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至尊曲 > 第127章 困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是一个局,一个没活命机会的阵局,有人偏偏想杀人,但有的人却不想那么轻易去死。

    “费尽心机的仙子是毒仙子,还是毒妇人?”

    薛剑慢吞吞地拔着墨兵,极为严肃的问。

    “本仙子名姒娉婷,你可想起了什么?”

    “姒?唉,原来是国仇,那你何不动手?对你来说杀我轻而易举。”

    “轻而易举?哼!复国也是轻而易举?”

    “作为修仙者,当知遵循人道是命,服从天道也是命。”

    “正因为本仙子知道此等荒谬之理,你才能活到现在。”

    “那我还真的该感谢你的明事理了!”

    说到这里,薛剑的剑终于完全拔出了鞘,防御的姿态完全展露开来。

    “明事理?本仙子现在杀你也来得及。”

    “天下有大,无奇不有,其中最鱼龙混杂者,当数江湖,你们三兄弟是江湖开拓者,更是整个江湖的三大盟主。我听说江湖中有一个秘传的组织,名叫‘天命’,天命乃是父母惨死后被收养的孤儿,当然也有资质最优秀的奴隶。”

    “他们是世间最不怕死的死士,心甘而情愿,无孔而不入,他们效命于谁,你应该知道吧?”

    “天命?我不知道!”

    “不知道,身为江湖盟主,你敢说你不知道?”

    “也对,有了天命,颠覆天下易如反掌,你是怕我为夏后复国吧!”娉婷有些气愤的说。

    “我真不知道天命!”薛剑肯定的道。

    天命,姒娉婷作为仙人都很在乎这个组织,可见天命势力的强大。

    “难道是亢金龙所谓的主上率领的势力?不对呀,这个势力固然强大,但要想让一个仙人惦记上还太难,莫非真有我不知道的‘天命’组织?”薛剑纳闷的想着。

    “天命分为天、地、人三个级别,分别称天命、地命、人命,你没有听过天命、地命,但一定听过人命,所谓的‘人命关天’就是指人命与天命相关。”

    “天命、人命!人命关天,这个词语我听过,但与此相关的组织我却是闻所未闻,若非此日听仙子所言,还当真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可本仙子怎么觉得你是知之甚详,无可奉告呢?”

    “真话假话皆是话,诓了仙子于我无任何益处,如果我是知道而不愿说,那肯定是死咬牙关,守口如瓶,而不是若无其事的磨嘴皮子否认。”薛剑一本正经的道。

    “嗯,此言甚有理,而且本仙子也认可你的说法。”

    “既然如此,作困兽犹斗的你就没有活着的价值,一个‘死’字,足以让你暝目了。”

    姒娉婷的腰上佩剑拔了出来,雪亮之剑,寒芒逼人。

    玄剑气一出,毫无破绽,毫无生机,杀伐之意,尽在举手投足间。

    若水之痕出在墨兵上,尽管尚未动武,但剑灵已出,剑势已动。

    躁动的空气开始翻卷,滚滚气流开始升腾,两人彼此不让,仙人一战,可以移山倒海,可以移星换月,可以颠倒昼夜,可以苍生无生……

    玄剑气的交割没有掀翻地载阵。

    地载,厚德之地所以承载,承载一切杀伐,承载一切怒恨……

    尽管薛剑遍体鳞伤,身流满地,那怕是握剑的手已经开始不停的颤抖,但双目依旧坚韧、刚毅。

    姒娉婷依旧用冷漠的眼光不屑的盯着薛剑。

    她受了伤,仅受一剑而已,但这一剑深可见骨,劈在胸部,疼痛难忍。

    这一剑是致命的,汩汩之血染红了胸部,作为仙人,这是她第一次受伤,而且伤她的人是低她一个大境界的初阶人神。

    高级地神境者被初级人神境的人打得受了重伤,这可是滑天地之耻辱,若让人知晓,他一定会成为三界的笑柄。

    身为地神境仙人,只要元神不伤,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身心疲惫会影响战力,这点不用置疑。

