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嫁给鳏夫 > 46.46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断人财路犹杀人父母, 掘坟者他日无葬身处  阿薇在家中待了半个多月, 辰轩的身影却再没出现在水竹村, 她渐渐地习惯了每日傍晚都去山道上望一会儿,陪伴她的却只有夕阳和归鸟,猜测他或许在路上遇到什么事情耽误了,想起月兰说的外面的事情, 又变得害怕、焦急。

    没想过会在家里待这么久,她并没有带多少换洗衣裳, 时间一长,村里竟还有了说闲话的人,说她男人不要她了,之前买了那么多东西送过来,就是要把她送回家。

    想起辰轩之前要赶自己走的事,大约当时回来了,就是现在的情况吧, 只是她想不明白,人的嘴巴怎么可以如此恶毒,说得真真的,却不是好话。

    自觉跟村里人没什么过节, 也不晓得是谁第一个传了这种话,直到有一天往井边挑水, 她听到舅妈王氏就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和别人吧嗒吧嗒, 说她这样的狐媚子, 早先要勾他儿子, 但青松人正直不受她勾引,后来又勾了个有钱人,但这有钱人玩腻了也不要她了,这不,人走了半个月都没回来呢。

    心里倏地腾起一团火,阿薇放下担子,提着水桶走到了王氏身后,王氏还对着几个村妇绘声绘色地说道,忽而见那几人脸色都变了,自己脚下一凉,一桶凉水顺着她为了儿子结亲才新制的裙子上流下,湿了一地。

    王氏急得张嘴就要骂“哪个不长眼的”,转身见是阿薇,两个眼珠子顿时瞪得像牛眼般大,显然没有想到。

    “好你个小蹄子,欺负到你舅妈头上来了!”她伸手就要去抓阿薇,被阿薇躲开了。

    阿薇站直了立在一旁,趁着几个村妇都在,也不对王氏客气,“你算哪门子亲戚,有你这么做舅妈的吗?我男人早回了大瓷山了,我在村里留着,不过想多照顾我爷爷几天罢了,哪儿轮到你在这里嚼舌根。”

    兔子急了也是要咬人的,王氏这般,真当她是聋子哑巴吗?

    那几个村妇一听,觉得阿薇说得也有道理,王氏在村里本就名声不好,只是她嘴碎,逮着个人就能说道半天,慢慢就把阿薇的事情传开了,实则信的人也不多,只是闲话家常,本就是人的乐趣。

    这会儿见阿薇来了,几人也不好再听下去,劝了阿薇几句让她别放在心上,就匆匆散了。

    王氏却哪儿甘心,拾起脚边的枯枝就朝阿薇打去,阿薇抱着水桶抵挡,她年轻,身子比王氏轻盈敏捷,王氏追打了一阵,没伤到阿薇一分,倒把自己累得弯下腰杆,气喘吁吁。

    阿薇站到她面前再次开口,“舅妈这般说三道四毁人清白,小心传到您亲家那里,反而毁了自家名声!您能说会道,也别把我当了哑巴,您在村里那些事儿,别逼我往后也去陈家那条街上说道说道。”

    王氏看着从来闷不啃声,只拿脸蛋身段勾人的狐媚子,今日变得伶牙俐齿,不可置信地盯着她,把自己一口老黄牙都要咬碎了,第一次发觉,无论是吵架的气势还是踩人痛脚的本事,自己竟输了对方三分。

    这会儿是午后,虽是已入秋的天气,但外面日头下仍旧十分炎热,那几个村妇离开后,一时路上没了别的人。

    王氏正要开口烂骂回去,前面小跑过来一个年轻妇人,待到了王氏身后,柔声喊了她一声“娘”,忙将弓着腰的王氏扶住了。

    听她这么喊,阿薇晓得她的身份了,不由认真打量她,陈氏身形微丰,是村里人喜欢的那种好生养的模样,眉眼弯弯的,看着和善,皮肤不算白,但比起庄稼人的黝黑,已是相当打眼了。

    “娘,我在前面听说您跟表妹……您别置气了,日头大,咱们快些回去吧。”陈氏温声细语的样子。

    听她称自己“表妹”,阿薇一下觉得头一次见面,关系却马上拉近了,看来陈氏是知道杨家还有她这个亲戚的,不知道是陈氏近人情,打听了杨家亲戚的情况,还是王氏在儿媳妇面前也唠叨自己坏话,她放下水桶,唤了对方一声“表嫂”。

    陈氏羞涩地应了一声,扶着王氏要走,王氏狠狠剜了阿薇一眼,想到儿媳妇在,把嘴里预备好的恶毒话都生生咽了下去,扯了扯湿漉漉的裙子,不甘地朝回家的方向去了。

    拾起水桶,阿薇叹了口气,打算再去打一桶水,却见陈氏似乎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阳光下,她看不太清楚,却觉得那眼神有些哀怨,有些意味深长。

    哎,怕是王氏担心自己真去陈家门口闹,打算先在儿媳妇面前把自己丑化了。

    下午的时候,乔老头从外面回来,进门就问阿薇,是不是跟王氏吵架了,还浇了她一桶水,阿薇没否认,只好奇当时不过几个人见到,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开了。她莫名有些怀恋在大瓷山的生活,那里没有闲言碎语,只有鸟语花香。

    乔老头想不到阿薇也是个有脾气的人,从前总觉得她十分乖顺,但孙女今天发了火,他却高兴得紧,燃了旱烟,边抽边道:“那个腌臜泼妇,水该往头上浇下去,光湿她的烂裙破鞋,便宜她了!”

