下一凉,一桶凉水顺着她为了儿子结亲才新制的裙子上流下,湿了一地。

    王氏急得张嘴就要骂“哪个不长眼的”,转身见是阿薇,两个眼珠子顿时瞪得像牛眼般大,显然没有想到。

    “好你个小蹄子,欺负到你舅妈头上来了!”她伸手就要去抓阿薇,被阿薇躲开了。

    阿薇站直了立在一旁,趁着几个村妇都在,也不对王氏客气,“你算哪门子亲戚,有你这么做舅妈的吗?我男人早回了大瓷山了,我在村里留着,不过想多照顾我爷爷几天罢了,哪儿轮到你在这里嚼舌根。”

    兔子急了也是要咬人的,王氏这般,真当她是聋子哑巴吗?

    那几个村妇一听,觉得阿薇说得也有道理,王氏在村里本就名声不好,只是她嘴碎,逮着个人就能说道半天,慢慢就把阿薇的事情传开了,实则信的人也不多,只是闲话家常,本就是人的乐趣。

    这会儿见阿薇来了,几人也不好再听下去,劝了阿薇几句让她别放在心上,就匆匆散了。

    王氏却哪儿甘心,拾起脚边的枯枝就朝阿薇打去,阿薇抱着水桶抵挡,她年轻,身子比王氏轻盈敏捷,王氏追打了一阵,没伤到阿薇一分,倒把自己累得弯下腰杆,气喘吁吁。

    阿薇站到她面前再次开口,“舅妈这般说三道四毁人清白,小心传到您亲家那里,反而毁了自家名声!您能说会道,也别把我当了哑巴,您在村里那些事儿,别逼我往后也去陈家那条街上说道说道。”

    王氏看着从来闷不啃声,只拿脸蛋身段勾人的狐媚子,今日变得伶牙俐齿,不可置信地盯着她,把自己一口老黄牙都要咬碎了,第一次发觉,无论是吵架的气势还是踩人痛脚的本事,自己竟输了对方三分。

    这会儿是午后,虽是已入秋的天气,但外面日头下仍旧十分炎热,那几个村妇离开后,一时路上没了别的人。

    王氏正要开口烂骂回去,前面小跑过来一个年轻妇人,待到了王氏身后,柔声喊了她一声“娘”,忙将弓着腰的王氏扶住了。

    听她这么喊,阿薇晓得她的身份了,不由认真打量她,陈氏身形微丰,是村里人喜欢的那种好生养的模样,眉眼弯弯的,看着和善,皮肤不算白,但比起庄稼人的黝黑,已是相当打眼了。

    “娘,我在前面听说您跟表妹……您别置气了,日头大,咱们快些回去吧。”陈氏温声细语的样子。

    听她称自己“表妹”,阿薇一下觉得头一次见面,关系却马上拉近了,看来陈氏是知道杨家还有她这个亲戚的,不知道是陈氏近人情,打听了杨家亲戚的情况,还是王氏在儿媳妇面前也唠叨自己坏话,她放下水桶,唤了对方一声“表嫂”。

    陈氏羞涩地应了一声,扶着王氏要走,王氏狠狠剜了阿薇一眼,想到儿媳妇在,把嘴里预备好的恶毒话都生生咽了下去,扯了扯湿漉漉的裙子,不甘地朝回家的方向去了。

    拾起水桶,阿薇叹了口气,打算再去打一桶水,却见陈氏似乎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阳光下,她看不太清楚,却觉得那眼神有些哀怨,有些意味深长。

    哎,怕是王氏担心自己真去陈家门口闹,打算先在儿媳妇面前把自己丑化了。

    下午的时候,乔老头从外面回来,进门就问阿薇,是不是跟王氏吵架了,还浇了她一桶水,阿薇没否认,只好奇当时不过几个人见到,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开了。她莫名有些怀恋在大瓷山的生活,那里没有闲言碎语,只有鸟语花香。

    乔老头想不到阿薇也是个有脾气的人,从前总觉得她十分乖顺,但孙女今天发了火,他却高兴得紧,燃了旱烟,边抽边道:“那个腌臜泼妇,水该往头上浇下去,光湿她的烂裙破鞋,便宜她了!”

