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之雄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形势有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赵天义说:“到底什么事情,说,老子可没闲工夫和你瞎扯。”

    徐浩然说:“你要挂断电话,你会后悔。”

    赵天义想了想,说:“行,你等等。”

    赵天义随即到了一个四周没人的地方,说:“说吧,现在周围没人了。”

    徐浩然笑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为什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

    赵天义没耐心了,怒道:“你他么烦不烦啊,能不能爽快点。”

    徐浩然笑道:“可以,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吧。你和赵天亮、赵天仁是不是想趁赵天川生日,对西城区动手?”

    赵天义登时一惊,说:“你怎么知道?”

    徐浩然冷笑一声,说:“赵天义啊赵天义,亏你还自以为聪明,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我不但知道你今天晚上会对西城区动手,还知道赵天亮和赵天仁与赵天川秘密接触,今天你只要敢来西城区,等待你的是挖好的陷阱,有死无生!”

    “什么!他们竟然和赵天川勾结?”

    赵天义失声叫道。

    徐浩然的话带给他的震撼不言而喻,若不是徐浩然这个电话,他还做梦今晚打徐浩然和赵天川一个措手不及,灭了赵天川和徐浩然,独霸星月岛呢。

    徐浩然笑道:“怎么,想不到吧?”

    赵天义疑惑道:“你为什么会通知我?你不是巴不得我死?呵呵,这该不是你的离间计吧。”

    徐浩然呵呵笑道:“离间计?我用得着用离间计吗?你也不想想,你真带人来了,我正好可以对付你,对我不是更有利,有必要通知你。”

    赵天义说:“那你为什么通知我?”

    徐浩然说:“不怕跟你说实话,赵天川、赵天亮、赵天仁的心很大,目标不只是你,还有我,他们想借这个机会让你和我火拼,两败俱伤后他们再坐收渔翁之利。”

    赵天义说:“那你打电话给我的目的是?”

    徐浩然冷冷地说:“各自解决各自的内部问题,清理门户。”

    赵天义笑道:“万一我不答应呢?”

    徐浩然说:“你不会不答应的,不答应你也得死,是不是?”

    赵天义点了点头,说:“好吧,你赢了。”挂断电话,赵天义的脸色便寒了下来,点上一支烟,低声骂道:“草,这两个叛徒!”

    ……

    徐浩然挂断电话,随即又迅速拿起手机打起了字,跟着手指一点,一则短信发到了赵天亮那儿。

    短信的内容是:“赵天义已经发现了你们的意图,马上会对你们动手,快撤!”

    发完短信,徐浩然就忍不住冷笑起来。

    他当然不会希望赵天义轻松解决赵天亮和赵天仁,让三人火拼,消耗实力,对他才是最为有利的,否则的话,自己若解决赵天川付出的代价稍微大一点,赵天义轻松解决赵天亮和赵天仁,那么压力就会来到自己这一方。

    赵家的人内斗得越惨烈,对徐浩然越有利。

    发完短信,徐浩然长吸一口气,整了整衣领,便回一楼大厅的座位。

    这时候赵天川还在演戏,以寿星的身份上到了主席台,讲了一些感谢的话,现场的人一片欢呼和掌声,赵天川意气风发,得意洋洋。

    徐浩然看着赵天川的样子,心中好笑,他只怕还在想今晚算计了自己和赵天义,他成为新的霸主吧。

    赵天川讲完话,又往徐浩然走来,在徐浩然旁边的座位上坐下,拿起酒瓶倒了两杯酒,笑道:“然哥,咱们再喝一杯。”

    徐浩然笑着和赵天川再碰一杯,赵天川随即小声说:“我刚刚收到消息,赵天义那边已经集合了,应该很快赶过来。”

    徐浩然小声说:“我出去看看,看我的人准备好了没有,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赵天川说:“好,然哥别处去太久,免得赵天义起疑。”

    徐浩然说:“酒席可以开了。”

    赵天川点了点头。

    徐浩然观察现场的形势,里面全是赵天川的人,哪怕顶层没人,可徐浩然摸不清楚状况,不知道隔壁包间藏了人没有,所以不打算冒险。

    若没有赵天义的威胁,将这个酒楼团团围住,赵天川也插翅难逃,所以他临时改变主意,先撤出酒楼,再直接翻脸,下令发动猛攻。

    赵天川也没有想到他和赵天亮、赵天仁的计划已经被徐浩然识破,所以没有防备徐浩然离开酒楼,根本不是去看小弟们的布置情况,而是打算动手了。

    徐浩然也想过直接动手,可何子龙以及赵天川的一干贴身小弟,寸步不离,很难成功,一旦无法一击必中,将赵天川一举拿下,那就会陷入重重包围中。

    一旦外面的自己的人无法及时冲进来,那可能有生命危险。

    徐浩然已经失去过好几个兄弟了,尤其是最近才出事的毛奎,让他不想再冒这样的风险,再失去任何兄弟。

    和赵天川说了一声后,徐浩然等人就直接起身,往酒楼外面走去。

    何子龙站到了赵天川身后,说:“川哥,徐浩然生性狡诈,小心他玩花样。”

    赵天川笑道:“他比我还想干掉赵天义,不会有什么花样的,放心吧。”说完顿了一顿,续道:“再打电话问问,赵天义出发没有。”

    “是,川哥!”

    何子龙还是觉得不放心啊,他在临川是领教过徐浩然的机智狡猾的,但赵天川不采纳自己的意见也没有办法。

    ……

    徐浩然出了酒楼,便直接往停在街口的一辆车子走去。

    按照和赵天川的约定,徐浩然的人会在赵天义的人进了这条街后,对两边路口进行封锁,将赵天义包饺子,另外还有一手杀招,那就是赵天义不会防备的赵天亮和赵天仁,不过现在计划有变,徐浩然的目标也由赵天义变成了赵天川,所以现在埋伏在四周的人的任务也发生变化,那就是围攻酒楼,以及酒楼里的赵天川的人马。

    徐浩然上了车子,再次致电刚才报信的小弟,以确定赵天义那边的情况。

    越是关键时刻,徐浩然也是谨小慎微,不让自己犯错,虽然赵天义和赵天亮那边多半会火拼起来,不过不得到肯定的消息,他还是不想贸然出手。

    假设一种可能,赵天义直接处理了赵天亮和赵天仁,本身没有折损,情况又不一样了,那赵天义就变成了虎视在侧,自己和赵天川火拼,反而会给赵天义灭自己的机会。

    “喂,然哥。”

    小弟很快接听电话。

    徐浩然说:“那边怎么样,打起来没有?”

    小弟说:“还没,现在还很平静。”

    徐浩然登时皱起了眉头,寻思会不会出现偏差了呢?当即说:“你继续盯着,一旦打起来,立刻向我汇报。”

    说完挂断电话,徐浩然便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徐猛说:“哥,什么情况?”

    徐浩然说:“赵天义那边还没打起来,怕是形势有变。”

    徐猛吃了一惊,说:“都已经到了这份上,若再有什么变化,咱们不好应付啊。”

    “是啊!”

    徐浩然叹了一声气,感觉星月岛的形势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复杂,而且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出现意外,自己可就难招呼了。

    正在这时,徐浩然的手机铃声又响了。

    电话是陆菲打来的,徐浩然一接听电话,陆菲就问道:“徐浩然,现在你那边什么情况,怎么没有动静?”

    徐浩然说:“还没动手,你在那边等着,千万别过来,很危险。”

    陆菲说:“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啊?”

    徐浩然说:“没事,一切都还在我的掌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