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万界大盗系统 > 第537章 真相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五百三十四章

    玉清殿。

    经过先前的风波,殿内一干人神色各异。

    片刻之后,道玄真人方才缓缓从后堂里走了出来,回到了座位之上,大殿上顿时安静下来。道玄真人却没有立刻向张小凡问话,反是面有歉意的向着旁边的普泓神僧道:“普泓师兄,我门下弟子无礼,让师兄见笑了。”

    普泓微微一笑,合十道:“道玄师兄哪里话!”

    这时,苍松道人走了过来,手中拿著张小凡的那根烧火棍,放到了道玄真人手边的茶几上。

    道玄真人眉头微皱,向他看去,眼中微有疑惑之意。

    苍松道人低声道:“师兄,刚才你走之后,形势稍有混乱,此物关系甚大,为防万一,我便将它收起,现在再放回在此处。”

    道玄真人点了点头:“师弟有心了。”

    苍松道人随即退了回去,道玄真人的目光,也再一次地回到了大殿中央,紧紧盯着张小凡,口中厉声喝问道:“张小凡,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说是不说?再不开口,那可就休怪我……”

    说话间,赫见道玄真人缓缓抬手,眉眼之间,分明已多了几分绝杀之意。

    张小凡额头之上满是冷汗……这一刻,只觉已到生死临界。

    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突来一声轻喝。

    “且慢!”

    众人闻言一阵诧异,转眼看去。

    却见一名青衣道人,神色悠然,越众而出,仅是一步便来到了道玄真人的面前。

    “苏大哥!”

    眼见来人,张小凡顿时一喜,心中又浮现了几分疑惑之意。

    自从流波山一别之后,他便没有见到这位苏大哥的踪迹,偏偏那夜在生死之际,张小凡分明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显然,那位出手夺走鬼王宗至宝伏龙鼎,放走了夔牛之人,就是苏子墨。

    而眼下,对方竟然来到了青云山之上,更是让张小凡满头雾水。

    至于其他人,特别是在流波山上,目睹了苏子墨斩杀风月老祖和吸血老妖的苍松、田不易、苏茹等人,却是各个面色凝重,摸不准对方此刻插手青云门之事,到底意欲何为?

    先前已经被陆雪琪打断过一次,如今又被一个外人打断,但道玄真人心中自然恼怒非常,但他毕竟是青云门的掌门,面子上的活要做足,当下连忙压住怒气,沉声问道:“敢问这位道友,为何插手我青云门之事?”

    “在下不过一介散修。”

    苏子墨淡笑,似是没有注意到众人那诧异的眼神,上前一步,侃侃道:“今日来到青云山之上,倒是发现了一桩有趣之事,真是……想不到,堂堂三大宗门之一的天音寺,竟然当众欺辱青云门弟子。”

    闻言,天音寺等一众佛门僧人,纷纷为之大怒,天音寺的法善更是忍不住喝问道:“施主此言缪矣,他青云门弟子偷学我天音寺不传之秘大梵般若,分明是他们欺辱我佛门在先,我佛门今日上门,只不过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

    “是吗?”

    对此,苏子墨却是不可置否,幽幽道:“既然大梵般若是贵寺的不传之秘,那么,这位张小凡小朋友又是如何学到这门法诀的呢?”

    说着,径直将目光投向天音寺方丈:“敢问普泓大师,天音寺是否有典籍被盗?”

    “这……”

    普泓稍稍一阵犹豫,终究还是起身回应道:“本寺至高心法大梵般若,一向口耳相传,没有秘籍存世,自然谈不上被盗!”

    “如此,那么敢问这位张小友要想得到大梵般若,是否只能从诸位大师口中得知,不知在下说得可对?”苏子墨道。

    “这……”

    此言一出,普泓面色一僵,正欲开口解释。

    却不想,人群之中忽然有人说了这样一句,引得不少旁观之人点头不已。

    “谁知他用什么方法骗了天音寺神僧!”

    “呵?”