    没想到爷爷会这么说,阿薇笑了笑,其实若是从前听到王氏说她的坏话,她大概不会直接粗暴地对待,但这些日子担心辰轩,难免心神不宁,王氏的话无疑火上浇油,她实在忍不下去。

    想到辰轩的事情,她思量了一番,不由对爷爷道:“爷爷,我想先回大瓷山去了,我想他应该快回来了,我得回去把家里收拾一下。”半个月没回去,还不知道竹屋怎么样了,更不想留在这里听村里人背后说道。

    乔老头这些日子自然也替她忧心,只没有说出来罢了,听她说要回去,怕她一个人不安全。

    阿薇只说自己在山上早住惯了,没什么好怕的。乔老头想到她在村里也难过,就不再反对,只嘱咐她夜半不要熄灯,将门窗关好,人睡床板下,莫虽床上,若能寻了山里的猎户弄条狼狗养着最好。

    觉得爷爷过于忧心了,她随口应下,没放在心上。

    第二日午后,阿薇收拾东西回去,见竹屋没什么变化,只是染了灰尘,第一件事就是着手打扫起来。

    过了傍晚,天色渐暗,她仍没觉得害怕,只是看到地铺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心里一阵烦忧。

    早知道,和他一起去就好了。

    暗夜里,星光点点,秋风渐凉,她没听爷爷的话点灯睡到床下,仍是熄灯睡在熟悉的床上,门窗却是关严实了。

    忽而,竹桥上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有人敲门。

    辰轩掩了掩鼻子,面上却并无嫌恶之意,反而对这样环境有些好奇。

    从小生活在富裕之家,他从未踏足过这样的地界。即使近年旅居在外,他靠补瓷富有积蓄,生活亦甚为宽裕。能用钱财带来便利的,他一向不会亲往,因而到了青釉镇已有时日,仍对许多市井之事不曾了解。

    “一起。”辰轩淡淡道,语气却甚为笃定。

    阿薇只得点点头,让不熟悉道路的辰轩跟在她身后。地上落了牲畜的粪便,前面来了担担子的小贩,阿薇便提醒他避让。

    旁边一个卖鱼的摊子,老板手起刀落,干净利落,那鱼已丧命却还在挣扎。辰轩看得暗自称奇,一时忘记避让,那鱼在扑腾中溅起无数残血,阿薇拉他不及,忙挡在辰轩身前,那点点血污便溅到阿薇身上了。

    阿薇转身,见辰轩身上仍旧不染半尘,舒了口气又小声叮嘱道:“你要跟紧我。”

    辰轩见她比自己矮了一个头,却一副要保护他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别扭的好笑,只是面上仍旧波澜不惊。

    阿薇回头见前面有一处卖菱角的,看起来肉厚鲜美,吆喝得也便宜,便打算前去看看,一抬脚,却发现有人轻轻拉住了自己的一片袖子,跟了上来……

    菜市一行,两人收获颇丰,出来的时候手上都拎满了,这还是阿薇一再劝阻的结果。

    辰轩对于菜市的热情完全出乎阿薇的意料,而且出手阔绰,平常人家论个买的东西他能论斤买,也不讨价还价。——那二十斤鲜河蚌就是这么买来的,足足花了二两银子。他还甚有道理地跟她解释,“河蚌肉少,带壳二十斤,烹食一顿而已。”

    阿薇更觉不值了,二两银子,才一顿就没了?

    辰轩心中另有计较,他不擅烹调,从前常常买了食材回去也是胡乱烹食,如今有她在,这些食材皆能物尽其用,多买些又何妨?

    买完离开的时候,商贩们都热情地招呼辰轩再来光顾。阿薇可以想见,再这么买下去,辰轩“冷面豪客”的形象将菜市中广为流传。

    此刻,二人站在菜市外的一棵大柳树下荫凉,辰轩见阿薇一脸发愣的模样,问道:“提不动?”说罢,便揽了她手中的东西到自己手上。

    阿薇忙拽住,却是迟了,已被他揽了过去,她忙道:“我提得动的。”

    辰轩不理会,只道:“再去买些生活所需。”说罢,往商铺林立的市集而去,这回,他是识得地方的。

    到了市集,辰轩便雇了个挑夫跟在身后,手上立时轻松起来。

    街边有卖浆水的小贩,辰轩买了两盏酸梅汤,递了一盏给阿薇,又叫了一碗茶水给挑夫。

    阿薇从前跟着爷爷摆摊,常见到这卖浆的小贩,却从未想过买来喝,不想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原来十分解渴生津。

  http://www.9xds.com/book/2413/49110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