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鳏夫 > 44.44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断人财路犹杀人父母, 掘坟者他日无葬身处

    阿薇也默默停下筷子,等着爷爷的话。

    乔老头嘿嘿笑了几声,拍了拍小谨的脑袋,“要真是你说的这样, 爷爷还能笑得出来吗?”

    此刻, 乔老头将在大瓷山上看到的情景回味了一遍,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就在他找到山中竹屋, 打算暗中相看的时候, 竹屋的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 隐约有些熟悉感。

    乔老头眯着眼仔细瞧,发觉此人好巧不巧正是之前常来补瓷器的那位“公子”!他就是自己未来孙女婿?乔老头惊讶之余, 赶紧躲到了一棵大树后。

    男子手上拿着一把天青釉茶壶,他将壶里的残茶倒了, 蹲在溪边清洗, 待沥干壶身的水, 才起身进屋,再出来时却是将门带上, 下山而去。

    青山绿水间,他衣袂飘飘,有翩然出尘之感。

    乔老头望了会儿他的背影后才试探着靠近竹屋,门虽没锁,屋里也无人, 但到底不好私闯进去。好在窗户够大, 又只布了竹帘, 乔老头掀开竹帘一看,里面陈设不多,但布置得甚为雅致,其间还有股好闻的淡淡清香。

    乔老头怔了怔,这与普通农户的房间全然是云泥之别。

    他低头,看到临窗处放着刚才男子清洗过的茶壶,这会儿细看,乔老头不禁瞪大了眼睛——茶壶釉面厚实,颜色明亮而不刺目,器表呈蝉翼纹细小开片。

    他小心翼翼地翻过壶底再看,上面有三个芝麻大小的支钉痕迹,再将器物移到光照处,釉面点光时隐时现,如星辰闪烁一般。

    乔老头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抖,屏着气将茶壶放回了原位。

    乔家世代为匠,与瓷器打交道,到了乔老头这一代虽沦为街挑子,但到底从前的眼色还在。

    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汝窑仿品。汝窑乃五大名窑之首,以玛瑙为釉烧成,传世器物不足百件,每件都可谓价值连城。仿品能做到如此以假乱真的程度,想必亦是价值不菲,这人却随意用来泡茶,还放在这个显眼处,一点都不怕人偷了?

    从前便知此人富贵,今日见到这等器物,更觉富贵的程度在自己想象之外。

    乔老头见旁边还放着几个天青釉压手杯,具是汝窑仿品,与茶壶应是一套。其中一个杯子在杯沿处镶有一圈刻了莲花纹的金饰,与青釉搭配,有耀目之美。

    只是这旁人看来锦上添花的镶边,乔老头却从手法上看出,这圈镶边是为了修补破损,除却镶边,杯口处必有缺口或裂痕,只是修补的人匠心独具,巧夺天工,让人看不出破绽。

    想到媒婆说这位未来孙女婿是自己的同行,自己一直以为对方亦是个补瓷匠,如今看来,是自己眼界所限罢了。

    修补瓷器的行当,除了乔老头这样的乡间小匠,还有另一类高手常被追逐者唤作大师。

    他们修补的器物不是普通日用碗盘,而是贵重的瓷器;他们用的修补材料不是廉价的铜铁,而是贵重的金银;他们面对的客人不是乡野村民,而是拥有雅好的贵人名流;他们修补瓷器的目的,不光是为了瓷器能继续使用,更是让瓷器在修缮之余越发光彩夺目,可谓化腐朽为神奇。

    乔家祖上做的正是这种能聚财富、享大名的细活儿。

    毫无疑问,自己的未来孙女婿,亦属此类,而且是个醉心于专研技艺的富贵隐士。结合之前种种迹象,乔老头更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此刻在饭桌上,乔老头却不便把这些事情一一道来,只笑着对阿薇说,“你放心,爷爷已为你相看过了,未来孙女婿俊得好。那屋子也宽敞,前头就有流水,做饭洗衣方便得很,后头还有一片竹林,一年四季挖不完的笋子。总之,人比咱们村里的都好,住处也比咱们村里的都好。”

    阿薇看爷爷一脸兴奋,知道他必是真的看过了,便放下心来,露出了久违的浅浅笑意。

    小谨却是不信,“大山里人烟都没有,好个啥?姐姐还是别嫁了。”

    乔老头虎着脸道:“小孩子懂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让你姐拖成老姑娘不成?”

    小谨吐吐舌头,不敢再发表意见。

    乔老头转眼看着自己的孙女,虽然穿一身洗得很旧的碎花衣裳,人也因为常年在外摆摊,饥饱不定,长得瘦弱了些,却难得是个美人胚子。那皮肤好像风吹日晒也晒不黑似的,比镇上那些个养在家里的姑娘还好些,难怪得惹了那人的青眼。

    想来那人接连来自己摊子上补瓷,除了有同行相较的意思,大抵还是相看自己孙女来了。乔老头只怪自己眼拙,当时竟未察觉,这会儿想起他拿水壶给阿薇伤口浇水的情景,顿觉恍然大悟。

    只是他不愿太过露财,连下贵重的聘礼也只是假托父母名义,自己也就不便告诉阿薇,免得她知道太多,嫁过去后言语不当,反倒叫那人怀疑他们乔家贪财了。

    ********

    月亮很圆,院子里被照得很亮。

    乔老头难得今日没有早睡,坐在院里台阶上,对着月亮,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阿薇从房里出来时,就看到这副景象,爷爷许久不曾这么放松愉悦。

    乔老头看到孙女,便侧头问道:“小谨睡下了?”