    闻言,苏子墨哑然,摇头失笑:“据在下所知,这位张小友拜入青云门,满打满算不过五六年的时间,入门前还是一名稚童,家住青云山草庙村,身家还算清白。但从他身上的大梵般若功力来看,少说也修习了有五年之久,也就是说,他至少在五年之前就开始修炼大梵般若了,普泓大师以为然否?”

    “不错,这般醇厚的功力,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普泓点头道。

    此刻的他,也是满头雾水,随着眼前这名神秘男子的出现,局势瞬间发生了变化,似乎朝着更加扑朔迷离的一面发展……

    “普泓大师果然好眼力……”

    随意恭维了普泓一句,苏子墨微微一笑,幽幽道:“这位张小友,当初乃是因为草庙村命案,才会被青云门收留,而青云门门规,若是门下弟子未曾达到驱物之境,不得擅自离开青云山,五年前上山有掌门道玄真人作证,而这五年内,张小友未曾下山,自然有大竹峰首座田不易道友可以为证,相信各位并无异议吧。”

    说着,转头看下田不易。

    后者冷哼了一声,点头道:“这一点,我田不易自然可以担保!”

    “那么请问诸位,五六年前,这位张小友不过十一二岁,还是个稚童,试问他有何能力,从天音寺诸位大师手中,得到大梵般若?”苏子墨道。

    在场众人纷纷大惊,经过苏子墨这一番分析,五年前张小凡不过是稚童,又怎么可能从天音寺一干普字辈高僧口中得到大梵般若。

    别说是五年前,就算今日也未必能做到。

    这么一来,张小凡得到大梵般若的机会几乎为零……可是他偏偏身怀大梵般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结果。

    苍松道人皱着眉头道:“这说不通啊,既然五年前他无法得到大梵般若,那他是怎么学会的?”

    此刻,自然不会有人会相信,一名十一二岁的稚童,能够从普泓等人手中骗到大梵般若的口诀……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堂堂三大宗门之一的天音寺,恐怕是要沦为笑柄!

    第五百三十二章

    玉清殿。

    经过先前的风波,殿内一干人神色各异。

    片刻之后,道玄真人方才缓缓从后堂里走了出来,回到了座位之上,大殿上顿时安静下来。道玄真人却没有立刻向张小凡问话,反是面有歉意的向着旁边的普泓神僧道:“普泓师兄,我门下弟子无礼,让师兄见笑了。”

    普泓微微一笑,合十道:“道玄师兄哪里话!”

    这时,苍松道人走了过来,手中拿著张小凡的那根烧火棍,放到了道玄真人手边的茶几上。

    道玄真人眉头微皱,向他看去,眼中微有疑惑之意。

    苍松道人低声道:“师兄,刚才你走之后,形势稍有混乱,此物关系甚大,为防万一,我便将它收起,现在再放回在此处。”

    道玄真人点了点头:“师弟有心了。”

    苍松道人随即退了回去,道玄真人的目光,也再一次地回到了大殿中央,紧紧盯着张小凡,口中厉声喝问道:“张小凡,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说是不说?再不开口,那可就休怪我……”

    说话间,赫见道玄真人缓缓抬手,眉眼之间,分明已多了几分绝杀之意。

    张小凡额头之上满是冷汗……这一刻,只觉已到生死临界。

    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突来一声轻喝。

    “且慢!”

    众人闻言一阵诧异,转眼看去。

    却见一名青衣道人,神色悠然,越众而出,仅是一步便来到了道玄真人的面前。

    “苏大哥!”

    眼见来人,张小凡顿时一喜,心中又浮现了几分疑惑之意。

    自从流波山一别之后,他便没有见到这位苏大哥的踪迹,偏偏那夜在生死之际,张小凡分明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显然,那位出手夺走鬼王宗至宝伏龙鼎,放走了夔牛之人,就是苏子墨。

    而眼下,对方竟然来到了青云山之上,更是让张小凡满头雾水。

    至于其他人,特别是在流波山上,目睹了苏子墨斩杀风月老祖和吸血老妖的苍松、田不易、苏茹等人,却是各个面色凝重,摸不准对方此刻插手青云门之事,到底意欲何为?