    姽婳站在项剑的面前,元神被创,意念变弱,他拿什么去斗这个地神境仙人!等待他的是绝境,是死亡,是无能为力。

    生死一线,关键又被困在阵中,逃不掉,躲不开,饶不过,还真是千钧一发,命悬一线。

    项剑是硬汉子,孔武有力,但境界修为低下,欲抗衡姽婳仙子,就必须有相应的克制才行。

    天罡地煞能变,却未必能救命;《玉皇经》是五雷之法,威力和功效都极强大,奈何没有深厚的修为根本无法发挥该有的作用。

    **玄功被称为上仙神功,仙曰:修成**玄中妙,任尔纵横在世间。

    可成仙时日尚短,欲以此功破地神境,显然是不太可能。

    六十四术呢?是基本的仙术,全虽全,然还不足以弥补这点差距救命。

    造化混元功是玄之又玄的功法,可一直不得窥其门径而入。

    《三心文》与众道术一脉相承,关联非凡,这么多法术他们都浅尝辄止了,为何这造化混元功唯一特别,莫非有什么玄机?

    项剑闭上了眼,心神宁静,元神灵犀,将《造化混元功》和《三心文》仔仔细细的冥感了一遍。

    姽婳仙子见弱者在闭目冥想,垂死挣扎之人,她还犯不着偷施暗算,反正也是将死之人,等上一时半会却也无妨。

    项剑的元神与神识相融,心灵和五官合契,一道灵光从脑海闪过,捕捉到了一丝玄妙的灵性之力,这灵妙感霎时治愈了他元神上的创伤,舒服畅快的元神顷刻间强大了几成,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劲。

    项剑双眼一睁,右手一招,墨刑便挣脱了姽婳的手中控制,电光般回到了其手心。

    握着墨刑,项剑有了几分底气,重新面对姽婳,他也有了一战之力的勇气。

    “势头不错,为了捡回这条命,你需要奋力搏杀了吗?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不要自以为是,妄动无明!”姽婳不客气的说。

    “坐以待毙非我性格,奋力拼搏方合情心,我,必须赢,才能得命。”

    项剑不再废话,提剑祭出玄剑气,朝着仙女狠狠地劈斩下去。姽婳有此惊讶了,这个男人不仅意志坚强,更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此未必能让仙子动容,但其闭目睁眼间的质变,使姽婳都感受到了灵魂的悸动和元神的威胁!

    区区一个人神境仙人竟能对自己这个高阶地神仙者产生慑意,这可是头一遭。

    “看来大意不得,他居然不是普通的仙人。”

    ‘空手执乾坤’被姽婳毫无保留的施展开来,正好与项剑斩下的玄剑气轰在了一起。

    呯……

    一较之下,项剑狂吐血,而姽婳的后臂上也诡异的划出了一条伤口,几缕青丝飘落于地,令仙女骇然了不少。

    她明明打散轰飞了那一斩击,为何会鬼使神差的受伤断发,难不成这一斩击暗藏玄机,连她都无法察觉?

    武次第正和妊蹁跹说着话,突感心神不宁,呼吸阻塞,似有头晕目眩之感。

    他连忙强行运功压制,以达到毒不蔓延的效果。

    “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压制自疗,你还是愚蠢得可以!”蹁跹仙子变换了口吻,瞧着痛苦不堪的武次第说。

    她居然是隐藏了杀心,连武次第的防备都没起一丁点作用。

    “我……我不明白,你为何要下此毒手?还……还有……你是怎么下毒的?”

    武次第煞白着脸,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呵呵呵……你死到临头了,想不到还在纠结这个,真是无知无惧。”

    “很简单,杀你是因为你该死,若非你故,我的胞妹会死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的修仙是为了长生,而我可怜的妹妹却要孤苦伶仃的在九泉之下忍受寂寞,既是相爱永恒,你的独活是不是太多余了?”

    蹁跹仙子说着,显然有些情绪激动起来。

    “至于下毒,在我看来再简单不过了。我用特制的无色无味毒香同菊香融为一体,然后再以琴声的波动音符激发此毒,从一闻琴声起,你就在向死亡的边缘走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