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配要上位 > 第四十七章:不做炮灰皇后07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script>    “皇上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臣妾一定会好好劝说皇上的,让皇上答应。”娇玥认真道。

    听娇玥这么说惠后放心的点了下头,“选妃的事情哀家就交给皇后了,皇后可千万莫要让哀家白高兴一场。”

    “母后,您放心,臣妾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娇玥保证道,惠后对娇玥的表现很是满意,还留娇玥在长乐宫用了午膳。

    下午娇玥一回到凤栖宫,晴月就告诉她翠乐练舞将脚扭伤了,还好不严重,休息几天就好了。

    为此娇玥特地去翠乐的房间里看翠乐,见娇玥进门,靠在床上休息的翠乐翻身就想下床为娇玥行礼,却被娇玥制止了,“你的脚伤了就不必行礼了。”

    “娘娘,对不起,奴婢让您失望了。”靠回床头的翠乐一脸凄凄然,“奴婢连支舞都调跳不好,奴婢真是太没用了。”

    “翠乐,你已经跳得很好了,并没有令本宫失望。”娇玥认真道。

    “娘娘,您不用再安慰奴婢了,奴婢知道奴婢还不如那几个舞姬跳得好,奴婢很害怕辜负娘娘的期望……”

    翠乐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泫然欲泣,一般人看到,都会觉得她对葛玥有多么的忠心耿耿,但对此娇玥的心里,除了嘲讽还是嘲讽。

    “翠乐,本宫说的是事实,你能跳成这样本宫已经是超出了本宫的意料了。”娇玥忍住心里的嘲讽安慰的说道。

    翠乐的舞姿虽然比不上那几个舞姬,却也有那几个舞姬的八分舞姿了,对于翠乐这个没功底的人来说已经是极好了,是翠乐自己太急功近利,一心想要超过那几个舞姬,以最出色的舞姿吸引住司徒寒的目光。

    “娘娘……”翠乐哽咽得唤了娇玥一声,一副力不从心的模样,其实就是想要娇玥为她想办法。

    “翠乐,离本宫的生辰还有半个月,这几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休息好了本宫再教你一些新的动作,只要你学好了,绝对可以超过那几个舞姬。”既然翠乐的舞姿不如人,而且时间紧迫,就只好从舞蹈本身下手。

    “娘娘,真的吗?”闻言翠乐心底狂喜,明面上却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生怕娇玥会发觉她学好这支舞只是为了自己。

    “当然是真的,本宫既然决定让你去伺候皇上,那本宫就一定会帮你得到皇上的宠爱的。”娇玥很是负责的说道,为了将婉嫔一局,她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接下来娇玥叮嘱翠乐好好养伤,又吩咐了两个宫女好好的照顾翠乐方才离开了。

    晚膳过后,娇玥沐浴完正准备**睡觉的时候,晴月一脸忧郁的走了进来。

    “晴月,本宫不是让你去内务府给本宫取些丝线吗?怎么苦着一张脸回来了?”娇玥开口问道。

    晴月将手里上好的金丝线呈给娇玥,意味深长的看了娇玥一眼,开口答道,“娘娘,这是您让我取的金丝线,内务府的总管说这有这么多了,但这些根本就不够娘娘绣鸳鸯枕。”

    娇玥接过金丝线,会心一笑,开口道,“没事,不能绣鸳鸯枕绣个荷包也好。”待过了一会儿摒退了所有宫女太监后,方才低声问留下来守夜的晴月,“怎么样?是不是婉嫔那边有什么动静了?”

    “娘娘,桂香说她几天前的夜里偶然发现皇上夜里偷偷的去婉嫔的房里,而且接连着好几日夜里皇上都偷偷去了婉嫔的房里。”晴月很生气的说道,“奴婢还以为婉嫔小产后老实了,没想到竟是暗地里勾引皇上,亏得她小产后娘娘这么照顾她!”

    桂香是半个月前娇玥暗中安排到婉嫔身边的宫女,让这个宫女监视着婉嫔的一举一动,一旦婉嫔有什么动静就会来通知她。

    对于晴月的回答娇玥并没有感到很惊讶,在接收完葛玥前世的经历后,她就有怀疑过司徒寒和婉嫔早在葛玥生日宴之前就已经对上眼了,看来她的怀疑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只是婉嫔和司徒寒已经相爱,想要破坏婉嫔和司徒寒两人的感情发展就有些棘手了。

    虽然如此,娇玥并没感到一丁点的气馁,倒是很好奇当司徒寒发现婉嫔并不是自己心目中那样的与众不同后,还会不会一如既往的爱着婉嫔。

    “娘娘,您不必太难过了,皇上爱的人肯定是你,对婉嫔只不过是图个一时的新鲜而已。”见娇玥不说话,晴月以为娇玥是在为这事难过,开口安慰道,“等皇上这新鲜劲一过就会回到娘娘身边的。”

    闻言娇玥笑笑,认真道,“晴月,皇上是一国之君,他想宠幸谁我们都管不着,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护自己,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娘娘,您难道不介意皇上私会婉嫔的事情吗?”见娇玥满脸的风轻云淡,晴月觉得自己的主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事要是放在以前,主子绝对会伤心的大哭一场。

    “事情已经发生了,介意也没用,既然如此本宫又何必去介意这些给自己心里添堵呢?”娇玥不咸不淡开口,说出来的话让晴月觉得好有道理,竟是无言以对。

    第二日用过午膳后,娇玥躺在凤栖宫前院那一大棵桃花树下贵妃踏,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镯发呆。

    来到这个世界快两个月,狐狸璟珩都没有出现过,而镯子上也不见了它的踪影,娇玥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跑哪儿去了。

    虽然这这狐狸平时聒噪了一点,嘴也很欠,但他们一起经历了一个世界,又同病相怜,颇有些难兄难弟相依为命的感觉,所以娇玥是很关心这狐狸的处境的。正打算画下它的样子命人去找的时候,便见到几个身影朝着这边而来,而领头的人正是衣着翩翩,俊美无比的司徒寒。

    因为走得有些急,他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下,向前踉跄了几步,站稳身体后继续大步流星的向娇玥走来。

    娇玥忙让晴月将自己扶起来,朝着司徒寒快步走了过去,正欲向司徒寒行礼,司徒寒就一把扶住了她,“玥儿,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

    司徒寒的声音很温柔,看着娇玥的眼底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和厌恶。

    因为葛玥向往平常百姓的夫妻生活,司徒寒‘宠’着她为了让她高兴两人便如平常百姓夫妻的相处那样,没有讲究宫廷里的繁文缛节。

    “皇上,以前是臣妾不懂规矩,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好,还望皇上不要怪罪臣妾不懂规矩。”娇玥微微一笑,恭敬说道。