    “嗯。”阿薇应了一声。

    乔老爷笑着让她在自己旁边坐下,然后兴致颇高地问:“阿薇,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爷爷给你讲的,咱们乔家祖辈的故事?”

    阿薇点点头,笑道:“乔家祖上是京城人士,在皇宫里修缮过历代瓷器,享有大名。”

    乔老头点点头,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到了我爷爷那辈,原先的朝廷被反了,新皇帝说从前的皇帝只顾着享受,不顾及天下百姓受苦。他要做个不享乐的好皇帝,所以宫里那些画师、乐师、舞姬都被他打发了,我的爷爷也被打发了。好在我爷爷从前接私活儿存了不少钱,当时的青釉镇窑厂遍地,名气又大。我爷爷想着产瓷器的地方不怕揽不到活儿,就来了青釉镇,娶了我奶奶,咱们乔家就在这儿扎根了。”

    阿薇从小就听爷爷叨念这几句,但年岁渐长,她开始怀疑这个故事的可信度,毕竟京城啊,皇帝啊,离他们太远了。

    乔老头笑道:“我爷爷当时富贵得很,补一个上年头的青瓷,至少五两银子,够咱们现在用度小半年的。”

    “爷爷的爷爷可真厉害!”阿薇见爷爷谈兴正浓,总要配合一下。

    乔老头却突然叹了口气,“可惜他去得早,我那奶奶不识货,日子不好过时,就把爷爷的好些值钱东西随手卖了。我现在想想都可惜,那些东西但凡留下个三五样,咱们乔家不至于是现在这样。好在我爷爷把他的手艺传下来了,总算让子孙后代有口饭吃。只是到了我这一代,青釉镇能开采的瓷土越来越少,窑厂垮了许多,咱们这行生意也落寞了不少。当时你爹一出生,我就想啊,不能再让这个孩子走我的老路,要让他读书,否则这手艺再往下,恐怕养不活咱们乔家人。”

    说起阿薇的父亲,乔老头不禁有些心酸,转念想到还有小谨,倒也老怀安慰,“你弟弟如今能去镇上读书,还是多亏了你,这点爷爷心头明白不过。之前只怕是委屈了你,今日去见到那小伙子,倒觉得与你十分般配,爷爷心头的大石头便落下了。在这上头爷爷绝没有说假话,等你嫁过去就晓得了。”

    阿薇见爷爷笑得有些神秘,好像话里有话似的,不过她猜不透。说起婚事,她还是有着少女的娇羞,低头嗯了一声。

    乔老头又叮嘱道:“刚才爷爷说做咱们这行没有前途,那是因为咱们乔家没有门路,只能在这片穷地方补几个破碗。但那小伙子既然在外面学过手艺,父母又是覃州那片富裕地方的人,想必他的门路比咱们广,你莫要看低了他。”

    阿薇点点头,“爷爷,您放心,我怎会嫌弃这个?咱们自己还是补瓷匠呢。”

    乔老头知道孙女向来温顺,却是忍不住多说几句,“你嫁过去之后,补瓷这事上,他如果要你帮忙,你便勤快些帮他。如果不需要,你便不要逞能,也不要窥看,只需给他打理下三餐、洒扫。毕竟咱们这行有些不传之秘,你刚过去,未必得他信任。”

    阿薇暗道爷爷想得周到,认真地点了点头。

    乔老头使劲想着,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果然又想起一条来,“咱们平常跟人家补东西,用的都是铁呀铜的,银算是顶好了,一年也就用上几回。但一些有门路的匠人,常能遇到好瓷器,用到金银材料就普遍得很。你去了他那边,若是他那里有些啥贵重的材料,你不可乱动,免得叫他觉得你没规矩。”

    ……

    这晚上,乔老头说了许多话,比从前一个月加起来都多。阿薇听得很认真,觉得爷爷对自己还是很关心的,心里便温暖起来,对于婚事也有了点期盼。

    乔老头听得暴跳如雷,抽出腰间的烟杆子,把刘媒婆打出门去了。

    听到刘媒婆呜啦啦吃痛的声音,阿薇松了口气,看来爷爷还不至于为了小谨的束脩,扎扎实实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只是刘媒婆连镇上要纳妾的人家都找来了,可见得也是尽力了。就真的没有更合适的人家了吗?阿薇的心思不禁又沉了几分。

    乔老头被刘媒婆的事情气得捶胸顿足,第二日醒来觉得肋间有些疼,估摸着是肝火上来了,只得躺在床上休息,没有出摊。

    阿薇有些担心,打算去请村里的大夫,却被乔老头拦下了,她知道爷爷是舍不得花钱,却又劝不动他。

    料理完家务,阿薇叮嘱小谨照看好爷爷,打算出门去割些肉回来。乔家虽不富裕,肉食却没有像贫户那般一年才吃上几回。乔老头觉得小谨读书辛苦,又是他们乔家唯一的希望,肉食是紧着自己也要供给小谨的。

  http://www.9xds.com/book/2413/49110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