    没想到爷爷会这么说,阿薇笑了笑,其实若是从前听到王氏说她的坏话,她大概不会直接粗暴地对待,但这些日子担心辰轩,难免心神不宁,王氏的话无疑火上浇油,她实在忍不下去。

    想到辰轩的事情,她思量了一番,不由对爷爷道:“爷爷,我想先回大瓷山去了,我想他应该快回来了,我得回去把家里收拾一下。”半个月没回去,还不知道竹屋怎么样了,更不想留在这里听村里人背后说道。

    乔老头这些日子自然也替她忧心,只没有说出来罢了,听她说要回去,怕她一个人不安全。

    阿薇只说自己在山上早住惯了,没什么好怕的。乔老头想到她在村里也难过,就不再反对,只嘱咐她夜半不要熄灯,将门窗关好,人睡床板下,莫虽床上,若能寻了山里的猎户弄条狼狗养着最好。

    觉得爷爷过于忧心了,她随口应下,没放在心上。

    第二日午后,阿薇收拾东西回去,见竹屋没什么变化,只是染了灰尘,第一件事就是着手打扫起来。

    过了傍晚,天色渐暗,她仍没觉得害怕,只是看到地铺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心里一阵烦忧。

    早知道,和他一起去就好了。

    暗夜里,星光点点,秋风渐凉,她没听爷爷的话点灯睡到床下,仍是熄灯睡在熟悉的床上,门窗却是关严实了。

    忽而,竹桥上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有人敲门。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惊异。

    乔老头怒不可遏,一拍桌子道:“没规矩!”

    在阿薇的印象中,爷爷从来没对小谨发过这么大火。

    小谨本就和爷爷赌着气,此刻见爷爷好似还要偏帮这个鳏夫,心头难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阿薇赶忙走过去搂住小谨,低声哄了他几句,拉着他进了里屋。

    出来的时候,阿薇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带着歉意对辰轩道:“小谨他还小,不懂事。”

    辰轩摇头,淡淡道:“无妨。”

    乔老头引辰轩进了堂屋坐下,生怕家中简陋,孙女婿会介意,却见他并无异色,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阿薇给爷爷和辰轩泡了两杯茶,端了进去。

    乔老头对辰轩笑道:“家里只有些粗茶,你将就着用。”

    辰轩揖手道谢,端起热茶轻抿了一口。

    阿薇好奇爷爷接下来要与辰轩谈论什么,又担心辰轩话少会不会让爷爷尴尬,却不便多留,转身出去了。

    厨房里,月兰正在忙碌,阿薇便去帮忙,期间免不了被月兰打听几句辰轩的事,阿薇都一一答了。

    月兰忽而促狭一笑,放下手里的一截菜,在阿薇耳边道:“他长得这么俊,在床上咋样?”月兰向来是胆子大,好奇心又重的。从前阿薇未嫁人,月兰不好意思跟她讲男女之事。这会儿倒觉得多了个可以分享私密的人。

    阿薇不解,想了会儿道:“他挺爱干净的,睡觉也不打呼噜。”虽然还未睡到一张床上,但阿薇估摸着,是这样,差不离。

    月兰砸吧了一下嘴,“谁问你这个,算了,知道你脸皮儿薄。”

    阿薇倒不知道月兰究竟要问什么,反正她觉得,辰轩这样的,往后睡一块儿倒不觉得膈应。想着往后,她的脸不自觉红了。月兰见了,不由了然一笑。

    堂屋里,乔老头满意地捋了捋胡须。这个孙女婿看似不苟言笑,谈论到补瓷技艺的时候却并未惜字如金。两人虽身份有别,可有了共同话题,并没有发生阿薇想象中的尴尬,甚至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意思。

    此刻,辰轩淡然的脸上有了些歉意与敬意,“从前到您的摊子上补瓷,名为补瓷,实有求教之意,只因当时怕您不喜同行相较,便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如今您不计前嫌,赐教与我,辰轩受益匪浅。”

    他素知这位老丈虽出身乡野,但身负绝技,绝非普通小匠可比。今日一席谈话,对方对技艺的高深见解,更令他钦佩不已。

    乔老头喝了一口茶,觉得自家的粗茶竟有了种甘甜的滋味,这种被晚辈当做老行尊的感觉,他实在享受。尤其对方亦是个手艺高超的行家,却仍是诚诚恳恳,一点没有奉承的意思。

    不过,乔老头并未因此飘飘然了,他心头还记着更为重要的事儿,立时转了话题,“辰轩,传闻的事情我不介意,阿薇也不介意,想来闹出那些传闻事出有因,并不是你的错。”

    话题扯到传闻上来,辰轩如梦初醒,他并不只是在和一位同行前辈愉快地谈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