    先前已经被陆雪琪打断过一次,如今又被一个外人打断,但道玄真人心中自然恼怒非常,但他毕竟是青云门的掌门,面子上的活要做足,当下连忙压住怒气,沉声问道:“敢问这位道友,为何插手我青云门之事?”

    “在下不过一介散修。”

    苏子墨淡笑,似是没有注意到众人那诧异的眼神,上前一步,侃侃道:“今日来到青云山之上,倒是发现了一桩有趣之事,真是……想不到,堂堂三大宗门之一的天音寺,竟然当众欺辱青云门弟子。”

    闻言,天音寺等一众佛门僧人,纷纷为之大怒,天音寺的法善更是忍不住喝问道:“施主此言缪矣,他青云门弟子偷学我天音寺不传之秘大梵般若,分明是他们欺辱我佛门在先,我佛门今日上门,只不过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

    “是吗?”

    对此,苏子墨却是不可置否,幽幽道:“既然大梵般若是贵寺的不传之秘,那么,这位张小凡小朋友又是如何学到这门法诀的呢?”

    说着,径直将目光投向天音寺方丈:“敢问普泓大师,天音寺是否有典籍被盗?”

    “这……”

    普泓稍稍一阵犹豫,终究还是起身回应道:“本寺至高心法大梵般若,一向口耳相传,没有秘籍存世,自然谈不上被盗!”

    “如此,那么敢问这位张小友要想得到大梵般若,是否只能从诸位大师口中得知,不知在下说得可对?”苏子墨道。

    “这……”

    此言一出,普泓面色一僵,正欲开口解释。

    却不想,人群之中忽然有人说了这样一句,引得不少旁观之人点头不已。

    “谁知他用什么方法骗了天音寺神僧!”

    “呵?”

    闻言,苏子墨哑然,摇头失笑:“据在下所知,这位张小友拜入青云门,满打满算不过五六年的时间,入门前还是一名稚童,家住青云山草庙村,身家还算清白。但从他身上的大梵般若功力来看,少说也修习了有五年之久,也就是说,他至少在五年之前就开始修炼大梵般若了,普泓大师以为然否?”

    “不错,这般醇厚的功力,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普泓点头道。

    此刻的他,也是满头雾水,随着眼前这名神秘男子的出现,局势瞬间发生了变化,似乎朝着更加扑朔迷离的一面发展……

    “普泓大师果然好眼力……”

    随意恭维了普泓一句,苏子墨微微一笑,幽幽道:“这位张小友,当初乃是因为草庙村命案,才会被青云门收留,而青云门门规,若是门下弟子未曾达到驱物之境,不得擅自离开青云山,五年前上山有掌门道玄真人作证,而这五年内,张小友未曾下山,自然有大竹峰首座田不易道友可以为证,相信各位并无异议吧。”

    说着,转头看下田不易。

    后者冷哼了一声,点头道:“这一点,我田不易自然可以担保!”

    “那么请问诸位,五六年前,这位张小友不过十一二岁,还是个稚童,试问他有何能力,从天音寺诸位大师手中,得到大梵般若?”苏子墨道。

    在场众人纷纷大惊,经过苏子墨这一番分析,五年前张小凡不过是稚童,又怎么可能从天音寺一干普字辈高僧口中得到大梵般若。

    别说是五年前,就算今日也未必能做到。

    这么一来,张小凡得到大梵般若的机会几乎为零……可是他偏偏身怀大梵般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结果。

    苍松道人皱着眉头道:“这说不通啊,既然五年前他无法得到大梵般若,那他是怎么学会的?”

    此刻,自然不会有人会相信,一名十一二岁的稚童,能够从普泓等人手中骗到大梵般若的口诀……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堂堂三大宗门之一的天音寺,恐怕是要沦为笑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